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寻根溯源
在闽西新发现的林则徐佚文、遗墨及其他
[作者:郭义山]

21世纪初,在湖南常德林氏族谱中发现署名林则徐的《西河郡林氏族谱序》,写明林则徐家族的开基祖是圣联公,其祖居地在龙岩县龙门里陈邦洋(今龙岩市新罗区龙门镇朝前村),引起了中国近代史学界和福建林则徐研究会及闽西学人的兴趣。笔者应邀携论文《林则徐世系的新发现——论林则徐(西河郡林氏族谱序)》(载《闽西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6年第一期,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复印报刊资料K3“中国近代史”2006年第十期全文转载),赴京参加了全国政协、中国史学会“纪念林则徐诞辰220周年座谈会暨学术讨论会”,宣读了论文摘要。2006年9月,林则徐研究会与龙岩博物馆举办“林则徐与龙岩”研讨会,就署名林则徐的《西河郡林氏族谱序》进行了学术研讨。民族英雄林则徐是否到过闽西,闽西是否他的祖籍地,他是否撰写过《西河郡林氏族谱序》,还有待于更多史料的发掘和专家学者的进一步论证,但是近年在闽西地方文献中新发现的林则徐佚文、遗墨及他与闽西文人学士的交谊,未见于《林则徐全集》及研究林则徐的所有论著,颇有史料价值,值得从事林则徐研究的专家学者予以关注。

林则徐佚文——谢邦基夫妇墓铭

林则徐(1785-1850)于嘉庆九年甲子(1804)乡试中式为举人,时年二十。嘉庆十六年辛未(1811),他以殿试二甲第4名、朝考第五名举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时年二十七。在京城,他认识了汀州连城县的谢邦基。

谢邦基(1787-1827),字建屏,号洛初,连城谢氏十一郎支派19世谢凝道之子。谢凝道(1765-1824),字芝田,嘉庆元年(1796)恩科进士,历任吏部稽勋司员外郎,钦差宝泉局总监,外放广西梧州知府,调升云南迤西兵备道等职,是当时林则徐敬仰的名宦。谢邦基出身名宦之家,他于嘉庆十三年戊辰(1808)中式恩科举人,嘉庆十六年辛未(1811),时年二十五,与林则徐同科举进士。他们的座师是董诰、曹振镛,因此,林、谢即有“同年”(中榜)之谊。他们中进士后,同在京做官,林则徐后来为谢邦基夫妇撰写的墓铭云:“君考取咸安官教习,在京与余日相过从,樽酒论文,倾倒一座。闲谈时务,备觇经济,予窃叹君才优学裕,年富力强。异日本经济术,以饬吏治,建树当有大过人者”。

从上引文字,知林则徐同谢邦基在京曾有一段“日相过从,樽酒论文”的亲密交往。林还赞赏邦基“备觇经济”,“才优学裕”。即赞赏邦基通晓经世致用之学,不是光会死记硬背经文的书呆子,必将在治国安邦,整饬吏治上大有作为。

邦基后来诠选甘肃陇西知县,改授广东海康、海阳知县,并任乡试同考官。在海康三年,修西湖堤,建南渡口岸,建浚元书院,设科租,筑考棚,政绩卓著。士民敬仰他,为他建“谢公亭”以为纪念。邦基调任海阳知县期间,除强暴、诛虏掠、清积案、设义学、恤孤寡、修城垣,兴利除害,深得民心。

对邦基的政绩,林则徐称赞他“敷政优优,廉能素裕。所至民富,所去民思”。“乐善好施,捐义仓,修贡院,置贡田,设义冢,一切义举不可枚数”。并借用邦基上司的评语,称他为“粤中第一令尹”,叹其“何期不永其年,竟以一令终!”

谢邦基少年得志,却英年早逝。他于道光七年丁亥(1827)卒于粤东公廨,享年41岁。则徐应邦基长子阶兰(邑庠生)之请,为邦基夫妇撰写墓志铭(全文见附录一)。

关于墓铭的写作时间,因墓铭言及:“今以道光十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午时,合葬于本邑南关桐子巷……余谨徵实行,用表贞珉”,由此得知,邦基夫妇合葬墓建成于道光十七年丁酉(1837),距邦基逝世的道光七年已十年。故墓铭当写于道光十七年丁酉则徐任湖广总督时或稍前。

墓铭除介绍邦基生平事迹,赞颂邦基德行外,对邦基发妻胡宜人(卒于嘉庆二十四年已卯(1819),享年36岁),也予以颂赞。墓铭为挚友的英年早逝,深感悲痛,文情并茂,绝非草草应付的谀墓之词,从中可见林则徐与邦基相知之深,交谊之厚。

林则徐为邦基夫妇撰写的墓铭,由时任四川承宣布政使司的“同年”挚友苏廷玉手书,刻成石碑,掩埋于邦基夫妇坟内棺椁前,铭文原载连城县谢氏十一郎支派清同治四年乙丑(1865年)四修族谱。铭文出处清楚,背景明晰,确为则徐手笔,可作为则徐佚文,补入《林则徐全集》。

“江左风流”匾额

在连城县冠豸山,建有连城谢氏书院“东山草堂”。草堂建于明万历年间,始筑者是连城隐士谢浚(1585-1638)。书院为砖木结构的平房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其正厅的前后梁上挂有两块横匾:一为《四库全书》总纂纪昀(字晓岚)题写的“追步东山”,一为林则徐于道光年间题写的“江左风流”(见附录二)

“江左风流”匾长1.95米,宽0.57米,阴刻银粉行书。题记:“小田年弟偕群子侄读书弦诵于东山草堂,风雅名流,不愧为乌衣之族,因题赠日”。匾文:江左风流。落款:道光甲申清和榖旦少穆林则徐题。上有篆刻方印两枚。匾书行笔流畅坚挺,势如刀剑,深邃古雅,形成坚劲高简的艺术风格。

小田是谢邦基胞弟谢邦钧之字,道光十八年(1838)拔贡,当年在“东山草堂”为谢家子弟塾师,因谢邦基的关系认识了则徐,则徐称他为“年弟”。

林则徐题匾时间为道光四年甲申(1824),邦基时年38岁,清和榖旦意即四月吉日,此年正是其父谢凝道六旬寿诞。据连城文史工作者揣测:此年林则徐应邦基之请,亲赴连城谢家拜贺。时阳春四月,风和景明,杂花生树,群莺乱飞。邦基在其父寿庆之际,特邀挚友林则徐登临冠豸山,林在“东山草堂”为主持书院的邦钧题写“江左风流”匾额。但此说未有文献依据。查林则徐《甲申日记》,题匾的道光甲申(1824年),仅存正月初一至初四4天日记,余已缺失无存。其前其后日记及所有则徐年谱均未有则徐来闽西连城贺寿的记录。此年则徐奉旨总办江浙7省水利,接任不久,9月间母又病故。则徐此年不大可能亲来闽西连城贺寿。笔者认为:则徐题匾是真(墨书可以邮寄,或谢氏也可派专人索取带回),但则徐亲来闽西贺寿,游冠豸山,这只是连城文人的美好想象而已。

1966年文革“破四旧”时,东山草堂遭掀屋拆梁之劫难。“江左风流”匾散失民间,不知去向。经三年悉心寻找,直至1986年底,才在连城县文川乡揭乐村一农民家猪圈中找到。但原匾伤痕累累,板面油漆脱落,“流”字偏旁三点水和落款处(占全匾五分之一)被锯裁失落,经细心修复,镶补完整,始差强恢复原貌。促成这一壮举,邓瀛之功实不可没。

林则徐与饶延襄 

林则徐与龙岩举人饶延襄的友谊成了近代历史上人们津津乐道的佳话。

饶延襄,字赞虞,龙岩红坊人。清嘉庆二十三年戊寅(1818)举人。得林则徐器重,长期在则徐幕府中为幕宾,是林则徐的莫逆之交。饶延襄的父亲饶用,字起行,号舫村,乾隆四十年乙未(1775)进士,初授淳安令。淳安县有清溪桥,系往来交通要道,为水患冲毁。他到任后,即急令修复。其手下官员街引风水先生言:下车伊始即修桥,不利于官。饶用毅然回答:“鸟有是战!朝廷设官,原以为民,民利乃官利也”,不听劝告,立即修桥。桥成,刚好因犯人逃脱,饶用被追究责任而罢官。老百姓为纪念他,立碑于水月庵,以志不忘。饶用晚年主龙岩新罗书院讲席十余年,确是爱民重教的谦谦君子。

然而饶廷襄却聪明自负,愤世嫉俗,敢于抨击封建道德,素负狂名。他特别痛恨科举制度,认为科举取士,空疏而少实用。有一次他与林则徐及诸名士宴集,酒中知己谈起八股取士之积弊。饶廷襄酒酣耳热,平时郁积胸中的愤恨,一时倾泻而出。他拍案大骂道:“此明太祖误之也,明祖以枭雄阴鸷猜忌驭天下。惧天下瑰伟特绝之士,起而与为难。以为经义赋诗,皆将借径于读书稽古,不啻傅虎以翼,终且不可制。求一途可以禁锢人之心思材力,不能复为稽古有用之学者,莫善于时文,毅然用之。其事为孔孟明理载道之事,其术为唐宋英雄入彀之术,其心为始皇焚杉坑儒之心。抑之以点名搜索防弊之法,以折其廉耻,扬之以鹿鸣琼林优异之典,以生其欣羡。三年一科,今科失而来科可得。一科复一科,转瞬而其人已老,不能为我患,而明祖之愿毕矣。意在败坏天下之人才,而非欲造就天下之人才也。”(引自冯桂芬《校那庐抗议》)

饶廷襄慷慨陈词,肆无忌惮,痛快淋漓。矛头所指,表面看来是明太祖,其实乃是明清整个科举制度。廷襄言词已触犯了清朝廷选士的敏感神经,在座诸名士莫不大惊失色。惟有林则徐面带笑容,泰然自若。他徐徐举起酒杯,说道:“饶君此言,真是奇论,宜浮一大白(应该为他下一 杯)!”饶廷襄义正辞严痛骂科举的一番言论,绝非酒后狂言,这是对明清  科举取士制度的最严厉的批判:其一,指出封建朝廷怕知识分子造他的“江车风流”经专家鉴定,确系则徐真迹。1992年入编林声主编、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华名匾》。

除“江左风流”遗墨外,据《连城谢氏族谱》记载:湖广总督林则徐后来在邦基胞弟谢邦钧遴选为贡生时,题写了贺联:“乔梓联辉推玉笋,埙箎递奏贡金门”。

邓瀛促成了林则徐虎门就地销烟

1939年3月10日,民族英雄林则徐以钦差大臣身份赴广州,雷厉风行查禁鸦片,迫使英驻广州商务总督义律呈缴走私鸦片20283余箱,首战大获全胜。

对缴交烟土如何处理?原拟解送北京核验销毁,已得朝廷圣旨允准。此时,时任浙江道监察御史的上杭人邓瀛,却上疏朝廷,请就地销毁,道光帝复允之。据《上杭县志》同治续刊所载邓瀛奏疏全文,他倡议就地销毁的理由是:

一是烟土长途解京销毁,是劳民伤财:“鸦片上运京城,广东距京城程途遥远,过驳甚多。”广西、江西、安徽走陆路,计需四万余人;若由水运,广东、江西水路需用船100多号。安徽以北俱用车载,计需大车千余辆。此项运费,“若令官民筹办供应,不免赔累劳扰;若尽报部核销,则不免以国家有用之财糜于无用之物”。

二是沿途易被偷换:运输途中日经千万人之手,极易让奸诈之徒以假烟土充真烟土,沿途偷漏,滋生种种流弊,“一经偷漏,则贻害更不可穷”。

三是征引上谕,证明就地销毁已有先例。

四是林则徐、邓廷桢、关天培等官员可以胜任就地销毁之责。他们“不敢扶同欺饰,自取罪戾”。

五是就地销毁,影响巨大:“可使沿海居民及夷人等眼见销毁情形,咸晓天子除恶务尽之至意,不敢复萌故习矣!”

疏文最后请求“将起获烟土毋庸解京,即在该处督率员弁公同查核,目击销毁,以省解运之烦”。

邓瀛的建议得到道光帝的批准,因而才有林则徐1939年6月3日至25日在广州虎门海滩当众销烟的伟大壮举。上杭人邓瀛最早倡议并反,放用科举制度来禁钢他们的聪明才智。其二,科举制度表面看来,是遵行孔孟明理载道,选贤任能,实则用的是唐太宗“英雄入彀”的圈套。考场上,用点名、搜身等防止作弊手段,使考生丧失人格;考完后,对考中者用荣华富贵等笼络手段让考生欣羡。使未中考生终生消磨于此,不能为患。其三,指出科举制度要害在败坏天下之人才,而非造就天下之人才,这是统治者箝制其心腹之患知识分子的毒辣权术。

对这样激烈敏感的言论,林则徐为什么不加制止、斥责呢?这只能归结于林则徐与饶廷襄是志同道合的知己,他们都提倡经世致用之学。饶廷襄对八股文及八股取士的批判,则徐早已“心有灵犀一点通”,饶、林可谓“英雄所见略同”。我们从冯桂芬这段笔记的描述,感受到林则徐、饶廷襄身处末世,期望扶危定倾、不拘一格使用人才的反潮流精神。

林则徐与华时中

华时中(1782—1848),字榕轩,上杭白砂里华家亭(今上杭蛟洋镇华家村)人,清道光三年(1823)榜进士。道光七年丁亥(1827),任安徽宁国府太平县知县。他与名画家华喦同乡同宗,到任后,便约华喦曾孙世琮、世璟到太平县商量华喦诗稿的出版事宜。由于他的赞助,使华喦《离垢集》得以传世。

华时中考中进士虽晚于林则徐12年,但他们的座师都是殿试主考官曹振镛,因此林则徐与华时中有师兄弟关系。曹系安徽人,时任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学士、国史馆监录总裁。华时中道光八年(1828)亲往福州拜见过林则徐(时林则徐丁父忧,在福州老家守丧),上杭华家亭有一副林则徐手书楹联:“户外淡烟无墨画,林中疏雨有声诗”,手书原件现存上杭古田纪念馆。据华家村人云:是林则徐赠与华时中的。

另闽西永定县湖坑南江经德堂有林则徐手书楹联一副:“第一等人,忠臣孝子;只两件事,耕田读书”,其来历尚待查证。

附录一:

赐进士出身-覃恩诰封奉直大夫,广东海康、海阳知县,卓异候升加三级,洛初同年谢先生暨德配诰封宜人、年嫂胡宜人墓铭君姓谢氏,讳邦基,字建屏,号洛初,汀州连城人,名宦芝田观察公令嗣也。以戊辰名孝廉,与余同第辛未进士。君考取成安宫教习,在京与余日相过从,樽酒论文,倾倒一座。闲谈时务,备觇经济,予窃叹君才优学裕,年富力强。异日本经济术,以饬吏治,建树当有大过人者。比岁出宰粤东,历任海康、海阳。敬教劝学,兴利除害。数年间,敷政优优,廉能素裕。所至民富,所去民思,宦绩备载粤志,不复赘。戊寅己卯分校秋闱,得人称盛。当其时,名宦芝田年伯,出守梧郡,观察迤西,丕著懋绩。君以翩翩贵公子,抚循剧邑,一本年伯治法以为治人,谓君家有治郡谱,不其然乎!大宪嘉之,称为粤中第一令尹,以卓异荐。余上书于年伯,谓君有王佐才,宜养成公辅器,以留为异日大用。何期不永其年,竞以一令终,惜哉!君乐善好施,捐义仓、修贡院、置贡田、设义冢,一切义举不可枚数。要皆克承先志,为桑梓光。诗日:“无念尔祖,聿修钦德”,君其有焉。君生于乾隆丁未年九月初二午时,卒于道光丁亥年七月二十三日寅时粤东公廨,享年四十有一。德配胡宜人,户部浙江司员外郎鹤汀公女,现任安徽按察使心梅公姐。十八于归,孝顺两堂,惠和娣姒,贵而能勤,富而能俭,非所谓缘兼福德、行备孝慈者欤?生男二,长阶兰,邑庠生;次阶树,邑庠生,出嗣伯兄邦韶公。孙象元,女二,孙女四。宜人生于乾隆甲辰年五月十三日未时,卒于嘉庆已卯年十二月初五日未时,享年三十有六。今以道光十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午时,合葬于本邑南关外桐子巷穴,坐戌山辰向兼乾巽庚戌庚辰分金。阶兰等以予为知君之深,请予铭志。余谨徵实行,用表贞珉。铭日:猗欤谢君,为英为灵。下应河岳,上应日星。文章政事,卓有典型。策名天府,奋翅南溟。德思勒石,绩可书屏。疮痍系念,案牍劳形。年刚强仕,遽归窗冥。配维淑女,德迈尹邢。晨偕捧膳,夜伴读经。四德俱备,兰苣流馨。卜吉今厝,嘉耦同茔。鹿眠于窠,鹤舞于庭。俾尔孙子,纡紫拖青。跄跄济济,翔步大庭。寝炽寝昌,有如此铭。

兵部尚书两湖总督 

年愚弟林则徐顿首拜撰

四川承宣布政使司

年愚弟苏廷玉顿首拜书

(郭义山校点)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