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追思张惟
我的老首长王乐天
[作者:张惟]

今年6月20日,刚开完“长篇革命历史小说《血色黎明》研讨会”,离开了中国作家协会十楼会议厅,在北京闽西老促会友人开车陪同下,我携着还散发出油墨香的厚达600页的新著,急急匆匆赶去总参第九干休所,看望我的老首长王乐天。    

在部队的9年,他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首长。最先参加南方游击区的闽粤赣边纵文工团,唤带团的领导杜边大哥、阿村哥,叫政治指导员阿丹姐。文工团奉调南京整编分散,我分配到华东军区图书馆工作,上面归军区政治部文化部领导,部长江岚副部长吴强难得一见,后将图书馆划属军区直属政治部,具体业务由文化科管,大约一个月只到科里开一次会,记得科长姓汤,科里一位和我年龄相当的工作人员赵鸿声,至今还有保持联系。    

1955年夏天,我被选调到北京总参谋部装备计划部第三处当参谋,直接在王乐天处长的领导下工作了3年。按部队习惯,是直属首长。再往上是部长万毅中将,分管的副总长张爱萍上将,一直到粟裕总参谋长。虽在开会或送文件时偶有接触,心里称他们为“大领导”。    

我军官兵一致的传统,源自80年前在我们闽西上杭古田召开的“古田会议”,首长同部属真是亲密无间。我调北京那年,部队刚授衔,王处长是上校,我为少尉。工作上他很严谨,生活上很和霭,和部属打成一片。记得一次他带领我们处里几位同志赴山东部队检查工作,在列车上用餐的钱都是他付,水果也是他买。因为他的薪金200多元,好像该让部属共产。其实,我这少尉月薪也有74元,同行的解滋参谋是少校,月薪180元,他也忙着去买零食奉献。据他说,他I954年去大连接管原苏军营地,士兵不能与军官同桌吃饭,下级军官要侍候上司。而行,少尉却成为校官们“供奉”的对象。    

些许琐事,或许不足挂齿。乐天处长麻烦的,足我这下属虽认真工作,却如汉代班超的不安心坐在机关。总参装备汁划部是要管枪炮装备直到原子弹研发计划。当初到各大军区挑选文化高的青年军官,我以曾渎高中一年级人选。岂不知我14岁发表文章,数学老不及格的。我们第三处是管工程兵、通讯、防化器材的,在办公室里,从少尉到大尉参谋,每人桌上摆一台手摇计算机,只有少校参谋解滋的桌上有一台电动计算机。每日要码亿兆的阿拉伯数字,我的神经都要崩裂了。最喜是出差下部队,能写出“卢沟桥畔”、“摩托兵的故事”等散文特写,在“解放军文艺”、“萌芽”发表,而且在“统帅部深夜的灯火”里,写到了上将副总参谋长,这在那个文艺与政治敏感的年代,读的人也都要绷紧神经的,写牺牲了的刘志丹都会出麻烦,你还要写当朝上将?    

到1958年春天,第一次部队百万大裁军,动员十万转业官兵远征北大荒,装备部有8个名额,照例大家踊跃报名。部党委研究时,估计认为我是本业平平,却喜写作,或许思维活跃难免有人侧目当属立马放行之列。后来我才知道,王乐天处长意欲留我不住,就提出当年选调来的干部政治素质都很好,应发挥我的特长转到总政文化部门。部里果经总参政治部出面联系,回答说是总政文化部所属的作家林予、符钟涛等人都安排去北大荒了,此时不能进人。    听说此事,我心存感念。因为相处几年,知晓王处长是行伍出身,却对文字或文化有特殊的关爱。他是河南济源市邵原镇人,1916年5月出生,仅读过小学及私塾.20岁参加开封学兵教育团,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又到新乡豫北师管区训练班学习游击战术,辗转参加八路军,担任过独立营副营长、县大队大队长,参加过百团大战,粉碎日寇“大扫荡”等数十次战斗,解放战争历经上党、平汉、郑州、淮海、渡江、两广战役等,戎马半生,朴质少文。不意他到总部工作,表现了如此宽阔的气度和文化境界。    

到北大荒后,装备计划部党委部派人随总参慰问团到垦区慰问,我也曾两度出差北京,王乐天处长了解到我转到宣传文化战线,出任850总场宣传干事、《东北农垦报》记者等,深以为慰。1960年困难时期我请假回南方家乡探亲,路经北京到部里看望他,他嘱我多住几天,拿了一叠食堂餐卷给我,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都知道,内中含有的十多斤粮票是需他从全家的口粮中挤出来的。    

1964年我调回福建工作以后,较少去北京了。知道他已升任总参装备计划部副部长,后为顾问,是将军级了。不过此时已取消军衔,他到巴斯坦访问时,军方给他的座车挂的是中将标志的旗子,因为对方知道我军总参二级部部长的编制军衔是上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曾被派往第八机械工业部任军管会副主任,地质部军代表,部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核心小组组长等。    

再重逢是1996年11月,我出席中国作家协会第五次代表大会,王乐天副部长已经离休,他专程来到我们人住的京西宾馆,接我到他的家里小宴,细心的老首长还邀来当年我们共事的几位参谋,估莫他们退役前的军衔是大校或少将。回到龙岩后,在为我的创作活动50年举行的集会上,有位大学生的文学爱好者调皮地问我:“张老师,当年您若一直在总参装备部干下去,可能当了少将,如果现在再让您重新选择,您会选择当作家还是将军?”    

我笑说:“我刚从我的老首长王乐天将军那里回来,他曾想培养我成为一个好的参谋军官,后来又支持我成为作家。他这次对我说,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辈子好事难。你在总参装备部工作期间,为我军现代化作出过贡献,参加开发北大荒加强边疆建设也是如此,调回家乡龙岩革命老区后,写出了不少歌颂红色根据地艰苦斗争的作品,数十年如一日的精神难能可贵。这就是我的老首长对我的鼓励,不管是当将军或作家。当然,就我自己来说,文学创作成了我的生命之路。”    

也就是这次见面之后,王乐天首长送给我他写的,刊登在《总参谋部回忆史料》的文章《回忆我军武器装备的发展历程》,才知道他在任上曾介入了歼6战机研发生产及装备部队等工作。后来在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授衔故事》一书,我读到王乐天将军写的《对军衔的回忆》,内中选用了我们在国防部大楼前合摄的一张照片,一名少尉和他的上校首长,定格了我军旅生涯的永恒痕迹。    

有军中经历的人都知道,即使走遍人生的天涯海角,他心中最惦念的都是“老部队”。每次我来到北京,都尽可能回老部队,这次我去看望王乐天老首长,他已进入94岁高龄了,鹤发童颜。猛可抬头见到客厅上悬挂的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迟浩田题赠王乐天老将军的条幅:“踏遍青山人未老,战地黄花分外香”,觉得这正是我的老首长也是我们老部队的精神写照。刚刚在作品研讨会上,我曾称《血色黎明》是我的封笔之作,现在坐在老首长身边,如沐春风,我仿佛回到当年的青春年代,一名少尉正待出征……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