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龙雁春韵笔会
跫响东洋楼
[作者:唐宝洪]

    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福建土楼包括永定县的初溪土楼群、洪坑土楼群、高北土楼群、衍香楼、振福楼,南靖县的田螺坑土楼群、河坑土楼群、和贵楼、怀远楼,及华安县的大地上楼群。上述“六群四楼”因被加冕为“世界文化遗产”而招来四面八方的游客青睐时,地处新罗区雁石镇苏邦村的东洋楼在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中淡泊而恬静地守望着跫音。龙年孟春,因了“龙雁春韵”笔会,我的脚步走进了东洋楼,东洋楼的凝重深深叩打着我的心弦。

    东洋楼始建于清顺治七年(1650年),前后历经98年之久竣工,迄今有362年历史。此楼占地6000平方米,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由内外两重方土楼组成,似渔网形,俗名网形楼。内楼高3层,15.6米;外楼高2层,10米。环外楼有护楼河沟。从整体看,东洋楼楼中有楼,内高外低,成“众星捧月”造型,总体设计和谐美观,通风透气,冬暖夏凉,具有防风、防火、防盗、防震的作用。其内楼的天井地板,用大小不一的鹅卵石铺成,乍一看杂乱无章,高低不平,然而,在天井坪内任何一处摆桌子,都一摆就又平又稳,无需垫脚。更耐人寻味的是,300多年来,曾有那么几次,有人从东洋楼的三楼摔下来跌到天井地面,其人都全无损伤。永定客家土楼曾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史蒂汉斯·安德烈先生赞誉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话般的山区建筑模式”,作为一个客家人,我想说的是,苏邦东洋楼堪称民居古建筑的一朵奇葩。

    东洋楼乃苏邦陈氏的祖产。苏邦原名湖营,历史悠久,至今仍有“先有湖营,后有龙岩”的传说。陈氏在苏邦开基是在明末。据该村一位年已76岁的陈姓退休教师说,苏邦陈氏入闽始祖陈雍于唐开元二十八年(741年)由浙江湖州迁居福建永安贡川,后这支陈氏家族于宋朝年间迁居连城隔川,至明末,其中一脉迁居苏邦。

    连城文化底蕴十分深厚。其中,四堡雕版印刷群、培田古民居均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客家元宵节庆、四堡雕版印刷技艺、十番音乐等被列为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芷溪、培}等被列为全国历史文化名村。在这些文化遗产中,被誉为“客家狂欢节”的走古事、游大龙、游花灯‘及人选世界吉尼斯纪录的木偶书法,或动人心魄,为域外人闻所来闻,见所未见,或以高超而独特的技艺让人耳目一新。作为连城客家人的后裔,今天的苏郑陈氏大部分已不会说客家话,但还保留了相当多的由连城带来的民俗活动。据村里一位老阿婆说,东洋楼是陈氏家族祭祀祖先、操办大事的聚集地,每年正月十五闹元宵特别热闹,上午舞龙舞狮,下午艺人上刀梯献艺,晚上每家出一个人,身背雨伞包袱,提着红纸灯笼,组成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绕村游灯。2008年元宵期间,当地政府在这里还举办了“和谐苏邦与奥运同行”首届乡村运动会。

    在客家大本营闽粤赣边,素有“打不过连城”之说。连城独门拳名列福建七大拳种之一,流布广泛。作为连城客家人的后裔,苏邦陈氏保留了尚武的习俗。东洋楼的镇楼之宝便是一把长1.75米、重4.25公斤的指挥刀。一位体质纤弱的女子,用她那写诗写散文的纤纤细手抽出这把古刀时,我仿佛看见刀把在微风中耐不住寂寞的吟唱,似乎看见刀的主人踏着历史的跫音正向我们走来。

    古刀的主人叫陈士恺,此刀乃皇上所赐。据东洋楼文物保护理事会一则材料称:“清康熙十九年间,本族八代士恺公平海有功,封延平府副将,署福宁府总兵,皇封追崇三代荣禄大夫一品。”我翻阅民国三十四年版的《龙岩县志》,在“选举志”及“列传”里,没有发现关于陈士恺的片言只语。我又查阅清人江日升所撰之《台湾外记》及清代名臣姚启圣传略,简略勾勒出陈士恺的人生脚步:明末清初,民族英雄郑成功在福建东南沿海树起反清复明义旗,并从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了中国的神圣领土台湾。身高2米多、武艺精湛的苏邦青年陈士恺怀揣建功立业的抱负,投身郑成功麾下,靠一刀一枪打出赫赫军功,升迁为位高权重的木武镇镇将。清廷对明郑政权采取军事打击、政治诱降双管齐下的政策。康熙十八年(1679年),闽浙总督姚启圣在漳州设立修来馆,以官爵、资财招降台湾明郑政权的文武兵民,引得“投诚者络绎相继”,短短两年间,明郑政权投诚官兵多达50000人以上。康熙十九年,木武镇陈士恺“挈眷入漳州投诚”,姚启圣奏请朝廷封陈士恺为延平府副将。由此可见,陈士恺荣任延平府副将,不是因为“平海有功”,而是因为顺应清廷的诱降选择“投诚”。

    施琅虽平台有功于国家和民族,但由于“背郑降清”,是一个颇有争议的历史人物。而陈士恺,早年随郑成功在收复台湾的壮举中建功立业,后来也“背郑降清”,对于他的评价,我只能缄默。

    缄默中,我独自走上东洋楼的二楼,在“咯咯咯”的脚步声中丈量历史与现实、家谱与史实之间的距离。猛一抬头,一块彰显陈士恺功绩的“忠勋麟凤”牌匾赫然悬挂在我的眼前。我在这块牌匾前伫立良久,最后在向晚的微风中,在木楼地板微微的打颤中,徐徐下楼,趟着满地的夕阳的余晖,五味杂陈地作别东洋楼。寂寥、凝重、厚朴、空阔的东洋楼,只留下愈行愈远的跫音……

    (作者系《文化闽西》杂志副主编兼执行主编、闽西文学院院长助理兼办公室主任)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