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活动专辑
郭公文化节
龙岩恳亲会
文化研讨会
红蓝笔会
龙雁春韵笔会
图片专栏
追思张惟
孔庙红榕颂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活动专辑 > 孔庙红榕颂
榕树
[作者:陈璋]

榕树为桑科榕属植物,别名正榕,俗称白榕、红榕(小叶榕)。在我国自然繁衍始于唐朝之前,有千年以上的历史渊源,《广群芳谱》中有唐代许浑“榕根架绿荫”的记载。至宋已广植榕树,宋朝苏轼有词曰:“忽此榕林中,跨空飞拱桥。急雨萧萧作晚凉,卧闻榕叶响长廊。”宋抗金民族英雄李纲在“榕木赋有序”中写道:“闽广之间多榕木,其材大而无用。然枝叶扶疏,庇荫数亩,清荫人实赖之,故不得为斧斤之所剪伐,盖所谓无用之用也。”亦说明人们早已认识榕树庇荫,荫泽后人,造福一方,在调节气候,改善环境中的重要作用。

福州市是榕树(白榕)的主要栽培产地及分布中心。汉高帝五年(公元前202年)闽越王马刍无诸建都城在今福州的冶山周围,故史称福州为“冶城”。清代郭柏苍著《闽产录异》卷三载:“榕……福州特产……冶山旧有古榕,传为汉时物。”据此,福州榕树的自然起源距今已有2200多年。晋代,福州名“晋安郡”,晋武帝太康三年(282年)扩大“冶城”筑“子城”。唐朝陈翌(约742年)在子城《登城楼》诗中有“沙墟阴欲暮”“孤径回榕岸”的诗句,正是子城外岸滨榕树繁茂的佐证。据宋史(930—1007年)撰《太平寰宇记》载有“榕……其大十围,凌冬不凋,郡城中独盛,故号榕城”。至今城里仍保存有百年以上的古榕树数百株,千年以上的古榕树还有8株。这些都足以说明,福州自然繁衍的野生榕树,距今至少在1200年以上。

人工植榕从何时开始实难考证,伴随人类社会的文明生产活动,榕树亦从野生进入人工驯化、繁育栽培。由官府出面组织人工植榕始于宋代,由于广植榕树,福州也就有了“榕城”、“榕海”的别名。宋时福州知府蔡襄在1045 年率先从福州大义渡直到漳泉驿道有组织有计划地倡导植榕,他不仅亲自植榕,还写诗鼓励群众参加植榕绿化。在蔡襄倡导植榕的20 年后,还有张伯玉太守福州编户植榕的故事。在1065~1068 年间,民间具有史实文化的是,张伯玉在上任福州知府时,途中被烈日晒得几乎昏厥过去,仆役赶紧把他抬到榕树树荫下,又刮痧又灌水,把他救醒了。他上任正逢大旱之年,地龟裂,禾枯死。在他下乡察看灾情时,见一农夫在江边种树,忙问农夫为啥大旱之夏种此树。老农告诉他,此为榕树,能抗旱耐酷热,生长快,生命力强,几年之后,榕成荫,就能保护乡邻防洪抗旱。张伯玉回到府衙,马上告示乡民,进行“编户植榕”,并亲自倡导示范,在府衙门口种上两株榕树。时为宋朝治平年间,福州府有30 万人口,张伯玉在4.8 平方公里古城内外植榕上万株。至宋熙宁( 1076 年)后,夏季炎热的福州城,已形成一片“绿荫满城,暑不张盖”的景象。至今秀冶里、朱紫坊、桂枝里一带及乌石山犹有许多榕树,还有许多奇妙无比的榕树景观,如朱紫坊河畔有一棵“龙墙榕”,裸根形成一堵墙,宛如蟠龙腾跃;西门高峰桥边有一棵“人字榕”,该树植于清乾隆五年(1740年),其众多须根中有一条扎入对岸土中,生长成粗壮的树干,与主干形成一个人字,往来船只好从其下驶过,蔚为壮观。据《榕树与榕树盆景》(林焰著,1996 年版)载,福州拥有古榕485 株,市区植榕达22640 株,其中白榕20640 株,占91. 2%,其白榕的自然起源与栽培历史居全国之最。1985 年2 月8 日,经福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榕树为福州市的“市树”。榕树遍布福州以南福建地区,泉州有700 年树龄榕树,有古榕150 株;厦门有300 年树龄榕树,有古榕100 株。福建省于1997 年8 月28 日经福建省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四次会议通过,决定榕树为福建省“省树”。

榕树主要分布于福建、广东、广西、云南、台湾及江西南部、湖南南部和浙江南部地区,印度、缅甸、孟加拉国和马来西亚也有分布。因其生长速度快,适应性强,具庞大的树冠,具有庄严稳重,顽强进取,意气昂扬的形象风格。它庞大的树冠,防御高温酷暑,提供遮阴歇凉的环境;它巨大的根系,抗击海潮台风,保护驳岸、堤坝的安全。在数百年乃至千年以上的岁月里,虽经历大自然的种种劫难,仍不屈不挠地顽强成长,造福人类。由此,在人们的心目中,认为榕树最有灵气,最富情感,最能庇荫造福乡人。在福建、广东、台湾等地,不少农村多在村头种一棵大榕树,有“无榕不成村”的说法,更形成许多著名的榕树景观,如福州植物园的榕树王.相传是北宋治平年间福州太守张伯玉编户植榕时种下的,树龄已有千年,树径约10米,树高20米,树冠如大伞,覆盖面积超过1300平方米。又如福州市仓山区高胡村的“人”字榕,树高22.7米,主干粗2.5米,距主干4米有一条粗达1.2米的须根撑住南倾的古榕,一条宽2米左右的村道穿树而过。据记载,这棵“人”字榕旁曾是清朝乾隆五十五年进士郑大谟的祖屋,而少年林则徐家境贫寒,但聪颖好学,一日避雨于郑家门洞下,诵读之声惊动主人郑大谟,经过一番对答如流的考问,郑大谟惊喜不已,认为林则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于是便将长女郑淑卿许配于他。后来,林则徐果然上演了一场惊天动地的禁烟抗英史剧,成为威名显赫的民族英雄。为纪念这位做大的民族英雄,人们便在“人”字榕旁建立“思贤亭”,并在思贤亭上书有一副对联:“平寇念良臣,张经略当年舅馆地;禁烟思贤史,林文忠昔日岳家乡。”如今,在福州群众心目中,“人”字榕已成了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象征和外来游客的游览点。还有在广东江门市新会区天马河的河心沙洲上,也生长着1株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大榕树,该树树枝垂地,扎入土中,成为新的树干,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榕树竟独木成林,现有树冠覆盖面积达1 公顷多,树上常年栖息着各种各样的鸟,鸟与树相依,人与鸟相处,和谐奇特,为世间罕有的一道天然美丽风景线,有着“小鸟天堂”的美称,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天然赏鸟乐园,亦是新会著名的国际级生态旅游景区。1933年,著名作家巴金乘船游览后叹为观止,写下著名散文《鸟的天堂》,使其名闻遐迩。而在孟加拉国的热带雨林中,也有一株榕树,郁郁葱葱,蔚然成林。从它树枝上向下生长的垂挂“气根”,多达4 千余条,落地入土后成为“支柱根”。柱根相连,柱枝相托,枝叶扩展,形成遮天蔽日、独木成林的奇观。巨大的树冠投影面积约10000 平方米,曾容纳一支几千人的军队在树下躲避骄阳。

相比之下,最受人欢迎的还属具有浓郁的南国风韵和迷人形态的各式各样的榕树盆景,或似古树苍天,或独木成林,或雄浑苍劲,或盘根错节,或以根代干,或块根奇异,它们以其独特的魅力赢得了国内外越来越多人的喜爱。榕树是福建盆景的主要树种,因其生长迅速,便于造型,可精扎,可细剪,可雕琢,可嫁接;技法上,兼收并蓄,博采众长,融汇各派,自成一体。许多精品名品饮誉海内外,如杨吉章的象形式盆景《凤舞》,树形苍劲古朴,神韵外溢,风姿飘逸,恰似凤凰展翅起舞欲飞,美在似与非似之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曾在1985 年首届中国盆景评比展览中荣获特等奖,1999 年又在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上获得盆景大奖。又如郑建明的古桩式榕树盆景《风韵飘然》,其调整、塑造的根盘,盘根错节,婉蜒曲折,弯曲自然,给人以突兀而起、力拔山河的动态;其叶片小如瓜子,且常年保持,把榕树盆景整体“缩龙成寸”的理想变成现实;其树皮肤色雪白,犹如淡施脂粉,美不胜收;总体呈现了山野古榕根干融合、苍劲古朴、悠闲自然的奇特景观,曾先后摘取了1997 年第四届中国花卉博览会金奖和1999 年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金奖。再如康日照的附石型盆景《临渊垂钓》,将榕、石、盆融为一体,主景榕树攀附在硬质的好似高山峻岭的英德石上,具江边悬崖飘逸之美、苍石傲然之气势。树从孤山腰间悬垂而下,吸根着生于独峰之上,根沿岩石的皲裂、巢学英语,沟洞、凹凸纹理,紧贴向下生长至江边墩上,如峭壁飞泉,从高崖直泻而下,悬崖飘逸的垂枝上,气生根下垂在港边石矶上,如一笔老翁临渊垂金库,气势雄伟壮观,十分动人,曾在2005 年第六届中国花卉博览会上荣获金奖。此外,还有耐翁的《停云霭霭》、康日照的《古榕风姿》、《积谷防饥》、许彦夫的《寇准负靴》、许文护的《依偎》、谢继书的《平步青云》、黄丰收的《大地春常在》等等,都是榕树盆景中不可多得的传世作品。如今,榕树盆景不仅许多宾馆饭店、娱乐场所、商场店铺、机关大院的重要摆设,而且还是普通百姓点缀庭院、装饰厅堂、布置居室的重要素材,既能美化环境,调剂生活,也可怡人心神,增进健康,陶冶情操。同时,还有越来越多的榕树盆景远涉重洋,在五洲四海安家落户,弘扬着古老的中华文化艺术。尤其是漳州地区出产的块根榕(一种榕树盆景),俗称人参榕,更已成为福建省主要出口花卉,种植面积超过3 万亩,每年有数百万株销往世界各国,被誉为“中国根”,年创汇数千万美元。

爱榕、赞榕、植榕,不仅文人墨客赞颂,且蔚为民风,延续至今。明代乡贤、大学士、书画家黄道周仿屈原《桔颂》的文体,于崇祯八年写下传世名篇《榕颂》,颂榕树有“六质”“四妙”,要求乡人学习它“自为蔽亏,行同日月。弃细从大,实有所学。四季常青,立身坚确”的品格和“翠幕高张,便于坐谈。凉荫行人,忘归卸担”的精神。清乾隆年间,福州郡守李拔以榕树自勉,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百姓,传为佳话。福州绵延千年自然形成的植榕习俗,在河岸、桥头、路口、村口、门口随处可见,成为闻名海内外“榕城”的风貌特征。

崇榕、敬榕,人们视榕树为吉祥如意、驱凶避灾的象征。每逢佳节、庆典,常用榕枝扎彩门,增添节日气氛。日常红白喜事,为迎祥消灾,亦以“插榕青”的方式。在福建东山岛,如向亲友贺婚,要用贴有红纸的榕枝放在礼品上;老人寿终,则用榕枝扎成的花圈表示哀悼。还派生一种民俗,家中有人患病,就在大门的门环上挂两束榕枝,以示“谢绝入内”。相传,北宋闽南神医吴夲,在瘟疫流行时,采用榕枝挂门为记,劝阻人们忽往探视,以免交叉传染,从而挽救了不少老百姓,久而久之,传为良俗。长期以来,人们还把榕树奉为“神树”,视它具有神灵显应效果。史传郑成功癖爱榕树,他在铜山(今福建东山岛)操练水师收复台湾前,见海岛草木稀疏,就号召将士利用战隙植榕,东山岛人感其恩德,缅怀抗御外侮的丰功伟绩,逢年过节习惯到古榕下烧上一炷香,供奉“榕公”(闽南方言“榕公”与“成功”谐音),此俗至今绵亘不断。福州百姓更是对榕树敬若神明,把它与宗教相连。如省府大院内的古榕被裴仙宫道教信徒尊为神树,还有水部土山燕桥“郭天尊”古榕和刘公桥桥头“霞府三仙师”古榕等,都被常年香火供奉,受到百姓敬仰。在云南西双版纳等地的村寨,都在入口处种榕树,被当地村民视为保护村寨的“神树”。

榕树,以其传情送意,还沟通着海峡两岸情。在闽台之间榕象征着情,大陆和台湾人民都喜爱榕树、栽植榕树,民间都有“烧榕万年穷”的民谚,即烧柴有禁忌,绝对不可烧榕树枝叶,避免人为毁榕,以示保护。清康熙十二年(1673 年),正当福建人民大批东渡开发台湾时,有一艘从福州开往台湾的商船,在澎湖突遇大风翻船,澎湖乡民闻讯赶来救难,只在岸边捡到一个遗物,即在小盒子里装有一株榕树苗。澎湖县白沙岛有一座保安宫,这是大陆与台湾人民共同信仰的寺庙,经澎湖乡绅林瑶提议,就把这株榕苗种在保安宫前以示怀念。时过300 多年,它已长成形状奇特、冠幅达一亩多的古榕,被称为神树。福建东山岛是台胞重点祖居地之一,彼岸乡亲寻根认祖,按民俗都得采榕枝缚在旗子顶端。同时,常以植榕来表达爱国思乡之情,东山岛的坑北村,有一株古老的“台湾榕”,正是清同治年间迁居台北的坑北宗亲王马体,在回乡探亲时栽植的。
  榕树的观赏价值可以说是众所周知,但它的营养价值和在中医应用上的药用价值就鲜为人知了。榕树的气根含有人体所需的多种酚类、氨基酸、有机酸、糖类等,叶含香豆精。榕树以叶和气生根(榕树须)入药味微苦、涩,性凉,具清热、解表、化湿、发汗、利尿、透疹、祛风止吐之功效。榕树的气根主治感冒高热、扁桃体炎、急性肠炎、痢疾、风湿骨痛、跌打损伤;以气根为凉茶主要原料,可防治流行性感冒。榕树叶主治流行性感冒、支气管炎、百日咳。
  (本文摘自“福建森林文化丛书”)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