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追思张惟
新视野乡土散记
[作者:张惟]

一、寻觅淹没在历史里的高贵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即通称朱毛红军的3600名将士,其实只相当于3个团的兵力,运用“三打龙岩”的高超战术,歼灭了国民党福建省防军第一混成旅两千余人,旅长陈国辉逃逸仅以身免。龙岩虽为名州,但见入城的红军人物,乃集全国四方之精锐,有后来成为共和国创建者的毛泽东,未来的元帅朱德、林彪、陈毅、罗荣桓,以及粟裕、萧克诸上将军。还有红军三女杰贺子珍、曾志、康克清,而私下里,曾志被称为北伐军中和井冈山的第一美女将,自然是倾动全城。可谓“龙岩人物一时新”,为唐代建县以来一千二百多年的“最盛况”。

朱德军长将红四军司令部置于中山公园东侧新落成的民众教育馆,毛党代表却寻觅到公园脚下的新邱厝安顿,有前委三女将贺子珍、曾志、吴统莲(仲廉)随行,林彪派粟裕支队警卫。

现在新邱厝以“毛泽东同志旧居”而闻名,隔邻的“红四军七大会址”却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了。

1929年6月22日召开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地址在公民小学,也即现为龙岩一中南校园西侧的草地,据当时红四军政治部秘书长江华的回忆,那是一栋两层的西式楼房。辛亥革命之后,龙岩连绵千年的河洛遗风的瓦屋之旁,开始出现爱华医院.公民小学和民众教育馆等的两层西式楼房,又出现了中山街南洋风格的骑楼式三层店面,算是很时尚的气息了。

“七大”上朱毛的争论很激烈,陈毅、江华后来都有回忆,当时的红四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傅柏翠骑马从上杭蛟洋赶来,他迟到了,在门外听到朱毛大声激烈辩论,吓了一跳,他认为一个团体讨论问题如此认真,争论之后又随时高兴地去打仗,这团体是不可战胜的,会议的结果,党史记载得很清楚,毛泽东落选了,他的前委书记职务被选掉了。

或许因此,“七大”会址没有得到重视和保护,无声无息地淹没草丛中了。但每次,我走到这里,独立沉思凭吊,我仿佛感觉到了那场激越的争论,所显现出来的共产党人的勃勃生机、朝气和民主精神,所拥有的坦荡胸怀和磊落大度,这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的熏陶,又得到克思主义先进思想的激励,才得以在中国大地上涌现的中国特色的民主精神和风度,那是一种只有献身于理想的人在处理世俗中方具有的高贵气质。

这实在是一种历史前进的必然,没有七大,何来九大的成功和建党建军纲领的胜利诞生?走进中央苏区的圣地,观瞻古田会址之前,理应先去寻找七大的遗踪,不必避讳。

红四军七大,是红军一个军级单位的党代会,为了探索刚刚建军两年的中国人民军队建设的道路,军长朱德与党代表毛泽东开展了激烈的辩论,政治部主任陈毅说他夹在两个“大国”之间不好办,采取折衷主义。黄埔军校出身的一纵司令员林彪,领悟毛泽东提出崭新的建军原则,与临时军委书记刘安恭传播的苏联红军的洋教条针锋相对抗争,说明符合中国特色的建军道路思想萌芽已在红军的战斗实践中产生。七大虽没能解决建军中的一系列问题,却把问题进行了充分的探讨而展开了,为最终解决问题创造了思想基础。

各位党代表在党代会上充分发表意见是正常的,是可贵的民主精神的展现。不妥的是超越权限,把中央指派的前委书记,也极端民主化地给选掉了。当然事出有因,原是有权选出新的军委,但党代会同意前委之下暂停军委活动,代表们一不留意,把选军委的权利越权去选出前委了。

这不留神也不必看得太严重而上纲上线。七大之前,红四军前委在瑞金接到中央“二月来信”,指示朱毛离开红军,缩小目标。毛泽东复信中央,说你们对形势的分析太悲观了。他接纳了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来信的建议,率红四军二度人闽,“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打下龙岩城,召开了七大,选上陈毅当前委书记。陈毅到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光明磊落,实事求是,让党中央全面了解情况,由周恩来签署发出中央“九月来信”,收回“二月来信”的意见,并要求毛泽东回到前委书记的岗位,实现朱毛大团结。于是红四军进驻新泉整训,移师古田召开了红四军九大,有了《古田会议决议》,从这里人民军队重新出发。这些都是一气呵成的,线条非常流畅。七大撤了临时军委后派刘安恭到第二纵队当司令员,他在峰市抢渡棉花滩战斗中,亲自端起机枪掩护冲锋,不幸壮烈牺牲,若活到古田会议上,他是会高高举起双手的。因为我们感觉到那个时代那些共产党人的高尚品质和风格,在权力面前,表现出有理想者的人的高贵。

后来在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左”倾机会主义的领导走到了错误的尽头。遵义会议上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站了出来,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古田会议建军原则所培育起来的红军将领都拥护毛泽东的军事指挥,到了“鸡鸣三省”的地方,博古同志主动交出了党中央的印信,再派陈云、潘汉年去向共产国际报告,这也是光明磊落,与红四军七大的泱泱君子之风是一脉相承的。

红四军七大的那种敢言精神和民主之风,如果没有阻塞而是弘扬,或许能够避免后来发生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滋长他的一言堂作风,使伟人不犯或少犯大错误,乃民族之大幸。按照巴黎公社的原则,权力是其授予者的公仆,而不是相反,在授予过程中的民主精神,显示了人的高贵,压倒了权力的高贵。在龙岩召开的红四军七大,留给我们的历史启示和精神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越来越深刻地展现出来,其意义或将超过“三打龙岩”的军事战略价值。

二、望王寿现龙湖遥思将军路

三、为了绿色的电力——棉花滩水电站建设,淹没了昔的“小香港”峰市镇的百年沧桑,而只淹了一半的洪山乡,却兀地矗立在“高峡出平湖”的浩淼的龙湖之畔,成了水乡。

四、参加“海峡客家文化城,龙湖王寿山”笔会的作家们,居然是乘游艇踏破龙湖的千顷浪,前往洪山采风,龙湖和王寿山,俱被昔日的山乡揽入怀中,加以闻名的花岗岩“永定红”亦出自此地,洪山乡竟然挟着山的雄风水的灵气脱颖而出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想我离别永定县城已是30余年,当年在县城编文艺刊物尚是中年,一些年轻的文友如尚未出山的张胜友和芦下坝水电站眺望过王寿山的陈耕等人,他们曾鼓动我往洪山登王寿,彼时我且视为畏途,而今却被更年轻一代的文学作者们蔟拥着,踏水前来叩开洪山之门了。

从水路到洪山登岸,再从洪山登临海拔一千多米的王寿山,据说可以眺望潮、梅、龙岩三州,的确是很有诱惑力的。乡党委书记领拨俊男靓女上王寿山,留乡长和乡人大主席陪同老弱妇孺在村庄走访。他们都盼望着我的选择又尊重我的选择,在最后关头,我终于放弃了当年“英雄远征北大荒”的豪气,忍痛跟书记带领的登山队伍挥别。乡长和人大主席陪同我们几个人走他常去的村庄,但对于我,却不经意间有了意外的惊喜发现。

那是走到一个叫尚迳的村子,乡长自豪地说这是原二炮副司令员廖成美将军生长的地方,还领我们去看了故居,这一下子解开了三十年来盘结在我心底之谜,得来却不费功夫。

1981年我兼任地委党史办主任,决心访遍尚幸存的闽西籍老将军。在刘忠中将和中央办公厅李质忠副主任的帮助下,我第一次把盛传的上杭才溪乡“九军十八师”的将军们都找着了。而后去看望龙岩老乡已故邓子恢副总理的夫人陈兰大姐,我笑说在北京的这些日子几乎天天吃的都是上杭将军的饭,陈兰大姐说龙岩籍(今新罗区)的将军也有,但罗元发中将最近出差了,陈仁麒中将不在北京,不过还有一位二炮副司令员廖成美是龙岩人,我帮你给他打个电话。

经陈兰大姐联系后,廖成美将军约见我,他要派车来接,我说军事学院萧克院长很支持我们的采访,他配了一辆专车供我们在北京期间使用,廖将军就派了秘书在门口等候,并直接领我进到他的办公室。

回福建前我在总参工作过,知道这位分管作战、训练的二炮副司令员,掌管的是什么性质的部门,美国五角大楼的将军们视作悬在他们心头上的利剑,连做梦都想到二炮的作战室窥视一眼,而眼前迎接我的,却是一位慈眉善目面带微笑的老乡将军。他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说:“陈兰大姐说了,你是东肖人,跟我的老家红坊是紧挨着的。”我感觉得到他的手心很温暖,洋溢着人性和多情的温馨,这双手紧紧地掌握着毫无人性的核导弹能够使人放心。

廖成美将军告诉我,1934年冬天中央红军长征走了,翌年春天,19岁的他加入了龙岩游击队。他笑着说,他遇见过红八团的队伍,认为这是正规红军打仗会走远,他选择加入龙岩游击队为的是既能保卫苏区家乡又不会走远。但后来,随着新四军二支队北上江南抗日,他是越走越远了。今天见着老乡,引起对故乡的回忆,我们越谈越亲。    将军说他祖上是从客家迁到龙岩县黄坊(今名红坊)乡,到他已属第三代了,不过,他3岁时母亲病故,父亲外出做小生意,只好把他送往上杭尚迳老家请三祖母抚养。我不禁笑说,今天找到的还是上杭籍将军啊,廖成美却说,他寄养的老家洪山乡尚迳村,在新  中国成立后已由上杭县划属永定了。    五六岁时,父亲又把廖成美领回龙岩红坊,还送他上过几个月私塾,当他长到12岁又送去广东汕头做学徒。这使得聪明伶俐的廖成美,从小都能说流利的客家话和闽南话。

青年廖成美参加的红坊区游击队编入龙岩县红军游击第一大队,经常和红八团、红九团配合作战,游击于古属龙岩州的红坊、东肖、曹溪和客属永定县高陂、坎市、培丰一带,他的一口流利的客家话和闽南语龙岩话很便于联系群众和侦察活动。后来在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领导的闽西南军政委员会之下,成立(龙)岩、南(靖)漳(平)军政委员会,魏金水为主席,龙岩游击队编人岩南漳红军游击队,廖成美任特派员兼支部书记。1937年1月,廖成美为龙岩游击支队政治委员率部于漳平、连城、宁洋一带战斗,直到抗战爆发,廖成美为闽南红四团一营副营长(实为教导员)编入新四军二支队北上江南抗日,闽西南客家话和闽南话交错地区的群众,对这位会说“双语“的青年指挥员留下了无尽的思念。

在江南抗战期间,廖成美历任新四军江北游击队新七团(后改为二团)政委、六旅十八团政委兼定合县总队政委、县委书记等职,解放战争打响时任华中野战军十纵六旅旅长兼苏北盐阜军分区司令员、华东野战军十二纵三十四旅旅长、三十四军一0二师政委。他与闽西走出去的其他老红军以英勇善战著称的经历并无二致。

历史的转折是在新中国成立后,随着我军建设诸军兵种合成军队,廖成美调任华东军区特纵政治部副主任兼装甲二师政委,继而调任华东军区炮兵副政委,武昌炮兵高级技术学校政委,他必须攻克我军向高科技战争转型中的一道道难关。1958年他身佩开国少将的肩章,重新进入解放军政治学院的课堂成为一名勤奋的学生,毕业后任炮兵工程学院政委、党委第一书记。

当我军组建战略导弹部队,廖成美被任命为二炮某基地司令员,1969年2月升任第二炮兵副司令员,编制军衔应为上将。从龙岩游击队的一名年轻战士,到成为知识密集、技术密集、武器装备复杂的战略导弹部队分管作战、训练的副司令员(1973.5—1975.5由中央军委决定负责二炮临时领导班子的工作,也即一把手),这需要廖成美付出多少的学习、毅力和跨越。1977年3月26日,廖成美指挥二炮首次导弹团机动作战实弹发射演习,一声令下,火焰喷射,导弹升空,直刺蓝天,4枚导弹全部落达标区。李达副总参谋长赞为“这是二炮组建以来的最大胜利!”

闽西出了68名开国将军,每位将军都有赫赫战绩。廖成美将军在半生血战之后,竟以放牛娃出身攻克现代高科学技术堡垒,成为中国战略火箭军的高级指挥员,保卫了共和国和世界的和平,这在世界军事史上也堪称佳话。廖将军的籍贯跨龙岩、上杭、永定三县,在他童年成长和当游击队员战斗过的区域,王寿倒影,龙湖形成。永定县洪山乡成了水乡和中央苏区红色旅游线的绿色景点,若矗立将军雕像,面向湖面,既为龙湖一景,又供游人观瞻之余,缅怀将军所走过的道路,必将激起国人以高科技振兴中华民族之远志,敢奋登王寿山而渺天下耶?

三、尽揽客家文化于一城

四、规模宏大、艺术精巧的海峡客家文化城,在最年轻的客家县城——永定兴建了。

唐开元二十二年(从元734年)置汀州,迁县治于苦草镇建龙岩县,永定初属之。龙岩县改隶漳州,永定从属上杭场,直到明成化十四年(公元1478年),由上杭析出溪南、金丰、太平、胜运、丰田等五里设永定县,当属客家地区最年轻的县域,她建城500周年之际,恰逢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改革开放年代她又迈开了历史性的巨大步伐。

1995年我采写闽西第一镇——坎市,特地到永定县城访问年轻的县委书记黄坤明。他兴之所至,领我去永定河畔的江滨路去走走,那时还是一片荒滩,只有一座11层的电力大厦孤伶伶地矗立江畔。而现在,2011年的初春,我人住三座星级酒店鼎立的一座龙腾酒店,夜晚沿江滨路走去,但见两岸如繁星点点落九天,“春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永定当杭州”。我近日或作江南游,若见着现今在杭州当市委书记的黄坤明,真要说出这种心头的感觉。

此次来永定,我不是探望已经建成的永定江滨路江南式的小桥流水美景,引起我的巨大欲望的,是明天出城去东溪村,看规划红线占地一千亩,概算总投资4.6亿元的海峡客家文化城。如果说列为“世遗”的永定土楼是客家先民留给我们后人“神奇的东方古堡”,那么,海峡客家文化城将是两岸客家人在新世纪的伟大创造。

明清以来台湾海峡离西岸往登东岸的众多客家人,永定是领先的,缘由永定与漳州南靖接垠,高头、古竹、湖坑以至下洋等地向台湾移民,多经由九龙江西溪支流的书洋、船场,到龙溪石码或月港、浮宫等港口出海,至今云林县二仑乡的安定村与永定村,均称永定厝,台中市永安里也有永定厝之名。尤以永定下洋乡中川村人氏胡焯猷,他于清雍正11年(公元1733年)渡海到台湾淡水,垦植田园数千甲,每年收租谷几万石,而且创办“明志书院”,被朝廷和台湾总督分别授予“文开淡化”和“功资丽泽”的匾额。难怪延至当代,两蒋之后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主席历任四人,其中李登辉、吴伯雄两人祖籍均在永定,虽是吴公贤而李不肖,但族谱馆都应并列其生平而不必避讳。斯此亦为永定兴建“海峡客家文化城”深厚的人文内涵和底蕴。

翌日风和日丽,在县委宣传部女部长引领下,我们龙岩市作家采风团驱车出发,往县城东北方向而去,背山临水之处,远远地我们已经望见文化城的标志性建筑——客家纪念坛。那是以客家土楼的太极八卦图为基础,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螺旋而上为升腾的土楼片墙,显示自中原南迁的客家人历尽千年沧桑,化成新时代奔腾向上的客家精神矗立南疆。这是客家人的朝圣之地,人人经此顿觉经历一番灵魂的洗礼。

文化认同乃是民系形成内核,在设计的客家文化广场的后面,处于主轴线的中前段,以客家五凤楼为蓝本建造的近一万平方米的客家博物院已展露面前。整个博物院分成7馆:福建土楼博物馆、永定历史博物馆、海峡客家博物馆、永定华侨博物馆、永定烟草博物馆、客家名人馆、客家美食博物馆,待到开馆之日,真可揽尽天下客家之菁华。博物院周围配套的建筑,普明寺、姓氏碑廊、文化碑廊主体工程已完成,景观大道已加紧施工,文化广场、民俗演艺中心、客家书画院、文化研究中心、欢乐主题公园、文化大酒店、美食城及购物街等或正在投标招商,或已逐渐展开建设。登临朝圣山口望去,泱泱乎岂一邑之地而有大郡之风,更为台湾海峡两岸客家文化精华之荟翠也。

经济与文化的交融和发展,正把最年轻的客家城永定,推向全球八千万客家人心目中的明星之城。告别了海峡客家文化城,沿着高速公路进入高(陂)、坎(市)、培(丰)高科技工业园区,高陂桥边的西陂村,已证实是八路军一二九师首任政委林育英(张浩)及其弟林育蓉(林彪元帅)的祖籍地。眺望永定河畔的百里平原已与龙岩中心城市连成一片,从龙岩乘动车到厦门只需一小时,台湾海峡的涛声拍鹭岛,站在永定东溪朝圣山口的客家纪念坛上,已经隐约可以听见涛声阵阵,不,是听见两岸客家人心底的呼喊和文化的共鸣。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