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龙雁春韵笔会
龙吟东天
[作者:邱卫卫]

    龙撞岩硿府豁然,三重门内亿年禅?奇思暗引数潮汐,苦坐赢来一线天。

    石雁有逢神伞陛,仙田无害敬卿缘。乾坤向背皆因水,河洛遗章岂独眠?

    吟罢,再次踏进龙硿洞,二十年已过,重逢斯长,于洞内仅是分秒,一切依然:龙床帐缦,玉宇琼宫;风池辇道,雨护云拥;潜龙摆首,神马追风;伞璀星璨,旭日东升。神话般的龙宫石府,在这里酝酿得何其充分,它与相距百里之遥的龙岩洞遥相呼应,大自然用亿年的光阴溶琢出一片黑暗中的瑰丽,等待有缘人的邂逅,等待有心人的赶赴。

    坐落于东南沿海之后隅的闽西山地是片神奇的土地,而龙岩因处处充塞着龙的气息而格外让人青睐。这里原野葱茏、水量充沛、气候宜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将龙身龙影定格在这里,漫延在这里。当一千多年前南迁的汉民族惊为天遇之时,唐明皇一纸诏书,“龙岩”的名字再无更替,龙岩有幸成为中国第一个以龙为图腾命名的城市,从此龙文化便在南中国迅速传播开来。这张龙图是如何铺展的呢?群山之下藏龙卧虎,怀抱之中吞金纳秀。龙津渡口九龙东去,雁石江头孤雁何求?

    当我置身于龙硿洞,再次审视它时,一股潜伏已久的力量突然喷发。只知龙岩城区的玲珑秀逸,不知龙岩底气的博大内敛;只知龙岩客寓之大气象,不知龙岩古邑之小风范。龙硿洞再现的不仅是一条清晰的龙脉,它的隐忍已缠得我不得不在洞内的马背上扬鞭一举。

    经过亿万年的地质演变,龙岩地质矿产富裕,种类繁多,地理地貌多姿多彩,溶水性岩石面织庞大,加上这里地处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雨量充沛,地表地下水异常活跃,为喀斯特地貌的形成创造了条件。神奇的是大自然赋予这里众多奇幻而富于假想空间的岩溶风貌的同时,对于龙形的寄托似乎多些。龙硿洞便是龙岩龙文化的一个天然的微宿景观图。

  欲入龙府,必择龙门,龙门有三,左中右,人说三色门,即平安、幸福、发财,这是众生所向,龙顺应民生巧安此三门恭候。但不论从哪门进,龙府开放着的仅是这平安一路,龙兑有了平安便有了幸福,它是一切财富的源泉。龙硿洞是三层楼中楼,间有错层交织,谓同中洞,层中层。如今只有中间的平安层开放着,上下两层神秘地封闭着,龙说那是智的升腾和力的支撑,当平安拥抱着你,就是闭着眼你都能感受到永恒的力量在涌动,你都有能力营造一个创造的平台。当年汉民族为避战乱迁徙而来为的不就是有一个平安祥和的日子么?千百年来,汉族与这里的百越人不断融合,和平共处,终成一带主人。那么就让我顺蕾这条龙脉探入龙宫,去撞一回心灵的共鸣吧。

    转入龙门,一条用鹅卵石铺就的人工廊道延入龙官。脚下的质感让我有种奢华感,而廊边向我们致意的天狗天象增加了龙宫的威严、展翅欲飞的雄鹰散发出扶摇直上的灵性,神牛引渡着牛郎织女起舞瀑前绎仙缘,龙床的帐缦若隐若现,让你欲窥还休,未入宫门便让人怦然心动!

    当一团天然折光从龙官顶上透将下来,在黑暗中陡现的光明最激荡人心,尤如山重水复之下的柳暗花明,龙硿洞用一缕光明慰藉你,在人生最陡落之际,在被黑幕笼罩之间,在无边无际的孤寂袭来之时,你会突然想起这则光亮吗?当我走出洞口,我将带走这息希望之光,供我一生磨砺。龙向我们暗示着河洛人南下的辛酸与坚韧,当我们庆幸我们的家园和煦如春了无大灾之时,我们会想起我们的先民颠沛流离艰苦创业的不易吗?感受片时的黑暗,凝望那束自然之光吧;耳边传来瀑布的轰鸣声,心为之暗暗绪动;突然拉动所有的灯光,龙宫的瑰丽一览无余,一根擎天大柱将古今托起!

    四周宫墙的天然浮雕再现高山流水、丛林秘踪之旖旎风光、映衬着宫体内由石钟乳、石笋化成的千姿百态的塔、柱、蓬,或斜或直或倚或举或孤或群,令人目不暇接。置身于这片可容千人的雄伟浩大的宫廷,轻抚一把这些被岁月雕琢而依然湿润的溶石,一柄时光之刀锋利地扎向我的心尖,我出神于那依然滴达作响的溶水,它正固执而单调地由顶上的缝隙砸向自己,用我之液塑我之形,溶水正用亿年的寂寞等待一个完美的涅槃。当我伸手捧走几滴溶水,当我在它日渐成形的胚体上轻轻一抹,我突然感到了罪过,我这一抹啊,抹掉的是它一个世纪的积蓄。倘若人人如我,它将减寿多少?水在我的手心蠕动起来:欲成正果需耐得住漫长的孤独与寂寞,需得拒绝外界的干扰啊!

    把手上的水抖人宫内的云盆吧,云盆里的水纤尘不染,倒影之中,有云浮、巨石互相捕捉,巨石如耕牛,怡卧于清水塘内,时有飞溅落下,不知从何而来;云盆层层扶级,宛如梯田,又如欣欣农庄,丰收在望,一条水柱常年不竭,一轮红日喷山而出,映照着这个富足的雷庭龙府。一条暗河从府边流过贯穿全洞却时隐时现,觅不得源头,据说暗河会随巨龙的情绪变化不定期地涨潮,神秘异常。要观龙的喜怒还得继续探人龙府气象中心,洞壁是一张天然的雷雨气象图,这里空间开阔,龙头龙身搭在这里休息,文革期间乡民于此间放映电影,不知惊扰了龙体没有?或许它也看得津津有味呢,天然的电影院不必挂屏,音响奇佳。我想听听这洞中的环壁回音,便极力怂恿导游领引大家齐声喝彩,清亮高亢足以撞壁回荡了吧?却不料声落音绝,好似被石壁吸走似的,又好似误人洞中的无底洞远走他乡。忽然想起“一锤定音”这个词,又涌起南下扎根、追古怀今的情素来。

    我惊心,这龙宫不正像龙岩城,这暗河不正像龙津河吗?暗河的源头不必说自在龙心。

    当心被感动之时,情被濡湿之时,荒原会萌生机,近来,亿年沉思默想的龙硿洞内的岩层上竟然长出一葡葡的草来,着实让人惊喜。只是想象不出那种子是从何而来?然道是亿年前留下的种子?不可思议的事实让我想到了现今流行的那句励志豪言:一切皆有可能!

    龙硿洞内镇宝之物,号称天下奇观的“龙伞”,华美异常,其伞面密布钟乳,宛如蜂窝,缤纷夺目,摄人心魄;伞柄正中,难以置信。我轻扣其伞面,石质坚硬,蜂网薄削,有别于其他钟乳石。其成因让人困惑。龙伞集华丽与神秘于一体,也许今生我等不到真实的答案,但愿这把龙伞始终带着神圣的微笑,陛护我们,陛护龙岩,陛护人类的和平与安宁吧。

    离洞,荡在龙湖上,用小舢板自己划着,一路灿烂,显然收获不小,每个人有不同的感受,于我,地上的路更长更坚实了。

    龙湖的水一圈圈散敛,那是洞内的一只石雁在传递着思念的信息,它永远是腾飞的姿势,它与雁石河上的那只石雁是对夫妻。传说当年双雁从北方南迁之时,雁石河边的渡口村正患蝗灾,为帮助海龙王替渡口村民灭蝗虫,雄雁坚守龙硿洞最后变成化石,留下雌雁在雁石河上日夜翘首等待,最后也化为化石。思悠悠,意悠悠,情雁别离无绝期。渡口村民感念于此便将渡口村更名为雁石镇;海龙王感念于此,便将洞中的石头点化,让双雁通过石头的声波传递相思,我轻拍洞内的一块石头,贴耳细听,硿硿然,终于明白“龙硿洞”为“硿”的含意了,原来龙硿洞贮满苦情,难怪洞内的回音壁没有回音。

    客徙总是拖着不尽的思念,负着满腔的恋情穿棱出一个叫做南方龙文化的历史。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