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艺林漫步
原汁原味的《乡亲们》
[作者:岩山]

  在客家人向南迁徙的漫漫千年中,于闽粤赣边区形成了新开拓的赣、汀、梅三座古州。武平地处三座州城边远的一角,成了三州也是三省的边界地,其农村也是外省边远县份的底层,难免呈现了更其独特的生存状态。

  上世纪60年代末出生的一对姐弟,秉承中原“耕读传家“的传统,姐姐钟巧云读到初中不得不中途辍学,专供弟弟钟兆云升学,这是当时的农村生产力水平使然,不能完全视作是“重男轻女”。

  也许继承了父亲会讲故事的禀赋,尚幸有初中文化水平的姐姐,融入客家农妇的生活中,能以文学的心灵和目光观摩和记录生活,写起了小说;弟弟已经成了著名的传记作家,此时与姐姐联手合作抒写反映农村生活的长篇,因为童年有共同的生活,即使后来写了《开国上将刘亚楼》这样的巨著,但刘亚楼也是从武平农村甫走出来成为“新中国空军之父”的。所以也不能完全说弟弟是与姐姐合作才“华丽转身”,弟弟虽然入城多年了,身上仍然流淌着世代农民的血脉,与留守农村的姐姐的合作,天衣无缝,是我看到的一部原汁原味的客家农村小说。

  这部由一连串乡村故事缀成的名日《乡亲们》的长篇小说,写了自清末民初至新中国改革开放年代,一个村庄或家族的百年秘史。恰恰离开那些大事件,而写出了农业社会沉淀千年的农民的生存状态和心灵秘密。尽管“城头变幻大王旗”,但底层农民的劳作和生活方式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改革开放年代,旧的宗法观念被摧毁了,那些以革命的名义制定的生活清规也动摇了。于是,人性在一种原始和宽容的土壤中自然展现和挣扎,一方面是如此原色的淳朴,一方面是如此快速的市场化、现代化,表现出一派城乡巨大差异中的独特的乡土意象。农民能够和皇帝一样平等地享受的快乐,似乎只有性了,成了乡村生活的原始动力。从《大伯母的风尘往事》到《花心男和倒贴女》,时代大变化的喧嚣,似乎没有触动农村底层生活的涟漪。偶然下乡的作家,是难以接触和写出这种农村生活的原始密码和心灵沉浮。然而,这正是转型期的农村最难以窥见的人性深处的地方。而《村妇的名节》所折射出的精神力量,仍然不是源白新的生产力和生活方式,却是绵延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道德的操守,自中原迁入客家地亘古不变。这是可贵的,但仅此难以抵御现代生活的诱惑和冲击,必须产生新的道德思维力量。就此,也可感受到这部作品触及当代社会生活的深度。

  本书散发泥土芬芳的还有语言,几乎是用客家话写成的。“鹅揩水,鸭洗荣,鸡公砻谷狗跳碓”,多么生动的客家童谣,以及大量的客家俚语,构成了本书的特色,从语言元素上也是一部地道的客家文学作品。当然,就提炼方言进入文学作品,上世纪三十年代提倡“大众文化”时就有争论,也是考虑到广泛读者的接受程度问题。我长期在客家地区生活,所以对本书中的客家方言俚语,如“生娓”我是用客家土音读出来的,如按普通话去读就失色了。还有客家人称女孩子后面加个“嫲”字,这跟原音更接近了,本书写成“嬷”字,外地人读起来就走样了。不过,无论如何,本书以客家方言俚言入书,是一次成功的尝试,也使作品生动起来,增色不少,在发展客家文学的途程中是一个重要的收获。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