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追思张惟
东方欲晓君行早
-----谢景德促成古田会议纪事
[作者:张惟 ]

古田会址被称为中国革命历史征程的重大纪念碑之一。新加坡华校资深音乐舞蹈教师林梅芬女士,同其胞姐林莹、林秀贞和胞弟林枝昌回到故乡龙岩市参加“谢景德烈士百年诞辰追思会”之后,她又专程前往古田会议纪念瞻仰。当她见到陈列版面上介绍出席古田会议人员的名单,与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红四军领导人排列在一起的,有中共福建省委联络员谢汉秋(即谢景德),她不禁泪流满面,低声地喃喃自语:“舅舅,历史和人民没有忘记你!”

林女士的母亲谢金治,是谢景德烈士的胞姐,她在家乡嫁给了也曾和谢景德一起参加民主进步和革命活动的林抡英先生,中国大革命失败后,林抡英被迫逃往新加坡,从事船务运输生意,是龙岩会馆的发起者和负责人之一。他挈妇将雏在新加坡飘泊定居,遥闻谢景德在中央苏区历尽艰险,后于厦门参加领导劫狱救出革命者48人,自己却遭受追捕积劳病逝的消息。骨肉情深,血脉相连,他们一家人在海外长存对为国捐躯的亲人的无尽怀思,尽管林梅芬女士是在她的舅舅牺牲后才诞生于异邦他乡,但从童年的成长开始,他就一直浸染着这种怀念的思绪,于今在庄严的古田会址骤见舅舅的英名永垂青史,怎不激动万分呢?

而作为谢景德烈士家乡的一名文史工作者,想到中共中央两任总书记江泽民、胡锦涛也曾到此虔诚地仰视这份名单,我也心潮如涌。对于谢景德这样一位中国革命的前驱者,我们过去的认识和了解是太少了。或许,初时只是单纯从地方革命史的角度去追寻他。

“东方欲晓君行早”,诚然,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思潮涌向全国,第二年年仅17岁的谢景德离开家乡龙岩县适中镇,到著名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创办的厦门集美学校师范部求学,他有幸在闽西以至福建省的青年学子中,最早一批接受了这一先进文化的思潮,并参加创办进步的学生刊物《到民间去》和《新龙岩季刊》,着力宣传革命和马克思主义。1925年在厦门地区建立福建省的第一个共青团支部,1926年2月建立第一个(福建)共产党支部,谢景德成为首批党团员,1928年8月26日在厦门召开福建省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谢景德即当选为省委常委,随后兼任省委组织部长、秘书长。这闪光的历史,表明谢景德是中国革命的前驱战士,是中共福建省组织的创建者和早期卓越的领导人之一。

然而,无意之中,我们地方史研究者一度曾忽略了他的一段独特而神奇的经历,即他在军史上的地位,他对确立建党建军纲领的古田会议所起的作用和地位。

1929年3月和5月,毛泽东、朱德和陈毅率领的红四军两度入闽,开辟闽西革命根据地(后形成中央苏区的组成部分)。按照党的原则,红四军前委受中央领导,而在军队进入某一地域后应同时接受当地省委的领导。初时,红四军前委的作战方针和报告,必须送到白区(厦门)的福建省委,联络很不方便,福建省委决定派谢景德为特派员赴闽西指导特委工作,并为驻红四军司令部总联络员。

红四军进入闽西后,发生了中国党史、军史上的一项重大事件。红四军自井冈山入闽途中关于建军思想的争论,于6月22日在龙岩县城(今龙岩一中校园区)召开的红四军第七次党代会上空前激烈,声震屋宇,甚至将毛泽东的前委书记职务选掉了,把年轻气盛的陈毅推上了台。闽西和福建的党组织显然感受到了红四军核心领导层思想争论的震动,作为特委和省委,必然有自己的观点和倾向性。

地方党组织的第一个旗帜鲜明的倾向性和行动,是把“落选”(按说前委是中央派出的,红四军党代会只能选举该军军委书记)后处于困境的毛泽东,由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亲自迎接到上杭蛟洋休养,并请他以中央委员身份指导正在筹备召开的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随后,陈毅接中央指示并得到毛泽东赞同,他决然赴上海向党中央报告红四军情况。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特地陪同陈毅经上杭、龙岩到达白区厦门,见到福建省委书记罗明和省委常委兼省委驻红四军司令部联络员谢景德,并由谙熟厦门地下活动的谢景德直接安排厦门开往广东汕头的船舶,送陈毅转道香港前往上海。

送走陈毅,省委对红四军行将出击东江而前委现状情况深为焦虑,省委特派员谢景德于10月13日匆匆就道,由厦门赶到闽西苏区,在上杭向朱德军长面交了中共中央和福建省委指示红四军向东江出击的电文。他又到苏家坡看望毛泽东聆听意见,12天以后,谢景德向省委写了巡视闽西工作的详细报告,以及陈述了国民党金汉鼎部入闽的意图和提出我军民对付的作战方针和办法。

11月初,陈毅携带周恩来签署的中央“九月来信”肯定毛泽东的观点是正确的,要求毛泽东立即回到红四军前委书记的岗位。陈毅急行东江道,在广东松源见到朱德作了传达,随后,朱德率红四军主力回师闽西,重占武平,攻取高梧,于上杭官庄强渡汀江,11月18日在官庄举行红四军前委会议,研究贯彻中央指示,决定迎接毛泽东同志回来主持召开红四军第九次党代会。这一重任委托省委特派员兼驻红四军总联络员谢景德,而朱德、陈毅率红四军主力北指再克长汀,巩固了汀江两岸赤色区域,为“九大”的召开创造条件。

前委委托谢景德带一警卫班前往上杭蛟洋迎接毛泽东和毛泽东的愉快接受,在史书上只是一笔带过。但我们不可忽略了历史作此精心选择的必然性,即毛泽东在这段困顿时间与闽西、福建党组织建立的特别亲密、信任关系和友谊。

毛泽东不会忘记,朱德、陈毅也清楚记得在井冈山时期,中共湘南特委也有个特派员周鲁前往红四军,传达中共中央和湘南特委的指令,竟把原本开除毛泽东临时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错误决定,还随意发挥夸张为开除中共党籍,中央原指令是改造加强毛泽东部的党组织,湘南特委却要求取消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致造成了党的工作和红军的极大混乱和损失。而这次,在毛泽东离开红四军后,恰恰是谢景德、邓子恢代表的福建省和闽西的党组织,给予毛泽东最大的尊重、支持和保护,派谢景德去闽西特委驻地请毛泽东重返红四军,自然是最适当的人选了。

历史已经过去了70多年,斯人去矣,某些细节也模糊了。但煌煌青史上,镌刻着毛泽东1929年11月28日亲笔写给中共中央的信:“我病已好,11月26日偕福建省委巡视员谢同志从蛟洋到达汀州,与四军会合,遵照中央指示,在前委工作……。四军党内的团结,在中央正确指导之下,完全不成问题。”

毛泽东偕同谢景德一路行程愉快的心情,溢于言表,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之后,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就是陈毅“赔情”,朱毛“将相和”,省委代表谢景德羽扇纶巾谈笑间的倜傥风雅。毛泽东大度从容,提出移师“新泉整训”,他亲自深入士兵和苏区群众开调查会,深思熟虑起草报告,于敌人“三省围剿”的喧嚣声中,在1929年12月28日至30日,及时召开红四军第九次党代会,即古田会议,诞生了在中国革命史上有重大意义的建党建军纲领。谢景德不仅是受红四军前委、福建省委委托执行中央指示去迎接毛泽东重返红四军的第一人,而且他作为地方党组织的高级代表,也是唯一的代表(另一名地方代表曾志是代表闽西共青团的)出席了古田会议,见证了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

谢景德代表着闽西、福建省党组织的光荣,甚至代表中国整个地方党组织的光荣,以地方和军队军政团结的典范传为千秋佳话,将与永放光芒的古田会议精神同在!

可惜,谢景德在参加古田会议之后,重返处在白区的福建省委工作不久,他就积劳病逝了,年仅27岁。翌年,福建省委由白区迁到闽西革命根据地,我们却见不到年轻机敏的省委常委谢景德了。

他早早地走在东方欲晓的中华大地上,仿佛直至现在,他还走在我们时代行列的前头。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