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寻根溯源
河洛(闽南)文化论坛
[作者:楚庄 郭俊次 林仁川 陈骅 张惟 陈耕 蔡南成 朱立文 吴幼雄 林 沙]

楚庄(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协常委):

中华民族世代企求的“和合。社会理想,正在社会主义中国促进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团结以及推动祖国和平统一、维护世界和平的实践中得到全面的体现。

研究和弘扬中华和合文化,并非复古,也不凫要建立新的文化体系,而是要把弘扬和合文化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化紧密联系起来,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和合精神和“和为贵”的价值观,要和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旗帜相结合,使之成为凝聚中华民族精神的巨大力量。

 

◆郭俊次(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

我是土生土长、正宗的“台湾”人。我和大家一样,我们都是中国人。

但台湾新“政治”主导“文化台独”,说竹么闽南文化、中华文化为其支脉,颠倒了中华文化和台湾文化的“母与子”的关系,实在不道德。“台独”分子还大力创造推动“海洋国家”的“台湾文化”,极力鼓吹“台湾优先”、“台湾主体”等,大力“去中国化”、去“中华化”。主政当局不为苍生想、不为下代谋,一心为“台独”文化打拼。就“政治”的观点而言,“台独文化”就是变相的“两国论”。 

 

林仁川(厦门市政协副主席、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闽南文化不仅内容丰富,而且具有自己的特色。由于闽南文化对台湾文化的影响,形成闽台文化的地域属性,近年来,对地域文化的研究日益成为学术研究的一个特点,受到海峡两岸越来越多学者的关心和瞩目,成立了各种学术研究机构,厦门市成立闽南文化研究所和闽南文化学术研究会,泉州师院设立泉州学研究所,漳州师院设置闽南文化研究所,龙岩成立龙岩文化研究会,这些研究机构团结一批有志于闽南文化学术研究的专家、学者和实际工作者,开展基础性的研究,广泛搜集各种文化资料,创办一批有关闽南文化研究的杂志,如《泉州文史》、《闽南文化研究》、《闽南杂志》、《龙》文化杂志等,为学者的研究成果提供了交流的阵地,出版一批学术著作和资料集,《如偃门文化丛书》、《泉州历史文化丛书》、《漳州历史与文化》、《龙岩文化研究丛书》、《闽南文化资料丛书》等。 

要制定闽南文化研究的总体规划,由厦、漳、泉、龙岩各地根据自己的优势,突出重点,分工合作,避免重复研究,浪费资料。可以由闽南语系地区轮流定期召开规模较大的闽南文化学术研讨会,联络全国、甚至全世界的闽南文化研究学者,提高闽南文化的知名度,扩大对外文化交流。

 

陈骅(汕头市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资料征集委员会委员):

闽南文化源远流长,积聚深远,既是闽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也与潮汕文化有着密切关系。 

潮汕与闽南作为特定的地域空间,位置相邻,平壤相接。古属七闽地、闽越地,人员交往繁密,语言、风俗、信仰、生活习惯彼此关联,均呈现共同的地域文化特色。

晋、唐时间,潮州语与漳、泉话相同,与永春、莆田话也可相通,以后文读系统兴起,且宋末元初战乱导致潮州话脱离漳、泉话而自成特色,但仍始终成为闽南方言的次方言。因语言相通,方音相近,潮剧至今仍能在闽南漳州的云霄、诏安、东山、平和、漳浦等县常演不辍,以前一度也曾深入龙岩、漳平等地,也是基于共同的语言基础,而保持其旺盛的生命力

 

张惟(闽西文学院院长、龙岩文化研究会会长):

发祥于黄河流域的华夏文明南播与百越文化的交融中,产生了两个分支,一是自鄱阳湖进入汀江的客家文明,一是越武夷山开拓晋江漫向九龙江穿越漳平龙岩到达广东潮州(原属福建),并越海台湾以闽南方言语系为表征的河洛文化(通称闽南文化),浙江温州和海南岛的部分县也属此文化区域。今龙岩市所属古汀州府的5个县为客家人聚居地,而从原漳州府分出的龙岩县、漳平县、宁洋县以后又成立龙岩州,即今龙岩市属新罗区和漳平市,则为河洛人聚居地,语言为闽南方言次方言,属于河洛(闽南)文化。

河洛(闽南)文化圈由于所处地理位置的优越,人文积淀的深厚以及海洋文化开拓、进取的特征,如今适应时代发展的潮流,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我们可以看到,自浙江温州经福建泉州、漳州、厦门,穿龙岩入广东潮、汕、揭,以及越海台湾、海南岛,这是中国东南沿海经济社会发展最为迅速、繁荣的地区之一'与以上海为龙头的长江三角洲,和香港、澳门及珠江三角洲地区既紧邻又相呼应,可以说是中国走在现代化前列并将与世界最先接轨的地区,市场经济的发展与繁荣,要求我们不要迷失文化的根,又要使传统文化不断创新以与之相适应。这就是我们河洛(闽南)文化区域必须加强联系,共同开展文化研究、弘扬人文精神的任务,首届闽南文化研讨会之后,我们希望在厦、泉、漳、岩以及温州、潮汕、海南、台湾地区轮流主办,一届届地办下去,必将为弘扬河洛文化以至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作出自己特有的贡献。

 

陈耕(厦门市闽南文化研究所所长、国家一级编剧):'

使闽南文化现代化,成为世界文化之海中一颗耀眼的明珠,这是我们这一代闽南人应尽的历史使命。

现就如何弘扬闽南文化作如下几点建议:

政府主管的新闻媒体,应作硬性规定,有固定的版面、有固定的时段宣传介绍闽南文化。10年前,有位文化官员问我:“除了歌仔戏,南音,你说的闽南文化还有什么呢?”这样的问题今天依然存在于许多厦门人之中,政府既要推展以闽南文化为特色的艺术之城,就应加大这方面的宣传力度。

闽南文化至少有如下10个方面的内涵:闽南方言、口传文学(谚语、歌谣、故事)、民俗、生活文化(主要是衣、食、住、行)、民间艺术(音乐、舞蹈、美术、戏曲、曲艺)、民间信仰风俗(如妈祖、大道公、三坪祖师公)、民间工艺(如惠安石雕、德化陶瓷),民间游艺(如小孩子的陀螺、铁圈、大人的中秋博饼)、民间医药(如民间医治被海蜇蜇到的药方),以及闽南学术著述和闽南人的思想性格。应当拨出专款,委托相关机构,就继承和弘扬闽南文化做一个长期的全面的规划。

厦门地处泉、漳、厦这个小三角和闽南、台湾、东南亚闽籍华人聚居地这个大三角的交汇点,这两个三角正是闽南文化传播的主要区域。厦门应以开阔的眼光,观照整个文化区域的闽南文化建设。因此,首先应尽速组织台湾闽南文化考察团和东南亚闽南文化考察团,了解闽南文化在上述区域的传播、发展、变迁,以便同漳、泉、厦相互比较、借鉴、融通。同时应通过相应的形式在学术层面上、规划层面上与漳、泉、龙岩、潮汕等协调统一 。

 

蔡南成(漳州闽南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

闽南文化愈重要,文化资源保护的历史使命愈重大。保护绝大多数都具有抢救的性质。力度不够等于没有保护。保护需要有关专家锲而不舍地把保护的学理变成决策者的意识。组成有足够权力的文化资源保护的领导和工作系统,建立“一票否决”的保护制度。限期完成资源普查工作和保护规划工作。在上述工作完成之前建立和实行特别紧急抢救保护项目的工作程序。争取完成有关地方性的立法。由政协主持,组织由离退休人员、青年学生、传媒工作者等组成的文化保护的咨询、义工、宣传、监督的群众组织,有效运作。

 

朱立文(厦门大学图书馆研究馆员):

闽南文化是指福建南部地区,包括当今厦门、漳州、泉州等市及龙岩部分区域,由其特定的地理环境、历史条件、文化背景及其社会经济等因素交汇形成独具个性的地方文化,是一种地域性的文化,也是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据1953年考古工作者发现,在泉州清源山下曾有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那里住民被称为泉州最早的人类,过着原始氏族社会的生活。秦汉以后,特别是东晋后,中原汉族不断南迁,带来了先进的文化。唐高宗年间,漳州地区蛮族作乱,朝廷派河南光州固始人陈政、陈元光父子率兵讨伐,设置漳州府,故有漳州开山祖之称。唐末又有同地人王潮、王审知兄弟率军攻人南安泉州,遂后王审知封闽王建立闽国。由于闽南海外交通的发达,还带来古代波斯、阿拉伯、印度和东南亚等地文化。因此,闽南文化不但有中原文化的特质,同时还具有古越文化和海外文化的多元化特征。

振兴经济与弘扬闽南文化,有如鸟之双翅,必须并举。闽南地域的厦门已成为五个经济特区之一,带动了地域内的经济发展,厦门、泉州、漳州、龙岩分工协作,充分发挥各种优势和潜力。同时也必须构筑相应的地域文化带,以厦门特区文化为戈头,营造企业文化和网络文化核心,带动其它文化的发展,包括历史文化、海洋文化、生态文化、旅游文化等。

要充分挖掘利用闽南文化资源,按表现形式可分为无形资源和有形资源两部分,但从作用而言又互为渗透影响的。无形资源主要指意识、精神、伦理、宗教信仰等。有形资源主要指史迹、习俗(包括饮食、服饰)、寺庙道观、民居建筑等,即所谓考古文化、民俗文化、饮食文化、服饰文化、建筑文化,乃至旅游文化等。

先辈从事海上商业航运与侨居海外创业的开拓、拼搏、竞争、创新精神,很值得发扬。地方学者治学精神也是众人学习的楷模,如宋代丞相科学家苏颂、宋代理学家朱熹、明代李贽、黄道周、清代李光地:现代的鲁迅、巴金、林语堂、蔡尚思、卢嘉锡、林巧稚等。而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一生的倾资办学爱国精神已在闽南区域开花结果。作古名将郑成功、施琅、陈化成爱国精神与光辉业绩永留人间,令人缅怀。

 

吴幼雄(泉州师院泉州学研究所所长、教授):

通观泉州数十年来有关地方文化和台湾文化联系的研究,有许多经验,也有许多教训,应该认真总结。

要总结先贤们的献身闽南文化事业的专一精神。先贤们多数人年事已高,然坚持搜集整理资料,有的甚至坚持到临终。如陈盛明先生,先在泉州海疆资料馆工作,后到厦门大学'一生做资料工作,为“他人做嫁衣裳”。退休返泉州,又为泉州历史研究会搜集、整理《泉州地方文献联合书目)。如果闽南能多出几位这样的地方文化研究者、工作者,相信我们的闽南文化研究将会是另外的一个样子。

先贤的先驱作用和后继者的任务。先贤们对闽南地方文化研究的坚韧不拔的精神,实在可敬可佩。从抗日战争胜利至今,已经历三代人了,先贤的研究成果为后继者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让后继者少走许多弯路,为今日我们推动闽南文化的现代发展创造了条件。

但我们也应该反思一下,上述泉州的许多地方文化组织,多数是由几个人发起组织的。因此,往往或因人事变动而事业中断,或因先贤逝世而事业遂终。这种历史现象,到底是必然规律,或者是可以避免的?从这个角度看,厦门的同行提出的“各市都相应成立闽南文化研究团体,每年召开一次协调会议”的思路是可以考虑的。

各市的闽南文化研究所、研究会,由谁牵头组织?人员编制如何?资金来源等一系列问题都是值得进一步具体的事。特别是当前闽南各市的经济发展不平衡,而文化事业的发展又受经济发展水平制约的。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是1991年8月创建的:涵盖汕头、潮州、揭阳三市的民间学术团体。他们集资一千多万元建成“潮汕文化研究中心”大楼,出版【潮学研究),定期在海内外举行学术研讨会,其气度和魄力是值得学习、推广的。

 

林沙(原厦门日报社主任记者):

闽南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文化又称华夏文化、龙文化。闽南文化是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具有广泛性和融合性。闽南话既含有汉语,如把“书”念成“册”,灵验、应验说成“圣”,“盛行”、“时髦”说成时行,“信”说成“批”,“筷子”说成“箸”等。

从闽南话的广泛性和融合性的特征来看,闽南文化中“闽南”,应是“南闽”之意,闽南地区,包括历史上的泉、漳、龙岩州和潮汕地区能保持更多些土著文化,与中原古文化交流、融合,而成为今天的闽南文化。

闽南话为何又说它是古汉语活化石,河袼官音?这与古越族三次北迁(公元前178-113年),即汉文帝和汉武帝平闽乱,采用秦代迁徙六国豪强策略,“命迁其民于江淮”,及从公元220年到1223年一千多俥间,中州人民的三次“衣冠南渡”有关。首次M中原板荡,衣冠南渡”是在魏晋南北朝(公元220~589年),如闽南的“晋江”是因“晋人沿江而住”得名,同安设治于西晋太康三年(282 年)。第二次是五代十国,福建为闽国(893-925年),“中土人民流寓人闽”,中土人民系指河南光州、寿州人民,闽国创始人王潮(今河南固始人),因其年代离今较近,人民记忆犹新,故有闽南诂是判捂首之说。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