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人物春秋
钢铁工业的拓荒者
-----记我国钢铁工业高级工程师郭国材
[作者:郭大成]

1950年3月,正是大地复苏,春风荡漾的季节。北京重工业部的一个简朴的办公室里,工作人员正对一个身材颀长,面庞清瘦的年轻人说:“共和国刚刚建立,百业待兴,你们这些高级建设人材,可是国家的宝贝啊!”年轻人有点腼腆了,说:“我是个普通人,我只想做一名工业战线上的普通拓荒者”。

这位年轻人就是后来成为新中国钢铁之都鞍山黑色冶金设计院第一代高级工程师的郭国材。

高远

郭国材于1917年2月13日诞生于福建省龙岩县龙门镇湖一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郭联光是个知书而务实的农民。他对这个聪慧的独苗寄予满怀期望。年纪稍大,就把他送到厦门当学徒,希望他能学点经营本事,从事商业。而国材却在当时于省立九中任教的伯父郭庆光先生的教育救国理念的影响下,进了师范学堂,毕业后任小学教师。由于成绩突出,20岁上就被擢升为校长,得到伯父的赞许。然而,正当他在别人看来是学业有成,春风得意的时候,他却对伯父的教育救国理念提出质疑。对伯父和父亲说:“就一辈子当小学教师么?国家落后,原因是工业落后,振兴工业,才是出路啊!”父亲有点恼怒了,说:“你都二十几了,还想什么出路?”伯父却说:“国家落后,原因很多,工业救国,也是正理。”于是,他毅然辞去了双溪小学校长的职务,南下广东,经过刻苦拼搏,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山大学土木工程系录取。这时他已是27岁了。

从香港到鞍山

1948年,国材中大本科毕业,并以优异成绩获得工程学士学位。但兵荒马乱,四顾茫然,工业救国,徒具空言。经友人引荐,只得到香港一家公司去了。

1949年,他听到新中国成立的消息,激动不已,几次都想辞职北上,都被经理婉言劝阻了。1950年,他终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说:“现在再说什么‘报国无门’,那才叫饭桶。”于是毅然辞职,也顾不得父母倚门盼儿,家也不回,径赴北京到工业部报到。

4月份,他被分配到鞍钢排水厂。翌年,被工业部委以鞍山黑色冶金设计院工程设计总负责人的重任。从事大型扎钢厂、8号高炉、无缝钢管厂三大工程的建厂筹建工作。

当时的鞍钢,几经战乱,破坏严重,设备简陋,几乎一切都得从头做起。三大工程的建设,更是从零开始。要建厂,首先要有充足的水源,水是工业的命脉啊!于是,他带领着工程筹建组的班子,带着简陋的勘察仪器,顶着酷暑严寒,翻山越岭,走遍了整个鞍山,进行实地勘察。根据收集到的参数资料,通过精确的计算分析筛选,他终于找到适宜建厂的水源。他为三大工程建设的蓝图画下了清晰的第一笔,为我国重工业基础建设打下坚实的第一桩。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足迹踏遍了新中国的山山水水。除了鞍钢,他还参与绘制了各大钢铁厂建设设计蓝图,亲笔精确地划下了七处建厂水源位置。受到了国家领导人和同行专家的高度赞扬。

才八岁哩,急什么

鞍钢三大工程的竣工,标志着新中国重工业基础的初步形成。这时,国材已届不惑之年,还是孓然一身。领导及同事们早就为他着急了。但他总说:“不忙,不忙。”催急了,他摔下一句话“才八岁哩,急什么!”同事们一时楞了,原来他把新中国的年岁当作自己的年龄了。这可急坏了他的父母。老俩口不顾年迈体衰,千里迢迢,从龙岩专程赶到鞍山。在父母的催促下,他终于结婚了,对象王法苏是一位在鞍山与他共同战斗多年的姑娘。

这一年,党中央出于战略考虑,作出了在全国各地兴建大中型钢铁厂的重大决策,特别强调了以大西南为重点的战略意义。1958年9月,鞍山黑色冶金设计院迁至重庆,改制为冶金工业部重庆钢铁设计研究院,负责对全国各地特别是西南地区的大型钢铁厂的建设设计任务。为了共和国钢铁工业的迅速崛起,国材和他的同事们夜以继日地工作着。从重庆到昆明,到攀枝花,又从成都到贵州水城,到马鞍山,又从湖北襄樊到上海,甚至越南的太钢,都洒下了共和国钢铁拓荒者们艰辛的汗水。

如果说,水源工程是钢铁工业的命脉,那么,给排水工程却是钢铁工业的命门。作为工程设计的总负责人,郭国材正是抓住工程设计上的命脉与命门。他既是水源工程的技术先锋,也是排水工程的技术权威。在长期的设计工作实践中,他写下了《对水处理工程理论与应用》、《关于给排水,水质,污水处理》等多篇学术论文,引起强烈反响,受到高度重视。

新的开始

1977年,他告别了钢铁设计院,光荣退休了。然而在这位执着的人看来,这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他有三大理由:年方二八,不正是成熟的开始么(他又联系上共和国的年岁了)?文革结束,不正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么?退休,不正是转换岗位的开始么?这三大理由,倒真的成了他的不可动摇的精神支柱了。

他重新挟上了讲义夹,大步走上久违了的讲坛——钢铁设计院的讲坛。在那青黄不接的季节里,他要把这根渍透着智慧汗水的工程彩笔薪传给年轻一代。短短的3年里,他为钢铁事业培养了一大批年轻的技术干部。

他加入了退休工程师协会,他下工厂、走工地,测数字、绘图纸,又是一个个汗流浃背的日子,又是一个个焚膏继晷的时光。几年下来,他竟然又完成了20多项中小型企业及民用建设的设计任务。人们都说,我们这郭老可真是宝刀不老啊。

80年代中期,他被重庆市环保局特聘为《重庆环境保护》杂志责任编辑,在人们心目中,这位精力充沛的古稀学者,卓越的给排水系统工程专家依然是那么矍铄。

2000年,重庆新年的钟声刚响过,他儿子攥着一张《人民日报》,笑吟吟地走到父亲的床头,说:“爸,我国的钢总产量已突破两亿大关了。”“两亿。”他挣扎着要爬起来。老伴赶紧扶起了他,他从老伴手里接过老花镜,一把抓起报纸,贪婪地阅读起来,读着读着,他哼起了家乡小调,他好像又回到了他年轻的时代了——此时,他已是84高龄了。

2002年11月23日,郭国材在重庆与世长辞。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