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龙津春潮
为了耕者有其田
-----龙岩县第一个农民协会考塘村农民协会的战斗历程
[作者:陈协景]

考塘是新罗区龙门镇的一个行政村。地处龙岩城西郊,龙津河上游,从汽车站出发,沿319国道西行9公里便可到达村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这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在共产党领导下,干出了惊天动地的事业——成立了龙岩县第一个农民协会,为实现耕者有其田,开展了长达二十多年可歌可泣的革命斗争。

一、干柴待火种——农会成立前的考塘村的情况

八十多年前,村里有陈赖张三姓一百多户,四百多人。全村耕地1200多亩,百分之九十为外村地主所有。本村有2户小地主、3户富农,其余都是贫苦农民。无地农民租种地主的土地,收成的百分之五十以上作地租交给地主,百分之十交公粮。常常是“禾刀一巴起,底呀无米煮”。(这是一句龙岩方言俗语,“巴起”是割稻子的镰刀在收获季节结束后,用刀尖钉在家中的木柱或木板墙上。“底呀”是马上、立即的意思。整句意思是刚刚收完水稻,就断粮,就没有饭吃。)当年军阀混战,兵灾匪祸,年年不断。陈炯明、许崇智、张毅、赖世璜、王献臣、周荫人等大小军阀先后在龙岩盘踞,你争我斗,激战30多次,战乱给人民带来沉重的负担和深深的痛苦。军阀官僚,互相勾结,随意摊派军饷,收特种捐,当时考塘天昏地暗,民不聊生,农民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有的被迫携妻带儿到处逃生。共产党号召成立农会,反对苛捐杂税,实行“二五”减租,宣传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极受广大贫苦农民欢迎。考塘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雇贫民,因此考塘成立农会有坚实的阶级基础。

1923年6月10日至20日,中国共产党在广州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了与国民党建立统一战线的方针。在共产党帮助下,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国民党于1924年1月20日至30日在广州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了共产党人起草的以反帝反封建为主要内容的宣言,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实现了第一次国共两党合作,进行了第一国内革命战争。时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的毛泽东主持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1926年3月考塘人陈庆隆(陈庆隆又名陈子彬,龙岩早期共产党负责人。1929年初前往南洋,参加马来西亚共产党,积极开展反对英国殖民统治和南洋抗日活动,进行马华进步文化创作。

新中国成立后回到广东,曾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

二、春雷响彻龙岩——考塘农会隆重成立。

1926年10月经多次会议研究,选定振奎小学为考塘农会会址,确定以犁头犁壁为农会会旗,选出陈培粦为会长,陈坤寿、陈根瑞、陈兴照、陈添铭、陈恭照为农会委员,农会内设会长、文书、组织委员、宣传委员、土地委员、福利委员。委员们分头发动农民,扩大会员,缝制会旗,以武术馆出面制造大刀、长矛、耙头、劈刀等武器,准备成立大会游行用具。

1926年11月16日一大早,考塘农民协会120多名会员,高举以犁头犁壁为标志的会旗,肩扛锄头劈刀,手持大刀长矛,浩浩荡荡开进龙岩城明伦堂召开成立大会。进城路上高喊“反对压迫!反对剥削!实行减租减息!”等口号,路经龙门、湖洋时,大批农民跟随队伍一起进城参加成立大会。小池、东肖、红坊、西山等地农民敲锣打鼓前来助威。大会由岩漳宁分处负责人陈庆隆主持,郭滴人发表演说,时任龙岩县县长的杜连茹也出席成立大会。会后举行了盛大的游行示威。游行队伍从东门转至苏公岭、经铜钵巷穿过中山大街,然后由西门返回湖邦。考塘农会会长陈培粦带领全体会员走在游行队伍前头,游行队伍高喊打倒军阀!打倒土豪劣绅!实行减租减息!反对苛捐杂税!禁烟(鸦片)禁赌等口号。千百年来受压迫受剥削被奴役的贫苦农民喊出了震天动地的心声。

考塘农会是龙岩县第一个农会,考塘农会的成立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带动了四邻八乡:此后,湖坑、湖洋、小池、大池、江山、西山、东肖、红坊、铁石洋、厦老、雁石等地相继成立了农会。次年(1927年)2月初,龙岩县农民协会随之成立,陈庆隆任主席。考塘农会成立打响了龙岩土地革命第一枪,象一声春雷,响彻了龙岩上空,其势锐不可挡。正如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所说的那样“因为目前农民运动的兴起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很短时间内将有几万万农民从中国中部、南部和北路各省起来,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无论什么力量都压抑不住。他们将冲开一切束缚他们的罗网,朝着解放的路上迅跑”。

三、蛰伏待来春——四一五龙岩反革命清党,农会活动转入地下。

农民既然有了组织,便开始行动起来:农会成立,大力展开减租减息和废除苛捐杂税的宣传,农民的主要攻击目标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旁及各种宗法的思想制度,城里的贪官污吏,乡村的恶劣习惯。(见《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这就引起了国民党右派、封建地主、土豪劣绅强烈不满。龙岩土劣代表杜连茹暗中派亲信杜和仔到考塘威胁群众说:“加入农会是要坐牢砍头的。”接着民团头目林月升(绰号“笼支箭”)也坐镇考塘,扬言要抓陈庆隆算账。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南昌发动反革命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人。4月15日龙岩国民党右派也紧随其后发动反革命“清党”政变,解散农会,通辑陈庆隆、郭滴人等13人。中共龙岩县总支委员会(1927年1月成立,陈庆隆任书记)认真总结了前段工作的经验教训,决定把工作重点转入农村,总支暂移考塘。陈庆隆、郭滴人等共产党人深人群众,团结原农会积极分子,组织了秘密农会,抵抗反动派抓人罚款,准备夏季进行减租,开展抗争。他们陆续在后陂、易乾、沙墩、观进、龙背、埔上、溪坝、湖坑、龙潭、连坑、赖坑、龙门、石埠、赤水、塔前、石牌前建立了秘密农会。考塘村则以秘密农会为幕后,台前以氏族众管会为公开身份。

1927年11月,中共闽南特委派罗怀盛回岩,扩大龙岩县党总支,成立中共龙岩临时县委,罗任书记,并指示公开向农民宣传土地革命,大胆吸收农民入党。考塘发展吸收了陈根瑞、陈荣瑞、陈炳江、陈添铭、陈云川、陈天机、陈恭照、陈兴照等农会骨干入党,建立考塘党支部,塔前人罗望平任书记,这八位党员遵照上级指示不公开党员身份,以翠山楼为活动基地,老厝(陈云川住家)为情报联络点,陈根瑞为交通员,秘密领导农民斗争,开展减租减息,合理摊派公路捐,把历来按人丁摊派的方法改为按田亩摊派等斗争,把负担加重到地主富农和公尝田头上,从而减轻了农民负担。农民得到实惠,革命情绪日益高涨,不仅未被反动派威胁吓倒,反而纷纷要求加入秘密农会,为下一步开展革命斗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四、革命烈火熊熊燃烧——武装暴动成立苏维埃。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史称“八七会议”),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1927年12月4日,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在漳州召开了全省各县负责同志联席会议,决定了目前党的任务是要在乡村中积极领导农民暴动。八七会议传达到闽西以后,中共龙岩县委积极准备开展武装斗争,添置武器,组织力量。在共产党领导下,一场急风暴雨式武装夺取政权的大暴动开始了,掀起了龙岩人民革命斗争的新高潮。    1928年3月4日,白土后田武装暴动后,湖邦各村相继成立了暴动队,开展武装斗争。同年8月6日,岩、永、杭农民武装在白土举行暴动后,进行首攻打龙岩城时,考塘农会武装同各村武装一起,按照郭滴人的指示,由郭炳霖带领,从龙门公路直下,在西门配合上杭北四区农民武装攻城,向军阀陈国辉公开宣战。农民的英勇行为,使敌人心寒胆丧。

1929年(民国十八年)5月,在龙岩县委湖邦区委统一领导下,同其他各村一样,考塘村建立了一支有100多人的农民赤卫队,由陈春竹任政委、陈木旺为队长,和一支以陈绵生为团长的少年先锋团。同年5月23日,朱毛红四军第一次攻打龙岩城时,在湖邦区委统一指挥下,考塘赤卫队埋伏于龙门圩至考塘公路两侧,严密封锁消息,我军冲到离龙门圩只有百来米时,敌人才发现我军动向,敌营长彭棠连汽车也来不及上,就仓皇鼠窜,考塘赤卫队一路上配合红四军追歼匪兵。同年6月3日红四军第二次攻克龙岩城后,考塘农会为红四军筹集许多干粮,并派出优秀赤卫队员,随部队出发大池,配合红军作战,消灭上杭白砂钟铭清匪部。同月18日红四军第三次攻打龙岩城时,遵照区委指示.考塘农会发动群众,备好茶水干粮,沿途热情欢迎红军,并派赤卫队在路口站岗放哨,严密封锁消息,监视敌人。19日,陈春竹、陈木旺带领考塘赤卫队,配合闽西地方武装59团,在小洋一带佯攻,迷惑敌人。这一战,全歼了陈国辉驻守龙岩城匪军两千余人。20日上午红四军在中山公园召开了有三万多人参加的祝捷大会,考塘农会全体会员、赤卫队员、少先队员,手持枪支、大刀、标枪、三角小纸旗,敲锣打鼓,步伐整齐,喜气洋洋进入中山公园参加了这次大会,聆听了毛泽东、朱德鼓舞人心的讲话。

祝捷大会后,考塘农会按照闽西特委起草的土地革命斗争纲领精神,根据湖邦区委制定“以乡村为单位,将全乡农民原来所耕种的土地按人口平均分配,地主富农与雇贫各得同样一份土地,中农自耕土地略多者可以不动。分配办法则采取按原耕抽多补少办法,不打乱平分,乡与乡之间交错土地不划界限,而采取归原耕乡村分配的办法,土地分配后夏收作物即为分田人收获”的办法,迅速开展打土豪分田地斗争。村内打垮了两户地主,没收了他们的五大财产(房屋、土地、稻谷、猪牛、农具),征收了三户富农的土地,同时没收了外村地主在考塘村的土地,统一分配给农民。一些烂泥田、香灰田、望天田一律归氏族众管会,每年以投标形式予以经营,经营收入用于兴修水利、修桥修路、庙会文娱活动、救济贫困等开支。前后不到一个月,全村土地分配完毕,砸烂了封建土地所有制,实现了农民耕者有其田的梦想。

1929年8月底,成立了考塘村苏维埃。主席陈培粦(农会长兼)、文书陈坤寿。接着成立湖邦区苏维埃政府,陈春竹被选为区苏维埃政府委员。在扩大红军队伍时,陈隆富等十人参加主力红军,一批赤卫队员升格区游击队,陈木旺任区游击队的排长,百姓安居乐业,革命形势一片大好。

五、扑不灭的火焰——道路曲折,斗争不息,二十年红旗不倒。

1930年秋后,由于左倾错误路线在龙岩贯彻执行,主力红军两次远离苏区,出击东江失利,龙岩城被白军杨逢年旅占领。湖邦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深入发动群众,组织武装,积极配合龙岩县赤卫军大队,奋起反抗,保卫苏区。翌年2月,在龙门考塘石碑前一带与敌杨逢年旅209团林百龙部激战,敌人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使敌败退回鸿楼配了重兵,山上制高点配备了重型武器,白军自以为固若金汤。

红军进到考塘,白军以强大火力封锁公路妄图阻挡红军前进,白军团长阮宝洪自负地夸道“凭借这精良的武器和有利的地形,红军休想通过一兵一卒。”他万万没有想到,由于考塘农会、赤卫队严密封锁消息,他的据点成了聋子、瞎子,山间幽辟的小路,使这些防御工事形同虚设。他根本没有想到平时头戴破斗笠、身披破口衣弯腰干活的农民,突然挺着长矛,挥着大刀,端着鸟铳,扼守着村间道路,使辉阁楼、协鸿楼成了村中的孤岛,单个传令兵根本不敢在考塘行走。考塘农会闻讯红军要攻打考塘,立即派出陈添铭、陈培粪、陈兴照、陈根瑞等地下党员和陈湘旺等农会骨干组织战斗队和救护队,参加战斗和负责死伤红军的埋葬与救治,指派赤卫队员陈炳江、赖根荣去小池隔口迎接红军并带路。东路军分左中右三路攻击前进。左路军在陈炳江、赖根荣带领下,从日升亭、芦花山抄小路从松山经长坑,爬上鹅吹顶,居高临下向敌人开火,陂仔头战壕和枫寮岭顶机枪阵地的白军立即被消灭。辉阁楼的白军看见鹅吹顶红旗飘扬,喊杀连天,岭顶机枪阵地落入红军手中,便惊恐万状弃楼鼠窜。右路军在县游击队长罗光国和龙潭村赤卫队员邱德全向导下,走山间小路连跨东洋山、后龙山,突然出现在协鸿楼背后的浮山上,中路红军沿公路冲杀前进,协鸿楼的白军三面受敌,死伤过半,只好缴械投降。

红军消灭驻考塘白军后,一鼓作气于下午五时占领了龙岩城,4月20日攻占了漳州。失守了十七个月的苏区又恢复了。

考塘战斗十分激烈,红军牺牲七十人,考塘赤卫队受伤多人,其中队长陈添铭颈部受伤,致使终生耳聋,队员赖金水面部中弹,致使终生歪嘴。攻打佛仔隔的红军指挥员激动地对参战的赤卫队员说:“赤卫队太了不起,如果没有熟悉地形的赤卫队参战带路,我们损失会更大一些,胜利来的不会这么快!”

考塘战斗后,牺牲的七十名红军,由考塘共产党员、农会会员、赤卫队队员陈兴照、陈桂福、陈作明、陈秋喜、陈根瑞、陈炳江、陈湘旺、陈添铭、陈天机、陈恭照、陈云川等三十多人收葬于佛仔隔排。佛仔隔是个圣洁的风景秀丽的河中小岛,小岛本是松树坝圩,建有振奎书院和一座年代久远的妈祖庙,这里是从不安葬任何人的地方,却让这批红军烈士在这里安眠了四十多年。1974年农业学大寨运动,佛仔隔移河造田,这批红军遗骨分别装罐(金斗)筑墓于公王后。此事由时任考塘大队党支部书记陈金旺指定陈国生经办,向县民政局申请到300元,由陈金顺等人施工做烈士墓。红军考塘战斗烈士墓位于考塘公王后,1987年版的《龙岩市志》第722页记载坐东朝西,占地70平方米,水泥结构,碑高1.2米,宽0.4米,刻“革命烈士之墓”。1994年扩建319国道,烈士墓被拆,考塘村民仍然小心保护每罐遗骨。2009年陈国生、陈仰全、陈仰河奔走募捐,重新修好烈士墓.立于319国道边,使死去的红军得以安息。岁月悠悠,万物流转,红军战士长眠七十多年来,无论是在佛仔隔草地简约的土墓,还是公王后混凝土烈士墓,这批为民主和自由而捐躯的烈士,不知何方藉贯,不知何种姓氏,考塘村民始终按自己的乡俗,年年烧香烧纸,告慰亡灵,表示悼念。考塘小学以烈士墓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师生们每年清明节都到墓前献花默哀。

考塘战斗的胜利,为攻占漳州打开了门户。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里写道:“毛泽东同志与我们军团几个人研究后决定,直接向龙岩攻击前进,4月10日拂晓,十五军为先头,四军跟进,乘敌不备,向龙岩发起进攻。十五军先消灭小池的少量敌人,即向龙岩外围的要点考塘前进。敌一个团及一个补充营凭借既设阵地和炮楼负隅顽抗,我十五军行动受阻,红军随即沿公路两侧坚决进攻,遂将考塘之敌包围全歼,随即于当天占领龙岩”。对历史上这一战,漳州市委很重视,2003年派了电视台记者到考塘村拍摄“考塘战斗“的历史背景,并在电视台播放,认为有了“考塘战斗”的胜利,才有攻克漳州的胜利。此间当地赤卫队的配合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34年春,国民党中央军赶走十九路军进驻龙岩,更加残酷地摧残群众。但是考塘群众没有被吓倒。年底在红八团和县游击队支持下恢复了党支部,又建立了以赖金水为负责人的地下交通站、接头处,冒着生命危险,探敌情,送情报,筹粮食,支援红军游击队。

此时国民党湖邦区区长张文成及上邦联保主任林泉欣,上邦民团组织者陈允水,卖力推行中央军第二期清剿计划,所谓“七分政治,三分军事”等,在政治上实行保甲连坐法,计口授盐,移民并村和“五光”“十追”战术,在军事上到处逼建碉堡,强编壮丁队,采用”驻、堵、搜、追”的战术,大肆摧残百经姓,滥杀无辜。这时湖邦区委派彭国珍(赤水人)以牧鸭群长工为掩护,驻考塘村,为地下联络员,派地下党员刘炎照接任上邦联保主任。1934年11月,有一天正逢龙门圩日,红八团派刘炎照引出民团策划者组织者陈允水赴圩,路经枫榔排时,将陈允水击毙,除掉一害,大快人心。次年10月15日,红八团奇袭协鸿楼.由打人民团的赤卫队员邱天荣、赖根荣做内应,深夜架梯爬上楼窗,进入协鸿楼,打死郑熟睡的联保主任林泉欣、团丁及陈允水的老婆共8人,缴获枪十八支,电话机一部,其余团丁自动举手投降,放其回家。夜宿官亭坑。第二天,上邦民团团长陈江栋纠集8名团丁前往抓捕。官亭坑是个偏僻的小自然村,外人一踏进村立刻被发现,有村民马上通知赖根荣“考塘民团来抓你了,快点跑。”这时赖根荣不但不跑,反而拨开门闩,虚掩房门,握紧上膛的驳壳枪躺在房内。一会儿民团摸进来,陈江栋用力推开房门跌了个浪沧,只见赖根荣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矗立在陈江栋面前,陈江栋一吓,连退十几步,站到屋外,赖根荣则站着不动高声喊道:“有种的进来!”陈江栋定了定神也喊道:“你出来!”民团虽然人多,但无人敢进屋,僵持一会,赖根荣心想房东在屋内,开枪必有死伤,就一手持枪一手猛击木窗,只听得“碰!碰!碰!”三声巨响木窗倒地,他手按窗台,双脚一跃,跳到屋外,朝民团喊道:“有种的追来”,民团惊呆了,反而退出官亭坑去龙门向区民团报告,赖根荣从容地背上脚伤行走不便的邱天荣往松山大嵛排循去。待龙门区民团赶来时,他早就无影无踪了。

红八团连续拔除赤水碉堡和考塘协鸿楼两个据点后,对敌人震动很大,群众很受鼓舞,更加积极地支持革命,湖邦区许多村组织了不脱产的游击小组。此时,考塘村也组织了以地下党员和农会会员为骨干的不脱产的游击小组,白天搞生产,夜晚配合红军游击队作战。而国民党区长张文成带着一批人马赶赴考塘想以保甲连坐法报复。考塘地下党通过张的亲戚(张文成有两侄女嫁考塘),张的老师(陈长生,开明乡绅,倾向革命,与共产党有联系,常常为红军游击队治伤治病,时为陈氏族长)劝导张文成。已是红军游击队的赖根荣放话给张文成“你敢在考塘动一个人,我就要你的头壳,你白天来动,晚上就砍掉你的头壳。”赖根荣有武功,枪法极好,举起驳壳枪,弹无虚发,又有文化,双手能写毛笔字。当初民团也是看中了赖根荣的好身手,才不计较他曾为红军带过路,收进民团。张文成害怕赖根荣,更怕赖根荣身后的游击队共产党,因此考虑再三,怕自己的脑袋不保,不敢贸然下手。此后考塘发生通共济共的事,张不敢过问,保甲连坐法在考塘失去作用。

1939年(民国28年)考塘农会会长陈培粦逝世,中共考塘支部决定由秘密党员陈兴照接了第二任会长兼氏族武族长(武族长是旧社会氏族治安、自卫武装力量的负责人,相当于现在的治保主任民兵连长职务)。配合陈添铭组织“考塘武术馆”,利用传授武术进行秘密活动,团结广大农民秘密训练赤卫队员,提高赤卫队的战斗能力。此时,正值抗日期间,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建立民族抗日统一战线。考塘民团改编为壮丁队,成年妇女组建妇女队,定期进行军事训练,以实际行动支持抗日救亡。妇女队长是老接头户罗翠娥,壮丁队长是原民团长陈江栋,这时的陈江栋是光杆司令,随时在民族众管会的管控之中。地下党指定秘密党员、农会会长、氏族武族长陈兴照治治陈江栋,有一次,壮丁队训练中,壮丁陈作明因立正稍息动作不佳,陈江栋就用枪头撞击他。武族长陈兴照发现后,在大众面前狠狠责备陈江栋,陈江栋不敢作声,一个有名无实的壮丁队长,终日缩头缩脑,到1940年患肺结核病死而告终。

有一次陈兴照、陈添铭带领考塘民众往铁山上洋交公粮,当地民团狗腿滋事挑衅,仗着人多势众,殴打交粮民众,陈兴照、陈添铭精通棍术,拿出挑粮的扁担当棍使,挺身而出,打退对方100多人。后来民国政府警察鸣枪劝打,我方胜利返回。当时城内群众交口称赞说:“这些土霸王遇上了土棍,威风扫地了,真是大快人心。”

在抗日期间,国民党多次掀起反共高潮,为了消灭游击队,对群众限额配给食盐、手电筒、电池。考塘农会运用各种办法,调动各种力量,确保游击队有吃有穿,有正常生活与正常活动。国民党师管区派了区副官陈寄农(考塘人)在考塘设点凭票供应食盐、手电筒和电池。陈寄农同情革命,暗中支持游击队,他看考塘洋底人多眼杂,容易走漏消息,建议改接头地点。因此,农会决定派陈炳江(地下交通员)通知游击队将接头地点改在柯南头,食盐、手电筒、电池由陈寄农负责进货交陈炳江发送,以防不测。

1940年5月间,国民党策动地主收回原被没收的土地房产,并责令各村保长帮助地主收租,考塘农会运用各种社会力量,积极开展抵制收租斗争,以氏族众管会名誉,以最大压力,迫使保长表态要维持现状,不要出卖亲房叔侄,要千方百计抵制收租倒算。湖舞区委和游击队向社会放话,如外来地主胆敢进村收租倒算,来一个杀一个。考塘农会也向社会宣示:“谁敢收租,过不了佛仔隔。”迫使不少地主产生动摇,不敢收租。收租倒算以失败而告终。

自从县政府策动地方保长帮助地主收租失败后,国民党又不甘心,1940年8月军政当局又策动以支持抗日为借口向农民每亩征收军粮120斤(糙米)的变相收租,各地秘密农会发动农民抵制,使各级政府对众多抵制者抓又不敢,收又收不到而宣告此计破产:

1943年龙岩县国民党政府炮制“扶植自耕农”政策,宣示要农民交出土地,可以直接向原地主买田,或向政府买田,实际上是保地主的方案。开始时地主开价过高,社会无人购买,后来政府出了低价,并将收来的地价款归还地主。当时中共龙岩县委指示所有弄会组织领导发动农民开展保田斗争,大多数无法交地价的农民积极响应。“扶持自耕农“政策无法实施,共产党领导的保田斗争取得胜利。

1944年春,龙岩国民党县党部书记林圃轩夫妻(石牌前人)两人亲临上邦乡(乡政 府在考塘办公)炮楼里召开上邦国民党党员大会,共有36名国民党员到会,其中考塘有6名国民党员参加。会议主题是建立清共组织,发展三青团员,加紧剿共。就这一天,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炮楼出现大爆炸,造成7人死亡,其中有2名考塘国民党党员、林圃轩的老婆和一名厨师。30人烧伤,其中有考塘4人,被烧伤的国民党党员成了不同程度的残废,使“清共”与发展“三青团”成为泡影。使国民党在考塘崩溃,上邦联保不能运作。

1945年,国民党龙门镇公所在考塘重建炮楼,重组上邦联保,委派李椿顺为第四任联主任。李是在炮楼爆炸中受伤较轻的国民党员,他就任后,壮丁队在考塘农会管控中,身边无卫,困难重重。此时,解放战争战场上,共产党节节胜利,国民党处处失利,兵败如山舅,李椿顺束手无策,得过且过勉强度过三年,使考塘农民运动顺水行舟到解放。

1950年第三任农会长陈协佐在全民选举中产生,按解放初期中共龙岩县委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土地政策进行调整,农民家家户户领到了龙岩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土地所有证,真正达到耕者有其田。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考塘农会团结农民经过几十年艰苦曲折的土地斗争与对敌斗争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本文资料来源与参考文献:

1、《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

2、《闽西革命根据地史》华夏出版社

3、《龙岩市志》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4、《龙岩地区志》上海人民出版社

5、民国34年《龙岩县志》新罗区方志办重印

6、《毛泽东研究事典》河北人民出版社

7、《龙岩革命人物》(上册)中国文联出版社

8、《纪念郭滴人》北京广搏学院出版社

9、《龙岩小池人民革命史》小池乡人民政府编

10、《龙腾虎跃》龙门镇人民政府编

11、《红坊英杰》红坊镇人民政府编

12、《血沃杜鹃红》(1)作家出版社

13、《考塘农民协会的战斗历程》陈国生著

14、《考塘万兴户黄陈氏族谱》陈国生主编

15、《考塘农会有关情况》赖鸿发著

16、《龙潭村“七尸八命”惨案被害者名单》邱茂泉、陈金旺(曾长期任考塘党支部书记)

17、陈金旺口述赖根荣故事

18、《考塘乡“红包曙光”》陈金旺回忆记述

19、《闽西文丛》第4期

20、《闽西革命根据地史话》蒋伯英、蓝荣田

(作者系龙岩市新华书店原副总经理、龙岩文化研究会理事。)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