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特稿专论
龙门可跃天地宽
[作者:郭鹰]

(李迎春摄)

开明小学出三杰 

  无论是回老家江山,还是回婆家永定,都要经过车水马龙的龙门镇。每次从国道上经过,远远望去,隐约可见龙川河对岸那座古老的土楼里,遒劲有力的四个繁体大字——开明小学。正是这座百年名校,走出了三位各领风骚的龙门人:郭滴人、马宁和黄薇。一个面积仅93.5平方公里的东南偏远小镇,在那个动荡年代留下一段辉煌的乐章,不能不令人神往与赞叹。

  龙岩的革命烈士陵园,除一个高高耸立的纪念碑外,只有郭滴人一个单人墓。从小学起,每年清明节,学生们排着长队前来扫墓,郭滴人的名字早早镌刻在童年记忆里。在距龙门塔不到五十米处的湖一村入口处,立有一个门,刻有“郭滴人家乡”字眼。虽然那时对他一知半解,却知道他在龙岩的地位一定很重要。渐渐长大,渐渐了解郭滴人对龙岩革命举足轻重的作用,越感觉到他的伟大。

  郭滴人(1907-1936) ,原名尚宾,龙岩龙门镇人,后取点点滴滴为人民之意而改为滴人。当年,他与东肖的邓子恢,同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被誉为龙岩革命的双子星。两人配合默契,遥相呼应,将革命的火种熊熊燃烧,掀起一场又一场农民暴动。那个堪称四渡赤水预演的“三打龙岩城”,就是在他与邓子恢的配合下,与朱毛红军里应外合而打出的漂亮一仗。更难得的是,在闽西大肆屠杀所谓“社会民主党”之际,是他力挽狂澜,智擒林一株,坚决制止这场惨无人寰的自相残杀,尽快平反肃反工作中的冤假错案。他是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却因为积劳成疾,倒在延安的窑洞里,毛泽东痛惜地说:“这位滚动大地的龙——郭滴人同志英年早逝,让我们永远纪念他!”那时,他已是陕北省委宣传部长、中央局组织部干部科长。今天的龙岩人还在念叨:“如果郭滴人没有英年早逝,他一定会…..”。1955年,中共龙岩地委把郭滴人遗骨从陕北迁回龙岩,安葬在虎岭山上。从此,他可以在松柏成林,花木葱茏中,日夜望着自己的家乡亲人,亲眼见证家乡六十年的沧桑巨变。

  马宁(1909年--2001年),原名黄振村,也是龙岩龙门人,只比郭滴人小两岁,两人还是开明小学的同学。他取马克思和列宁名字之一,为自己改名马宁。记得小学有篇课文《兄弟便是朱德》,角度新颖,语言活泼,至今记忆犹新。

  开明小学是最早的新式学校,校名即彰显学校之宗旨。所教出的学生自然个个气度不凡,志存高远。因此,郭滴人和马宁前往厦门集美读书后都如鱼得水,在革命思想的涤荡下迅速成长为革命战士。马宁在集美学校的表现是非常激进的,以至于很快被开除。他没有气馁,也没有像郭滴人一样重返家乡龙岩,而是下南洋,上北平,将革命的火种播向更广阔的天地。马宁具有惊人的洞察力,作家涂光群认为,马宁是最早用文字赞扬共产党领导的红色区域有一个“新的太阳”的作家。早在1929年10月,他自闽西家乡寄给上海一家刊物的信中说:“现在一个新太阳照着我,我在此写信给你。我向来主张……劳动者应该有自己的文学。”如果说郭滴人是用枪撬开旧世界的厚重木板,让光明点点滴滴洒向人间,那么马宁就是以笔为戎,用情用爱,激醒蒙蔽的内心混沌的思想。他是马来西亚华文艺术的杰出代表,是与郁达夫齐名的马华文坛早期作家之一。他21岁加入左联,是左联最年轻的作家,和左联五烈士是莫逆之交,曾为每位烈士写下深情悲痛的纪念文章。他将自己置身于动荡的大时代,用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在极端艰难危险的条件下,完成《南洋风雨》、《香岛烟云》、《扬子江摇篮曲》三部长篇小说。他的长篇代表作《将军向后转》,以一个国民党军官为素材,真实地反映了大动乱的中国。他一生四处漂泊,历尽磨难,始终不屈不饶,勇往直前。解放后,他先后任福建省文化处处长,福建省文联主席等职。刚过上较为安定的生活,不久又遭受政治上的不公平待遇和打击,创作上受到很大影响。一直到文革结束,才重新获得关注和信任。当众多的赞誉与贺电纷至沓来时,他惟愿自己是一名真正的作家,即使年逾古稀,依然雄心不减,相继撰写大量小说散文纪念文章,因为他始终认为:“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与其回顾往事,不如继续奋笔。”(《马宁选集》) 

  郭滴人和马宁,一文一武,成为跳龙门的革命双雄。而同样是龙门的黄薇,则堪称女中豪杰。她的出现,简直如仙女下凡,被人称为横空出世的奇女子。

  同样就读于开明小学,同样前往集美学校读书,她比两位同乡老大哥走得更远更彻底。黄薇(1912年——2000年),为汲取革命思想,远赴日本明治大学求学,再往南洋宣传抗战,半年后作为新加坡《星洲日报》特派记者重返祖国……虽然行走的路线不同,但方向和目标是一致的,从家乡龙门的开明小学点燃的革命火种,已经在更辽阔的大地熊熊燃烧。作为女性,她以自身的行动砸碎了套在女性身上的封建枷锁,义无反顾地投身革命洪流,不管是在集美为自身境遇所作的抗争,还是在日本、南洋、国内进行的革命行动,无一彰显出现代女性的自省与自觉。

  一身戎装,一头短发,不开口不知道她是女的……她饮马中原,挥笔如剑,是回国参加抗战的惟一华侨女记者。她留给那个时代太多的第一:第一个奔赴徐州前线采访的华侨女记者,第一个到延安采访并奔赴晋察冀抗日前线的女记者,解放战争时期她又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第一任总编辑。在战争年代,女性不是聚焦灯所在,不可能接受额外的照顾,在接受血与火的洗礼中,她们比男性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危险。她多么想留在延安,这个处处展现新气象的新世界,但是,毛泽东不止一次对她说:“当记者也是学习,你是回国参加抗战的惟一华侨女记者,把自己见到的写出来向海外报道,这个工作更有意义。”于是,她开始马不停蹄的华北敌后新历程。数千里行程,常需要快马加鞭,马背上的颠簸,绝不是轻松的事情,她即便是痛经时也没有掉过队。或报道共产党领导群众英勇抗战,或揭露日寇在中国令人发指的兽行,或呼吁侨胞以药品等急需物资支援八路军。数百篇通讯先后在《星洲日报》、《星洲晚报》连载6个多月,在海外读者中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不少革命前辈和爱国华侨日后回忆起来都说:当年就是读了黄薇的那些文章而回国参战的。萧克将军写下这样的题词:“以笔为剑,当得三千毛瑟枪”。是她,在皖南事变后,不顾阻挠将周恩来“千古奇冤”的激愤诗作发到海外,让侨胞们得以了解事变的真相。是她,和菲律宾同仁们一起在日本宪兵的军靴声下,冒着生命危险出版发行《星岛日报》,整整坚持三年时间……

  从小小的龙门开明小学走出去,乘一叶扁舟,跃过龙门塔,顺着龙津河,流过九龙江,驶向一望无际的辽阔大海。从红土地到蓝海洋,行程百里,崇山横亘,江河阻挡,少年的视野却越来越开阔,内心的憧憬越来越迫切。他们如饥似渴汲取先进的知识和理念,迅速拔节成长,离开时懵懂幼稚,归来时已是目光如炬,离开时种子才落地,归来时已是青葱挺拔。 


紫金山下修志人


  当这群年轻人意气奋发,融入革命的洪流,在历史的舞台尽情挥洒激情和才华时,紫金山脚下的龙门镇赤水村,一位老人,正坐在默默地望着他们,目光深邃,心情复杂。

  谁都曾年少轻狂过,谁都曾意气奋发过。想当年,他曾奉命赴京面君,但耻于向慈禧太后作跪拜礼,宁可不受赏,不当官,离京返归故里。他曾为振兴中华,科学救国,参加同盟会,当袁世凯称帝时,愤然疾书《讨袁檄文》,深受孙中山赏识。他当过官而且级别还不小,如龙岩教育学会会长,福建省高等审判厅厅长,福建省临时省议会副议长、代行议长职务,段琪瑞政府参政院参政等。他曾经当面接受蒋介石的“清共”指示,捣毁龙岩国民革命的成果,也曾公开拥护共产党一致抗日的呼吁,接受邓子恢邀请出面游说国民党省政府主席陈仪实现国共合作……生活在中国最动荡的年代,置身于变幻的历史风云中,他的犹豫也好,矛盾也罢,不过是那个年代人性最真实的表露。说到底,他还是一介文人,政治上的精到实在与他无缘,在国共两党间寻找完美的道路,最后只累得身心疲惫。于是,他回归最熟悉的文字。他选择了修志,一修就是十个年头八部地方志。这是不是属于千帆过尽,沧海桑田后的最佳选择呢?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今天的我们很难想象,已过耄耋之年的他,是如何一字一句写下八个地方的县志?让我们掰着手指例数他编纂的县志:《泰宁县志》、《南靖县志》、《崇安县新志》、《华安县志》、《长泰县新志》、《云霄县志》、《龙岩县志》、《漳平县志》,都不禁为之叹服。他还将八邑志书的序例汇集成册,并在解放前夕铅印出版,他苦心修志,为我们保存下民国时期数百万字地方文献资料,真不愧为闽中修志大家,他就是郑丰稔。
     归隐只是不得已的选择,终其一生,他其实是热衷于入世之道,只是本性使然,不够狠,不够坚决,一腔书生意气,一副古道热肠,终不能做个圆滑世故之人,于是倦鸟归林之心时时在他心头涌起。年逾七十五岁的他,在修志之余,仍然奔走于国民党中央立法院的立法委员竞选,结果落选。然后,不得不重操旧业,执教于龙岩高中。解放后,他写《解放曲》:“矫矫毛泽东,旷代一先觉;服膺为马列,见解何卓荦;……”我们无法想象他内心的矛盾与冲突。正如热爱家乡的他,最后也没有终老故乡。1953年,81岁的郑丰稔病逝于厦门鼓浪屿。

  如果他有时间,回望家乡,一定会有更多感慨。1927年,当他带着蒋介石的密令回到龙岩“清党”反共的时候,郭滴人正担任中共龙岩县委的负责人,一老一少在家乡的土地上兵戎相见。随后,郭滴人被通缉,转入地下秘密组织农会,一时会员达到10万余人。壮志满酬的郑丰稔绝对没想到,家乡的这位年青后生竟有如此魄力。而此时,马宁正是上海大学中文系毕业前夕,每日倾心于革命事业和进步文学。显然,作为他的外孙,虽然很多人都说马宁的才华和文脉是遗传了他的,然而在信仰和思想上却变得陌生了,他甚至不愿对身陷困境的外孙提供资助,任凭他在贫困的边缘挣扎。他同样不能忍受的是黄毛丫头黄薇。第一次见到四五岁的黄薇时,就感觉与这个普通的乡村小女孩特别有缘,忍不住为次子提婚,定下娃娃亲。她家不过贫寒小户,自然是受宠若惊,一直以来,他就把她当自己女儿一般看待,特别是她到集美学习后,还一直不间断地给她写信,鼓励她好好学习。他心里清楚,自己的儿子是配不上这位聪颖勇敢的姑娘的,但自以为凭着个人的威望和家庭已足够般配。因此,当她提出退婚时,他显然很失落难堪,却最终无可奈何花落去。10多年后,他还在黑暗中摸索徘徊,而他的这些小同乡已是蜚声全国,成为革命的马前卒,时代的宠儿。他在略微的落寞中逝去,只留下一代修志大家的盛名。他一生追求的理想与抱负,却奇妙地在他的后辈中得以实现。无论英年早逝的郭滴人,还是笔耕不辍的马宁、黄薇,内心是敬佩作为长者的郑丰稔,只是政见不同,时代境遇不同,于是他们的道路便渐渐开阔起来,终于走成一条康庄大道。


灼其光辉亮时代


  再回过头来看,那带着历史沧桑的“开明小学”四个大字,显得愈加清晰而厚重。是什么,让龙门这个小小乡镇,走出一个又一个熠熠发光的人物?是什么,让民国时期的火把,在这里灼其光辉点亮黯淡的时代?

  我无法解答,试图交给历史。“龙汀公路由县治经本镇直通连汀,每日通行汽车、牛车、手车,为本县西南交通孔道,支路由龙门墟分路至南洋坝达白土通永定”。《龙岩县志》这样叙述当年龙门的道路交通。时至今日,龙门依然是龙岩的重要门户和交通要道,龙漳高速公路的出口,319国道、赣龙铁路和龙长高速公路贯穿全境……因此,龙门,龙门,顾名思义,就是龙岩的门户,是请进来走出去的通道。而距开明小学不远处的龙门塔,一直以来都是龙岩的标志性建筑,其实它就是水口龙门崆所在地,是西入龙岩的必经之门。龙门塔最早建于明朝万历四十七年,后几次重修,塔形如八卦,三层,黄岗水库的龙门渠须越潭而过,一条公路依山傍潭,通向永定、上杭、武平、连城、长汀五县,形势险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无论向北,还是向南,龙门始终位于历史的风口浪尖,时事造就英雄。龙门正因为显要的区位优势,而成为各种先进思想和潮流竞相涌入的地方。它是龙岩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每墟除本县各乡镇外,远至漳平、宁洋、南靖、永定、大埔、上杭、连城、武平等县均来赴墟,每墟日人数达万余人,诚为本县唯一大墟场。”(《龙岩县志》14页)今天随着商品网络发达,大家不再数着日子赶赴龙门墟了,不过,这里的市场每天依然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交通和商贸优势,带来的就是思想的开化和经济的富庶。开明小学的建立应当也是这种优势的结晶,使在此接受教育的人也有了得风气之先的便利。郑丰稔是一个标杆,他早年出走龙门,见证了民国的成长和衰败史,虽然在政治上饱受非议,但以一介乡野弟子能够站在时代潮流之中,也是非一般人能所为。随后的郭滴人、马宁、黄薇同样是激进和革命,却有更加鲜明的理想与抱负,更加坚定地投入到共产主义运动中,成为冲锋陷阵的战士,百折不挠的英雄。他们是一尾尾活泼生动的鲤鱼,跃上高高的龙门,跃出一片广阔的新天地。在巍峨的龙门塔下,英雄已逝,时光依旧。正如龙门中学门口的这幅对联:“笔架能攀青云路 龙门可跃天地宽”。

  翻开史书,一段文字跃然纸上:“登龙书院,同建于清末,位于龙门镇开明小学内。1927年初,共产党员郭滴人、陈庆隆等在此创办湖洋乡农民协会,开展减租减息斗争,是闽西最早的农民协会旧址之一。”登龙书院即是度过郭滴人、马宁、黄薇童年时代的开明小学,是鲫鱼开始跳龙门的地方。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