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龙雁春韵笔会
我在远方把你眺望
[作者:余小明]

    记得那是1975年冬季,我被招工在龙岩雁石机械厂,这是当年令人羡慕的国营大厂。我的工种是车工,印象最深的是每个星期一早晨从龙岩乘火车赶回雁机厂上班,在雁石站下车后为了不迟到,只能抄近道直奔雁机厂,火车站所在地的村庄好象叫礼邦村,和雁机厂仅一河之隔,那时礼邦村和雁机厂之间没有桥,唯一的一座雁石大桥是在遥远的公路上。因而全靠当地农民划船摆渡,每人每次收两分钱,后来逐渐涨到了五分钱……过了河,大家便匆匆直奔山顶,到了厂职工宿舍,急急换上背带裤戴上袖套,拿上吃饭的饭盆汤匙,提上热水瓶径直赶往各自的车间正好翻牌上班。那时尚未发明打卡考勤,于是车间主任发明了简易考勤法,将竹牌的正反面写上工人的名字,红油漆那面表示你正在出勤上班,黑墨水那面表示没在岗。上班时间一过,考勤箱就被锁上了。假如你没把竹牌翻到红油漆那面,就意味着你旷工。

    提及工厂生涯,总觉得有太多的感慨。凭心而论,论表现我不是个安分的工人。那时,我开的车床是专门加工半成品的六角车床,每天必须车完几百个零件才算完成当日任务。开这种车床难度不大,无须动太多脑筋,只须控制好产品的尺寸即可。关键在于每当我开起车床,创作的灵感偏偏就在此刻迸发,且一“发”而不可收。两手操作着车床,脑海里构思的诗句一行行呼之欲出,象关在笼子里总想往外冲的困兽。于是我不得不市场停下车床,从工具箱中取出油腻腻的铅笔,在车间开始我填写当日产量用的施工票的背面,匆匆记录下那最初的未经磨砺的创作冲动。真的,在那段青春春岁月里,我常因完不成产量而被扣工资。在工厂期间,我也常因参加创作会议而不得不请事假,有时参加市总工会组织的职工艺术团,到煤矿或部队去慰问演出。为此,我的产量就更完不成了。

    一次,厂工会主席忽然开恩,批准我去福州参加为期一周的全省职工剧本创作改稿会,并与我的车间主任商量,说这次不扣我的工资以公假处理。当时,我有点受宠若惊,对从天而降的“馅饼”觉得有些惶惶然。为此,车间主任曾对我的不安分伤透了脑筋,他不止一次地找我谈话:“知道不?我扣你工资都扣到手发软!你写诗、拉二胡,参加演出,这都是你个人的事,这些都不能当产品,你欠产,我就得扣你工资,要不,你就调走!”说真的,这句话萌发了我决意离开工厂的念头。

    那时我和工友们常散步到雁石大桥上,望着滔滔的雁石河水,望着那一尊昂首屹立的“雁子头”,心中郁郁寡欢。每每想到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就这样被耗费在简单而又枯燥的机械产品加工中,顿觉凄凉。一想到今天虽把任务完成了,但明天又有几百个零件在等着你,每天工具箱上静静摆着的那张施工票就象一道无情的“催命符”。一次散步时,一位同车间的工友一声长叹:“唉,明天又有600个零件啊……”我们这帮有说有笑的工友们顿时象一群瘟鸡不约而同地垂下了头,不由黯然神伤。是呵,繁重而枯燥的体力活在周而复始地等着你,而同一批进厂的有些人却轻松地被安排在厂里的科室,他们不用象我们一样每天被产量所累。那时,我们这一些不谙世事的“愤青”们才悟出一个道理,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平等”二字,“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哪!于是,在雁石大桥上,望着滔滔河水望着那尊桀骜不驯的“雁子头”,工友们一齐高唱我改编的歌曲:“太阳下山明天还会升起来,任务完成明天又有产量来……”

    在工厂期间,父母先后病逝,我忽然成了“破落干部子弟”,有时回城在街上遇见叔叔阿姨,也不乏有人躲得远远的,生怕我有求于他们。父母的英年早逝令我对周围的人和事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在工厂那段日子里,我时常于傍晚背一吉他,有时邀上一位会弹曼陀铃的业余画家,两人在雁石河边弹至深夜。夜深人静时,倾听吉他的串串琶音贴着沁凉的水面一泻而出,溅出漫天星光,那情景至今仍萦绕在脑际挥之不去。有时我会到厂里的音乐发烧友家中听音乐,法国圣·桑作曲的大提琴独奏曲《天鹅》,那优美的旋律、浑厚的音色和忧伤的气息一下震撼了我,那时我才明白,音乐原来还有这般勾魂摄魄的魅力。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摇了十年手柄后,我也告别了工厂生涯,庆幸的是,如今我从事的职业正好能发挥我的兴趣和爱好,这是我在工厂期间就求之不得的。随着年岁渐长,梦里时会出现马达轰鸣,卡盘飞转的情景……有时出差途经雁石时,我总会摇下车窗把它眺望,不仅遥望雁石山头上的雁石机械厂,也遥望那日夜流淌不息的雁石河水和那尊桀骜不驯的“雁子头”,心中感触万千,雁机厂呵雁机厂,那是我为你付出青春和汗水的地方,那是生长痛苦和欢乐的地方,那是我文学之梦开始的地方……

    (作者系龙岩市作协副主席)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