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龙津春潮
龙硿洞的新传说
[作者:蔡锦雄 晓丰]

提起地处福建龙岩雁石镇被誉为“华东第一洞”的龙硿洞,到过这里的游人,自然会被洞中有景、景中有洞的地下世界所吸引,那众多千奇百怪、造型各异的自然景观,叫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不过,慕名而来的游人,也许还没听说这远近闻名的龙崆洞还有一段神奇而美丽的传说。硿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濒临南海,是南海与东海的交界处。那时,南海龙王有个女儿,长得聪明伶俐、楚楚动人。她原名叫阿娇,因为是龙王唯一的女儿,人们便叫她“龙女”。龙女年方一十八便成了许多豪门贵族的子弟追求的对象。龙王选婿的条件非常苛刻,一个个求亲的小伙子都被龙王拒之门外,但是仍有不少后生斗胆前来攀亲。为免遭意外,龙王在南海的北边为龙女建了一座特别精巧的水晶官,将龙女藏在里边,还特意选派海狮和鳄鱼在水晶官把守。

龙女生性活泼好动,常年的独守空闺,不许外出,使她寂寞难耐,度日如年。终于在有一年的中秋夜,龙女趁把门的海狮和鳄鱼去龙宫那里聚会的时候,悄悄地逃出水晶官,只身跑上了海岸。龙女来到岸边的“雁石湖”,一看湖畔桃红柳绿,湖中碧波荡漾,景色十分迷人,她的心一下子醉了。她心想:眼下别无他人,何不乘着这美好的月色,到雁石湖中去游它一番呢?于是她宽衣解带后便跃入湖中…… 

这时,一个小伙子肩头背着一挂山薯,手里牵着一头大水牛,慢悠悠地从雁石湖边经过,他看到湖边草地上有一套晶莹漂亮的裙子,便将它捡起披在牛背上,继续向前走了。忽然湖里传来一阵“哗哗啦——哗啦啦”的水声,他转过头一看,湖的那角有一妙龄女子正在旁若无人地洗浴戏水,那雪白的肌肤,柔美的曲线,真是姿貌绝伦。小伙子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异性胴体,顿觉自己全身的血管都在发热膨胀,他喘着粗气,微张着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龙女,愣了半老天。直到身边的老牛“哞——”的一声才使他回过神,急匆匆地赶着牛要走。

龙女听到岸上有动静,便往湖畔草地里看去,糟了!自己的裙子被一小伙子带走。她“唰”地从湖里一跃而起,不顾一切地往小伙子追去。

龙女一丝不挂地站在小伙子的面前,鱼尾巴在草地上甩得噼哩啪啦直响,小伙子一阵惊吓,昏倒在地。龙女这才仔细地打量着这小伙子,只见他英俊魁梧,嘴唇宽厚、鼻梁挺直,眉宇间透着阳刚之气。龙女凭直觉断定小伙子不会是坏人,她实在不忍心看他这样昏倒在地。于是她便使出浑身解数,将他背到离雁石湖不远处的山崖下,放在一块平整的大青石板上,给他喂药护救,小伙子很快地苏醒过来。传说是那蛱大石板使得小伙子起死回生的,大青石板原来是南海龙王睡的龙床,是一张神床,能医百病。后来这张龙床被移到龙崆洞里,传说游人在此上面歇息小睡,便可疲乏顿消,百病去除。

话说小伙子苏醒后,他睁眼一看自己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身边又陪伴着一个似曾相识的美丽姑娘,觉得非常奇妙:龙女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如实告诉了他,接着又将自己不幸的身世告诉了小伙子。小伙子听了非常感动,于是,他也将自己悲惨的遭遇向龙女诉说。

原来,这小伙子本是东海龙王的小公子,名叫阿龙。因他性情刚直、固执,不尊父命。东海龙王认为他难继家业,便将他逐出龙宫,转世人间为平民。就这样,阿龙来到东海南端的“雁石湖”畔牧牛。只身一人,形影相吊,过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孤独凄凉的生活…… 

龙女听着听着,鼻子一酸,两行热泪象两串断了线的珍珠滚落下来。

相同的年龄,相似的经历,使他们有了许多共同的话题、他们双双躺在青石板上,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整整谈了三天三夜。最后,他们山盟海誓,愿结百年只好。

话说那天中秋夜,海狮和鳄鱼饭饱酒足,从龙宫回到龙女的水晶宫,一见龙女不在宫内,惊慌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上,他们火速跑到龙王那里去报告。龙王听后大惊失色,当即命令龙宫礼的全部虾兵蟹将连夜去出动寻找,可是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有见到龙女的影子。

海里一日,地上一年。海里的兰天一瞬过去了,而龙女和阿龙已在地上整整度过三年好时光,他俩男耕女织,生活美满。此时龙女已是一个怀有身孕的妈妈了。

在龙宫的第四天凌晨,海狮匆忙回来禀报龙王,说他刚刚在南海北面的。罹石湖”找到龙女,并说龙女已和东海龙王的小公子阿龙私好后暗结朱胎,生有一男。

其实,海狮在龙女失踪的当晚就第一个找到龙女,那龙女正和阿龙睡在雁石畔山崖下那块大青石板上,如胶似漆地滚在一块,海狮看到最后竟然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他没有及时回龙宫报告,却津津有味地沉迷于观赏龙女和阿龙同欢的情景,他一直看了三天三夜,笑逐颜开。至今,在龙崆洞的“水晶宫”旁壁上,还留有海狮的那张笑脸,游客总说这是“狮子迎宾”,殊不知狮子笑,是别有用心的!

话说南海龙王一听说龙女已跟东海龙王的儿子阿龙成婚,暴跳如雷,差点把肺气炸了。原来,早在三万年前,东海龙王和南海龙王曾在东海与南海交汇处,为争食一颗稀世珍珠,双方大动干戈,结下了世代冤仇。

龙女的所作所为,不仅严重触犯了龙富的家规,而且对南海龙宫来说,是一个最大的耻辱。于是南海龙王决定将龙女抓回龙宫进行严惩。为此,他将自己珍藏了四万八千年的祖传兵器——屠龙宝剑亲授给得力干将——大母象,同时给了大母象一支包括海狮、海马、鳄鱼等在内的精兵强将共三千员,由大母象带队,从龙官出发,气势汹汹地朝海狮所说的地点—雁石湖迸发。

顿时方圆百里天昏地暗,海浪滚滚直向雁石湖畔逼来。龙女一见形势不妙,料定是父王派人来了。很快地,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阿龙,二话没说便往湖边那山洞里迅速跑去,这个山洞据说就是现在龙崆洞的原形。

南海龙王的追捕队见有人匆忙逃脱,便紧跟着,向洞里追去。冲在最前头的是三只大象,因他们身体肥硕,都被卡在洞壁,不得动弹。至今人们在进龙崆洞不远处,便可见“三象进洞”这一幕。

龙女脱离大象的紧追,松了一口气。不料,一条鳄鱼飞快地从大母象的腿间乘隙窜了过来,并一手拉过大母象所带的屠龙宝剑,朝龙女一剑刺去,龙女一闪,没有被刺到。

龙女体小力薄,眼看自己难于招架,她灵机一动,马上回变成龙,腾空跃起飞将起来。鳄鱼也紧跟着一筋斗翻到半天高,对准龙女雪白的腹部又是猛力一刺,哪知刺偏了,没有刺到龙女,却把洞的顶部刺裂了长长的一道,洞外蓝天,豁然可见。这便形成了现在龙崆洞里的“一线天”。

龙女与鳄鱼边打边退,刀光剑影,飞沙走石。本来狭窄只有几十米长的小洞,因他们的鏖战而被越打越长,越打越宽最终成了一个洞中有山、山中有洞、洞中有水、水中有洞,长达十里的巨洞。今天龙崆洞里的八大奇景区,据说都是当龙女与鳄鱼搏斗的主战场。

鳄鱼和龙女各有绝技,双方势均力敌,奋战五天五夜,仍难分胜负,鳄鱼因此焦急得老泪横流。传说此后的所有鳄每次当要吃人或伤害其他异类时总会先掉下眼泪。

这时,鳄鱼突然想起出征前龙王交给的一种叫“天迷昏的药瓶,他欣喜若狂,咬开瓶盖,往龙女身上洒去。龙女被这一泼,立时眼冒金星,浑身瘫软,完全失去了战斗力,鳄鱼采机乱挥长剑,龙女修长的身躯一下子被截成长短相当的九十九段。如今,细心的游人仍可从龙崆洞的各个洞顶看到龙女的遗踪。

龙女被鳄鱼杀死,按理南海龙王可就此作罢,谁知他仍对阿龙父子恨之入骨,时时想伺机报复,只因阿龙父子身居异域,不属南海臣民,南海龙王的报复一直没能得逞。后来,南海龙王通过关系,找玉皇大帝强令阿龙父子转世为牛,因为牛在地支里为“丑”,极含贬意。如今,人们进龙崆洞时,在“神牛戏水”一景里,可看到一头卧在水中露着大背的老牛,那便是阿龙,其近旁卧着那只小牛,便是他的儿子——小龙仔。小龙仔因为幼年丧母,断乳过早,所以一直长不大,总是那么小不点。对此,那早已仙逝的龙女,似乎在天有灵,她仍不忘对小龙仔施予母爱,常年从空中挤乳汁,想喂哺那可怜的孩子——小龙仔。如今在龙崆洞的“龙官”里,有一条从几十米高的洞顶直泻而下的乳白色水柱,无论旱涝,四季常流,传说这水柱便是由龙女的乳汁汇成的。可惜的是,这乳汁并没有落进小牛的嘴里,而是先在老牛的背上,最后白白地流向田里。为何会这样呢?原来,当年龙女在跟鳄鱼大战时,将自身回变成龙,为避免阿龙和小龙仔看了受吓,便预先将他父子俩的眼睛暂时闭关——弄瞎了,谁知这暂时的措施,却因龙女的远去而成了永久的遗憾,现在他们什么看不到,当然那从天而降的乳汁也不例外。

关于那根水柱还有一个神奇的故事,传说曾有几位长脸豆的村姑结伴进在崆洞,时逢盛夏,汗流满面,便顺手在那乳白色得水柱下,接过一捧水洗了一把脸,结果她们的脸都一下子白嫩起来,滑润如脂,判若两人。后来据说,那是因为他们洗脸的水中含有乳汁的缘故。

说到阿龙和他的儿子转世变成牛后,大家一家还惦记着:阿龙当年在“雁石湖”畔放牧的那头老牛,后来哪去了?境况又如何?原来,自阿龙在雁石湖畔被龙女惊昏过去后,龙女将阿龙背走了,那老牛就自愿留在原地,守护着那挂山薯,寸步不离,他想自己的主人阿龙很快就会回来的。老牛等啊等啊,等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始终没有看见阿龙回来。经过多少风吹雨打、日晒,老牛终天变成了头石牛。今天,游客在离龙硿洞洞口不远处,还可看到一块黑色的大石头,形状酷似水牛,那正是阿龙当年放牧的那头老牛,至今老牛仍在默默地等着阿龙来接它回家呢……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