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追思张惟
不堪别离 不曾别离
[作者:张雁]

父女情深 

时序流转,风雨时作。

本是“夏始春余,叶嫩花初”的5月,正当生命在觉醒、在回归、在焕发蓬勃生机的月份。然而,5月13日,在那个迷蒙的雨夜,一直疼惜护翼我的爸爸竟溘然长逝。曾经伟岸的身躯如玉山倾颓。刹那间我的天地失色,不可遏抑的悲戚惨痛久久弥漫。然而,无论如何心痛难舍,爸爸似乎真的要远去,要离开了。离开他倾尽心血浇灌了大半辈子及至生命最后一段旅程的闽西红土地文学,离开他倾尽所有融化一切地宠爱娇惯的女儿。

由于病痛的关系,今年春节前爸爸就住进了医院。作为贴心的幺女,我一有空就守护在爸爸的身边。由冬转春,春残入夏。时光恍惚梦境依稀中,闻听爸爸轻声地呼唤:“雁儿,给爸爸松松右边的肩膀。”恍然梦醒,我的双手正搭在爸爸的肩上,看见爸爸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双唇翕动。怀抱中爸爸温暖如昔,可是爸爸却再也不能回应女儿的呼唤了。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父母对我的抚爱、养育、保护、抱持的恩德,如同苍天没有尽头。然而,那个“拊我蓄我,长我育我”的爸爸,终于要离我远去了。

二十多年前,爸爸以抒幽愤于恬淡的笔触,写下了一篇《有女万事足》,收在散文集《人间不了情》中。我就是爸爸文中所说的那个“宠娇了”而又长大了的女儿。

犹记得,文章中,爸爸把女儿称作妈妈为他完成的“一件杰作”。犹记得,从小,爸爸就说我是他降临世间的一颗福星。

那时,爸爸正避居山村。大概在爸爸心底,新生的女儿,就仿佛一朵点缀乡野的小花,清新而烂漫,因此格外珍重疼惜。不久,“四人帮”被粉碎,迎来了拨乱反正的转折年代,爸爸却说是稚龄的女儿给他带来了转机:盖在爸爸头上的阴霾被吹散了,问题已经调查清楚,爸爸可以回省城工作了。

既然爸爸把功劳推给了我,一直以来我也就沾沾自喜,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爸爸最大的宠爱。从小到大,爸爸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甚至连稍重些的话都没对我说过。相反,爸爸更是公然向旧雨新知、各路文友宣称,对女儿的“偏爱是明显的”,无论家里家外。

犹记得,我们家一贯是严母慈父教育制。妈妈告诉我们,当年爸爸是拿着印成铅字的文章向她表白的。婚后,为了支持爸爸的文学创作,妈妈包揽了所有大大小小的家里家外事,包括对子女的教育。因此,搞不清家务的父亲,如果对我们有什么管教的话,那就是不分是非的疼爱。即便我们做错了什么也是不咸不淡说两句,体现在我这幺女身上更是如此。考试考不好,帮我偷偷签字;小笔的稿费,背着妈妈塞给我;出差总给我带礼物,大白兔奶糖和时尚的衣服,虽然现在看来不过是再普通的事,但在当时物资匮乏物流不通的年代,您让女儿何其骄傲!最爱挽着您的手散步,每次都能吃到冰激凌;写作累了帮您捶捶背,还能得到零花钱;长大后我交了男朋友虽然您不是太乐意,但是看我难受您依然衷心祝福,只要我开心!是啊,一幕一幕在我脑海里翻阅,记忆中只要我开心,您都对我言听计从,百依百顺!妈妈老说:你就宠吧!有你这样教育孩子的吗?您依旧我行我素,继续和我结盟。一直这样被宠着爱着的我从没想过失去您的日子,不敢想,不愿想!但愿永远也不必想!

一首《经书》的赞偈这样唱颂:

“父母恩深重,恩怜无歇时。……欲知恩爱断,命尽始分离。”

爸爸,即使您已经往生乐土,您对女儿的恩怜爱宠,必定永续不绝,无有尽时。

爸爸,其实,您的心底最清楚,您才是女儿真正的福星,永远的慈父。

爸爸,当年您本可以像许多省里下放的干部那样,返回条件优越的省城工作。可是您却选择了留下,继续留守在女儿的降生地,继续留守在镌刻着历史丰碑的中央苏区革命圣地。在这片丰沃坚实的红土地上深情地耕耘,为闽西老区的文学创作撑起一方靓丽的天地。

故土难离,故土情深。

在这块您难以割舍的家园,多少文学青年,在您的宽广温暖的胸怀的呵护包容中,振羽奋飞,自由翱翔。在他们眼中,您不也正是一颗指路的文星,一位文坛的慈父吗?正是您对文学青年的“偏爱”、“溺爱”,在他们心底,留下了一幕幕多么难以忘怀的记忆啊!

“是啊,张惟是谁?张惟是红土地文学的旗手,是闽西文化的元气,是一代清流领袖,是默默爱我们的那个长者。……张惟的风范在于,你可以反驳他、嘲讽他、挖苦他,他都一笑而过,那种包容,犹如父母对不懂事的孩子。”(吴尔芬《那个爱我们的人去了一一悼张惟》)。

“我估计人的青年、少年都会一段时间很‘文艺’,心中会有万千风云需要抒发,我也如此,……一天,竟然收到一个白色信封,上印‘闽西文学院 缄’。抽出信笺,一纸隽永的文字,书法含蓄有韵味,纯蓝墨水纲笔写就,是张惟的来信。”(清澈湖的博客《忆张惟师》)。

“这一夜,记忆的点点滴滴,随着悲痛慢慢弥散开来。我舍不得合眼,因为您还未走远,就让我迎着满天星辉,送您最后一程吧,就像您这些年一直领着我,走在开满鲜花的文学道路上,为的是能带我越走越宽,越走越远。”(郭鹰《高山仰止念恩师——缅怀张惟老师》)。

……

读着这一段段发自肺腑不堪别离的纪念文字,更让我深深地明白:

爸爸,您把全部的爱给了妈妈和子女,您也把全部的爱给了闽西红土地文学,不分彼此,也不分厚薄。

这份爱,是这样的浓烈炽热,是这样的纯粹清净。这浓烈炽热的爱,让我们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安息吧,爸爸,我们永远与您同在,我们从来不曾别离!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