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文化研讨会
朱熹与龙岩
[作者:翁伟]

  朱熹是漳属岩邑封建社会里的一位杰出的父母官,也是龙岩从宋以来先进文化的奠基人。他作为中国历史上一大名儒,儒学理学集大成者,闽学创始人,其思想哲学体系成为近千年封建统治的思想基础。不待说影响支配了龙岩的社会意识和伦理观念,还有一年时间的行政隶属关系和可贵的政绩,令人敬佩。
  这就是南宋绍熙元年(1190年)四月二十四日61岁的朱熹出任漳州知州,次年四月二十九日离任,适满一年。而龙岩于唐建县后,至大历十二年(777年)由原隶属汀州改属漳州,一直到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升为直隶州止,前后凄漳州达957年,距朱主漳也有413 年。其时,漳辖四县,龙岩县居其一,产生直接的州与县的政事关系。所以,朱熹在龙岩社会、文化发展史上是一位重要而尚未周知的州官。
  一、朱熹及其知漳的社会背景
  朱熹,诞生于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九月十五日福建路南剑州尤溪县城南公山毓秀峰下的“溪南馆”①。庆元六年(1200年)三月初九日在建阳县考亭逝世,年71岁。祖籍浙江婺源(属金华),一生中多时住在崇安县五夫和建阳考亭。有紫阳、元晦、仲晦、牧斋、晦庵、云谷老人等6个号,以晦庵为最著名。出生于名宦大族,少年起勤奋豐习精通儒学,旁及释、道,18岁乡考得贡,19 岁中进士,24岁人仕,任同安县主簿,后在朝野屡经沉浮。继承发展了北宋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创建的理学,史称“程朱理学”,聚朝野官员,名誉职衔、学者、哲学家、教育家于一身。
  南宋赵高宗痛失北土,败退江惟以后,痛定思痛,一方面起用忠勇的主战派,另一方面对百姓实行放宽让步政策,缓和社会矛盾,以企遏制金兵南下,保住半壁江山,伺机收复北土,结果,军事上在江淮流域取得一些胜利,形成南北对峙局面。然而,此后的孝宗、光宗渐渐丧失复北的志气,只求偏安江南。朝内朝外,主战派与主和派斗争激烈,各种派系争斗复杂,朝廷贪图享受腐化,吏治黑暗,地方豪强逞霸,农民、平民与官僚、地主矛盾愈演愈烈,终使南宋中叶因时局和平而出现的短暂中兴,又现颓势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为保住国脉,朝廷内外,特别是华东华南各路,需要忠君爱国的干城人才支撑,孝宗主政末期迫切需要像朱熹这样有威望有经验的成熟的主战派人才就任路州级大员外派。其次,漳泉=州文明已开,经济发展、地理优越,气候适宜,物产丰富,人才众多,但社会矛盾尖锐,农民起义不断,所以需要像朱熹这样的德才贤能又熟悉民情的官员去理政。第三,朱熹交游广泛,朝官、师、友、理学学者、学生很多,诸如宰相周必大、参知政事留正、朝官张浚、史浩,著名官员、文人辛弃疾、陆游、杨万里、陈亮,地方名、师友吕祖谦、黄祖舜、刘子暈、蔡元定、胡铨、陈俊卿、刘珙、张拭等等:不少重臣名人向光宗推荐朱熹。因此,朱熹才被委出任漳州知州。

  二、朱熹主漳前夕情况
  朱熹从政后的四十多年中,一贯持守忠君爱国恤民、“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上体恤朝廷、下造福平民的为官之道,朝野和百姓中政绩口碑很好。早在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朱熹送别世交胡宪晋京(临安)任秘书省正字时,以“只为苍生未敢休”玉言相勉。淳熙十五年(1188年)向孝宗连夜呈送《戌申封事》的万言奏章,提出“辅翼太子,选任大臣、振举纲维、变化风俗、爱养民力、修明军政”的六大急务。在人漳前夕,在建阳庸石里调研社仓时,提出.救蔽之道在今日,极是要严”。上任主漳,提出以“节省民力、移风易俗(即改革政务、转变民风)为首务”。就是在朱熹71岁临终时,他对前来探病的建阳知县张揆遗言说“知县宽一分,百姓得一分之惠”。同时,在任地方官员实践中,如初仕同安县主簿,知南康,53岁受托在绍兴府、婺州,衢州、台州巡视灾区赈挤,65岁知潭州(长沙),处处关怀百姓、创设社仓义仓、减赋减税、办教育、设义学,“结人心防变乱,修德政弭天变”,稳定社会,防避诱引农民起义,巩固偏安的南宋政权。所以,朱熹愿意受命主漳。
    然而,他思想上又是矛盾的:一是主战派受重用执权毕竟短暂,时局反复,多是受压抑。二是对理学,朝内斗争尖锐,主漳是在反对理学的势力稍缓的形势下实现的。据此,他的为宦理想难以实现,因此一再辞官。几年中到临安,连续辞去江南西路提点刑狱、兵部郎官,朝奉郎、直宝文阁、太乙宫主管、崇政殿说书等实职和名誉职位。就在他60岁那一年,在参知政事留正一再推荐要职,朱熹还向孝宗辞掉秘阁修撰、江南东路转运副使。不久,改授漳州,朱熹还辞,孝宗不允。次年,孝宗退位,光宗继位、继续成命,朱熹才接受,是年四月,经过仙游到达漳州赴任。
    朱熹在主漳任上,遇到的问题南宋各路都存在,福建路自在其中。他的政绩主要集中在漳州四县,龙岩与其他县大体相同,同时仍有程度差别。本文鉴于史料限制,初步发掘归纳为七个方面如下:
    (一),实施仁政,减轻百姓负担,稳定漳属,建立抗金后方基地。
    以人为本,民贵君轻,实行仁政,革除猛于虎的苛政,是儒家的政治主张。南宋中叶闽中百姓负担相当沉重,宫廷糜费、冗官禄饷、浩大军费、统出国库。地方上征收一朝比一朝翻番,计有总制钱、经制钱、月桩钱、田赋的秋苗夏税,福建特有的茶税盐钞等归收国库,不留地方些许。在征收过程中,闽中花样百出,巧立“折变”、“抑配”、“脏罚”等名目,大肆搜括,以维持州县用度、贪官污吏饱私囊。朝廷规定农税是夏税输钱,秋税收米,闽中漳属实行起来是钱、米、绢一再更动折变,农户每每吃亏,这叫“折变”。当时户户日日所需的食盐实行官营,地方官吏以贱价向盐民买入,高价售出,获取暴利,如若卖不出,则向民众摊卖,这叫抑配利敷;地方官吏科敛征收时总是以最高数额强收,百姓交不起,官吏则随意抓人、囚人、笞人,或用钱来赎,变成全纳入贪官私囊的“脏罚”。百姓屡遭苛刻,痛苦不堪。朱熹上任,首先向光宗奏免漳属上贡朝廷的无名赋七百万缗,岩民首得其惠,以1/5计算,龙岩减负国库一百万缗。接着实行取消食盐抑配,由于缺乏资料,详情未可知。但从闽中来看,此举触犯地方官吏私利,无法实施。同时,朱熹在漳属设立社仓,由州县控制管理,调节市场粮米,减少粮农受春耕秋收时高利贷剥削,度过青黄不接,安顿全年有粮可吃。
    (二)、实施《经界法》,改革田赋征收办法、抑制漳属岩邑豪强,合理负担田赋。
    所谓《经界法》就是清丈土地,查验豪右大姓寺庙和客户占有的田亩,按亩负担田赋。他在给孝宗的奏疏中说龙岩是按“疆里畎田,分别土色,均摊税赋”进行的。此法出台的背景是:漳属岩邑土地绝大部分在官户、豪强户、形势户、寺庙和自耕农手中,而无田的“客户”成为向上述主户租田耕种的佃户。那些主户为逃避田赋,或隐瞒田亩,或不办田赋摊收手续,结果将田赋转嫁给佃户小民。正如朱熹在淳熙年间他《与留(正)丞相剳子》和奏章《条奏经界状——贴黄》中反映的闽中是“公私田土,皆为豪家大姓,诡名冒占”。又在他任上颁发的(劝农文1针对漳州、龙岩地情所说“乡村小民,其间多是无田之家,须就田主讨田耕作”。因此,自宋以来,“细民产去税存,或受偯寄之租”。官府对“正田不知下落,官司恐失租米(田赋失额),即以其租分儀寄搭邻近人户“责令送纳”。主户伪报客佃户逃亡、抛荒,侵渔贫弱,这就叫“表寄”。朱嘉实施此法,意在维护朝廷田赋收人,调整官户主户与客户佃户对田赋的不合理负担,抑富扶弱,成为朱熹缓和社会矛盾的一个重大的行政措施。
    此法为朱熹所创,淳熙间已有表疏奏知孝宗:六年(1179年)孝宗同意并诏饬福建转运使陈亮协助执行。1191年正月朱熹在漳州岩邑首先实施。在实施过程中,问题阻力重重:一是“忤广狭失度、肥硗失宜”、土地多,情况复杂。二是乡民不懂书算要请人,那些胥吏杰黠者高价索求;三是胥吏乘机“随索谢酬”;四是簿书图帐纸札不资;五是词诉并兴,纠纷告状甚多;六是执役之人疲于奔命,“不胜其劳”。最根本的原因是此法触犯了官僚地主既得的不法不仁利益而遭到抵制破坏,就连原籍永春后住晋江的重臣、参知政事留正也缄默不支持,1191年正月又遇春耕再度迟海。尽管如此,朱熹态度坚定,表示“窃谓经界之在今日,不可不行,行之亦不患无成”,具体问题如“里正、里长、书人纸札之费亦有以处之,则可举行”,因为,若坐视其殚力耗财如曩日,恐非仁政之意也”。然而,事与愿违,是年二月,长子朱塾在金华逝世,朱熹以势单力薄失却信心,借丧请求辞职,三月诏准,仍授秘阁修撰,主管南京鸿庆宫,朱辞,不允。四月离任到福州,五月到建阳,不复归崇安五夫,而寓居建阳城东北的童游桥,在考亭买屋修缮。朝廷坚持要朱任荊湖路转运副使,12月朱再辞,并以地震发生、在漳州龙岩不能实施经界而自疚自劾,请求免去祠职(官员待配新职赋闲,薪俸减半)。
    (三)、重视农耕,发展农业经济以保障民众生活。
    朱熹在主漳之后颁发的《劝农文》是他署理地方政务中重管好农业生产的重要告示。②它的卓越之处在于围绕着“足食为先”、“国家务农重谷”的国策,从礼制习俗、生产条件、技术、地方鼓励措施、处理田主与佃户分配关系到官吏职责进行劝导和作出规定:值得后世称道。
    朱熹以“八劝”倡导重农。首先宣传朝廷重农的国策,有每年的立春日,朝廷举行钦天监祭天礼、祭先农礼,州县举行鞭春礼,迎春礼,礼仪严肃隆重,并形成自周朝以来的朝朝沿袭的礼制,甚至民间习俗。在生产条件方面,劝导适时春耕播种,劝导重视陂塘水利,满足灌溉,重视保护使用耕牛。种好水稻,扩大其他粮食、蔬菜作物,以补丰歉,甚至开发蚕桑,逐渐提升为M本业”,特别可贵的是传授栽桑技术。明确田主与佃户的分配关系,保护双方利益。告诫约束吏胥不许下乡借名目搜括扰民。最后希望乡村父老协助州县,率领子弟务农,保守家业,并在生活有所保障的基础上遣子孙上学读书。
    从陈、林、谢、翁、章、郭等诸姓人岩时间来看,南宋时已定居在县城郊区和九龙江畔的适中、万安、小溪、雁石、龙门、江山等地,始于农耕,且处和平时代,农业经济有所发展,其中,朱熹执政龙岩,《劝农文》的作用和影响是肯定的。
    (四)、坚持法治,提倡礼制,建立符合理学的杜会关系和行为秩序。
    朱熹治漳,坚定秉持朝廷制度的法制,并从理学又一核心“礼”出发,规范社会各阶层关系和住民行为,特别针对龙岩,颁布《劝谕龙岩民榜》和绍熙三年二月出台的《劝农文》,公开亮出他治理M风气未开”的龙岩,实现“移风易俗”目标,以及他的神圣职责。
    在《劝谕龙岩民榜》中,通过对比,展示龙岩的地理、民风特点:
   “见本州四县,龙溪诸邑,风俗醇厚,少有公事干挠州府。独有龙岩一县,地僻山深,无海乡渔盐之利,其民生理贫薄,作业辛苦,州府既远,情意不通。……(岩民)内则不知有亲戚骨肉之恩,外则不知有闾里往来之好。习俗薄恶,已足叹伤。至其甚者,则又轻侮官司,公肆咆哮,把持告讦,无所不至。始则诡名下状,终则将身藏闪。及至州县察其欺诈:追捕紧急,则便闭门聚众,持杖斗敌”。
    在朱熹眼中,龙岩社情民风顽劣,不仁不义、目无王法,客观上地僻,贫苦,经济不发达;主观上,官吏失职,不拊摩,不教化,政令不达,不畏官府。所以应从王法和礼教人手进行改造。关于王法,该榜告示:“务使合县之人,常切思念,既为王民,当守王法。自今以后,各修本业,莫作奸宄,莫恣饮博,莫相斗打,莫相论诉,莫相侵夺,莫相瞒昧,爱身忍事,畏惧官司。不可似前咆哮告讦,抵拒追呼,倚靠凶狠,冒犯刑宪。庶几一变犷悍之俗“复为礼义之乡,子子孙孙,永陶圣化。”
    关于教化,开发龙岩社会文明,朱熹在《劝农文》中颁布十条劝谕禁约:禁止基层保伍互相纠察事件;建立父母兄弟之间孝悌关系;劝谕夫妇婚姻嫁娶守制;排解乡党纠纷;劝谕官户克己利人、不以富吞贫;劝谕简朴办丧;不准私建庵宇;约束城乡释道巫以禳灾祈福为名诈骗飲财。这十条禁约,十分鲜明地表现朱熹治岩的革除陋习,用礼制建立龙岩人际关系、净化社会风气的内容和气魄:对龙岩早期封建社会的建设和进步是一个有力的促进。
    (五)、推进龙岩教育,宣传儒家理学,手植举荐人才。.
    朱熹在主漳主岩之前,已对闽南、龙岩的教育文化事业相当了解,渊源不浅。青年时代在同安主簿任上亲历闽南,此后友人交游唱和到过闽南。淳熙间,始与龙岩教育工作直接关系。龙岩县学学宫创建于宋初皇祐年间,经多少迁移废坏。百年后的淳熙九年(1182年)龙岩县丞李君、温陵(泉州)人曾秘完成复建,九月开宫奠后向远在崇安的朱熹求<记1。朱熹高兴应请,亲自于次年二月作《龙岩县学记》。首先热情肯定M介于两越之间、俗固穷陋”的斗僻龙岩,能够建成“为屋四百楹,殿堂门庑,师生之舍无一不具”规模的学宫,尤为可贵,盛赞李、温功蚀。指出过去龙岩未有名人出现,关键在于投有兴教的良吏。就此讲了一段普及圣贤之学(儒学)的精辟名言:
    “使吾孝弟忠信、礼义廉耻之行日笃而身无不修也。求师取友,诵诗读书之趣日深,而理无不穷也。则自身而家,自家而国,以达于天下,将无所处而不当,固不必求道义功烈之显于时,而根深末茂、实大声宏,将有自然不可掩者矣。”
    在朱熹主漳躬亲执教,“每旬之二日必领属官下州学视诸生,讲《小学》,为正其义。六日下县学,亦如之。”可能朱熹执教过龙岩县学。
    朱熹在漳进行儒学理学文化的建设:刻印《四书》(大学、中庸、孔子、孟子),作《书临漳所刊四子书后》;接着刻印他多年写成的对四书章句集注的代表作《大学章句》、《书古经》、《春秋经》,并提供给州县学作为教材。
    朱熹办教,开启民智,亦培养人才。已知他培养起来的漳属人才有知学录赵师彪,郡士陈淳,黄樵仲、施允寿和李唐咨。对闽西,早在乾道年间,长汀学者杨方慕名前往建阳寒泉精舍投师朱熹受教多年,并在云谷山建成三间草堂,名曰“晦庵草堂”传为佳话。所以,漳属儒门后人感激朱熹治漳一年是。漳民独蒙大儒周岁之泽”。
    此外,朱熹重视中华民族传统的谱牒研究和编写工作,不仅编纂浙江朱氏族谱,而且为南宋闽中的吴、翁等诸姓族谱作序,介绍姓氏的缘由和承传。朱熹对漳属和岩邑文化教育建设尤为重视、殚精积虑,贡献宏大,堪膺当时的先进文化事业和后代州县官吏的表率。
    (六)、整肃官场,约束吏胥,履行地方官员职责。
    朱熹数十年朝野从政,交游广泛,特别到知漳时已是晚年,因此对南宋初中期官场腐败,政风黑暗、百姓痛苦,导致国家政令不行,农民起义频繁、国势危急,尤有深知钵验,因此在知漳时颇想一番整肃吏治,澄清官场,在上述榜文中特别暴露地方官吏的失职和对其的监督约束,归纳如下:官员拥占大量田土,隐而不报,或有里长里正勾结地方豪强地方殲而不报,行经界必然落空。吏胥包揽诉讼,枉法肥私打贏的要喜钱;打输的要罚款才能勾销讼案,甚至送钱可以枉断;自行和解的,要交案钱,否则官厅拘传到衙,叫做私休而官不休。官吏下乡是“乞觅搔扰,科敷抑配,强买物色,及以补发经总制钱,发纳上贡银、罢科茶等为名,科罚人户钱物”。就当时财赋度支制度看,地方赋税收人全部上缴国库而不留,地方度支全凭自筹,这就给地方乱征收科赋留下口子。而州县里巧立名目,蝎泽搜括,万般手段,中饱私囊,百姓更是遭殃,其根源是“本因官吏养成此恶”。
    漳州岩邑官员教化失职,导致民风顽恶:县道公吏又不究心拊摩,躬行教化,往往多差公人下乡骚扰,及纵吏人因事乞觅,不遵朝制,不恤刑狱,不能分别是非曲直,致使其民不见礼义,惟务凶狠,强者欺弱,壮者凌衰。“对于龙岩宋以前人才不出,教育不当,治郡县官员难辞其责。殆为吏者未有以兴起之也”。
    所以,朱熹为改良吏治,教育属吏体恤朝廷,“欲使民得安居”履行职责。对民间水利投资管理和纠纷,破坏耕牛、主户与客户的纠纷、保伍纠纷、家庭家族矛盾、丧葬糜贵、违反礼制的婚姻、抑制佛道巫和摩尼教等,要求“国有明法,吏不敢私”,究心办好,否则以科律制裁。同时希望百姓监督官吏,“今恐诸县奉行违戾,仰被扰人指定实迹,前来陈述,切待追究,重作行遣”。最后,朱熹面对漳州岩邑百姓表示“宋知漳州朱具官当职,恭奉敕命,来守此邦”,对不良的吏治,“当职既忝父母之官,岂忍坐视,不思有以救其未然?”
   然而,朱熹主漳的抱负和目标没有实现,两极分化、贫富悬殊,愈发严重,正始当时莆田籍词人,著名的刘克庄的描述:“昔之所谓富贵者,不过聚象犀珠玉之好,穷声色耳目之奉……至于(当今)吞噬千家之膏腴,连亘数路之阡陌,岁人号百万斛侧自开辟(宋)以来未之有也”。社会矛盾恶化,导致南宋中晚期诸多农民起义,开禧二年(1206年)江西农民起义军罗动天人闽,闽西龙岩民众起而响应。宁化潭飞潦农民起义,“汀寇”廖十六起义,绍定年间由闽入赣的农民起义,漫布数十县。偏安的南宋,距覆亡已无几矣。
    (七)、龙岩文化区纪念朱熹。
    朱熹既去,留泽于漳岩。宋·嘉定元年(1208年)宁宗赐“遗表恩泽”匾,谥“文”。宋·宝庆三年(1227年),理宗追封为信国公(后改为徽国公),淳祐元年(1241年)诏朱熹从祀孔庙。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诏朱熹为大成殿十哲之位。辛弃疾挽朱熹③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  

  在漳州,淳祐六年(1246年)立朱子祠纪念,在龙岩,元·大德三年(1299年)在城东驻车驿的县学宫扩建时,右旁建立“朱文公祠”。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龙岩知县胡景华提议在龙岩洞前修起的。“龙岩书院”(即龙岩最早的书院),并建。“朱文公祠”,次年秋完成,由县教谕张文渐写作《朱文公祠记》。熹靖三十三年(1533 年),龙岩知县汤相重修“龙岩书院”时,加修“文丞相祠”,让(熹与文天祥并祀。崇祯七年(1634年)龙岩知县邓藩锡在龙宫后建“三贤祠”,祀朱熹、文天祥和漳赣巡抚王守仁。在漳平,早已在孔庙配祀朱熹。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漳平知县吕钟誘修建朱熹专祠,称颂朱熹是“学集大成,功昭过化”。
  ①:本文感谢闽北闽学专家、建陪县方志委副总编、副编审徐学仁的支持。“南溪馆”原是尤溪郑安道南滇别墅,后为“溪南书院”,为当今三明市最古老的书院。朱子父亲来松时任尤溪县尉,寄寓在其挚友郑安道的这个别墅。
  ②:(劝农文)暑绍熙三年二月,但可认为仍是来熹主漳措施和主漳后管理农业的经验总结。虽有时差,仍可列入本文评述。
  ③:本文所引资井,险文中注明出处外,均摘自朱熹颁发的关于龙岩、漳州的文榜中。
    (作者系龙岩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