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龙雁春韵笔会
圆润
[作者:陈碧珍]

    当导游喋喋不休赞叹无所不在的奇观时,我的内心并没有涌起太多惊羡。并非第一次到龙硿洞,也不是第一次游溶洞。虽然龙硿洞堪称“洞”中佼佼者,然而,对于一群资深游客外加不乏想象力的“作家”而言,导游小姐的解说尽管煽情老道却不免失之苍白,也许她正暗自诧异:这群游客何以如是从容,不惊不喜?

    可怎么惊喜呢?像个涉世未深的小孩,一惊一乍?刚入洞时,由春光潋滟一下跌人昏暗迷惑中,正踌躇不知所往,导游告诉我们,横亘在眼前的是“三仙门”,三门并立,左为幸福门,中为平安门,右为发财门,喜欢哪个进哪个。话音刚落,有个美女就欢欣雀跃地说“我要一个一个进”,此举激起洞内一阵笑声。短暂的笑声过后是沉默。或许沉思默想是旅游者的最佳状态,尤其在黑暗中。至少我以为,不去迎合导游小姐的所谓甲乙丙丁,子丑寅卯,而是坚持自己的审美与想象,才不会像孩子一样被哄着。所有景观难免穿凿附会,而游览者却津津乐道流连忘返。如此,像我这样自以为是的聪明人,不去附和人家,便沾沾自喜起来,感觉与众不同。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为自己枯竭的想象力找一块遮羞布——很多时候,我睁大眼睛,努力朝导游指点的地方看,竭尽所能,揣度,臆想,依然看不出一点端倪。索性就腹诽起他人来,这样做,岂不可笑?

    不过很快我便为自己开脱。古人游历名山大川,哪有现在的坦途?游之乐在于未知,在于冒险,在于遭遇不可预测的诸多惊喜与顿悟。像这样一览无余没有悬念的游玩,的确很难吸引人。

    不止这个,令我抱憾的,还有洞内灯光太妖娆。赤橙黄绿青蓝紫,鬼魅一般,将本色的岩石打上光怪陆离的颜色,看是好看了,却失了真。况且一旦走过有光区,灯在身后熄灭,回头一看,所有奇观海市蜃楼般消失,总有一丝落寞失意,仿佛曾经的满目繁华,都是欺骗,都是谎言。

    意兴阑珊跟在人群后边,逶迤蛇行,来到一个可容千人的大洞。洞里的湿气越来越重,薄薄的春衫挡不住冷风侵袭,不胜风寒了。有钟乳石明晃晃悬于头顶,脚下则是一个小小的石笋,水不断从上面滴落下来。刚才那个欢呼的美女突然惊叫一声,呀,这水咋滴得这么准,每一下都砸在石笋上?

    导游笑了:正是水不断滴落下来,才长出这个石笋呀。

    那上面的钟乳石呢,也不断生长?

    对,上面的朝下生长,下面的向上攀升,千年、万年、亿年,等它们终于会合,长在一起,就成了一根石柱。嗨,你别看这石笋怪石嶙峋的,摸上去,细腻得很。

    多少次走马观花游溶洞,并不是第一次知道石柱的形成原理。只是过去都是风过无痕,没有留下任何念想。唯独这一次,心被狠狠撞了一下。钟乳石与石笋之间神奇的吸引力震撼了我。我知道钟乳石不是生物,它能生长,但并不能繁殖、分泌,对外界做不出反应,不需要营养和呼吸。但就是这么愚钝的石头,为了凝聚在一起,缠绕在一起,一个俯冲,一个仰望,固执,执拗,历经千年万年亿年,不管不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龙硿洞中钟乳、石笋遍布,千姿百态,仙女拈花微笑,观音颔首不语;飞龙在天,喷薄欲出,猛虎下山,呼啸而来,双峰骆驼隐在灯光幽暗处;传说中的石伞如花绽放,翡翠一般的白菜鲜嫩欲滴;更有飞泉流瀑,喧哗与骚动,搅得洞内雾霭氤氲……各种景观惟妙惟肖,亦幻亦真。所有一切,都是以时间为代价,将漫长磨成坚忍,把锋芒化为圆润。用手抚摸细腻如凝脂的石头,惊讶得无以言表,更有一种无言的感动。水,一滴一滴往下渗,石头一寸一寸生长,一天一天圆润。水至柔石至刚,石之刚水之柔,就这样交叠在一起缠绕在一起。这是大自然的启迪:耐得住单调漫长,方能修炼出丰润圆满。

    人们钟情山水,亲近山水,从某种意义上说,山水已上升为心灵的屏障。唯有山光水影才能够涵容天下万物,包括人类。山水给予我们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苏轼就是一个典型的从山水之中汲取养分,让自己强大壮硕起来的人。在致命的“乌台诗案”之后,他一再遭到贬谪,颠沛流离,却依然游山玩水,怡养性情,活得旷达洒脱,心灵越来越纯熟,生命日臻华美绚烂。苏轼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早期写过一篇《贾谊论》,从中可以洞见他知人论世的能力。以前我们都替贾谊叫屈,觉得贾谊怀才不遇,不被汉文帝重用。苏轼则独辟蹊径,一针见血指出,不怨别人,实在是贾谊自己操之过急,想要汉文帝“一朝之间,尽弃其旧而谋其新”,这是很难的。而一旦受挫,他便灰心叹气,怨天尤人,甚至哀哀哭泣,以至于将自己哭死,实为可惜。苏轼写这篇文章时才二十四岁,其豁达圆融的处世态度已一目了然。倘若贾谊能从“滴水成石”上获得一点启迪,懂得忍耐,学会煎熬,心灵是否为之敞亮?要知道,一个内心丰饶的人,即便身处寂寞,依然可以长得旺盛。

    不由冥想,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人们往往急功近利,心浮气躁,有多少人能像钟乳石,执著专注,守住内心的寂寞?

    写到这,不觉笑了:从先前进洞时锋芒毕露的讥讽与晒笑,到此刻的顿悟自省,不也是一次功德圆满的修行?熬过乏味,熬过庸常,熬过漫漫时光,迎来柳暗花明的心动,这,算不算另一种“圆润”?

    (作者系闽西女作家联谊会副会长、《客家文学》执行主编)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