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追思张惟
张惟散文的美学风格
[作者:邱德昌]

 

被誉为“闽西红土地文学”旗手、闽西文学教父的作家张惟一生著述丰硕,涉猎小说、散文、影视剧创作,而公认为成就卓越的是其散文创作。在散文创作领域中,就题材而言,他创作的以红土地人物和事件为主的题材又被认为是最高水准。作家、评论家沈世豪在《如椽大笔写春秋—张惟先生散文印象》中有准确的表述:“我认为,他写得最为传神的最有分量的文学,应是以闽西大地血与火的洗礼为内容的历史的回音,这一题材的散文可谓篇篇皆是掷地有声的力作,那是中国历史的实录,是用作者全部感情甚至生命编织的史诗,是矗立了中国文坛的一座丰碑。”这一类的实录作品,多指张惟采访红土地上成长的人物、发生的事件而生发的散文随笔。张惟的散文能获得“史诗式”的荣耀,得益于张惟散文呈现的高站位的立意、大开大合的结构,开放而悲悯的人文关怀。诚为作家、评论家陈小培在《张惟创作论》所言:“张惟的散文是大散文,大题材、大建构、大背景、大人物、大气魄,大情怀,大境界,大思索。大气磅礴,大音希声。”

值得特别提出的是,张惟晚年致力于文化散文创作,也是佳作迭起,并延续了这种“大气磅礴,大音希声”的创作风格。这里所说的文化散文,是指张惟对“河洛文化”、“闽南文化”的文化寻根散文。

张惟天生就有一种文化使命感。他曾身兼龙岩地区文化局、方志办、党史办、作协四职领导于一身,从文联行政岗位退下后,便立志于地方文化史的探寻、整理、挖掘。他在《龙岩洞寻龙记》(2004年12月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后记中直言:“新时期我留在了故乡,参与文化行政、文学创作、党史征集、地方志编纂的一系列工作。但从内容上看,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祖国之前,我的努力主要是在革命史方面,如完成长篇小说《中央苏区演义》,散文集《觅踪访史录》等 8部,电影《血与火的洗礼》,电视剧《大地的儿女》、《闽西大暴动》等。之后,因几度去香港,与海内外龙岩会馆的新朋旧友多有接触,尤其是参与发起组织第一届世界龙岩同乡恳亲联谊大会,相应成立龙岩文化研究会,我被推为首任会长,从兴趣到责任,我更多的精力是转到地域文化研究上了。”

张惟研究的地域文化是龙岩文化。研究的发端,始于参与发起组织第一届世界龙岩同乡恳亲联谊大会,为了使联谊会有一个学术理论支撑,使龙岩乡亲通过寻根在认知和感情上有一致的文化认同,达到恳亲联谊,敦睦乡谊之目的,必须研究龙岩文化。

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还乡使故土成为亲近本源之所在。”张惟的视角转向了研究龙岩文化,他的乡土文化散文成了他新的创作目标。关于龙岩文化的研究背景是1998年5月龙岩市委张燮飞书记在参加“红土地文学丛书作品研讨会”时,提出重构新型“闽西文化”这一战略口号。随后,《闽西日报》发表了张惟与知青作家谢春池关于“闽西文化”的对话,张惟提出龙岩的新罗、漳平两地系“闽南支系文化”的概念。紧接着10月初,在龙岩新罗区召开首届世界龙岩同乡恳亲联谊大会和成立龙岩文化研究会时,张惟发表了《龙岩和龙岩人的来龙去脉》演讲,正式拉开了龙岩文化研究序幕。2001年,以张惟为会长的龙岩文化研究会创办了会刊《龙》杂志,为研究与交流龙岩文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2003年张惟出席在泉州举行的“闽南文化研究论坛”,发表了《龙岩属于河洛闽南文化及其与客家民系的关系》一文。2004年,张惟出版《龙岩洞寻龙记》,收录其龙岩文化研究文章及散文。同年,第三届世界龙岩同乡恳亲联谊大会召开,张惟主持“龙岩文化理论研讨会”。张惟的散文集出版与龙岩文化理论研讨会的召开,奠定了龙岩文化理论研究基础。2010年在龙岩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龙岩同乡恳亲联谊大会上,张惟发表了《龙岩与台湾全面的历史文化因缘》一文。2014年,张惟参加在郑州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河洛文化研讨会”并发表了《河洛郎南下东南海滨产生的文化嬗变与创新》一文,这两篇文章的发表,是张惟研究龙岩文化的成熟标志。

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作家的张惟不仅有专家学者的考证,而且,他总是以诗人的目光、作家的情怀深入龙岩乡野,细察乡土文化,围绕寻找文化之根,将炽热情怀融入文化研究之中,以散文风范行文,结构大开大合,语言流转自如,生动活泼。形成独特的文化散文风格。虽然他认为:“后来虽也写长篇小说、电影、电视剧以至文化研究文章,情有独钟的仍是散文。”(《张惟散文·后记》作家出版社2005年7月出版)这是作者的自谦,实际上,他这个时期的文化散文,眼界更加开阔,题材得到拓展,有文化事象考证、有寻访历史名人、有深邃宗教禅意,也有描述龙岩文化活动、咏怀故乡景物等内容,无不充满乡土情怀,语言上有诗歌的张力,文章体现了作者深沉的哲学思维,结构纵横自如,呈现雄浑劲健的美学风格。

一、浓郁的乡土情怀

乡愁是作家们创作的原动力。阿拉伯当代思想家、诗人阿多尼斯在《孤独是一座花园》里说:“你的童年是小村庄/ 可是/ 你走不出它的边际/无论你远行到何方”。龙岩是张惟的故乡,虽然他出生在从新加坡返回祖国的途中,但他认定龙岩是他的根,也是他文艺创作的灵魂。“在振兴中华的大时代,乡土文学是不可缺少的组成细胞,我们歌颂黄河、长江的雄伟,她体现我们民族的气魄,可是我们谁也忘怀不了自己家乡的小溪。”(《乡情小集序》)乡情乡音,是他写作的灵感,构筑了张惟散文的灵魂。挖掘龙岩文化的根,展示龙岩文化的精神内核,从而光大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成了张惟写作的终极目标。

《天涯乡音》是作者作为福建作家代表团成员出访香港有感而作,因为在香港听到了“龙岩话”且偶遇龙岩籍台湾诗人张香华诗作,并与张香华通了电话,为寻找到张香华而倍感亲切。所以,作者在文末点题:“我说,龙岩的山水独钟于女诗人的灵气,龙岩话虽仅流传方圆30公里,但在天涯处处传递着美好的信息。”又比如,《龙津儿女》一文,作者在故乡龙津河中怀恋少年时代的“懵懂”情感,写少女因家庭成分而无奈分手别离的酸楚,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叹。作家写道:“我独自徘徊于登高潭畔,却寻不到当年水车的影子了,而流水却将我的思绪带往历史的悠远”,当遇见从海外归来的少女,作者借少女的一段话,抒发自己对故乡的真实感情:“她说,毕竟是故乡,欢乐、思念多于哀怨,使她在外部世界转了一大圈,包括日本、欧洲和美国,又寻觅回来了。我说,我们那男孩将老了,你依然美丽年轻,而我们的故乡再半年,就要迈向21世纪的环太平洋经济繁荣带。你能投资建设故乡吗?” 爱与恨交织,最终,还是回归家乡,以建设家乡为大爱。《龙的故乡十八景》则完全跳出了传统的龙岩八景,将龙岩中心城市的所有景致认真梳理一番,别出心裁的编了个十八景。而这十八景均是“到处都留有龙的命名和信息,到处都是河洛文化融入越地的象征,让你时刻感受到无处不在的龙文化的渲染。”

可以说,乡土情怀是贯穿张惟文化散文的灵魂。家乡的历史与文化是张惟文化散文的骨,遗存于家乡的景物与传奇、及至海内外的乡间乡情人物都是文章丰满的衣裳,共同编织成了张惟文化散文的一道奇丽风景。

二、雄健的诗歌张力

张惟散文的特点,就是大开大合,上下五千年,纵横八千里,天马行空,张驰有度。这种跳跃性的、散发性的思维,形成张惟散文不受时间、空间的束缚,像诗歌一样跳跃飞舞,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历史与现实、过去与未来,信手拈来,自由成文的风格。这种雄浑强健的大开大合,充分展现了散文“神聚而形散”的特点。一是表现在结构上的大开大合,二是表现在语言上的诗意张力,三是在叙述中突然出现的寥寥数语的诗韵,令人玩味不已。如《历史留在山间的民族魂》(刊发于2003年1月19日《闽西日报》)一文,从龙岩城中山路一块石墙,考证为龙岩宋城遗址,追忆到南宋时江山人郭氏筑铜城为义军,又追随文天祥抗元救国,进而对中华民族大融合进行了理性的思索,从而对存留在故乡山间的民族魂肃然起敬。文章挖掘故乡山水之间存留的民族情怀,诗意化的心绪跳跃,使结构大开大合,让读者享受跌宕起伏的叙述,达到荡气回肠的艺术效果。

《追念张垣兄》一文,通过对胞兄文学方面成就的追忆和对自己文学之路的影响与帮助,最后通过一句诗化的语言来升华怀念、感恩与愁苦之情:“从此,我迷失了走回老家故居的路,闽西文坛失却了一个珍藏历史的文库”。多么诗意化的抒情,寥寥数语,充满张力,一句话便将张垣的重要性和作者失去兄长的沉痛生动形象地表现了出来。《几乎被遗忘的王景弘》在叙述王景弘的历史作用之后,文章结束语以诗歌语言,升华了文章主题:“王景弘,是我们闽人以至中国人勇往地走向海洋的伟大先驱者!”这种诗化的语言,大量出现在张惟文化散文中,起到了画龙点睛作用。不仅使文章生动活泼起来,而且给读者提供了一个诗意的阅读空间。

三、深沉的哲学思索

“器大者声必闳,志高者意必远。”作家是思想家。一流的作家站在时代的前列,高瞻远瞩。为一个时代代言,说出常人不敢说的话,说出常人说不出来的话,说出常人想不到的话。张惟的文化散文,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他有记者敏感的视角,能最快的捕捉到时代的风云。他在研究龙岩文化之初提出了闽南支系文化,后又提出河洛文化;当国务院明确福建“海西”定位时,要求发扬闽南文化、客家文化、妈祖文化等七项特色文化后,又重新审视,将龙岩文化仍归为闽南文化,即河洛闽南文化。他关于龙岩文化研究的系列文化散文,篇篇都有鲜明的时代烙印。张惟的机智,张惟的大局意识还可从他极力主张闽西文化要学习海洋文化这一观念中得出,他策划生成的中国文坛一道亮丽风景——“红土地·蓝海洋笔会”已连续举办了十五届,跨度二十多年,将闽西文化引向海洋文化,闯出一个开放的文化星空。同时,作为作家,他对历史的预见性也是超出常人的。《新视野乡土散文》中讲到在龙岩召开的红四军七大绽放民主之风,最后突然笔锋一转:“按照巴黎公社的原则,权力是其授予者的公仆,而不是相反,在授予过程中的民主精神,显示了人的高贵,压倒了权力的高贵。在龙岩召开的红四军七大,留给我们的历史启示和精神关怀,这种悲悯情怀,是作家作品能超越时间与空间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越来越深刻地展现出来,其意义或将超过三打龙岩城的军事战略价值。”此文小标题为“寻觅淹没在历史里的高贵”,可见作家的预见性之远。一流的作家注定有超越阶级与国界的人性的思索,发表于香港《文汇报》的《毛泽东长女流落龙岩之谜》,结尾有一段:“在这属于个人的震撼灵魂的问题上,谁能回答杨月花的天问:我从哪里来,我是谁?” 这是近于天问式的质问?是什么原因,让杨月花无法知晓自己的身世?是什么力量掩盖了历史?这些问题抛给了读者,并引导读者进入一个悲怆的思考境界,大大增添了文章的分量。《龙岩洞寻“龙岩记”》一文,叙述了作家对龙岩洞被现代工业所废,痛心疾首以至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便不忍前往,后闻说尚存“龙岩记”碑刻等,在失望之中看到了一线的希望,遂前往考察,文中结尾发出这样感叹:“我悲叹,即使从经济的角度,保护和开拓龙岩洞胜景,其所能创造的持久的旅游效益,也决然超过那源源低价运出的矿石,且留给了千秋后代这百孔千疮的废山。我期待着龙岩洞重放它的灿烂的光华,让人们回思河洛文化最初进入古越地的千缠百结。”此文先后在《闽西日报》、《福建文学》、《作家文摘》上发表,其深刻的反思与诘问,引起了当地政府重视,当地政府遂关闭了矿山,启动了龙岩洞保护计划。这就是文化散文散发出来的魅力与力量。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人们皆称子美之诗之雄浑,莫过于此句。用此诗句来概括张惟的文化散文气质,也是十分贴切的。因为他的散文里,骨子里流淌的是乡愁,他的乡愁,不同于戴望舒缠绵的雨巷,不同于卞之琳那孤寂的芦苇,不同于席慕蓉纤弱的清辉冷笛,他是碧空万里中大雁雄飞的寥廓,是乱云飞渡的从容,是千帆远影的壮观,是大气磅礴的一江春水! 

(2015年6月13日写在张惟逝世一月之日)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