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龙雁春韵笔会
土气
[作者:陈碧珍]

    见到她时,她已经很老了,依旧穿着那件黄衫子,静默在春风里。

    路边,像迎春又不是迎春的那种花朵,粉嘟嘟的,一朵一朵冒出来,开得满树耀眼,又乱得毫无章法,像一群顽童肆无忌惮的喧哗。她就在鹅黄色兀自招摇的花树掩映下,侵入旅人的视野。她与花树仅咫尺之隔。她还像过去那样,穿着里外两件衣裳,内高外低,参差错落,土黄色的衣裳有规则地排列着一个个方形洞口,那是她的眼睛,是她通向世界的窗口。她依旧戴着大箬笠。黛青色的箬笠苔痕浓重,翘起的边檐朝天空抛出一个流畅的弧度,宛如佳人抛出的媚眼,充满蛊惑与力度,给正大平稳的她平添一份灵动。

    经过几百年风霜雨露的剥蚀,她烟尘满面,已经很沧桑了,却让人在春天里遭遇。旅人的眼神有些错愕,愣了愣,再定定神,然后顺着小坡,一步一步走近她。旅人走下小坡,发现她和花树之间,隔着一条不规则的河——那是河吧,护楼河。古时候,一座城池往往拥有护城河,那么,她也有护佑自己的小河,可以想象,她曾经多么养尊处优,堂皇富丽。几只小黄鸭在河里悠闲地踱步、觅食,浅浅的长满墨绿青苔的河水尚不能湮没小黄鸭的爪子。突然,一只笨拙的小黄鸭踩到嫩滑的青苔,扑哧一下,跌进污泥里,等它挣扎着起来时,嫩黄的衣裳便沾上点点黑泥。旅人看着这一幕,嘴角一扬,笑了。

    沿河岸行,旅人的目光再次被吸引。他看到一扇暗红色的木门,嵌在赭黄的墙体上,一把锈迹斑斑的锁,将过往的一切锁住。因为门,因为锁,旅人再一次凝视墙面——她穿了几百年的黄衣裳。那松松垮垮的几欲脱落的粗糙斑驳的黄土,仿佛轻轻动一动手指,它们就会哗啦啦掉下来,宛若曾经哗啦啦流过的光阴。那是一件怎样的衣裳?千疮百孔,遍体鳞伤。旅人想,那么柔软的泥,那么薄脆的黄,怎禁受得住几百年时光的炙烤?

    且行且想。走过长长的河岸,来到她的正门。正门粉刷一新,白白的门楣上写着三个大字:“东洋楼”,这就是她的名号了。正门两边贴着大红的对联,对联上端又各挂一个红灯笼,上面分别写着“陈府”与“东洋楼”。旅人的忧思被这些刺目的白与红打断,但旅人相信,在白墙下面,依然是土里土气的赭黄,是大地的气息和泥土的味道。旅人突然想起一个不太恰切的譬喻:正门的打扮,好比年老色衰的女子,想用厚厚的脂粉,掩盖岁月的风霜,可再怎么涂抹,也遮挡不住日薄西山的暮气。可是,旅人想,这一定不是她的本意。她骨子里的质朴和大气,令她拒绝这种夸张浮艳的修饰,不是吗?

    穿过正门,黄色再次映入眼帘,那是一望无际的令人忧伤的土黄。旅人望见的是内楼,也就是主楼。这是她穿在里面的黄衫子。这种黄,令人想起征程,想起戍边,想起清角吹寒,想起烽火连天,想起黄沙漫漫、墙角边,几个老阿婆神情淡漠,端坐矮凳上,背景实斑驳颓圮的墙体,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旅人冲动地举起镜头。一个脸上有着一大块黑斑的老人居然羞赧起来,红了脸,用手摆了又摆,旅人知道了拒绝,也意识到自己的莽撞,忙歉意地放下相机。

    踏进主楼,一个宽大的天井坪尽展眼底。旅人想,那么,现在就是进入她的内心世界了。旅人站在天井坪,抬眼望去,二楼和三楼是用杉木做成的许许多多的房间,白色杉木已被岁月熏成黑褐色,所有门窗都已卸下,只裸露着一个个门洞,那是一只只洞察秋毫的眼,看尽人间苍凉。那贴得到处都是鲜艳的对联,又在苍凉中点缀出几许繁华,看得旅人心里五味杂陈。

    旅人的目光最后定定落在一楼溃不成形的土墙上。这些破败的房屋堆着杂物,有的墙面半边坍塌,泥土纷纷坠地,消融。她,经历了那么多世事变迁,很老很老了,老到了最后,只想证明自己是谁。

    旅人的心泛起阵阵涟漪,莫名被感动,被震撼。旅人知道,她颠沛流离,辗转而来,她属于客家。客家客家,人间过客,何以为家?单是一个客字,令人油然而生漂泊感。天地一沙鸥,缥缈孤鸿影。然,总归要找到自己的寄身之处。于是,尽管南方的红壤不同于北方的黄土黑土,骨子里流淌着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的血液的客家人,却聪明地创造出一种比黄土黑土还要坚韧的土。他们在将生土掺人红糖水、糯米、石灰的同时,也把客家人不屈不挠的个性糅进南方的泥土沙石里。他们在夯筑起一面面铜墙铁壁时,也将客家人高大巍然的形象矗立在青山绿水间。

    旅人流连良久,感喟一番,终于踏出她土黄色的包裹。临了,回眸一望,看见楼前一块石碑上写着几行字:“陈姓民居,始建于明末,清顺治11年(1654年)建成,坐东朝西,楼包厝方形3层生黄土夯筑方围土楼,分外楼和主楼,环楼四周建有宽3至4米的护楼河,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为区内具有东方特色的大土楼。”

    任凭风雨侵袭,她一袭黄衫,岿然不动,日久年深,安然无恙。然而,她的生命,来源于土,将终归于土。

    她是一座楼。一座土里土气的楼。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