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特稿专论
从九州到龙门
[作者:李迎春]

  这是一条优美的弧线,也是一条不可更改的历史航程。在我的心中,神圣而神秘,简洁而厚重。曾经以为,这两个地方毫不相干,直到有一天,我将目光转向家乡闽西,转向这片文明曾经荒芜的地方,才发现它们竟是如此亲密。

  我喜欢驱车从上杭九州出发,沿着上蛟高速、厦蓉高速,直至龙岩西,下高速到达龙门。这条线连接着两座城市,上杭和龙岩——闽西古代的中心城市和现在的中心城市。

  当我说出中心城市这个概念的时候,同时也在弱化另外两个概念——客家与河洛闽南。闽西本来就是一个整体,至少在最初和现在是这样。但由于文化观念的原因,长期以来人们被所谓的族群概念所困扰,将闽西活生生拆成两种文化互不相融的形态。我认为,这是很不理智的一个行为,或者是一种短视的偏见。我们的文化不能为了适应某一需要,为了主动向某种需求靠拢,而特意去强化概念,去造成所谓高大上的假想。闽西首先是一个区域,然后才是文化形态,在形成客家文化和闽南文化之前,这块土地的基本面是一致的,两种文化是根植于这块沃土之上的。所以,我们争与不争,文化本来就在那里,疯狂的是我们当代人本身。

曲终人散九州村

  没有人相信它,相信它前世的辉煌。我在九州村的古渡口,看见废弃的渡船陷在一片淤泥里,船身完好,木质松散,孤零零地站立着,随时准备被下一场洪水冲刷。一个小小的村庄,不管现在如何惊艳,总代替不了昨日的繁华,它曾经是县治、州治所在地,直至曲终人散,只剩下一片野渡无人舟自横。

  西晋太康三年(282年),闽西历史上第一个行政区域出现了,它就是晋安郡下属的新罗县。郭启熹教授认为,晋太康年间新罗县的登记户籍大概为500多户3700多人。那时,新罗县包括今天整个龙岩市和宁化、清流、归化、南靖部分的广袤地域,但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应该还是县治所周边的汀江上中游。这个新罗县的出现意义重大,它第一次将闽西的大体位置确定下来,1700多年来核心区域没有再发生改变,而县治就是现在上杭县临城镇的九州村。但新罗县的建立终究还是太过脆弱,朝廷无法进行有效管理,于是至刘宋泰始四年(468年),建置仅186年的新罗县和宛平县、同安县一同从建置上消失了。这种情况持续了268年,到唐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建立汀州,才使闽西再次走进中华民族的煌煌青史。汀州所辖范围与新罗县基本相同,而且州治也在九州村。那时九州村还叫长汀村,长汀村旁边的溪流被称为长汀溪(即汀江,也称鄞江)。汀州和汀江皆因长汀溪而得名。这样算来,小小的九州村,在西晋和大唐两度成为闽西的行政中心,在闽西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对于晋新罗县和汀州初治所在地,自宋以来均有不同解读,有人认为是在现在的上杭九州,有人认为是现在的长汀县城附近或龙岩市区。我梳理了一下,大致呈现多数客家人认为:汀州初治所在地为唐新罗县,即现在的龙岩市区,至于晋新罗县则认为是现在的长汀县治附近;恰恰相反,河洛人(龙岩人)和外面的专家学者则认为:晋新罗和汀州初治所在地都不在现在的龙岩市区,就是在上杭九州村。

  最有名的应推郑丰稔,在他主编的民国版《龙岩县志》“疆域沿革考异”中,明确指出:“岩旧汀辖也。汀州治在长汀,不在岩境。新唐书地理志凿凿可据,通典元和志亦云。以唐人纪唐事,当必无误。太平寰宇记,州初置在新罗,大历十四年移理长汀白石村,则以岩为古州误矣。舆地纪胜因之。八闽通志乃两存其说,而不复下断语。夫岩于大历十二年移隶漳。若岩即为汀州州治,不应于州治未徙之先,割属漳州。且汀州命名,昔人有水合丁位及水际平沙之说。若如所云旧治在九龙水源长汀村,则汀州之名,于义何取。二书作于宋人之手,其考据不甚精确,故不可信。”接着是朱维干先生,在他的著作《福建史稿》中称:“汀州初建时,州治在晋新罗县故址,今名旧州。……盖汀州的最初治所,在今上杭县北。”旧州就是现在的九州村。然后,我看到刘可明先生在《福建史志》1999年第四期的《对龙岩古代县名的考证》一文提出了较完整的看法。他认为:“晋太康三年(282年),析建安郡置晋安郡,领县八,其一为新罗县,县治在今上杭临城镇九州村之西,因县治西有新罗山故名新罗,因县治新罗故名该县新罗县,……这个晋新罗县的县令名叫孙奉先。开元二十一年,福州长史循忠奏,开福抚二州山洞置汀州,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在晋新罗县的基础上正式置州……同年建汀属县长汀(县治在长汀村,今上杭九州)和杂罗(县治在杂罗口,即晋之苦草镇,今之龙岩市区),加上黄连县由建州改隶汀州,共领三县。州治设长汀县治长汀村(或晋新罗县之新罗),长汀村之西为晋新罗县故城新罗。”闽西大学原校长郭启熹教授在《闽西族群发展史》中也同样认为晋新罗县城在上杭九州。此外,还有许多学者都明确地认定晋新罗县城和唐汀州初治州城都在九州。

  新罗古城从未引起过当地政府的重视,不能不是一个遗憾。这个遗憾其实也是整个闽西的遗憾,没有这个古城,我们的历史就失去了重要的一环,我们的文明史就失之厚重。我们注意到一千多年后的清代,一位令上杭人骄傲的著名画家华喦,虽然他从小远离故土,但从未忘记过故乡。他在自己的画作上郑重地写下“新罗山人”四个字,表明了他的与众不同。在对于晋新罗或汀州初治所在地有限的争论中,我看到一种清新的气象,从郑丰稔到当代的张惟、郭启熹等专家学者,并不因为自己是河洛人,便往自己的家乡贴金,而是据理考究,实事求是,让历史回归它原有的面貌。

笙歌依旧龙门塔

  当新罗县在九州村建立的时候,龙岩还只是一片沼泽地带。郭启熹教授说,苦草镇即为今天龙岩市区约30平方公里的一大盆地,这里排泄不通,河水泛滥,形成大片“池”、“洋”之类的沼泽地,“池”为水停积处,“洋”指涌流不息的泉水,因此龙岩盆地的沼泽间长满茅草甸子,而当时的苦草镇治设在今青草盂附近的龙岽顶。我们可以想象,苦草镇当时的情形,无法承担作为县治的功能,而且这样一个地方也不适合更多的人群聚集。此外,他还通过《雷氏四修族谱》,解读出雷焕四世裔孙雷日斌为苦草镇(今龙岩市区)首任行政长官。雷焕、雷叶、雷昭三世受职于晋武帝(265-290年),苦草镇建于晋武帝太康三年(282年),属新罗县,以雷昭长子雷日斌为首任行政长官(族谱误记为龙岩县正堂,苦草镇升格为县是唐代的事),雷日斌还有一位叔公雷忠,当时在新罗县(族谱误记为汀州)任司马。这位雷忠定居于“汀州上杭东门瓦子街立业”(族谱按元明时期说法,即现在的上杭城内的位置)。

  至唐汀州建立的时候,在龙岩市区的土地上建立了新罗县(一说杂罗县),比西晋时的一个镇显然繁华了许多。但对比汀州初治时的长汀县、黄连县,不管疆域还是人口新罗县还是处于老三的位置。长汀是汀州所在地,当属老大;黄连县建县于唐开元十三年(725年),其历史比汀州还长十一年,当仁不让的老二。新罗县的地位有一丝尴尬,特别是汀州于唐天宝年间(公元742——756年)迁至东坊口大丘头,唐大历四年(公元769年)又迁至长汀卧龙山南之白石村后,两地治所之间又更加遥远。新罗建县六年后的天宝元年(742年),大约与汀州治所搬迁同一时期,改名为龙岩县。史书上称改名是因为境内有龙岩洞,但更换县名并不是儿戏,这样的理由似乎也有点勉强。不管如何,换了县名之后的龙岩,更是在唐大历十二年(777年),改隶漳州。据说由于龙岩与汀州没有水路相通,而北溪与漳州却有“从郡往来所便”,于是汀江水系和九龙江水系成为一条分隔线,闽西便由汀、漳二州分治。当我们回过头看,龙岩隶漳州应该是一个高明之举,不仅使州县之间来往更为方便,而且使龙岩在心理归属上靠近海洋,加快了发展步伐。于是在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龙岩升为直隶州,兼辖漳平、宁洋两县。这还没完,龙岩还在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最终在新中国成立后,成为闽西首府,也使闽西在1172年后再次统一起来。从镇到县到州到地区、市,小小的苦草镇终于成长为闽西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城市。龙岩设专区、建市以来,客家和河洛闽南文化并存,为龙岩文化发挥着积极作用。特别是当我们追溯源头,就可以清楚地发现闽西诸县市本为一家人。

  从我居住的上杭出发抵达龙岩,第一站便是龙门,它是中心城市的西大门。在这座以龙命名的城市里,龙门的地名形象地说明了它所处隘口或门户的意思。在开漳圣王陈元光担任漳州首任剌史之后,其管辖地段便延伸到了如今的龙岩城区一带。在讲述龙岩陈氏源流的一则资料里,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唐高宗年间公元669年陈政、陈元光父子由河南固始入闽平乱,开发漳州,被尊称为‘开漳圣王’,其后裔镇守龙岩龙门里,遂定居焉。后裔散布城东、龙门、红坊、东肖、曹溪诸乡镇。”这是我看到有关龙门最早的记载。有关族谱的记载未必十分准确,但陈氏在岩开基之事则当无假。此时,漳州已立,而汀州未建,龙岩作为一个抵御侵扰的关口就变得必要。后来,汀州建立,龙岩建县并入汀州版图,所谓的镇守就意义不大了。但是,地处交通要冲的龙门,地位并没有下降,自汀州而南自漳州而北者,无论公私,均取龙门而过,使得龙门变得热闹繁华。民国版《龙岩县志》称,龙门墟的商贸往来居各墟之冠。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龙门塔在溪山之间高高耸立起来。龙门塔又名魁星塔,为6角3层空心砖木楼式塔,高10米。后来,明万历十七年(1589年)以塔基为中心,横跨南北,建起一座龙门桥,与龙门塔相依相衬,构成龙岩西大门的风水宝地。龙门塔建起后,成为龙岩的标志性建筑,见证着龙岩城一页页的精彩篇章。这座历经1200多年历史的沧桑古城,并没有随着时间老去,而是始终透露出生机与活力。在龙岩作为闽西首府的60多年里,多元文化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使它从大山之中高高站起,站起,成为可以和沿海城市并肩奔跑的希望之城。

  回望闽西漫长的历史,突然想到,如果汀州不迁依旧在九州,龙岩不归漳州依旧隶属汀州,那么闽西的历史又会是如何?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