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龙雁春韵笔会
魅之东洋楼
[作者:邱卫卫]

    天方地阔楼圆,大多数客家土楼呈现一种和谐之美,而龙岩新罗土楼天旋地转楼方,体现一种稳定之态,如适中土楼,苏邦土楼。客家土楼早已名扬天下,新罗土楼却养在深闺人未识。伴着四月的阴晴不定,我们走进位于雁石苏邦村号称龙岩第一楼的东洋楼,它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简洁明快而浩大。深入它,在神秘与眩惑中慢慢捻动,我竟然陶醉于一种被诱惑的快感之中。

    东洋楼里外两层,皆方形,里高外低;离楼而观,内外分明,有别于客家圆楼的内低外高、内不可外观。楼外围着一圈“护楼河”,人工垒砌,呈不规则状,直弧宽窄,高低间杂,不知玄机何在?此时水是放空了的,只有处于河中低洼处尚存星星点点的水滩。原来人去楼空,东洋楼已是一个“孤城”了。楼体的墙面几乎全部剥落,露出黄土夯就的层层皱褶,几道明显的裂痕爬在墙上。从落成至今已264年了,虽显风烛残年之态,但依然骨健气定,完整而大气,10亩之地托生出一个什么样的人家呢?这样想着,东洋楼的大门已然敞开。

    东洋楼以内楼的方位为主,坐东朝西,外楼正门与内楼正门呈直角避让。过护楼河入内,最为显眼的是外楼一排排的木楼梯,有的平行有的对立,不知是艺术的需要还是支撑的需要?外楼双层96间,上卧下厨。有一口人家居此守楼,其余三千人丁全部外出了。外楼正门左手便是内楼,行至正中左折而入,见内楼大门额眉有“陈氏家庙”四字,我暗暗吃惊,难道这内楼不为居所?再看崭新的门楹:“金龙彩凤配佳偶,明珠碧玉结良缘”,始知这里近期举办过嫁娶典礼,可惜对联贴反且不律。

    一入里,正方天井坪摆了个大大的长方桌,撒了一圈长条橇,放满茶点水果,用这种方式迎客,用心良苦啊。

    若大的一座方楼,空荡荡地,寂寞向我招手,几滴落雨跳进来,天井坪上不规则的鹅卵石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土楼实在平凡,里楼三层66间,空荡荡地。从一楼到三楼只有一个楼梯口,一位守楼人领我从一楼到三楼一一扫过。只有二楼西北角落的一间放着个大大的粮仓,稍有殷实之感。木楼地板有节奏地伴着脚下的鼓点。二三楼的房间朝天井坪一面无墙无门,显然不是为了居住,抬望方正的天空,我似有所悟。因无门楹,里楼所有的对联贴于楼柱上,红红的露出了生机。正对着大门的是正厅,其上二三楼分别供奉陈氏历代先人的牌位,有一面鼓置于厅侧,有如号角,历史的颤音划空而来,东洋楼突然喧嚣起来。有书“忠烈麟凤”四字,可想可念,陈氏先人定然铁骨铮铮无可比了,我猜想着。二三楼的扶廊如栅栏般漏空着,我向下一望,众人散去,独有那守楼的老人静坐于天井坪,孤独、落寞,像一幅凝固的古画。我一时被噎在楼上,这样一动不动地探着身,东洋楼摇晃起来,那个陪在我身边的东洋人仍然不厌其烦地向我介绍这里的一切,掩饰不住的自豪感染了我。

    楼上每间不仅无门,连窗都是无遮无拦的,没有窗框,更不见窗门了,与其说是窗不如说是洞,像被凿穿似的,透出去正好射对外楼临水的窗门,通透齐整,一股春风自窗外徐徐而入,畅通无阻,不需多余的羁绊,如此简单,却又费98年之久举三代人之力建楼,用心何在?

    守楼人说墙基有一米七五厚,足有一个铁汉子的身高了,我用手指抠之,相当夯实,难怪屹立百年不倒了。我抽出楼里的那把皇赐指挥刀,沉沉地,长度与墙厚一样,是巧合还是特意?想想皇赐宝刀于陈氏第八代陈士恺之时,离始建楼时已30年,这时根基应已下了,此刀难道是特意依墙根的厚度所铸?若真如此,按古人所说那真是皇恩浩大了,“忠烈麟凤”足以让族人荣耀百代了,东洋楼似乎有了宝刀镇楼便添了一股灵性。

    据传,15米之高的三楼曾数次有人跌于地面,却安然无恙,令人称奇。揣度为何常会有人失足呢?

    这方内楼无门无窗无居所,始信内楼是家庙,这种举一楼之力供一族清醮的壮举,确实令人感叹。一般楼厝举办醮仪有个厅堂就足够了,而陈氏竟对其慎重到极点,同时也说明陈氏族人清醮的频繁和隆重了。当守楼人向我念出流传于此的一联,我一下便恍然了:“围罗清醮,求熟平安”,陈氏家族何以对清醮如此推崇,“平安”二字值千金啊!这也是东洋楼人的精神所向。以家庙为中心,以家居为辅,以家庙为高仰,以家居为低伏的建楼格局全是因重醮兴族的思想导向所致了。

    诚然,楼的高度便是心灵的高度,楼的位置便是心的位置了。虽然现在东洋楼已成空楼,但东洋楼内楼家庙的朝祭与各种聚会活动却不间断,每到这时,几百上千的族人于内楼天井坪,于楼上窄道,起起落落,何等壮观何等动人心魄啊。我低头眠气,挤而失足,跌于地面,众人接之,安然无恙,像一组电影的慢镜头,有惊无险,在一阵惊呼之中,英雄似地翩然而起。天灵地灵人灵,连梦也是灵的,我在一阵笑声中醒来。天井里随意摆放的桌椅如履平地,高低错落的鹅卵石地面像缤纷的花瓣撒了一地,竟如此顺从地不让桌椅翘脚,神奇异常。难道东洋楼建楼时曾用数学精心算过每一块鹅卵石的大小和摆放的位置间距?似乎不太可能,如果不是这样,这又当是如何解释呢?楼外的“护楼河”形态不一,不知与楼内天井的石头是否有关联,或许有物理上的感应吧?真让人讶笑,归于地灵吗?但事实如此,守楼人于天井坪置桌椅迎客便是让我们亲身体验一下这东洋楼的神奇。

  顺着楼外的“护楼河”走一遭,“护楼河”似乎让东洋楼感到平稳,一群小鸭在“护楼河”里悠闲着;再次投望于高楼,风轻轻刮过,钻进土楼去了。落眼处里高外低,凿壁通窗,不避匪盗,可见当时社会安定。我想不知是楼使人平安,还是人使楼平安了。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