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寻根溯源
从方言看闽西闽客民系的融合
[作者:郭启熹]

  闽西七县市(区)沿着不同水域形成两大方言区,即汀江流域五县的客话区与九龙江上游的龙岩话区。

    龙岩话区奠定于唐代初期。早在晋代就有“衣冠八族”入闽的记载,其中大多是到达闽北或闽东南沿海地区,到达闽西的唯有邱、雷、钟等姓氏,大规模入迁龙岩(包括漳平)的是唐总章二年(669年),“泉潮闽蛮獠啸乱,”陈政奉命率领中州固始123将佐、3600士卒,从潮州进入闽南漳浦。后来兵少请援,朝廷令其“兄敏、敷招募固始58姓军校”及士兵三千自浙江江山人闽,途中二兄病死,由母魏敬及陈政之予陈元光继续进入闽南。当时募兵大多是家属随军,因而是全家落籍闽南的所以实际上这是一次集体性军事大移民。据《漳州府志》称:陈政、陈元光父子“命将分军镇戍置行台于四境,四进躬自巡逻,其一在泉之游仙乡(今龙溪县)松州堡,上游至苦草镇(今龙岩市区)。”陈氏父子亲自至龙岩巡守“蛮畏民怀”。陈政病卒后,元光承袭父职,民间尊之为“开漳王”,后经其子孙陈晌、陈鄷、陈谟共五代世袭主守漳州政事达150年之久。陈元光曾孙陈泳“守龙岩龙门里,”他的次子陈吉甫,袭父职,镇守龙岩,其三子陈山甫,四子陈嘉甫,五子陈秀甫均移居龙岩。“元和十二年(817)泳卒,章甫(长子)扶柩归葬(自固始返回于漳,很可能就在龙岩落葬。现在龙岩有些族谱就记述了是随陈氏父子来的,如雁石大吉《汤氏族谱》。因此,龙岩话至今还保存与固始话的一些共同特征,如同为“十五声”音系,没有普通话的zh、ch、sh的翘舌音,r、h不分。韵母方面泉州人读“思”为“西”,而龙岩与固始人一样读为“司”,龙岩话与固始话一样很少有后鼻音,如、“真正”等读音均为前鼻音。至于词汇方面,固始话更是不少与闽南话相通,如:拦河而砌的堰叫“坝”,长藤结瓜式水利工程叫“陂”,太阳叫“日头”,开水叫“滚水”,甲鱼叫“圆鱼”,天晴叫“好天”,枪叫“铳”,牌子叫“字号”,厅边主房叫“正间”,厨房叫“灶下”或“灶间”,地方叫“所在”一年左右叫“年把”,居中调停人叫“公亲”,清早叫“早起”,赶快叫“趁早”,头发叫“头毛”,必定叫“准定”,东西叫“物件”,没有叫“无”等。

  客家话形成于唐末北宋间。研究资料表明,客家先民在宋元前经历三次大迁移。第一次是晋代“永嘉之乱”,大抵循颖、淮、汝诸水向南行动。第二次是唐末黄巢战乱。自今河南潢川、固始、信阳和安徽寿阳、阜阳等地南迁入赣,再徙闽西。罗香林称客家“自经唐末五季的迁移分居以后,便亦因是形成。”第三次是宋末元兵南下,客家人多由赣南、闽西徙于粤东、粤北。罗香林称粤东北客家“且皆出福建宁化、长汀、上杭等地,而尤以自宁化石壁乡来者为多。”由此可见闽西确为客家人形成的“摇篮”。因此客家人与龙岩人虽同源于中原汉人,但客家不限于从固始南迁,且经历过江西等地中转,客方言便形成它的特点,即声母有“z、c、s和j、q、x(或国际音标tʃ、t ʃ、ʃ 两套,f、h分明;韵母后鼻音占优势,如:长汀人“向后转”容易读成“向后撞”,“黄”、“王”不易分清。古全浊声母清化后一律读为送气,如步、备、败、茶、助。 但是,汀江、九龙江同源于梅花山麓。龙岩话与客家话虽然有所不同,且代表着初唐以前和唐末以后不同的历史层次。如:哥哥(龙岩话:兄,客家话:阿哥)、(龙岩话在前,客家话在后的排列下同)、山下(山骹、山脚)、剪刀(铰剪、剪刀)、扫把(扫手、秆扫)、筷子(箸双、筷子)、冷(瘟、冷)、锅(鼎、锅)、屁股(尻川、屎掘)、宰(刣、割)、疼爱(痛、惜)、抓(掠、捉)、打(拍、打)、跔(蹲、匍)、漂亮(水、精)、懒惰(惰懒)、相貌(面水、相)、蛋(卵、蛋)。然而两种方言区的人总是长期在闽西这片土地相互交流者,如清代以来龙岩人大批到赣南、长汀种烟做旱烟生意,以前汀州最繁华的水东街既可通长汀话,也可通龙岩话;近代随着政治中心移向龙岩,大批客家人迁入龙岩。尤其是红四军入闽后,劳苦大众在闽西大地上一起闹革命,阶段的情谊是血浓于水,改革开放后又一起建设着龙岩中心城市。龙岩话与客家话大量地融合着,有些不同于普通话的词汇,在闽西却是通行的。如:乌暗天(阴天)、天时(气候)、烧水(热水)、滚水(开水)、圳(水渠)、旧年(去年)、上昼(上午)、下昼(下午)、舷头(旁边)、圆鱼(鳖)、头牲(牲畜)、禾(稻子)、番茄(西红柿)、番椒(辣椒)、马荠(荸荠)、灶下(厨房)、学堂(学校)、洋油(煤油)、秆(稻草)、索(绳子)、水鞋(雨鞋)、铳(枪)、闹热(热闹)、婿郎(女婿)、面(脸)、皮(皮肤)、目珠(眼睛)、目皮(眼皮)、须(胡子)、心肝头(胸部)、痘(天花)、猪头肥(腮腺炎)、豆腐竹(豆埔筋)、饭(饭粒)、衫裤(衣服)、被(被子)、背褡(背心)、鞋拖(拖鞋)、墨盘(砚台)、搭(寄放)、歇(休息、住宿)、擘(撕分开)、扎(挽袖子、裤管)、滗(滤渗汁水)、食(吃)、薰(烟)、起风、起火、起头(刮风、生火、开头)、走(跑)、行(走)、倚(站)、舐(舔)、焙(烤)、剖柴、腹(劈柴、剖腹)、约(猜)、了(完)、撩(挑逗)、沃水(浇水)、徙(移)、啓(解开)、咒(诅咒)、揽(搂)、生(活)、快活(快乐)、减(分、倒,用于饭碗等容器)、撄(缠绕)、寻(找)、息(迁就)、擒(罩)、肯(愿意)、固(藏)、望(看)、保护(保佑)、洗浴(洗澡)、去(下去)、担待(原谅、承担)、阔(宽)、直(直褒)、烧(热)、乌(黑)、(紧)、光(亮)、暗(黑)、花舌(不诚实)、讲奅(撒谎)、做家贿(节约)、后生(年轻)、狭(窄)等。这些字词大多数是古代汉共同语保存下来的,少数属方言影响中形成的共同方言词,如:圆鱼、墨盘、花舌、猪头肥等。

  笔者曾经就1993年新编《长汀县志·方言志》中的长汀方言词汇分类词表(常用的并较具有地方特色的为主,而且是举例性质)中不同于普通话的常用词汇496个词汇与龙岩话作比较,表达词义相同的有117个,占23.6%,这一方面说明两大方言的交融,也说明两大方言古代共同语——古汉语。与此同时笔者就近年参加中国六省区及东南亚闽方言调查,在所列厦门话2400多个词汇中,龙岩话与之不同有521个,占22%,相同的仍占78%’这说明龙岩话是闽南话次方言的性质没有变,尽管随着历史的变迁与地域的阻隔,龙岩一直属于闽南文化圈。今天随着推广普通话的大趋势,在年轻一代中,不论操龙岩话或客家话的人均乐于讲普通话,与普通话实现大事融合。原来的方言母语在研究语言规律上保有其重要学术意义,在实际的社会交际已经退居将要地位。所谓“宁卖祖宗田,不忘祖宗言”必将成为历史陈言。显然,这对建立和谐社会应该说是个文明和进步。

  (作者系龙岩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教授)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