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追思张惟
河洛文化三题
[作者:张惟]

一、华夏汉人南下越地形成河洛(闽南)语言文化区及其拓展    新华社2003年2月16日电讯发布“闽南文化论坛”落幕消息说:“与会专家认为,闽南文化是中华文化中很有自身特色的地域文化,它来源于中原的河洛文化,其存在范围大致包括福建闽南地区和龙岩漳平,广东潮汕地区、雷州半岛,海南大部分地区,台湾地区,还有以东南亚为主的海外华裔的闽南人聚居地区以及香港、澳门,此外,浙江、江西、广西也有数十万不等的闽南人”。① 

从上述的地理范围可以看出,华夏汉人南下百越故地,最初的核心区域是泉州、漳州、厦门和广东潮州、汕头,而后往雷州半岛、海南和台湾地区拓展,延伸向港、澳和东南亚。历史上,曾是苦草镇而龙岩县而龙岩州的今日龙岩市中心城区和漳平市,恰是位于泉、漳、潮州和厦门、汕头两个经济特区之间的交通与文化枢纽地带,在河洛(闽南)语言文化区的形成中具有独特的历史作用和人文价值。

今福建、广东、浙江为百越故地,有闽越、南越、瓯越之分,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其地为闽中郡②,包含今福建全境、广东大部和浙江的一部分。当时虽有中原流人和南征士卒流寓,但居民主要是百越各族。

苦草镇(今龙岩市区)的设立,当在汉末,其地处九龙江上游源头,有奇险岩洞和肥美水草,吸引了由珠江东行和越晋江南下沿九龙江西行的中原流人、罪犯和士卒等,立寨聚居。汉武帝徙越人于江淮间,越人大量汉化,有不愿北迁者也逃往此山岩。三国时代蜀汉丞相诸葛亮“七擒孟获”,主要是为了解除后顾之忧挥军北伐,而东吴五次经略入闽,是真正为了扩大地盘,屯军设治。孙权死后少子孙亮被废贬置候官,途中自杀身亡,夫人全氏仍携皇眷居住候官(后改称侯官,今福州市);③

孙权的孙子孙和被废太子位,更是举家宗室“皆徙东冶”入闽,随行的贵族、文入学士继续遭追杀,四散藏匿。苦草镇地处僻远,山高岩险,或有人逃匿此地,所以懂得取名龙岩洞、龙硿洞、九龙江诸名,成为越地最早出现的龙的图腾崇拜,被称作中国南方龙文化的策源地。

司马氏灭蜀、吴,立晋朝,于晋太康三年(282年)设新罗县(今长汀地),以苦草镇属之。④

北方汉人的大规模移民入闽,是西晋永嘉之乱,“中州板荡,衣冠始人闽者八族”。⑤其时匈奴、羯、氐羌、鲜卑等少数民族入主中原,汉人士庶纷纷南渡,东晋偏安江南,淝水一战,谢安被奉为保全河洛文化的始祖。晋人仓促南行,新辟居留地因怀念故国而名晋江,并被原住民称为河洛人,当地民歌传唱:“晋江之水来天津,相传南渡东晋人”。⑥

由于晋人带来了中原河洛文化和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促进了晋江流域农业和手工业的发展和文化艺术的繁荣,加以濒临海洋,海外交通兴起,有舟船可通广州,贸易勃兴,泉州被列为上郡,与扬州、广州、交州(今宁波)成为我国最早的四大港口城市,开始形成中华文化向海洋文化嬗变的一支劲旅——河洛(闽南)文化。泉州成了河洛文明最先开拓的滨海策源地。

河洛文明继续向南开发,则是到了唐初。在九龙江流域除了逐渐迁徙而来的河洛人,尚有留居于山林之间的原土著闽越族后裔畲族人和从岭南一带拥进的“蛮獠”。⑦唐初发生的“蛮獠啸乱”,唐高宗于总章二年(669年)派归德将军陈政偕子陈元光率府兵3600名出镇泉、潮二州之间的故绥安县地(今漳浦、云霄一带)。继而陈政的两位兄弟陈敏、陈敷奉母魏氏老夫人再率三千共五十八姓府兵入闽驰援。他们都来自河南光州固始,部属大多携家眷同行,是具有移民屯垦性质的军事行动,迅速地开发了九龙江流域。唐垂拱二年(686年)立漳州,设府漳浦(今云霄西林),并划泉州府的龙溪县,汀州府的龙岩县属之。一时九龙江两岸直至广东潮州一带,皆是河洛固始口音,自泉州(含厦门)、漳州经龙岩至潮州(含汕头)的濒临东海、南海的区域,形成河洛(闽南)语言文化区的核心地带,与盘桓于闽粤赣边的客家,虽同源出河洛而又因山海之分野划成了两支不同特色的汉族民系。

龙岩于唐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建县,沿袭长汀旧名新罗,隶汀州仅41年。天宝元年(742年)以邑有胜景龙岩洞,改称龙岩县。这龙岩洞、龙砬洞之名,一般的中原流人是叫不出来的,应是三国东吴流徙的贵族、文士藏匿洞中,带来龙的图腾崇拜而命名的,在民间至少流传五百年以上,唐明皇才会接受以洞名为县名,命学士李白草诏新罗易名龙岩县。大历十二年(777年)又以龙岩县改隶漳州,凡957年,直到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龙岩升格为直隶州,并列诸郡。龙岩州与泉州(含厦门)、漳州、潮州(含汕头)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中共同成为河洛(闽南)语言文化区的客观存在是无可置疑的。

陈政、陈元光父子两代任岭南行军总管,率领河洛子弟兵平息泉州、潮州之间的“蛮獠啸乱”,其囤兵的归绥(漳浦)曾属潮州辖地。⑧平定后立州漳州,陈元光被民间奉为“开漳圣王”,从此开辟了由泉州、漳州经龙岩到潮州的广阔的河洛语言文化区,尤其是他实行怀柔政策,设立“唐化区”,大部分畲、瑶族都与中原移民融合同化成了河洛人,由漳州再迁移台湾岛的也被称为河洛郎。畲族的一支经闽中、闽东迁往浙江,流人台湾的高山族也属其后裔。其后,河洛人继续向雷州半岛、海南岛扩展,与以广州为中心的广府民系相依为邻,北上也有到达浙南温州一带,至今有的县份也说河洛话。

经过宋元明三朝的开发,东海、南海之滨出现了中原鼎盛文明和经济繁荣之地。明初龙岩名士王源出任潮州知府9年,他感到这一片沃土与故乡龙岩语言相通,风俗相同,在他主持重修广济桥时,出现了“一里长桥一里市”的商品经济发达景象,充分展示了河洛文化的特色。⑨

据连横《台湾通史》记述,隋唐年代,“澎湖地近福建,海道所经,朝发夕至,漳、泉沿海之黎民早已来往,耕渔并耦”,两宋时期,“中原板荡,战争未息,漳、泉边民渐来台湾,而以北港为互市之口”。而大量移民,当是明末郑成功收复台湾之后,“民乐而趋之”,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统一台湾,置台湾府,属福建省,更是福建居民向台湾移民的高潮期。⑩    河洛人是开发台湾的主要力量,在台湾的2300多万人口中,河洛人占80%以上,根据台湾省文献会统计,台湾的前十大姓氏占台湾总人口的一半以上,均发源于中原河洛。台湾人对闽南迁居台湾的称呼为河洛郎,又称河洛人,也即闽南人。

由于厦、泉、漳连片形成“闽南金三角”,习惯上称闽南人。潮州由福建划属广东后,习惯上称潮汕人。所谓闽南文化或潮文化,均是河洛文化。唯有龙岩人,通行的是闽南话的西片口音,因与闽粤赣边的广大客家人比邻守望,仍被称为河洛人、河洛话,如广东客家人称潮州人为河洛人同出一辙。

不管如何称呼,厦门、泉州、漳州、龙岩市中心城区和广东潮州、汕头、雷州半岛,以及海南岛的大部和台湾岛,同属河洛语言文化区。从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看,这是华夏族向海洋文化嬗变的一支民系,也是今日中国东南经济圈活跃的繁荣富庶之地,应当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和当今世界的和平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注释:①《福建日报》2003年2月17日②《史记》卷6《秦始皇本纪》③《三国志》卷50《孙亮全夫人传》④郑丰稔总纂《龙岩县志》卷一大事志,民国三十四年版,2003年重印⑤清乾隆《福州府志》卷75《外纪》一⑥许在全:《试论泉州文化特质》,载《闽南文化研究》,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出版⑦陈支平:《福建六大民系》,福建人民出版社2000年出版⑧王琳乾、黄万德:《潮汕史事纪略》,花城出版社1999年出版⑨欧贤东:《明代名士王源》,载《龙》文化丛刊第10期,2005年11月⑩刘子民:《漳州过台湾》,海风出版社1995年出版

二、龙岩是历史上联结潮、泉州中间的河洛州县  最近受“泉州学”研讨会邀请和出席潮州饶宗颐学术馆新馆落成典礼,我感到泉、潮确是闽南(河洛)文化发展上的两座名州,而龙岩是与之历史同样悠久的处于其间的河洛州县。唐代建县清代立州的龙岩讲闽南方言的人群,一直被周边的畲民和客家人称作河洛人,一千多年来维持至今,这一称谓后来也被带到了台湾,自闽南、潮汕渡海入台的族群被称为河洛郎。

当讲述同一方言的族群,建立起“潮州学”和“泉州学”,并以潮州人和闽南人分称时,只有龙岩人仍自称河洛人,并建立了河洛文化中心,研究龙文化最早传人越地命名龙岩洞的由来。

历史可追踪至公元前111年,汉武帝立揭阳县管辖的地域边界直抵苦草镇(今龙岩城区)而这里原居住有自晋江南行溯九龙江而上的中原流人,汇成早期的河洛古镇。以后历次源自中原河洛地区南迁古越地的汉民,先到为主,被称为河洛人,后到为客,被称为客家人。潮州人、泉州人的称谓以至潮州学、泉州学的建立,即是社会经济的发展与河洛文化融入当地成熟的反映。

学术研究是没有地域偏见的,正如当代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创立潮州学时所说:“潮州地区人文现象,有需要作为独立而深入探讨之研究对象,应该和‘客家研究’同样受到学人的重视。”(《潮学研究·1》,1993年)可见,他对罗香林大师在七八十年前创立的“客家学”是持肯定态度和相呼应的。

闽南(河洛)文化的研究,还建立有“泉州学”,道理是一样的。西晋“八王之乱”,中原士庶南渡,晋人因聚集无名荒江而名晋江,泉州是河洛人最早到达而且经济文化趋于繁荣成熟之地,是华夏文化向海洋文化嬗变中的一个文化象征,自然意义深邃。

潮州、泉州开发早而人多势盛,所以有了河洛人总称之外的另称。而处于客家人周际环境中的龙岩,建县立州较迟,当代又与汀州府并人的客家县合设龙岩市,始终保有“河洛人”的称谓,因为丢掉这老祖宗的名称就找不着根了。由于地理环境,这里保存的河洛文化或更是原汁原味的。

但我们要感谢潮州学或泉州学研究的充分,加强了闽南(河洛)文化研究的厚重与多彩,也才使龙岩的地域位置和文化突现出来。

龙岩这一河洛古州,其实是联结了潮州和泉州而愈益显出文化重要性的。

秦汉之际,中原人南下岭南,闽粤边境曾是南海国古地先行汉化的。广东揭阳郡与福建南安郡管治的边界曾抵达龙岩交汇。唐初陈政陈元光父子统河洛子弟兵征漳州“蛮獠啸乱”,大军是自广州经潮州人龙岩、漳平直趋古绥安(今漳浦)的,而后将泉州府的龙溪县和汀州府的龙岩县划归设立漳州。当时龙岩传遍河洛口音,这与自秦汉溯九龙江而上抵苦草镇(今龙岩城区)的成群汉人,说的都是河洛话。三国东吴时代被迫害逃亡的贵族还在龙岩洞留下龙的文化图腾印记。龙岩成为历史上聚集河洛人的著名州县。

因为先到的河洛人,占据了潮汕平原和闽南三角洲富庶之地,发展以后喜冠以地名自豪地称潮州人(含汕头)、泉州(含厦门)人、漳州人等等,而只有古州的龙岩人仍自称河洛人。至于后到的客家人,盘桓于闽粤赣边的山区,扩展到湖广和入川后,仍统称客家人,在人们心目中自然是一支大的汉族民系了。

其实,福建的闽南和龙岩、漳平,广东的潮汕以至雷州半岛,还有浙南的部分和海南岛、台湾岛的大部分,说的都是河洛话,目前学术上被称作闽南方言,也是一大民系。但一个“闽”字所限,容易被误会,所以潮汕人都称自己说的潮汕话。只有龙岩人听了奇怪,潮汕话、闽南语不是一样的吗?干脆叫河洛话得了,龙岩人仍自称处于河洛语言文化区,这是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在经济社会文化发展上是具有中国东部先发达地区优势的,所以才衍生出厦门、汕头、海南岛三个经济特区而冠于全国。

但文化喜欢古老,需要积淀,在中原南下古越地的闽南(河洛)文化中,潮州文化、泉州文化无疑是最成熟、最丰富的两朵奇葩。而一生致力于潮州学研究的当代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其学术著作更被称为“饶学”,有“南饶北季(羡林)"之称,是对闽南(河洛)文化开拓影响的巨大贡献。我想,这与整个河洛文化的研究是相一致的,也是河洛文化研究的特色和优势所在。

 潮州学、泉州学的研究方兴未艾,已成规模,促进闽南(河洛)文化的整体研究正在深入发展,龙岩的以龙文化为特色的河洛文化研究,凭籍四面来风,必能融会其中,破浪前进!

三、我爱泉州学

进入21世纪,统一研究的闽南文化热兴起,全面性的闽南文化研讨会迄今举行了三届。于是,也有学者提出,还要不要单独提泉州学?我是热爱并赞同仍可提泉州学研究的。此前,泉州学作为一门学科,由来已久。

记得正是在2003年2月14日至16日于泉州举行的“闽南文化论坛”上,通过新华社发布的消息,第一次概括地提出了闽南文化的属性、特质和地域范围:“与会专家认为,闽南文化是中华文化中很有自身特色的地域文化,它来源于中原的河洛文化,其存在范围大致包括福建闽南地区和龙岩漳平,广东潮汕地区、雷州半岛,海南大部分地区,台湾地区,还有以东南亚为主的海外华裔的闽南人聚居地区以及香港、澳门。此外,浙江、江西、广西也有数十万不等的闽南人”。 

现在,世界各地研究大闽南文化的热潮蓬勃兴起,而此前已形成具有学科规模和特色的泉州学,以及潮州学、漳州开漳圣王学、台湾河洛文化学等等的研究,我以为不但应该继续深入研究,而且可以对统一的大闽南文化的研究,起到极大的丰富和基石作用。

泉州学既是大闽南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又具有自身丰富的历史内涵和特色。如果我们承认北方汉人第一次大规模移民人闽始于西晋永嘉之乱,那么,自中原的黄河洛水,千里流徙到南方百越故地的无名荒江聚居的晋人,因怀念故国而将江水取名晋江,应是河洛文明进入越地的第一个有史可稽的符号。那南音弹唱出的汉唐古音,梨园、高甲的中原遗响,无不使人遐想到,泉州是在闽越地传递华夏文化的第一个驿站。泉州与广州、宁波、扬州成为古代中国的四大港口,除了扬州原为华夏九州,其它三州都是华夏文化进入越地的开花结果,尤其泉州在宋代完成的南迁汉族民系由黄土高坡文化向海洋文化的嬗变,实在是这一历史的生动印记,一直影响到今日中国东南沿海的繁荣前景。

同样,广东潮州既曾受福建管辖,她又曾管辖到龙岩、漳浦等福建的边地,潮文化的本质是闽南文化,又受岭南文化的深刻影响,形成了潮文化的特色,建立了潮州学,与泉州的文化交融也是明显的,突出地反映到梨园戏的《陈三五娘》。潮文化同属闽南文化或称河洛文化。

唐初陈元光开辟九龙江流域,在原潮州的绥安故地成立漳州,并把泉州的龙溪县和汀州的龙岩县划归其管辖,因随陈政、陈元光父子从北方入闽的河南固始人骤增,自泉、漳、龙岩至潮州广大地带的南迁汉人都被称为河洛人,此一称谓也带到台湾,被原住民称为河洛郎。泉、漳(含龙岩州)是台湾河洛文化的根。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自泉州、厦门、漳州、龙岩至潮州、汕头、雷州半岛、海南省直至台湾岛形成南中国的海洋文明,出现了厦门、汕头、海南岛3个经济特区,以及曾经跻身亚洲“四小龙”的台湾地区,都是统一的河洛(闽南)语言文化区,同文同种同风俗。又由于历史发展阶段不同及周边文化影响所致产生的特质,对泉州学、潮州学、开漳圣王文化、龙岩龙文化与台湾河洛文化的深入研究,既有独特性,又必将极大地丰富与推动今日整个大闽南文化的研究,使之在中华民族文化与全人类文化中大放异彩。

所以,泉州学的研究与大闽南文化或称河洛文化的研究是相辅相成,并不矛盾的。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闽西文学院院长、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龙岩文化研究会会长兼龙岩书院河洛文化中心主任。)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