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郭公文化节
铜钵五寨
[作者:郭升元]

铜钵村位于龙岩市区北面十公里处,为汀山乡政府驻地。全村面积约3平方公里,另外石山园(离本村4公里)、内寨(离本村7公里)也属铜钵自然村。

五寨是指村里的东寨、西寨、内寨、郭公寨、铜城寨。一个小小的自然村,有这么多的寨,在我国乡村聚落中,实属罕见。它凝聚古镇悠久而不平凡的历史。东寨、西寨、内寨以方位命名,郭公寨以人物命名,铜城寨以器物命名。这反映了各个寨的不同历史。由于历史久远,许多资料已经失传。或者正在消失,目前,我们只能从蛛丝马迹中找出一点线索。

东寨,座落在乡政府大楼东约600米处,南临面前溪,高出河床约8米。现保存有完整的石墙,占地约5亩,圆形。石墙内建有一座寺庙,当地人称“东寨庵”,供奉佛祖、关帝、五谷仙等。石墙外围还残存有用石条竖起的栅栏,也许早期的寨址,范围更大些。从东寨庵到文昌阁有一段石路,称“和尚路”。据此可以推想为当年和尚住庵时常走的路。不过现今八、九十岁的老人,都没听说东寨庵住有和尚。

西寨,离乡政府大楼西约700米处,在下社埔北面、后林壁南麓的一个台地上。早已是一片废圩。在当地仅保存“西寨”这个小小的地名。

内寨,地处离本村约7公里的一条幽深山谷中,三面环山,悬崖峭壁。进口道路窄小,有一段陡、密的石块路,称“牛屎岭”,意思是放牧的牛,走过这一段陡岭,都要使力爬坡拉出屎来,成为一道天然关隘。内寨向来是本村居民经营山业(生产竹、木、纸等)的主要场所。建有山寮、简易住房。一旦外边本村有事,此处不失为良好的避乱去处,故称内寨。现今修有内寨林业公路,劈山而过,形成一道石门,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与石山园一起辟为旅游区。

郭公寨,位于乡政府大楼南面600米处的面前山北麓台地上。台地边缘已被河流冲塌,在这一段的河床上,常可看到许多显然是古代用于建筑的石块、石条。寨址已僻为耕地。田块上常可挖到一些明显属于建宅基的石头。这个地方当地人称为“郭公寨”。可以断定此处就是南宋末年郭铉、郭炼的住地。《龙岩州志》载:“郭公,宋表政里郭邦庄人”,铜钵《竹林郭氏谱》收录的《创修族谱序》载:郭铉、郭炼兄弟“起自和睦里箭竹崎,皆为典吏,出使漳至深渡遇异人,授以兵机,举为义士。扶宋室、定家邦,丞相文信国公护太子至吾岩,封二公为惠、济二侯。”民国卅四年出版的《龙岩县志》,收有郭铉、郭炼的传记,听说是乡贤黄以文所撰。文中说到筑土城,保境安民,当在景炎二年(1277年)到至元十九年(1282年)这一段时间。有人认为铉、炼二公所筑的城是铜钵城,即铜城古镇所在的城池。笔者认为当地已有“郭公寨”这个地点,没有必要改在另外地头。

铜城寨,位于乡政府大楼西约200米处。铜城寨,现存城门一券,门顶有石碑书:“铜城古蹟”。建国前夕,城址范围还相当清楚。现在城的东南面、南面已无形迹,东北、北面残存墙址可辨,还保存有200米左右相当完好的石墙。整个城墙近圆形,约1公里,占地约150亩。它的规模,远远大于东寨、西寨、郭公寨。“铜城古蹟”处城门口朝东,从城门口到郭公庙原址约40米,有石坂路联接。这个地点当地人历来称“寨门兜”。原先这里有一间杂货店,号怡兴店。“怡兴店在寨门兜”,“寨门兜有怡兴店”,这是现今五、六十岁以上的人都还记得的。城门上所写“铜城古蹟”,这里又称“寨门兜”,从这二个地名的关系,可以推定,这个城门,原先就是寨门所在,这个寨当是先於城的寨,可以称为“铜城寨”或者“铜城古寨”。城是寨发展而来的,这是聚落发展的一般规律。但不是所有的寨都能发展为城。

本村的东寨、西寨、郭公寨,所占据的地点,对古代乡村大道的来、去方向都看得很清楚,军事上有利于退守。但其拓展空间有限,水源供应不足,对居民的生活、生产活动不利。这几个寨在历史长河的淘洗中渐渐失去其光彩。

由寨发展为城,也许要经过相当漫长的历史。龙岩县治所的城池发展,据龙岩州志称,“唐时无考,宋初(北宋起于960年)编竹为限。绍定庚寅(1230年),知县赵性夫因西岗为寨以避寇。……至正甲申(1344年)邑人卢仲义倡议筑城。……丁酉(1357年),知县赵昱成之,……”县的治所从寨到城,经历约400年的历史。铜城从寨到城,经历多少年,尚难考证。据竹林郭氏谱载:“明嘉靖年间,流寇来乡扰乱,庐舍谱志焚人毁,只存十一于千百。”龙岩州志载:“明嘉靖四十年三月,上杭赋张贵清寇龙岩铜钵。”二项记载,系同一事件。只称庐舍焚毁,无城寨焚毁。可以猜想,铜城的建造,当是嘉靖四十年之后,痛定思痛,在铜城古寨基础上来建城池。郭公庙即香林庙,建于明万历十六年前后(有石碑记载)。龙岩川志称,“郭公庙在‘铜钵城’。”郭公庙原地并不在铜城古寨之内,而是在古寨东约40米处。庙前原先有一条壕沟,约五六十米长,作为护卫,庙的东、西、北三面还有围墙。州志所称铜钵城,当是指铜城古寨城和包括郭公庙在内的城池。州志是以自然村名来称呼这座城池。

铜城古寨,应当有比铜钵城更加久远的历史。铜钵城可能与郭公庙建于同一时期。如果这个推断正确,则寨的历史,按县城的演变年代上推,可以上推到南宋淳熙年间。寨的始建又当更早于这个年代。铜钵耸池岩原先存在一口铜锺,系沙县工匠来龙岩铸造,铸造年代是天成二年(927年)。元大德十年(1306年)铸有铁铳一口,由邵武匠人铸造,放于“表政里铜钵保”。目前看到的“铜钵”二字,最早就是这口铁锺。铜钵这个地名,应当与古代在这里开采、冶炼铜矿有关。境内附近有“铸钱岩”、“上钱坑”等地名。现代地质资料,石山园有铜矿点。封建时代,中央政府对矿产资源的开采历来都是很重视的。铜、铁都可铸造货币,又可铸造兵器。重要的矿产地,政府自然要派兵驻守。从地名来解释铜城,这里曾经是重要的铜矿开采、冶炼地点。表面的铜矿资源开采完,接下来是铁矿的开采。本村上社埔北面有一个地名叫“铁炉坑”铜矿的开采,为早于天成二年。铜城寨北面紧挨着有一片密林,当地把这一片密林称着“官林内”。“官林”应当是指官府直接管理,老百姓不得随意采伐的森林。这应当是为驻寨官兵提供薪炭的森林。随着铜矿开采业的哀落,寨民转向农业经济,官林不再有官兵占有,但它演变为当地的风水林,这样便得到乡规民约的保护。这片林子毁于1958年,现为江山中学校址。

铜钵本村现有居民,主要有郭、黄、吴、林、江诸姓。住在铜城古寨内的就只有郭、黄两姓。郭姓有五支,是南宋末年到元至正年间迁来。黄姓是郭均贤公这一支的第四代功福公的赘婿后裔。功福公长子秉瑞生于永乐卜一年(1413年),长女粉娘赘黄念翁,为黄姓铜钵始祖。铜城古寨内的黄大厝,占城寨面积约三分之一。筑城有功者,才能在城内占有土地。粉娘即使长于秉瑞,也当在永乐年间出生。到她的子孙能够参与寨城的建筑,而得如此比例的土地,应该是人丁兴旺了,这个时间一、二百年并不为多。铜钵城修建于万历年间,这是很合理的推测。

铜城古寨的寨民,应当是郭姓先祖。不然何以占有寨址这块宝地呢。铜钵郭姓各支都在铜城内占有宝地。廿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出版一本《环球郭氏宗谱》,收录有郭汤盛撰的《郭氏源流考》一文。文中说,子仪公第七子曙公的第十四代孙福安公,任宋徽宗朝(1101—1125)武职,镇守闽西,家居龙岩。闽西当指今龙岩市域及其邻近的地区。宋徽宗时,闽西在行政区上已分属汀州和漳州,龙岩、漳平属漳州,其余属汀州。家居龙岩,当是旧龙岩县境。统两个州府的武职会是什么官呢?环谱书中没有说明。永定郭姓族谱资料说到福安公受王安石委派赴上杭镜寮场采矿。王是宋神宗时宰相,与徽相隔三十多年。福安公当是徽宗时重新起用的官员。很可能是监视矿产开采的官员。铜钵既是矿业地点,“家居龙岩”,就住在铜钵,这是很有可能的。福安公的孙子十六承事郎,迁往上杭开支,为上杭郭姓始祖。十六承事郎的第七代孙、子礼、子智,又迁回铜钵,这是上杭族谱的记载。家族的迁移不会无缘无故。

铜城古寨的辉煌,想必是地方开发历史的早期。龙岩地方志,始修于明正统间(1436—1449),未见关于古寨的记载,应是昔日的黄金时代早巳消失,已经不值提起了。

宋熙宁元年(1073年)行保甲法。五家为比,五比为保。联保甲以弭盗贼。社,古时称廿五家为一社,以谋公共之事。社、保都是“里”下面的组织。何以宋末尚称郭邦社而大德十年,离宋亡(1279年)才27年,就改称铜钵保呢?社是行政区划系统,保是与行政区划并行的准军事系统。《龙岩州志》卷之六载“龙岩州在坊凡六保,附郭社凡四保,里社凡一十七保”。也许实行保甲法以来,这里就称铜钵保。在龙岩州志记载中,已无“铜钵保”这一名称。建国前夕,铜钵一个自然村中已分为中山、南安、西宁、北平、东昇等保。可见保甲的设置与户口的多少有关。尽管当地社、保的归属、名称有变更,但“铜钵”作为自然村的名字一直保留着。如州志卷之一讲到耸池岩,称“在铜钵”,就是指自然村名。

钵字,辞源解释为:“僧之饭器也”。铜钵,其它义当是铜制的僧之饭器。铜钵用作地名,福建省已知有三处,一是东山岛的铜钵村,一是闽北的铜钵山,再就是龙岩的铜钵村。据漳州教育学院张炳辉先生调查称,东山岛铜钵村并无郭姓居民。据传曾有黄姓七兄弟持钵行乞,其中一人到此地定居,取名铜钵。据建宁府志载,晋代有人持铜钵在其西南某山得道成仙,因名铜钵山,江山的铜钵,目前还没有找到有关来历的记载与传说,但铜钵这个名称已经流传很久,历来钵字都用“金”字旁,廿世纪八十年代地名普查时也是采用“金”字旁,近年在公路的路标等处改为“石”字旁。应当保存历来的用字,这样有利于地名的稳定,有利于后人揭开地名历史的秘密。建议有关部门重视此问题。

铜钵村远古的村民,很难考证。现有的村民,都是宋末、元、明以来从外地迁来,郭公兄弟算是最早的定居者。各姓乡民都把郭公尊为神明,不仅嘉其忠义,主要是祈求保境安民。应当说,铜钵村的发展,郭公兄弟功不可没。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