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特稿专论
关于龙岩文化的诠释与解答
-----专访中国闽西文学院院长,我市唯一福建省文史馆员张惟
[作者:郭鹰]

 

  近期“龙岩在哪里”的讨论,引发大家的深思和探讨。为此,笔者专访中国闽西文学院院长张惟老师,请他对龙岩文化进行诠释和解答。


  郭鹰:近期《龙岩新周刊》展开“龙岩在哪里?”的大讨论,您是怎么看这一现象?

  张惟:我每一期都在关注这个讨论。通过“龙岩在哪里”这个栏目,增强大家对本土文化的关注和热爱,激发对龙岩文化的自豪感和归属感,这样的论坛意义重大!


  郭鹰:大家都意识到,由于历史和地理等诸多原因,龙岩在外的知名度、美誉度不高,甚至有外地人认为,龙岩就是古田或土楼。当然,很多有识之士也意识到,要记住龙岩,认识龙岩,最本质的应该是文化特征。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请您谈谈龙岩的文化特征,以帮助读者更全面深入认识龙岩。

  张惟:外地人认为龙岩就是古田,或者土楼,因为古田、土楼确实有它独特的历史地位和旅游价值,只是龙岩不仅仅有古田、土楼,还有许多属于龙岩的宝贵财富。文化是根,是魂,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记忆和精神家园,是能够最终解答“龙岩在哪里”的钥匙。龙岩的文化特质主要有红色文化、客家文化和闽南文化,三者相得益彰,缺一不可。我们应该大力挖掘和宣传龙岩本土文化,让它们真正形成品牌,深入人心。 


  郭鹰:闽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大家对红色文化的了解比较深入。但是对闽南文化和客家文化却容易混淆。近期,龙岩学院刚刚成立客家文化研究会,无论民间还是官方,一直有“闽西是客家祖地”这一说法。客属恳亲大会、公祭汀江母亲河……对于客家文化的研究和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而与之同源的闽南文化的认识和保护却相对薄弱,您是怎样看这个现象?客家文化与闽南文化的异同点在哪里?如何做到相容相通?

  张惟:龙岩市以客家县占多数,长汀、上杭、连城、永定、武平五个县均为客家县,只有新罗区、漳平市为闽南民系的县(市、区)。“客家祖地”指的是原汀州八个县,不包括漳州府分出的龙岩州。今天,客家文化的研究和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是一个可喜可贺的现象。但是,我们不能回避和忽略闽南文化,它同样根在河洛,拥有丰厚的底蕴和悠久历史,是中心城市的文化底色,是一百多万海内外龙岩人的精神归属和根基所在。但是今天关于河洛文化的研究和发扬始终被片面化:位于龙岩西湖岩圣山的河洛闽南文化中心,是民间团体出资兴办的,力量薄弱;《龙》杂志的出版发行没有固定经费和专职人员;龙岩的谢安庙、陈元光庙、王审知庙等,延续着河洛闽南文化的久远血脉,却没有受到重视……这些做法使得整个河洛闽南文化的影响日渐式微,这对龙岩文化的全面传承和弘扬是有影响的。

  历史上由于中原板荡,汉族先民的历次大迁徙,在南方形成三支独特的民系:闽府(包括闽南)民系、广府民系、客家民系。龙岩是闽南民系的发源地之一,具有向外发展和扩张的海洋文化基因。本来畲族人称中原南迁汉人为河老,后来畲族融入客家,也就依谐音称龙岩人为河洛郎、河洛嫲,从大概念说,客家文化也属于中原南下的河洛文化,只是先到为主,后到为客。客家人大约于两宋时形成民系,只能盘桓于闽粤赣边区,以农耕为主,倾向于农耕文化。由于时代潮流所趋,他们也奋力通过九龙江的漳州、厦门出海口和韩江(汀江下游)的潮汕出海口,向台湾和南洋等地播迁。民国以后,历史上被称为客家首府的汀州府与河洛闽南文化的龙岩州逐渐合拢为同一个行政区域,发展到今天,成为地级龙岩市,中心城市设置在龙岩,汀州府划出三个县给三明,五个县与龙岩形成今天的龙岩市,形成多元一体文化共生共存的特色,这是历史发展的自身选择。只有让两种文化在龙岩大地求同存异,交相辉映,真正做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才能形成属于龙岩独有的文化现象,才能真正解决“龙岩在哪里”的疑问。


  郭鹰:很多人对于龙岩和新罗的认识比较模糊。在民间和老一辈龙岩人心中,对新罗这个称谓比较不习惯,总称自己是龙岩人,但是在行政称谓上,中心城市又称新罗区,龙岩市则成为下辖闽西的五县一市一区的总称。到了外地,龙岩人只好称自己为新罗人,而上杭永定等客家县又称自己为龙岩人以示区分……各种称呼五花八门,混淆了中心城市的定位。您是生于斯长于斯的龙岩人,又长期从事龙岩文史研究,并且坚持17年主编《龙》杂志,请您谈谈龙岩和新罗之间的历史渊源,谈谈中心城市龙岩的历史。

  张惟:你说的没错,将龙岩改名为新罗,让我们这些老龙岩人不大适应。龙岩这个名称有历史渊源,有龙岩人难以割舍的情结。这里最早叫苦草镇(即今龙岩市新罗区城区所在地),晋朝太康三年(282年)取名。汉末三国时期,东吴的皇族逃难到龙岩,在城东翠屏山(原龙岩麒麟水泥厂)发现一个很大的溶洞,洞壁上形成了不可数计的青龙白龙图案,特别有两条大龙栩栩如生引人注目。这个溶洞自然天成,巧夺天工,成为整座城市的精神图腾,被取名龙岩洞。唐开元二十四年(736年),闽西重入中原版图,于苦草镇置新罗县,隶属汀州。当地有识之士决定将这座城市改名为龙岩,继而获得唐明皇批准,当时新罗县命名只有六年。以此洞而得名,龙岩成为全国唯一以“龙”命名的地级市。从此,“龙”成为龙岩的一个文化象征:明代龙岩名士王源的《龙岩洞记》流芳千古;邓子恢当年也是因为写下一篇文采飞扬的《龙岩洞记》获得全县考试第一名,被保送到日本留学的;今天,我们行走在龙岩大地上,随处可见龙文化的标记:龙硿洞、龙津河、龙门、龙州、龙泉、龙潭、龙腾路、龙门塔……这里趁机介绍一下《龙》杂志,《龙》杂志是龙岩唯一一本宣传龙岩文化历史的杂志,迄今为止已经办了17年,出版了23期。

  清初雍正年间,由于经济人口发展,龙岩县升格为龙岩州。民国后期形成龙岩专区,管辖长汀诸县;解放后,汀州与龙岩合并为一个地区,中心城市设在龙岩,称龙岩地区。上世纪九十年代龙岩设市建区时,设立唯一的新罗区。于是,中心城市既称龙岩,亦是新罗。


  郭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于2014年10月15日上午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10月22日,我市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暨龙岩市文艺工作座谈会在龙岩人民会堂召开。市委书记梁建勇出席会议并讲话,这让文艺工作者们欢欣鼓舞。在这样的契机下,对于发扬和保护龙岩文化,您有什么建议和期望?还有, 2010年11月18日,在龙岩召开了第六届海峡两岸闽南文化研讨会,会上,大家统一将龙岩文化称为闽南文化。但是到了2014年6月11日,您去厦门参加的会议全称为“中国河洛文化第十二届研讨会”,我们究竟要以哪一种称谓为准?为什么? 

  张惟: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为我们新时期的文艺创作指明了方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找到了文艺发挥作用的高地。市委召开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暨龙岩市文艺工作座谈会,市委主要领导同志出席并作讲话,全市文艺家代表济济一堂,规格之高规模之广,在我的印象中是不多见的。会上还为根据我们闽西文学院院士何英的原著改编的电影、刚刚获得第十三届“五个一工程”奖的《衍香》颁奖,使我们格外高兴和震奋,更激发我们弘扬和保护本土文化的使命感和紧迫感。

  改革开放以来,东海、南海之滨这种重商主义、爱拼会赢的海洋文化精神,在河洛语言文化区表现了特别的优势和巨大潜力:中国最初设立的4个经济特区,河洛语言文化区占了两个:厦门、汕头;后来增加的经济特区海南岛以及海峡彼岸的台湾地区也是河洛闽南语言文化区;在福建的九个设区市以及平潭实验区中,泉州市、厦门市的经济总量几乎占了全省的一半;最近由《第一财经周刊》发起的对全国400个城市综合商业指数排名中,五百年前还是同安县下属渔港的厦门晋升为“新一线城市”,与成都、杭州、南京、天津等15个省会城市或直辖市并列;泉州市为二线城市,漳州、龙岩和县级晋江市均为三线城市,也就是说原属泉州府、漳州府的地域衍生出一、二、三线城市,明显居于福建省地级市的前列。广东汕头经济特区也列为三线城市,总体上都比周边的城市如梅县、遵义、三明等靠前,也比北方的一些著名城市延安、承德、佳木斯等城市靠前,在汉人南迁移民史上是光辉夺目的。河洛文化的海洋文化特质显然起到有力的促进作用,与国家海洋战略所需求的海洋文化相适应,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新任龙岩市委书记梁建勇到地处龙岩雁石的厦门龙岩山海协作经济区调研时敏锐地指出:“要强化沿海意识,与巨人同行,唱响东进序曲,齐心协力把厦龙山海经济区建设成为龙岩的‘浦东’,龙岩的‘海沧’。”作为龙岩河洛(闽南)文化的研究学者,我们闻讯后十分振奋。希望地处山区的龙岩市走出地域文化研究的局限,用历史发展的目光和国际大视野予以理清、总结和弘扬龙岩文化。除了东张,还有西望,要充分利用龙岩的独特地理位置和客家文化研究基础,将赣州、梅州等广袤的客家文化地区与沿海的闽南文化,形成大交融,这样才能形成龙岩文化大格局。

  今年在厦门召开的中国河洛文化第十二届研讨会上,学者们提出“河洛下南文化”这一说法,目的是避免与河南的河洛文化混淆。因为这是中原从农耕文化转向海洋文化的进步。自唐代河洛郎南下东南海滨以来,至今发展为福建的厦门、泉州、漳州、龙岩和广东潮州、汕头、汕尾、揭阳8个设区市,在古代相当于8个府郡,而且播迁至台湾、海南两个省级建制大岛。这些地方都属于河洛下南之地,是汉族南迁史上的辉煌印记。但是不同地区又有不同称谓,台湾称河洛文化,福建称闽南文化,广东称潮汕文化,这些都冲淡了原来闽南文化的色彩。我的建议是,龙岩要尽快恢复河洛闽南文化这个名称,可以吸引台湾、闽南、潮汕等地前来寻根,增进地区间的感情和联络。

  郭鹰:非常感谢张惟老师对龙岩文化全面深入的答疑解问,谢谢!                

  (2014年12月20日)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