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郭公文化节
敬祀郭公民俗
[作者:郭元坤]

龙岩县(今新罗区)江山铜砵村,过去每年农历十一月十一郭公侯王诞生日,都有举行敬祀郭公的庙会,俗称迎郭公,亦叫迎老爷。这是一种民间习俗,主要开展祝寿、迎神和演戏、体育卫生相结合的郭公文化活动,时间3天,十年一大庆(大迎)时间56天。2002年龙岩郭公文化节因文化部门专家学者介入将极大地提升其文化内涵品味。

迎郭公习俗由来已久

根据《龙岩县志》(1945年版)记载:“郭铉,铜砵乡人,弟炼,俱骁勇善战,并通韬略。时元将革命,群盗四起,乃在本乡筑土为城,盗不敢犯。景炎二年(1277)正月,文丞相移屯龙岩,辟铉兄弟为左右先锋。三月复梅州,四月复会昌,六月又败元军于雩都,兄弟中十余矢,血流满甲,犹竭力冲突,文山上其功,得侯爵。”原来郭氏兄弟满腔热情,正愁报国无门的情况下,文天祥率抗元队伍经过铜砵,兄弟见到文丞相,大喜,遂拜在其门下,在闽粤赣三省边,一同冲锋陷阵,叱吒一时,文天祥引为知己,上奏朝廷封他们为惠侯、济侯。景炎三年(1278)十月,文天祥在广东五坡岭被执,郭氏兄弟就回到龙岩老家铜砵。他们关注着文天祥的情况,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九日(128319日)文天祥在柴市被害。“侯兄弟西向哭拜,泪尽继而血死。是日天昼晦,里人立为庙,迄今奉祀勿替。”铜砵乡民相信郭氏兄弟是出于对宋朝的忠诚和对文天祥的挚爱而死,为感念其功德,尊之为神,建庙祀奉,塑像膜拜。其庙名为“香林庙”,俗称“郭公庵”。希望郭公侯王(乡民又称郭公老爷)的忠诚流芳百世。相传,郭铉是农历十一月十一日诞生,旧俗每年到这时乡民举行敬祀郭公的庙会,俗称迎郭公(迎老爷)。这是一种民间习俗,主要开展祝寿、迎神和演戏、体育卫生相结合的郭公文化活动。从郭铉兄弟仙逝时间(1283)算起迄今700多年;从明朝万历十六年(1588)建庙算起也已400多年。

郭公庙址的变迁

铜砵村后龙山麓,过去有一座供奉郭铉兄弟的香林庙,俗称郭公庵,雕梁画栋,结构宏伟。两尊目光炯炯的高大神像,端坐在庵堂里,庵堂光线幽暗,使人更加肃然起敬。此外,另有一尊木雕郭公神像不在庙内,而是在民间人家轮流领受香火。每年迎郭公时抬出来巡游的就是这尊坐在神亭里的郭公侯王。郭公庵两侧有两排附属建筑物,庵后有一片坡地草坪,庵前有一鹅卵石铺垫的大坪,俗称宫前坪,可容纳两千多观众。大坪南有一个面对庵门的戏台,叫万年台,台后有一 跨河沟的骑楼,可供戏班住宿和化装之用。每年郭公侯王寿诞之时,就是在此庵内和庵前大坪举行隆重庆典。可惜这个占地两千多平方米的建筑群,在“文革”时被“造反派”拆除,致使这座供奉爱国名将的历史文物湮灭无存。

在龙岩的神像中,唯有铜砵郭公庵里塑造的郭铉、郭炼,是有史籍可据的真人真事。据龙岩郭氏研究会搜集的有关资料考证,郭铉兄弟是郭子仪长子郭曜入闽后的第17代裔孙,是最早入岩到铜砵的开基祖。郭铉之子传春生九子。长子伯一郎为现铜砵竹林郭姓始祖,三子伯三郎为现万安石城岐郭姓始祖,九子伯九郎为现铜砵尚钟户郭姓始祖,其他兄弟外迁湖广等地。郭氏兄弟对国家和民族的奉献的精神,抗元斗争和保境安民的事迹,已经深入人心。郭公伟大崇高的形象,在龙岩人特别是铜砵人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郭公庵虽然被毁,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海内外乡亲倡议复建,人们不论政治见解如何,为血脉传承的先祖,为缅怀郭氏兄弟耿耿丹心,并非出于迷信而纷纷捐款。据主持复建工作的乡贤郭深训生前撰文写道:“从未到过大陆的台湾同胞,也被郭氏兄弟事迹所感动。有位不愿记名的赖女士,为郭公庵的复建,敬奉了1920元,充份显示了国家、民族至上的共识。”因此,郭公庵的复建工作进展顺利。八十年代末一座新建的郭公庵已屹立于铜砵村石山园狮形隔上。人们纷纷来上供烧香祈祷,仍是香烟缭绕、瑞气氤氲。现在这里已成为龙岩森林公园江山旅游风景区的一个重要景点。此外,龙岩市郊圆田塘村也有一座郭公庵,莲花山寺内和铜砵东斋庵内庑廊也有郭公神像。由此可以概见爱国名将的形象,在龙岩人民的脑海里所占的份量了。郭氏兄弟,一生坦荡,如中天明月,虽系人间武将,然其忠诚义胆、尚武之气凝聚而为浩然之气,肉身虽化,真气长存,千秋万古,绵延不绝,因而能超凡跻登仙境。这大概就是郭公文化历数百年而不衰的真实缘故吧!

迎郭公的巡游队伍

郭公侯王的巡游队伍。有旌旗队、抬神队、饶平吹、锣鼓队、迎铳队等。其分工排列都很讲究:最前面的是路牌。似靶板的木牌上贴着队伍行走线路,上面写着从什么地方出门,经过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做“供”,到达终点等。一般是初十从旧老爷厝出门,绕村一周,到郭公庵为终点。十一日从郭公庵出门,绕村一周(具体线路略有变动),到新老爷厝为终点。接着是回避、肃静牌和一支大龙伞。接着是香亭,把庙藏古玩摆在八仙桌上,如小屏风、香炉、盆景花瓶之类,两个壮汉抬着。接着来的是神牌,一块刻有“宋敕封惠济二侯郭公之神位”的神牌,置于一张八仙桌中央,两旁有插着花的花瓶,两个人抬。接着是案桌,八仙桌上有一架子,桌面上放着侯王印,插着令箭的四方斗;架子上挂着宝剑、卷着的委令状。两个人抬。居队伍中央的是郭公老爷。大轿式的神龛也称神亭,内端坐着木雕穿袍的郭公侯王,八个人抬。其后的是饶平吹。以大唢呐为主奏,配以“钟”(似锣又非锣,中央突出一个比鹅蛋大的东西,锣锤打在这个东西上面,声音比锣更洪亮)、冬鼓、板鼓、大钹、小钹和苏锣等打击乐,曲牌有十多套,曲牌与曲牌之间与打击乐串成一套,节奏明快,气势磅礴。其后是道士(狮爷)。身着法衣,挽起高髻,髻上插着一个什么东西,用簪子插紧,手持一个锡制的号角。其后是彩旗。(旧制宰相出迎全驾72支,侯王半驾36支。)郭公侯王出迎时彩旗36面,旗杆高约4米,这个旗队十分壮观。其后是迎铳队,所谓“铳”,就是一根木棍,顶端装着铁炮,先塞一段导火引线在铁炮底上小孔内,再从腰里拿下盛火药的牛角,把火药倒进铁炮膛内,塞紧,然后用香火点燃引线,轰然一声。迎铳队起码12个人12支铳,6人一组,轮流操作;因为放后又要装火药,动作要快,才能基本保证铳声不断。大迎时还有“台阁”,就是选几个少儿化装造型,如“八仙过海”、“桃园三结义”中人物等,坐在桌上让人抬着迎游。还有装扮漂亮的少女十人挑着花篮参加迎游。在整个队伍中,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有人参加,除在前面某具体队伍中外,其他人都跟在后头,有的举着大香火、有的举着小旗或花枝等,汇成浩浩荡荡的人流。可真是鼓乐喧天、铳声动地、旌旗飘扬、人流如潮。沿途看热闹的人有的爬上田坎,有的登上土墩。迎游队伍最后到达郭公庵,郭公进入庵内停一宿。此时很多人聚集在宫前坪,真是人山人海,非常热闹。

郭公出迎途中,还要在若干个点“做供”,一般是在比较宽阔的地方,如大禾埕或大草坪。附近群众事先摆好祭桌、供品等,届时郭公神轿停在祭桌前,其他队伍原地休息。此时群众膜拜,“狮爷做狮”,他拿着号角,有时吹着,有时舞着,口中念念有词,旁人是听不懂的。“做供”仪式结束,队伍继续前进。“做供”时围观群众很多。这里有两件趣事:一是附近群众会请迎铳队员进入厝内,要求在天井里放一炮,以图吉利。二是家有三岁以下小孩的父母,会带着小孩在人群中挤到狮爷身边,要求在孩子腮上盖一个“狮爷”印,祈求郭公保佑孩子平安成长。

郭公侯王的祝寿仪式

十一月初十郭公出迎之后,当晚停在郭公庵,十一日出迎之前,在庵里举行盛大三献礼祝寿仪式。祭桌上摆满祝寿的礼品,如三牲、菜碗、米制食品、糕饼、水果等多达几十种。全猪全羊各一只,寿桃两大盘,禾米食果、西糕仔叠得比人还高,外观有龙凤的形象。蜡烛大的有几十斤重,真是银烛高烧,香烟缭绕,焚烧的檀香、柏香,香味弥漫。主祭者必须是学位较高的乡绅。他和其他执事者身穿礼服各进其位,喊班者(司仪)声调高亢婉转,主祭者虔诚膜拜,俯至地面,三拜九扣首、平身、进香、上供品,执事者递的递、传的传,双手捧举,动作、步履斯文,一片肃穆。祝寿文为古体文,没有标点符号,很深奥。解放前江山小学毕业生,在老师授课后,对祝文能解能背,免得读出差错。因为这些“新科壮元”当年就有被指派读祝文的可能。记得当时执事者和读祝文的人,似乎可以得到一份鱼、肉、寿桃之类的酬品。祝寿时庵内庵外,观众挤得水泄不通,真是肩擦肩,脚踩脚,十分热闹。

郭公竖旗与“走天王”

郭公竖旗与“走天王”。这尊轮流在民家领受香火的郭公老爷,今年在甲家,明年在乙家,究竟在谁家?按旧俗是以铜砵五大户,即世高户、尚钟户、仁淑户、积山户、清宗户中轮流。据说后来已扩大到山塘和村美。轮到的大户中又要选定一个较好的大厝为郭公当年停息的地点,这个厝俗称“老爷厝。”(厝中正厅是二层楼房的,不能做老爷厝,郭公忌讳有人跨其顶上走动,尤其是女人。)这个厝中又要选定一人侍奉郭公老爷,这个人叫做“案主”。“老爷厝”和“案主”于当年正月十五在郭公庵内“拈阄”确定。确定的新“老爷厝“要进行粉刷装修。”案主“的主要职责是:每日清早净手后于郭公像前奉清茶三杯,点三支香,初一、十五还要备办糕饼、水果敬奉。一年到头,不得有误。平时保持神亭灯火长明和祭桌上下清洁卫生。出迎前要为郭公洗澡更衣。木制郭公神像做得十分精巧,手脚关节可以伸展弯曲。相传有一年”案主“不小心,触到郭公的腋窝,被郭公打了一记耳光,说是他心不诚所致。农历十月三十日(月小在二十九),旧老爷厝要举行郭公竖旗仪式。上午“狮爷做狮”后,在门口竖起老爷旗。旗杆木质高约8米,旗顶葫芦状,旗腰镶有一个米斗状的四方框,杆上挂一面红边、白底、写着“宋敕封惠济郭公侯王”黑字的幡旗。当晚在厝中祭祀“做狮”之后,举行“走天王”。所谓“走天王”,简而言之,就是以柱子为接力点的接力跑。这是一种民间体育健身活动,参加人数不限。如果把参跑的运动员编号,引路的“狮爷”为1号,其队列“走”法大致是:1号跑到第一根柱边,稍停,待2号跟到时,1号往第二根柱跑,待2号跟到时,1号往第三根柱跑。3号以后运动员依同法一个一个跟上来。一个大厝一般有4根柱子。1号跑到最后一根柱后,又往第一根柱跑。几十人一个跟一个按顺时针方向跑,开始慢步小跑,然后越跑越快,如此循环反复,这样从上厅到下廊形成了一个大的人流圈,十分好看。跑累了的可以退出休息一下,然后伺机插入再跑。如厝中只有四根柱子且柱距相等成正方形的,则可采用对角跑,使队列成剪刀形。有时也可绕柱跑,使队列成8子形。总之应因地制宜采用适当队形,达到娱乐健身目的即可。“走天王”得到围观群众不断喝彩和鼓掌鼓励,气氛很是热烈。虽已临冬,但小伙子们个个跑得汗流浃背,有的干脆赤膊上阵。有这样一 种传说,参跑者当晚都穿新衣服,跑的身体发热了,衣服是一件一件脱,显示郭公保佑乡民生活美好,身体健康。当晚从七时一直闹到十一二时。结束时“案主”还有点心招待,几大桶甜稀饭放在桌上,工作人员站在上面分发,见者有份,除参跑的运动员外,观众也可自由取食。“案主”托郭公的福,只求“十方来,十方去”,不计经济开支,有来的人越多他越欢喜之说。

十一月初十郭公出巡迎游离开旧老爷厝,当晚在郭公庵暂停一夜,老爷旗也随之移至郭公庵,在宫前坪竖起。十一日郭公出迎之后到新老爷厝领受香火,老爷旗也随之移至新老爷厝门口竖起。十一月二十日,新老爷厝也要举行“做狮”和  “走天王”活动,同样围柱追跑,新“案主”招待点心,然后举行倒旗仪式,把旗杆放在适当之处。

铜砵郭公竖旗,有一个良好的民间习俗和一个美好的民间传说。良好的民间习俗是:郭公竖旗之后,各家各户要进行大扫除,同时清除迎游郭公必经之路沿途的杂草、砖石和其他违章搭盖,以便郭公神轿通过。美好民间传说是:郭公兄弟的殉国上感于天,农历十一月开始,大都是阴冷天气,龙岩人每当碰到这种天气时,就会猛有所悟的说:“哦!是铜砵郭公竖旗了,难怪这么阴冷。”

迎郭公期间的文化娱乐

迎郭公期间每天下午晚上都演戏,有汉剧、潮剧、有时还有京剧、木偶戏等。过去铜砵没有封闭的戏院,看戏的人都是站在露天广场上。遇有多戏班演出时,只有一个万年台,戏场戏台不够,就把郭公庵东边一片冬闲田水排干做戏场,在场上临时搭戏台。据老辈人讲,过去铜砵有一套搭架临时戏台的木料,每根梁柱和顶架等,都是按戏台尺寸予制好的。搭架的工人必须懂得分清每根木料在左在右,在前在后,上中下如何衔接搭架,大小木料一根根,一片片拼凑起来耗力颇大,不懂的人是搭不起来的。因为这种临时搭建的戏台戏演完就拆,龙岩有对能坚持看完全部演出的人,说他“昨晚看戏看到拆戏台梆(板)”。

迎郭公演出以汉剧为多。过去汉剧有戏班(职业)和子弟班(业余)之分,汉剧在龙岩盛行时,子弟班也随之崛起,据志书资料显示,当时龙岩和邻近几个县共有30多个。铜砵也有一个子弟班叫“铜城剧社”。迎郭公多数年份是本村子弟班演出。当时城内上井头万兴号和龙门万通号备有戏服、头饰及演出用品等出租,子弟班就去租用。有的年份还有潮剧、木偶戏等。由于有多个戏班演出,就出现了竞赛的局面,谓之“斗台”。虽然不设裁判也不给奖,但观众自有评说 。往往演到精彩的地方,观众热烈鼓掌,有的燃放鞭跑,这边掌声起,鞭炮响,不少人就往这边涌,那边出现这种情况,不少人又往那边流。这种“斗台”演出,又骤然增强热烈和欢乐的气氛。小的时候不大懂得戏文和演技,但许多大人都在谈论,我们小孩就在旁边听。大人讲的有一句话我永远不会忘记,就是:“台上有这样的戏,台下就有这样的人”。我和别的小孩经常会在上午不演戏的时候,跑到戏班住宿的地方去,他们多数睡地铺,不分冬夏都挂帐子。潮剧班的演员多数是小孩,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他们也在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但在戏台上是生龙活虎,有的挂上白胡子老气横秋,有的插上雉鸡尾威武雄壮。对他们能演出那么动人的戏,我们都很羡慕。戏场上还有很多小摊,有卖烟酒、水果、粉面、豆花等和有铜砵特色的圆仔汤、米面仔、盐豆仔等风味小吃,尤其卖韭菜缨子和豆干角子的小摊,我们小孩最爱光顾,花钱少又实惠,这两种东西沾上姜醋或酱油吃,其味独特。此外戏场附近还有不少赌摊,有“将士相”“押铜宝”(开春,老虎,七宝,青龙),“八面”等。后者是当时比较流行的赌法。“八面”官方文书上称“小花会”。用牛角制成一个八面形的陀螺,绕着竹质轴心旋转。八个平面各刻一个人名,都是“花会”中人,四面红的是:“太平、吉品、日山、合同”;四面白的是:“音会、有利、上召、月宝”;摊主捻动陀螺,使之在一只瓷盘内旋转,然后用一只瓷碗盖上。赌客则把钱押在木盘上写着八个人名中的一个(或几个)。陀螺不转后,摊主揭开盖碗,朝上一面的人名就决定输赢。押中了的,摊主就赔,押不中的,摊主就收。具体如何计算不记得了。反正不管赔收,总是对摊主有利。昔时政府禁赌,但迎郭公期间不禁。家长也默许子弟赌钱,反正输赢不大,让年青人去碰碰运气玩玩闹闹吧!

迎郭公的组织领导

按旧习俗拈阄确定总理一人协理一人和会计、出纳等工作人员若干人,人们习惯称他们“头家”。他们要负责组织指挥和协调办理庆典活动中各项具体事宜。当总理的不仅要有一定组织领导能力,而且要具备一定的财力基础。活动资金来源主要是按人或按户大家出一点。因是为郭公祝寿,所以群众非常热心慷慨解囊;此外在以前郭公庵有庵田收租。整个迎郭公活动,要由“总理”调度,事情很多,工作是够忙的。多年来如此规模的活动从未发生什么乱子,筹集资金也很顺利。可见铜砵的群众中也有人才,善于做组织工作。但也有人觉得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不可忽视,即这是同郭公有关的事,一切都要看郭公的金面,热闹是做给郭公看的,遇到不愉快的事情也要为郭公忍耐,争吵起来首先就对不起郭公。认为如果没有这些因素,如此规模演戏、祭祀、迎神、喧哗、竞赛种种活动,一定会发生乱子。整个迎郭公期间,人们穿着新颖,喜气洋洋,各家各户人客又多,家庭主妇又是做供品(有郭公竖旗,郭妈做糍之说),又是煎呀炒呀,不知煮了多少米粉面条招待客人。青年人有的参加迎游队伍抬神拿旗,大人老人要上供敬郭公,他们衣冠整肃,不敢丝毫马虎草率。为迎郭公整个铜砵村比过年还热闹,人们沉浸在一片充满生机、充满喜悦和团结欢乐的气氛中。

综上所述,铜砵敬祀郭公主要是缅怀郭氏兄弟耿耿丹心,开展的一种民间祝寿、迎神与演戏、体育卫生相结合的郭公文化活动。其仪式有的虽然免不了有迷信色彩,但仍不失为一次爱国主义教育,就其祝寿文内容来讲,是祈祷祚国庇民,并非一般神明所能同日而语。迎郭公是一种活跃农村文化活动,这种郭公文化,其内容包括戏剧文化,民乐文化,鼓铳文化,造型文化和食品文化等。这些文化,在活动中交流发展,并广泛深入人心。迎郭公又是一种联谊形式,外乡外村包括县城的亲朋好友,商人小贩等,都会到铜砵看热闹做生意。迎郭公时宾客比过年时还多,这是难得的欢聚和大集会,它还客观地为男女青年提供会面、物色对象和相亲的机会。迎郭公时间在秋收之后的冬季,又含有庆丰收、庆升平、鼓新劲之意,有为求来年丰收而激发内在的信心和决心的作用。2002年农历十一月十一日,龙岩文化研究会、江山乡人民政府、新罗区文体局、龙岩郭氏研究会在铜城古镇举办了“2002年龙岩郭公文化节”,不仅规模空前,而且举办摄影美术展览和学术研讨活动。极大地提升了文化品位,将发展成为丰富多彩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和新时尚,反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时代精神。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