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特稿专论
龙门塔的红色记忆
[作者:符维健]

 

(天一燕摄)

  由龙岩市区西行五、六公里处,只见这里两岸青山,相对而出,巨石嶙峋,巍峨险峻。其间,龙津河道,蜿蜒曲折,一泓清流,波光粼粼,汩汩而淌。碧波之中,一座别致而典雅的古塔,悠然挺立其间,这就是龙岩历史名胜——龙门塔。

  龙门塔地处龙门镇湖洋村,始建于明万历14年(1586年),1985年重修,为6角3层空心砖木楼式塔,高10米。塔之南北两座大山雄峙,狮象镇关,成为古时龙岩的一道重要门户。龙门桥以塔基为中心,横跨南北,与龙门塔相依相衬,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据说这是全国罕见的一座桥墩上建的塔。

  虎踞九龙江上游龙津河的龙岩,是中华民族的象征龙的故乡,县名因城东翠屏山有龙岩洞而起,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人文积淀。起自河洛的大禹,传说他出生后化作黄龙,上天入海与共工作战,胜之而九州水患平息,龙也开始成为华夏族的图腾。

  在龙的故乡,在九龙江发源地——龙岩采眉岭的南麓,这条终年不断的龙门溪,弯弯曲曲地流过龙门崆,在这里汇集了九支山溪,水流湍急,给乡民造成很大的交通不便。传说有一个仙公,曾用赶山鞭赶来很多的石头,跳舞似地滚到龙门崆把山洪堵截起来,刚好碰见一个坐月子的妇女好奇地讪笑道:“奇怪,石头会跳舞啦。”因她泄漏了天机,赶山鞭不灵了,许多怪石就堆在龙门崆谷底,使水倒流。为了免除水患,不再危害乡民,传说有一位好心的石匠,就用这些怪石砌了一座石桥,河虽然不宽,深不可测。所以他砌了一座桥墩,还在桥墩上建了一座三层塔——名曰“魁星阁”。

  河水流淌,在龙门塔边细语;山洪奔涌,在龙门塔下呼啸。在近代,龙门塔见证了革命风云变幻,屹立百年成为老区精神的中流砥柱。

  清朝末年,龙门的乡亲翁矮古啸集几百农民在西湖岩山揭竿起义,开义仓,杀清兵,震动全城。义军虽勇猛奋战,却无法抵挡官府洋枪洋炮的进攻,败退回龙门塔,至赤水桥一带,翁矮古壮烈牺牲,起义被镇压下去。激烈的枪炮声震惊龙门塔四周宁静的乡村,英雄的壮举深深影响了后人,不平则鸣、不怕牺牲的精神,影响着许多龙岩人的一生。

  郭滴人,龙门塔边的湖洋乡人,成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他原名郭上宾,从上小学起,每天放学后都要来龙门塔玩耍,在河边下田做些农活。他读的小学就是离塔边几十米远的开明小学,他在此阅读侠义小说,经常给同伴讲打富济贫、扶危济困的故事。其时,凡是县长来乡里催粮征税,地主豪绅都在祠堂里设宴款待。郭滴人闻讯,总是邀集同伴,发动乡人闯入祠堂,抗租抗税,使他们无法畅饮。有一次,他还把烂污泥抹在大门外的官轿座位上,弄得县长狼狈不堪。在地主族长们摆席算帐时,郭滴人曾站出来揭穿他们的骗局,说他们的帐是“老爷们的酒肉帐”。族长们对此十分恼火,骂他是“滚地龙”,声言要“教训”他。亲人们都为他担心,而他却毫不畏惧地说:“他们说对了,我就是要做‘滚地龙’,要把咱乡土地翻滚过来,叫他们不得安身。”从此“滚地龙”的名声暗暗传开,乡里的穷人都盼望他有朝一日能破土翻腾,为大家出气。

  1926年9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从广州农民运动到讲习所结业的郭滴人、陈庆隆等龙岩籍学员回到龙岩。1927年1月,中共龙岩县总支委员会成立。陈庆隆任书记,郭滴人任组织委员。这是闽西较早成立的一个党支部。郭滴人与陈庆隆在考塘乡、湖洋乡建立农民协会,摸索出一些经验,然后陆续建立起各区乡的农民协会。

  此时的他,已将自己的名字郭上宾改名为郭滴人,意为“点点滴滴为人民”。在一次湖邦区农协大会上,农友们在讨论减租减息问题时,国民党右派郑菊人竟然说:“你们的本份就是种田。地主租给你们田地,你们就老老实实地耕种,只要不妄动,有什么困难,地主是会怜悯你们的,也会帮助你们的。”郭滴人当场予以驳斥:“农民整天辛苦耕作,吃不饱,穿不暖,卖子借债过日子。地主不劳动,手白脚嫩,作威作福,到底是地主养活农民,还是农民养活地主?”接着,郭滴人带领农会会员游行示威,地主惶恐不安。

  从农讲所回来的日子里,郭滴人常在龙门塔边聚集,不知疲倦地来往于城乡之间。他在家乡的开明、积山小学兼教常识课。他以农民的痛苦生活为题材,编写山歌在农村传唱;也常向乡人讲述古代农民起义故事,特别是介绍彭湃领导海陆丰农民暴动的情况。他说:“石灰、泥和砂分开时没作用,用水拌和起来成三合土,砌墙建屋非它不可;一、二根筷子一拗就断,一把筷子任扭不断。”这些通俗的比喻,使农民领会到团结起来才有力量。农民们都说郭滴人讲的事理最容易听懂,称他为“我们的贴心人”。 

  1927年2月,郭滴人、陈庆隆在龙门塔附近的考塘乡成立龙岩县第一个农民协会,此后大部分区乡组织了农民协会,全县参加农民协会的会员近10万人,掀起了农民运动的新高潮。由于组织了阶级队伍,就为后来武装暴动奠定了基础。

  郭滴人曾任龙岩县委书记、龙岩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中共闽西特委书记、中共福建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地方工作部部长等职;长征后,任陕北省委宣传部部长、中央局组织部干部科科长。1936年冬,英年早逝。千山万水征战,见塔无数,心中最美的塔影永是龙门塔。

  在龙门塔边的塔前村,比郭滴人迟三年出生的罗元发,少年时,瘦弱的他就不得不含泪告别龙门塔,远离家乡,参加修建龙门至永定的公路。这一成人都倍感辛苦的风餐露宿的作业,罗元发咬紧牙关坚持着。修完公路,他又去外乡挑炭、挑纸,五六十斤沉甸甸的担子,压在了一个年小体弱的孩子肩上,往返百余里山路。山道弯弯,他盼望看见那熟悉的龙门塔影,那就是温暖的家。

  红旗跃过汀江。1929年3月,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红四军入闽,歼灭了盘踞在长汀的省防军第二旅郭凤鸣部2000余人。消息传到龙岩,群众的革命热情非常高涨。县委紧急进行全县总暴动的部署,准备迎接红军。为了配合红四军作战,郭滴人来到塔前村,召集农会骨干分子开会,研究讨论如何配合红四军攻打龙岩城。红军即将到来,罗元发兴奋的夜不能寐,他和大家摩拳擦掌,等待红四军的到来。

  5月23日一早,得知红四军攻占龙门东山前哨阵地,罗元发他们迅速拿起大刀、土枪等武器,涌向龙门塔汇集,队伍奔出龙门崆,和龙岩城附近各村的农民武装从四面八方配合红军首克龙岩城。

  获得解放的龙岩,到处欢歌笑语,红旗招展。红军在中山公园里召开祝捷大会,朱德军长在会上讲了话,罗元发挤在人群中,踮起脚尖,第一次亲眼见到朱军长,其高大的形象令罗元发终身难忘,罗元发渴望成为威武红军中的一员。是年,罗元发因积极参加农民武装斗争,表现勇敢,当上了村里的赤卫队长。当时,红四军的一个连驻扎在塔前村。他们关心帮助贫苦农民的生产生活,又教赤卫队进行操练,使罗元发亲身接触红军、了解红军,从心底爱上了这支人民的军队。他想起自己过去所受的剥削,想着普天下被压迫的劳苦大众,他决心跟着红军去干革命。他把这一想法告诉了母亲,老人虽然舍不得他离开,但她深明大义,相信儿子的选择。她来到龙门塔前默默地祈祷,祈求上苍保佑自己的儿子,保佑红军一路平安。就这样,罗元发挥泪告别了母亲,开始了漫长的军旅生活,身经百战,成为一代开国中将。

  记得1929年那个春花吐艳的日子,时任闽西特委书记的邓子恢得到令人振奋的消息,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四军攻占长汀。他便日夜兼程赶往长汀,未遇,红四军已往瑞金,于是他赶写了一份详细报告,派人秘密前往赣南寻找,要求红军再次入闽。毛泽东得到邓子恢的报告,立即率红四军重返闽西。不几日,当在上杭布置完策应红军入闽工作的邓子恢风尘仆仆地赶抵龙门时,只见攻克龙岩的大队红军,正喜气洋洋,井然有序地从城里开出,途经龙门塔,进军永定。经过几个红军战士的帮助,邓子恢才在进入龙门崆谷的红军队伍中找到闻名已久、面容清瘦、蓄着长发的毛泽东,他气喘吁吁地上前握住了毛泽东的手,连声说:“欢迎、欢迎你们……”毛泽东笑着说:“你就是邓子恢同志,相见恨晚呀!这次入闽可是按你的剧本导演的啰!……”随着后来的二克、三克龙岩,邓子恢为毛泽东的政治军事才能所折服。就这样,邓子恢与毛泽东初次相遇相识在行军路上,龙门塔见证他俩的革命机缘,他俩共同走着坎坷艰难的革命历程。

  1932年3月底,为打破敌人“围剿”,红军东路军挥戈东进,毛泽东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身份,随东路军行动。当年,龙门塔附近的考塘公路两侧的协鸿楼、奎阁楼均为牢固炮楼,驻有国民党重兵。4月底,东路军神速向闽西南大举进军。在考塘分左中右三路进攻,歼敌1000多人,当日下午攻占龙岩城。考塘大捷为漳州战役的胜利打响了第一炮。《红色中华》号外特别报道红军攻下龙岩城“的消息。林彪、罗荣桓、聂荣臻等诸多开国将帅指挥参加了考塘战斗。红军亦付出代价,血洒龙门塔周边的青草地,有70多名红军战士安葬在公路旁的山坡上。

  岁月匆匆。在延安的日子,华侨女记者黄薇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知道她的老家在福建省龙岩县,很感兴趣。毛泽东回忆起红军三打龙岩,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对龙岩的情况很熟悉。所以他亲切地问黄薇的老家在龙岩什么地方,并且对黄薇的家庭情况问得很详细。当黄薇告诉他,我家在龙门镇赤水桥村,是一座二层楼房,屋子大门前竖立着三根石刻的大旗杆时,毛主席兴奋地说,他知道这个地方,他曾经到过那里,还在那里住了几天,说,记得围墙内还有一个不小的池塘。黄薇赞赏他的记忆力惊人。毛主席说,“因为你家是一个书香世家,在当地相当突出,所以印象比较深”。毛主席称赞龙岩人民的革命性很强。他说在红军到达之前,龙岩地区就已经有了革命的群众运动,因此苏维埃政权很快就得到巩固。黄薇说,可惜那时候,我已经去了厦门集美中学读书,如果当时我在家乡见到毛主席,一定会跟随共产党去干革命。毛泽东看看黄薇点点头说,“嗯,有可能”。

  毛泽东说:当记者也是学习,作为一个华侨记者,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向海外侨胞作宣传报道,使他们了解祖国的情况,增强抗战必胜的信心,这个工作很有意义,这也是为祖国抗战做出的贡献。毛泽东的话,提高了黄薇的思想认识,打开了她的眼界。革命征程将山乡的龙门塔与延安的宝塔联系在了一起。

  光阴荏苒。如今,龙门塔周围发生了巨变,高楼林立,大道康庄,恍如隔世。只是青山依旧,绿水长流,龙门塔永远不变地伫立河中。

  湖洋桥对面的溪背山,已成为周边群众健身、休闲、游乐的森林公园。山顶建有凉亭、休息室、广播室,开辟了健身场所,已安装数十种健身器材。每天早晨和下午,来此健身游乐的人络绎不绝,登上山顶,四方风物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

  山上的浓荫中,还可以依稀看到抗日名将蔡廷锴将军率领的十九路军,于1933年离开抗日战场进驻龙岩,在此屯兵驻守的遗迹。拨开杂草丛,可发现一条横贯东西的战壕,好似一条长龙,蜿蜒在数公里的山脊上,当年的军工壮观,在此可见一斑。

  山脊西端,有一条沟通南北的古道——“新路岑”,清朝末年,这里是龙门通往红坊、东肖等地,通往上杭、武平的主要通道,历史悠久。山顶上,乱草丛中还可发现一座凉亭的遗基,由此沿着新修的水泥台阶下山,可直达龙门古圩街道,龙门人把“新路岑”称为龙岩的丝绸之路。沧海桑田,如今高速公路贯穿龙门,罗元发将军亲题的“龙门隧道”,让人仿佛穿越时空的隧道,重回激情燃烧的岁月。

  “山不在高,有塔则灵。”龙门崆,夕阳辉映着两山夹峙的龙门塔。山水塔融为一体,奏响时代的交响乐曲,绘就历史的山水画卷。

  龙门塔,从历史的风雨沧桑走出,承载着一层层红色的记忆,更显无比的深厚与雄浑。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