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龙雁春韵笔会
雕刻在历史天空中的龙硿洞
[作者:邱德昌]

    旅游是心灵的飞扬,到龙硿洞已不下几十趟了,每一次的感觉均不同,造物主恩赐给我们的这口藏天之洞的确是一部神秘莫测的天书,任你怎样去翻阅,都有新的收获。

    这是夏日里的一天,我陪外地文友浏览龙硿洞。南方的初夏,正当雨季,刚出门那会,火辣辣的阳光还刺得人们睁不开眼睛,可午间到了龙硿洞,却风云突变,暴雨骤至,霎时江山色变,分不清天上人间。侥幸的是,我们已近洞口,一进洞内,却又是别一个天地了,任由洞外地动山摇,洞内却是世外桃源,风平浪静,忘却洞外凡尘俗事了。但忘却只是一时的任性,刚进洞口,友人便被洞口处的几句题词给搅起了心思,上面写着:“中央直属三民主义青年团,1944年12月”字样以及十二处的姓名签字。此字迹系抗日战争时期活跃在龙岩的台湾义勇队员所题。一九三九年一月,在大陆生活的台胞在浙江金华成立了一支有正规编制的抗日武装台湾义勇队,队员包括从闽、浙、皖等省召集而来的台胞,总人数为381人,总队长是国民革命军少将、台湾籍人李友邦。台湾义勇队主要开展了宣传鼓动、对敌开展政治工作,用日语、闽南语向日军及日军台籍士兵喊话、收集敌伪情报、参与审讯俘虏以及开辟战地医疗,袭击敌军等等。台湾义勇队转战浙、闽各地,一九四二年十月移驻龙岩,公办地点就设在龙岩东城的连氏祠堂,抗战胜利后撤至台湾。这些字迹是当时副总队长张士德及区队长陈唯奋率领十名队员在龙硿洞留下的历史印记。是为了不被忘却的纪念,把民族的尊严、正义的声音、国民的自信化作成无声的寥寥数语,给江山以印迹,给历史以真实迹,留后人以警示。在这样的一个藏天之洞里,十二位义勇军壮士面对大自然的恩赐,面对美景如画的大好河山,心情是何等的豪迈,那可不是欣赏风花雪月的闲情逸致,那能溢出绿色果汁的翠绿的色彩的背后,铺陈的却是一滩滩的热血以及抗日义勇军们滚烫的拳拳之心。其中那位名叫张士德的,当日本宣布战争投降时,从龙岩率领义勇军队员率先乘坐美国军舰从台湾海峡登上台湾宝岛,成为首批进入台湾接受国土的人,他一登上宝岛,便激动地把国民党的党旗升起在沙滩上,这是台湾光复后在岛上升起的第一面国民党党旗。去年,我随新罗区经贸考察团到台湾考察,台北龙岩同乡会名誉会长苏绿洲一行热情接待了我们,苏绿洲先生年逾八旬,却目光炯炯,容光焕发,当年,他在龙岩参加了台湾义勇队,随后赴台,与他同行的龙岩籍青年有十一人。见到从龙岩家乡来的乡亲,苏老十分健谈。我向他介绍家乡的美景龙硿洞,他记犹新,兴奋地讲述当年他们在龙硿洞畅游的乐事。龙硿洞俨然成为海外游子们心中的信物,神圣而伟岸。

  时间有幸,龙硿洞有幸,见证历史风云的自有江山和游人。而每当有游人游完龙硿洞后总说,龙硿洞美是美,却没有文化,缺少人文,我总是要大声呐喊:龙硿洞神秘空漾、奇丽丰美的背后,是一种壮美,一种大美!每次陪友人游洞,我都要说上一句,明代文学家、旅游家徐霞客曾来到与龙硿洞咫尺相连的漳平境内,一山之隔,龙硿洞与徐霞客擦肩而过。不过,龙硿洞也因为当年养在深闺,很幸运地保持了她的原汁原味,没遭受到人为的破坏。事实上与龙硿洞结缘的历史名人却也不少,比如支洞“大王洞”,它的命名即缘于太平天国最后一位统帅李世贤。据《太平天国志》记载,侍王李世贤从江西一进兵福建,成功进取漳州,便以漳州、龙岩、梅州为反清基地。兵败漳州后,他曾带六千士兵隐藏在龙岩与漳平交界处的深山老林里作抗清的一支最后的力量。李世贤在漳州负重伤,部队已被打散,他正赶赴梅州,投奔部下康王汪海洋,路过龙硿洞,见其博大精深,神秘莫测,便在此养伤。神秘而美丽的龙硿洞,成了这位太平天国运动最后一位擎天柱李世贤生命里最后的美丽记忆。太平军的最后一支有生力量,就在他的掌控之中,此时的一代青年俊豪,已走上穷途末路。命运多舛,他不久离开龙硿洞,投奔部下康王汪海洋,却被嫉才的汪海洋残害于梅州。而一些因伤留下的士兵,则留在龙硿洞周边一带,其生命却在这片美丽而神秘之洞中得以繁衍。龙硿洞的温情,给了李世贤最后的一丝慰藉,给他心灵与肉体的痛苦上洒了一阵甘霖,此时,战火的焚烧、枪炮的碾压、死神的紧迫,太平天国过往所有的光荣与梦想,都在龙硿洞内成为收藏者,成为历史的见证。

    历史总有惊人相似的一幕,当年李世贤到龙硿洞是天国将领,江山破碎之际,张士德一行抗日义勇军到龙硿洞时也是国破山河,而魏金水、邱金声、郑金旺等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民不聊生的艰难岁月里,率红八团、岩南漳游击队员在龙硿洞一带打游击,开创龙康村、四集村等红色的革命基点村。龙硿洞,成为革命先驱者们一个天然的屏障,革命的火种在洞内安然保存,连同红色新罗二十年不变的土地革命成果。

    四海为家的风雨飘摇岁月,国之不存,家之安焉,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龙硿洞当然不是避风港,它是暴风骤雨之后的短暂的宁静,是军弋铁马、驰骋疆场的战地黄花,是开放在悬崖边的泣血的杜鹃……风雨之后的彩虹下,流溢着果汁清甜的山风拂面而来,绿色的负离子芳香着我们的唇齿,这是远离了战火的甘霖!历经了流亡之痛的团聚的醇香!在龙硿洞游览一个多小时之后,从龙硿洞洞内坐船约十分钟便到了洞外,这短短的十分钟却仿佛让我们渡过一个漫长的世纪,时间和空间都倒流到了三亿多年前,从阴暗的水域渡出洞外,暴风雨刚刚过去,流岚从山腰渐渐掀起,一朵朵祥云,于山峰间徜徉,游人们重新回到鸟语花香的明媚世界。

    “也无风雨也无情”,三亿年的时光都已凝固了,连同洞上的这些文字和声音,让我们感恩于在历史的天空中淡定从容、笑看风云的龙硿洞。

    (作者系市作协副主席,新罗区旅游局局长)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