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艺林漫步
读逸云先生《卧云楼游草》
[作者:苏禄煊]

苏逸云(1878-1958),名寿昌,子景云、逸云,号卧云居士;行七,世称“苏老七先生”,世居今龙岩市新罗区社兴村德基堂。早年入庠,有文名,嗜《左传》,曾著《历代帝王论》。科举废后,到福州入师范学堂。学成归里,当选谘议局议员。辛亥革命后,应聘为都督府秘书。1912年,出任光泽县县长。1915年,离任返乡,在1916年袁世凯复辟帝制垮台后,人京任众议院秘书。1917年,应聘任福建省省长公署机要秘书,不久即离榕人京。后返里,任省立第九中学教员、校长。1922年,因战乱龙岩出现权力真空,被邑民大会公推暂任县长之职,维持秩序,旋卸任。1929年,迁居厦门。此后曾两度赴南洋,终老于槟城。著有《读左臆说》、《卧云楼游草》、《卧云楼笔记》及其续集3集、《卧云楼馀渖》等。    

《卧云楼游草》出版于1918年4月间。书中收游记8篇、书信2篇,附有《南京古物记》和《诗草》。8篇游记是《虎邱纪游》(1917年5月)、《金陵游记》(丁巳年,即1917年夏)、《游北海记》(丁巳年,即1917年10月10日)、《游明陵感言》(1917年),《出居庸关记》(1917年)、《京口游记》(戊午年,即1918年)、《西湖纪略》(1918年春)和《重游金陵记》(民国7年,即1918年);两篇书信是《南归别友人书》(1917年)和《答友人书》(1917年);《诗草》为《l2月19坡公诞日偕傲田鱼门幼衡空北公荆放园博生饮于陶然亭》、《姑苏台》、《莫愁湖》、《西泠》、《津门感事》、《出都车上口占》(2首)、《次顾子同韵》、《次高鱼门韵》、《次杨抟九韵》、《桂缘》和《咏迎年菊》共12首。    

该书虽为游记,但是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在民国初期复辟与反复辟不断较量的动乱的现实中,知识分子支持社会进步的积极思想、对时局腐败的愤恨和对于自身出路的迷茫;同时我们还高兴地看到,作者作为传统知识分子所具有的值得称道的旅游思想。本文试在这些方面作些分析。    

一、批判封建专制主义    

1911年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清王朝的统治,但是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一直在斗争着。1915年袁世凯宣布恢复帝制,自称“洪宪皇帝”,1917年张勋拥戴废帝溥仪重新即位,是封建复辟势力极度嚣张的2次公开表演。但是,腐朽的封建专制主义制度对国家的危害,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民看清楚;因此,洪宪帝制只延续了83天,张勋复辟只存在12天,就在全国人民的声讨浪潮中垮台。    

定向共和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众多的中国知识分子是持反对帝制、拥护共和的政治态度的。逸云先生1916年应邀到北京担任众议院秘书,就是他持这种政治态度的最直接表现。在《卧云楼游草》中,他也压抑不住对封建专制主义批判的情绪,时不时地在行文中流露出来。《游明陵感言》一文中,作者见到北京明十三陵甬道两旁石像生“十二功臣、文臣、武臣,鹄立于石兽间”,不禁感慨道:“所谓‘君之视臣如犬马’,非耶?帝政时代,替臣之义,几无可逃。故生前乐为功狗,死后亦愿跻于石兽。”臣子之所以愿意当犬马,那怂因为帝王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因此作者愤怒地斥责道:“上为天而下为泽。呜乎,何君之贵也!”在《游北海记》一文中,作者对于游人争索阐福寺的朱笔黄绫佛经作为纪念品,深不以为然,觉得那上面有“帝王臭味”,不应当让它玷污自己。这些都是对“皇权至上”的批判。此外,作者还时时表现出对具体帝王的轻蔑、憎恶和谴责。作者欲访南朝宋开困皇帝裕卑微时的故宅及其躬耕处,当地人无能道者。对此,作者写道:“龙行虎步作天子,结果亦不过如是,一笑而返”(见《京口游记》)。当看到“琼岛春阴”碑上乾隆的题诗时,他不屑地认为,此诗“甚平”,并进一步讥刺说:“京中苑囿及国中名胜,均有此老手笔。既作无愁天子,又思充画饼名士,亦可人也”(见《游北海记》)。作者谴责明太祖“性忍鸷,屠功臣如屠狗”(见《重游金陵记》)。谴责清帝人关后对明朝皇族“于生者则诛之务尽,于死者则奉之恐后”(见《游明陵感言》)。从辛亥革命到五四运动这一历史时期内,反对和批判封建专制主义是其时代精神,是衡量知识分子进步与否的试金石。逸云先生不愧为吾乡当时进步知识分子的代表。

二、嘲讽时局和政要

在北洋政府统治时期,政治腐败,贿赂公行,出卖国家主权的事件屡屡发生,社会秩序混乱,经济进一步萎缩,民不聊生,引起全国人民的极大不满。我们读《卧云楼游草》,处处可以感受到作者对这种黑暗社会现实的忿恨。在《南归别友人书》中作者写道:“今何时乎?出国门一步,暴骨如山,处处荆棘矣。在上者投銗购告,在下者椎埋为奸。谨愿之民,重足一迹,虽为之逢蒙视,诎腰桡月国,有不免者。”先生简略地数笔勾勒,就把当时民生凋敝、世途险恶的现实呈现在读者眼前。先生在游山赏景的过程中,也不忘在适当地方针砭时弊。笔锋所及,无不痛快淋漓。在《西湖纪略》中,作者对宋代权相贾似道予以鞭笞之后,随即把笔锋转向当时的达官贵人。文中写道:“宋平章贾似道园林亦在葛岭,蟋蟀犹鸣,半闲何处?华屋山邱,比比皆是,无可传之事迹,而欲于大好湖山,妄占一席,遗臭而已。则今之所谓某庄某祠者,不更可一例视之耶?”在同一篇中,作者又从唐尧时许由的让天下而直斥北洋军阀的争权夺势:“寺坐稽留峰,唐尧时许由尝隐此。稽留者,‘许由’转音也。昔人让天下而不受,今人争天下而不得,古今人度量之相越,抑何远耶?”在《出居庸关》文中,作者又从自己战胜疾病而最终完成“出居庸关”之游的切身体会出发,矛头直指丧权辱国者。文中写道:“至沙河,病发,几欲回车。转念此行甚趣,因奋进,病亦旋瘳。世之出而与人家国,偶有蹉跌,辄颓然自放者,可以兴矣。”虽然作者发这些义愤的时代已经过去80多年,但是我们仍然可以触摸到他那拳拳赤子之心的跳动。

三、对知识分子的前途感到迷茫

辛亥革命后,南京临时政府昙花一现,历史宣告资产阶级共和制的建国方案在中国行不通。此后,由于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不少进步的、爱国的、民族主义的知识分子一度陷入困惑和迷茫之中。逸云先生也是其中的一员。首先,他不知道中国的出路在哪里。《虎邱纪游》一文折射出了他的思想苦闷。在写到游二仙亭时,他从陈抟老祖得知赵匡胤黄袍加身便预知“天下从此太平”这一传说,一下子就联想列现实的中国,不禁感慨地写道:

“今世交□矣,莽莽神州,河清何日?吾欲起先生而问之。”从这突兀而起的一问,我们不难感受到先生当年的郁闷。其次,他看到北洋政府任人唯袭的用人制度是正直知识分子仕途的最大障碍,却无力逾越,只好重走传统知识分子“穷则独普其身”的道路,归隐乡里《答友人书》写道:“况夫今日之中国,一破甑也。处此破甑中,朝菌之晦朔耳,蟪蛄之春秋耳,得不足荣,失不足辱。而操用人之柄者,又未能坏植散群,幸而入人彀矣,席末暖,辟倪者已至,甚戚遭骊龙之怒焉。闻闻见见,奚止‘元规尘’之污人耶?”他认为,当时的中国官场,人事变动极快,只不过起一个不值一顾的“破甑”,那是因为当权者结党营私,不可能选贤任能。在《南归别友人书》中,他明确宣布自己不是那种拼命贪求官位的人,也不是那种才气横溢、道德完美,令人放心地以权力相托的人;求仕而不得,又不愿意装出媚态取悦于人,因此,只能“归卧故乡,幸而桴鼓不作,鸡犬无声,看龙川之月,踏东宝之云,沽村酒,唱村诗,交村友,警然傥然”。其次,他怨恨世道用人之不公。《虎邱纪游》以苏州虎丘“一培蝼”得以扬名,与故乡“山势巍峨,怪石□岩”的紫金山、东宝山却默默无闻对比,悟出世道对于人才之不公:“乃知地固有幸有不幸,向窃疑造物者之有所厚薄也,夫人才不亦有然者耶”?

辛亥革命后的进步知识分子,出路无非是从政以谋共和、办实业以富国、从事教育以救国、倡导新文化以醒国、选择马列主义以改造中国。逸云先生弃政返乡,走教育救国的道路。

四、先进的旅游思想

逸云先生饱读诗书,保持文人学士的传统,十分重视旅游中的“文化因素”。《卧云楼游草》纪游诸文,笔锋随足迹所至,或写景状物,或抒发胸怀,或考证史实,或品评优劣,或发思古之幽情,或感慨世道沉沦,比比皆是。他还主张名胜古迹应保持其固有形态,不要进行“建设性”的破坏。在《京口游记》中,作者对“寺中院落,达官贵人几全占领”的现状十分不满,因此写道:“彭公祠、杨公祠、载公祠(裁穆)。魁公祠、陶公祠(陶骏保),公其所公,数见不鲜。壮江山之色,座中未必无人,而以大好江山作应酬物品,遭山灵呵矣。”在《西湖纪略》一文中有更加精到的论述:“然其缺点,亦有三”。

1.撤城也。钱塘、涌金,缭以旧城,当夕阳西下,暮鸦零乱,古城头暮色之佳,当不限于雷峰一塔;今则交通虽便利,风景实减损也。

2.废行富也。碧瓦红墙,气象自尔华贵;且万绿丛中一点红,亦格外出色;今改公园及昭忠祠,虽花样翻新,未免湮没古迹矣,

3.则洋楼及某庄某祠之玷名胜、杀风景也。盖西湖天然境也,洋楼高矗,则凿矣;西湖风雅地也,豪富逼处,则俗矣;西湖清净土也,奸宄潜形,则污矣:质之杭人,以为然否?”如今,杭州市政府竭力迁出西湖周边之住户,还西湖以清净之身。先生如若得见,或当有新的游记问世。

(作者系龙岩籍学者、诗人)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