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海天飞鸿
母亲百年祭
[作者:张景奎 张景山 张景川]

我们的母亲如果活着,如今已经百岁了。她去世时才40岁。短暂一生,来去匆匆,带走了我们童年的天真美梦,留下了我们终生的无尽哀思。

那是1947年的严冬,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夜晚。我们的母亲,久病不治,抛下了三个年幼无知的小儿和壮志未酬的丈夫,黯然离开了人间。

父亲中年丧偶,我们童年失母,人生莫大悲剧一齐袭来,犹如一把利剑,深深刺痛我们幼小心灵。

我们三兄弟,大哥12岁,老二10岁,小弟才5岁,失去了母爱,正如一群迷途的羔羊,不知等待我们的将是怎样的一种命运。

最先的打击,便是我们兄弟失学了。

大哥小学毕业后,只好去城里打工当学徒,老二辍学在家,陪伴着小弟,艰难度日。为了给母亲治病,父亲耗尽了所有的家财。如今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父亲常对人说,现在只剩下三个年少的儿子,无奈中也透露些几许欣慰和企盼。

在我们的印象中,母亲瘦高的个子,轻言细语、和霭可亲、从未打骂过我们,和父亲的严肃,厉言疾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真不愧为一对标准的严父慈母。在亲友邻居眼中,母亲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

父亲过番期间,母亲独力维持“汉轮”店务的正常运作,苦撑着一家多口的生活重担。她目不识丁,却能看懂在墟场采购大米、黄豆由经纪人写下的条子按标价和数量心算出价值付给客户。她不懂算盘不会记帐,都靠默记和口算对原料和成品进行本利核算,理清与客户来往帐目。可是母亲常年有病,她的聪明才智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挥,她的早逝,我们也难以得到她更多的抚爱和教诲。母亲就这样带着无比的遗憾离开了我们。

不久,新中国成立,我们兄弟才又相继上了初中。由于家庭环境所致,大哥在上初二就往福州读“革大”,走时想从家中带上一个脸盆而不得。幸好,父亲娶了后母,没有变成“后爹”,反而代替亲母,艰辛地抚养我们成人,我们总算熬过了苦难的童年和少年时代。

待到大哥分配了工作,便按月汇钱供应老二生活和上学所需,大大减轻了父亲的负担。后来龙岩侨汇业成立,父亲执掌岩泉信局,有了固定收入,一家人的生活逐步好转。

我们常常想,如果母亲还健在,那该多好!如果有现代的医疗水平,母亲也不至于由小病酿成大病而英年早逝。

我们那时还小,难以想像,母亲是带着怎样的哀怨和无奈,眼看着围在床头三个嗷嗷待哺的小儿,欲言又止,终于一句话也说不出……,我们嚎啕大哭也始终唤不醒沉睡中的母亲。

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每年清明或中秋,尽量回来拜祭一番,让我们再叫几声母亲,让孩子们多叫几声祖母,让母亲的英灵,永远陪伴在故乡的青山绿水间。

足可告慰母亲的是,你的三个儿子,几经世态风波虽已两鬓斑白,但仍然健朗,跟父亲一样,飘洋过海谋生,堂堂正正做人、做事、做生意,如今已是子孙满堂、幸福成长、子承父业,在香港或他国安身立命、光宗耀祖,愿母亲在天之灵保佑我们平安发达。

安息吧,母亲!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