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寻根溯源
寻找新罗古城
[作者:李迎春]

我站立在上杭县临城镇九州村,张望一片碧绿的田野,不远处是宽阔的汀江。水量充沛的汀江从源头奔流而下,到九州与同样丰盈的旧县河交汇,像妙龄少女褪去怯怯的青涩,一下变得成熟而丰满,水流潺潺,婉蜒绵长,成为汀江的黄金水段。由于是两河交汇处,九州与附近半岛式的玉女村构成了小小的冲积平原。在祟山峻岭的闽西山区,在远古的时代,这个冲积平原可是为数不多的富饶之地。我更加坚信:脚下的这片土地是西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设立闽西历史上第一个行政区域的地方——新罗县故城。

以往史学专家学者甚至各种志书,对晋新罗县设于何处均有不同解读,有人认为是在上杭,有人认为在长汀境内或龙岩市区。其实历代以来,对晋新罗县址多有误读,导致以讹传讹,乃至真正的地址反倒更少人提起。对于晋新罗县旧址在上杭县九州村的论证,《福建史志》1999年第四期刘可明先生的《对龙岩古代县名的考证》一文提出了较完整、有说服力的看法。他认为:“晋太康三年(282年),析建安郡置晋安郡,领县八,其一为新罗县,县治在今上杭临城镇九州村之西,因县治西有新罗山故名新罗县,……这个晋新罗县的县令名叫孙奉先。开元二十一年,福州长史循忠奏,开福抚二州山洞置汀州,开元二十四年在晋新罗县的基础上正式置州……同年建汀属县长汀(县治在长汀村,今上杭九州)和杂罗(县治在杂罗口,即晋之苦草镇,今之龙岩市区),加上黄连县由建州改隶汀州,共领三县。州治设长汀县治长汀村(或晋新罗县之新罗),长汀村之西为晋新罗县故城新罗。”闽西大学原校长、现龙岩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郭启熹教授在《闽西族群发展史》中也同样认为晋新罗县城在上杭九州。而当时的苦草镇是什么样子的呢?郭启熹教授说,苦草镇即为今天龙岩市区约30平方公里的一大盆地,这里排泄不通,河水泛滥,形成大片“池”、“洋”之类的沼泽地,池,为水停积处,“洋”指涌流不息的泉水,因此龙岩盆地的沼泽间长满茅草甸子,而当时的苦草镇治设在今青草盂附近的龙岽顶。我们可以想象,苦草镇当时的情形,无法承担作为县治的功能,而且这样一个地方也不适合更多的人群聚集。此外,他还通过《雷氏四修族谱》,解读出雷焕四世裔孙雷日斌为苦草镇(今龙岩市区)首任行政长官。雷焕、雷叶、雷昭三世受职于晋武帝(265-290年),苦草镇建于晋武帝太康三年(282年),属新罗县(长汀),以雷昭长子雷日斌为首任行政长官(族谱误记为龙岩县正堂,苦草镇升格为县是唐代的事),雷日斌还有一位叔公雷忠,当时在新罗县(族谱误记为汀州)任司马。这位雷忠定居于“汀州上杭东门瓦子街立业”(族谱按元明时期说法,即现在的上杭城内的位置)。上杭城到九州村只有短短的几公里,从雷忠的任职与定居也可以看出,新罗县应就在上杭九州村。新罗县址起争纷是从宋朝开始的。当时因为于唐开元二十四年设立汀州,《唐志》云:“汀州治新罗”,南宋汀州知州胡太初等人一面说这个“新罗”是晋新罗故城,一面又说汀州属县“新罗县”,即认为在龙岩。后来,又有人根据晋新罗在长汀境内,就误以为在现在的长汀境。孰不知,在唐设汀州之后至上杭于宋淳化五年(公元9994年)置县以前,上杭全境都属于长汀县,最早的县址就在上杭县临城镇九州(晋新罗县址),其中九州村叫长汀村,所以唐代史书所称长江并非现在的长汀。因为不同的误读,导致许多正规的志书都认为晋新罗县址不在九州。不过1985年版的《福建史稿》说的明白:“新罗设县故址,在今上杭县东北五十里。(注:误,应为北十五里。)”《一统志》云:“开元未,于新罗故城东置长汀县为汀州治所,即今之上杭之长汀村也。新罗故城在长汀村之西;”1993年版《上杭县志》称,古“长汀村”又叫“旧州”,在今上杭临城镇九州村。所以,更多的史学家坚定地认为”新罗故城”就在今九州村之西。

关于设立新罗县的背景,我们还是从闽越国说起。汉武帝灭闽越国在今福州设立治县归厉会稽郡。此后直到三国之前,福建没有再增加州郡,乃是闽地偏远,虚其地后,汉皇朝无法扩大统治范围,遂将闽列为失去文明教化的一片化外之地。三国时东吴(公元222-280年)为抗衡曹魏巩固后方,先后五次派兵人闽经略,设立建安郡,把大批吴地罪犯遣来服苦役,加上汉末官民大量避乱人闽,福建人口聚近10万户。这时,闽西的人口也逐渐增多,主要是中原汉人从闽江、晋江流域进入到了汀江、九龙江流域境内,并且有了汉越融入的趋势,因此除无法人籍的川民外,进入朝廷登记的人口有了史无前例的增长。据郭启熹教授认为,晋太康年间新罗县的登记户籍大概为500客户3700多人。这样的数字在今天看来微不足道,但在当时却是可以设县的一个依据。那时,新罗县包括今天整个龙岩市和宁化。清流,归化、南靖部分的广袤地域,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应该还是县址周边的汀江上中游。晋武帝泰始元年(265年),司马炎以晋王太子称号登基为帝,定国号为“晋”,至咸宁六年(280年)一统天下。扬州作为全国19州之一,从原建安郡析出晋安郡。于是,晋太康三年(282年),闽两历史上的第一县诞生了,设在名叫新罗后来叫九州的新罗县成为晋安郡下属八县之一。不过,据熊寒江先生的《古新罗再考》中还找到了更早的设县时间。在《永乐大典》的《汀州》条目中,记载有宋代《临汀志》的史料,称新罗建于东汉顺帝永和三年(138年),这样就把闽西首次出现地方行政建置的时间向前推了144年。不过,现在尚无更多的证据表明这一时间的准确性,就只能作为存疑而录。

但新罗县的建立终究还是太过脆弱。此时虽然汉人已经陆续进入闽西,并且已有汉人与山越杂居的现象,甚至还有像雷忠为代表的畲族人在担任行政长官,还有道教、佛教进入闽西,但无可置疑这里还是山越人的天下。于是,至刘宋泰始四年(468年)新罗县和宛平县、同安县一同从建置上消失了。为什么建置仅186年的新罗县会废置呢?郭启熹教授认为有三点原因,首先是山越难以治理。六朝时代对山越的剥削‘剿灭手段十分残酷,抢掠庄稼后,连种子也不许留绐山民。到了刘宋之后,对被称为蛮夷的少数民族的民族压迫越来越沉重。因此越来越多的山越人进山之后散居山林间,不纳王租,不交官税,他们放弃农耕,靠在山间游耕。他们因此仇恨官府,官兵来剿,战则蜂拥而上,败则作鸟兽散,所以新罗县的设置对山越来说只是多了一层盘剥的机构而已。其次,与农民起义有关:由于政府与平民的关系日益紧张,导致频繁的农民起义席卷全国。一方面,属闽的晋安郡人口锐减,一方面宫军无力管理山越等少数民族,也越来越难征收赋税。再次以山越为代表的“蛮獠”势力逐渐强大。三国以后,畲族先祖“蛮獠”已在闽西占统治地位,而晋政权的介入,除了倚仗内部对汉示好的山越人外,似乎别无它法?只好以不治治之。据沈约的《宋书》记载,山越人结党连群.成百上千地避开了政府的管理,而政府根本无能为力,连户口都无法统计,更不用说征收赋税。因此,新罗县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闽西的第一个地方行政建置被废置后,由于少数民族一直为闽西的主族,所以直到隋唐间才逐渐恢复建置。

新罗县从官方的设置中消失,对于当时的少数民族来说是一种福音,也可以说是一种胜利。本来,作为国家权力机构的一种,郡县没立后它必然要求自己管理的包括所谓的“蛮獠”编籍入户,纳入政府的管理体系之中,而本身这些“蛮獠”也可以以合法身份占有土地,接受教育,游宦出仕。但这只是理论上的设想,不用说所谓“苛政猛于虎”连汉族老百姓也纷纷揭竿而起,实际上“蛮獠”的身份自古以来就是低人一等,只配做下等人,要想出人头地那简直就是难上加难。但是,从文明史的角度说,由于远离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偏居一隅,过着“桃花源人”生活,失却了与先进文化相结合的机会,使得处于闽西乃至南方各地的少数民族长期落后于中原汉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边缘化了。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建立在晋太康年间(公元282年)的新罗县.实际上是西晋王朝建立在畲族先民腹地的一个政权管理机构。它试图对广大的少数民族地区进行一种有效管理,一方面阻止他们对中原王朝的侵扰,一方面使他们加入顺民的行列(即所谓的入籍)并按规定缴纳赋税。但是这个新罗县显然没有很好地起到作用,相反它使汉人跟当地少数民族的关系更加紧张了。这个原因,主要是因为汉人在这个地方的势力太过单薄,不足以担负管理职能;其次地方政权没有管理少数民族的经验,还是按管理汉人的办法来实行,所以它注定要失败;三是歧视政策和苛捐杂税,促使官逼民反,或者逃逸循山,导致县级行政职能名存实亡。当然,晋王朝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也有灵活性,比如启用亲近汉人的畲族先民作为政府官员,雷氏家族就是例证。可是大势如此,命运无法改变,最终等待的是新罗县建制的撤销。处于九州村的新罗县址立刻从行政中心重新沦为化外之地。历史的风吹雨打,新罗故城的泥墙土瓦很快消逝在荒草乱岗之中,只有滂礴的江水依旧向更加博大的海洋冲去。

新罗古城从未引起过上杭当地的重视,不能不是一个遗憾。这个遗憾其实也是整个闽西的遗憾,没有这个古城,我们的历史就失去了重要的一环。我们的文明史就变得失之厚重。我们注意到一千多年后的清代,一位令上杭人骄傲的著名画家华喦,虽然他从小远离故土,但从未忘记过故乡上杭。他在自己的画作上郑重地写下”新罗山人”四个字,表明了他的与众不同。华喦号新罗山人、白砂道人,新罗山就是指上杭,白砂当然就是上杭的白砂,清代他的老家华家亭属白砂里。他为什么将自己的号定为晋代出现的古新罗(不可能是唐以后的新罗,因为处于龙岩中心城市的新罗从来与上杭与白砂与他本人无甚关系。)他不号为上杭人或者汀州人,却偏偏选择了“新罗”这个名字,难道是要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为新罗古城作一个见证吗?

(本刊注:此文原载《杭川文艺》2009年第二期,作者深入的考证了晋代新罗县旧址为今龙岩市上杭县临城镇九州村之西,因有新罗山故名。唐代建龙岩县于苦草镇,初名新罗县,龙岩士民不接受,上书唐明皇,因邑有胜景龙岩洞,遂改名龙岩县。)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