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特稿专论
龙门塔下寄哀思
[作者:天一燕]

  清明节前,早早地去给父亲扫墓,凝视父亲墓碑上的名字,就想起葬在台湾的叔叔。叔叔是冒名顶替我父亲去当兵的,七十年来一直用着我父亲的名字,不知其逝世后,墓碑上刻的是否还是我父亲的名字?

  叔叔一生挚爱亲朋,热爱家乡,当台湾当局终于允许老兵回大陆探亲时,叔叔不顾年迈体弱,连续二十多年,年年回乡小住,甚至在癌症手术、车祸重伤之后,仍以八十几岁的高龄一瘸一拐回乡探亲,直至有一天在台湾突然病逝。叔叔对家乡和亲人无限眷恋,最终却未能魂归故里,清明时节,用什么寄托对叔叔的无限哀思呢?

  龙门塔,是叔叔一生魂牵梦萦的地方。从父亲的墓园出来后,我一个人去了龙门塔。

  龙门塔位于龙岩城西北约7公里的龙门潭中,始建于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是个建在花岗岩基座上的楼阁式砖塔,塔边有一座小桥横跨花岗岩基座连接两岸。龙门潭边的公路曾是出入龙岩的重要通道,特殊的地理位置使龙门塔成为龙岩的地标性建筑,曾几何时,从县里翻山越岭来龙岩,看见龙门塔便知抵达龙岩了,一路疲惫顿时烟消云散,精神立刻振奋起来;从城里去外地,过了龙门塔便知出了龙岩城了,尚若是一去三年五载无法回来的游子,那目光便会久久牵系在龙门塔上,直至它愈来愈远,愈来愈小,最终消失在眺望的视线里,才带着满腹的离愁别绪,怅然而去。

  默默在公路边伫立了四百年的龙门塔,见证了无数人的悲欢离合,也见证了叔叔的生离死别。

  叔叔是1943年冒名顶替我父亲去国民党军队服役的,那时叔叔还不满18岁。1945年抗战胜利后,叔叔被派去海峡对岸从日本人手里接管台湾。1949年叔叔请假回乡完婚,婚后一个月只身回台湾办理家属随军手续,不料刚到台湾,台湾海峡就全线封锁了,从此一别家乡四十年,直至1988年,叔叔才得以重返家乡,而那时,当年的新娘早已去世多年了。

  叔叔四十年后首次回乡,与家乡亲人抱头痛哭,到父母坟前长跪不起,虔诚祭拜了列祖列宗后,叔叔叫我陪他去龙门塔看看。

  其时,龙门塔已不是旧时的样子了。由于乡民常年采沙,淘空了塔基下的河床,1981年的一场大水使龙门塔轰然倒塌,叔叔回来见到的,是1985年在旧址上重建的新塔。塔高9米,直径约3米,三层,呈六角形,翘檐飞角,檐面上铺着金色的琉璃瓦,每个翘角处还雕有一条小龙;塔的底层开有3个拱形门,二、三层各开有6个圆窗。叔叔走近塔身左看看,右摸摸,表情有些怅然若失,看着塔壁上的胡乱涂鸦、塔下浅浅而浑浊的潭水,更是轻轻摇头。这个塔太新了,虽说基本是按原样重建的,但毕竟,比旧塔少了几分古韵,也少了一些细节上的精致。据说原先的塔,塔内有壁画,窗棂有木雕,塔外有护栏,塔内有楼梯,小桥是木桥。重建的塔少了这些精致,甚至连不该省的护栏都省了,让人站在塔外高高的基座上颇有几分胆颤心惊,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掉到潭里;塔内没有楼梯,无法登高望远;小桥则是用水泥预制板建造的,显得有些粗糙俗气。唯有岸边石缝里长出的苍天大树,虬曲苍劲,让叔叔像看见老朋友似的,目光逗留了很久。

  我虽无数次从龙门塔边的公路上乘车而过,但走近塔身还是第一次,正好奇地走进拱门抬头打量,忽听塔外传来一阵隐忍的抽泣声,声音越来越大,是叔叔在哭!悄悄探头看去,只见叔叔正双手搭在小桥的栏杆上,望着龙门塔泪流满面。龙门塔在叔叔的心里一定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不敢去打扰他,任他把积压了四十年的情感尽情渲泻。

  哭了很久,直到天色昏暗,叔叔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们老家就在离龙门塔不远的西山村,叔叔说,他小时候常和我父亲去龙门潭游泳,那时潭水丰盈而清澈,小伙伴们爱从龙门塔的塔基上“扑嗵”跃入潭中,溅起片片水花,然后在水中嬉笑打闹,摸鱼捞虾。叔叔有一次腿抽筋差点溺水,幸亏我父亲及时发现了赶紧把他拉上岸。叔叔与我父亲情同手足,所以当我父亲被国民党派了壮丁时,他考虑到我父亲已有家室,一家老小离不开我父亲的撑持,而他那时尚未婚配,又有点文化,处事比较机灵,便挺身而出,替兄从军。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从军几乎等于赴死,但叔叔为了兄长义无反顾。

  叔叔当兵离开龙岩时,运兵的卡车是从龙门塔旁开出城的。挥手告别家乡亲人时,叔叔还能自持,但当龙门塔在视线里愈来愈远、愈来愈小时,他终于忍不住了,眼泪滚滚而下。不止他,全车的壮丁都是泪眼朦胧,一片唏嘘声。他们不知会有怎样的命运等待他们,此生是否还能活着回来见到龙门塔。龙门塔在那一刻定格在了他们的心灵深处,成了家乡的象征,成了他们一生魂牵梦萦的地方。

  后来叔叔在1949年的蜜月里,还和新娘一起到龙门塔来游玩过。其时虽然中国正处在国共战争中,解放军已打过长江,势如破竹,但僻处福建一隅的龙岩却还有着暂时的宁静。叔叔与新娘相依相偎在龙门塔前,喁喁私语,向往着婚后相亲相爱的幸福生活,商量着如何在台湾安置自己的小家。叔叔是军人,家属要随军必须办理审批手续,叔叔跟新娘说他会快去快回,尽快办好手续回大陆来接她。老实的叔叔太循规蹈矩了,其实在那兵慌马乱的年代,他完全可以把新娘先带去台湾,再补办随军手续;即使一定要按规矩来,如果他办完婚事早点回台湾,也还来得及办好手续把新娘接过去。叔叔本来只有10天婚假,只因受朋友之托,要带两位朋友之妻去台湾,而朋友之妻因故一时走不了,为人仗义的叔叔便千方百计向部队延假,直至朋友之妻能够成行。结果帮别人夫妻团了圆,却把自己的新娘永远留在了大陆,叔叔为此真是悔青了肠子啊!他在龙门塔边泪流满面,想必是见景伤情,睹物思人,痛悔自己当年没有当机立断把新娘带去台湾吧?

  叔叔在那些被抓了壮丁的人里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当时叔叔先后驻扎在永安和南平,日本人的飞机频繁来福建轰炸,很多官兵被炸死,而叔叔却幸运地活了下来。叔叔没有参加国共战争,早早去了台湾,活到了和平时期,活到了两岸三通。虽然孤身一人在台湾吃了很多很多的苦,但最后,还是等到了回乡的机会。

  叔叔在台湾那些年,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哥哥通过各种渠道千方百计打听寻找叔叔,后来终于有了叔叔的消息,传消息的人告诉哥哥,叔叔做梦都想回家乡,经常以酒浇愁,醉了就哭喊:“我要回龙岩!”。

  叔叔终于在有生之年了却了回乡的愿望,见到了家乡的亲人,见到了魂牵梦萦的龙门塔。虽然塔已不是旧时的模样,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无论旧的还是新的龙门塔,都是家乡的象征,乡愁的寄托!叔叔说与大陆隔绝那些年,台湾老兵们思乡的情绪都异常浓烈,有一年龙岩同乡聚会,一位刚从美国探亲回来的同乡变魔术般地拿出一盒“龙门塔”牌香烟,大家惊喜得大呼小叫起来,争相传看烟盒上的龙门塔图标。后来全体同乡分享了那盒来自家乡的香烟,不论平时有无抽烟习惯,人人都抽,不够人手一支,就把一支折成两半,一人抽一半,乡愁在缭绕的烟雾中氤氤氲氲,很多人抽着抽着就哽咽起来。

  叔叔自1988年后,几乎每年回乡都要到龙门塔来走走。他说他有很多一起当兵的同乡没能活着回来见家乡的龙门塔,他代他们多来看看。每次走到龙门塔下,叔叔都表情凝重,默然伫立,久久无话。

  如今叔叔已过世三年了,我独自一人站在寂寥的龙门塔下,想着叔叔再也不能回来看龙门塔了,心中便惆怅而哀伤。现今的龙门塔在日新月异的城市建设中僻居一角,很不起眼,高高的广告牌遮住了人们眺望它的视线,它再也无法给远道跋涉而来的旅人一个“抵达龙岩”的兴奋了,然而,无论它多么冷清,多么落寞,它依然是万千游子魂牵梦萦的故乡之塔,是游子们心中永远不变的图腾!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