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特稿专论
天下之水出龙门
[作者:邱德昌]

天下之水,皆出龙门。

浩浩中华大地,有大川大河之奔流不息处,有文明之薪火相传处,必有龙门。

长江巫山境有名胜小三峡,其一处称龙门,两山对峙,急流奔涌,形若龙门,诗画江山,人杰地灵,是长江开启南方文明的一个象征。

黄河,中华民族的文明源头,中国母亲河。黄河之水,因秦晋之界即今天的山西吉县与陕西宜川县交界的秦晋陕大峡谷黄河河床,因河水从二三百米宽的平原跌落至二十多米宽,高五十米的深谷而成就了黄河壶口瀑布奇观,瀑布下游有景,曰十里龙槽,传说是2140年前大禹治水时凿石导河之处,也是鲤鱼跃龙门传说之一处,龙门成就了大禹千古之功,龙门,成就了多少人鱼跃成龙。令人激情澎湃的是那咆哮的巨吼、那浑然的黄河大合唱,那一泄千里永不回首的坚毅,那是江河魂魄、是中华民族的精气神!

位于闽西长汀县庵杰乡汀江发源处有一景,更是逼真之龙门。汀江河流经此,被一石灰岩溶洞山帽盒山所阻,此山跨江高峙,苍郁沉雄,水则从山之“裤档”钻出,水若云岫,崖上有摩崖石刻“龙门”两字,人称“客家汀江出龙门”,龙门一出,汀汀始有大江之貌,汀州之龙门成了客家文化源远流长的象征。

此刻,我站立的龙门,是福建九龙江上游北溪段的源头处,新罗区龙门镇的水口。龙门溪汇集了上游小池镇之水,汇集了龙门镇辖区内赤水溪之水、留坑之水、官丛之水、连坑之水、湖坑之水、湖洋易墘之水计六路之水,水流剧增,河面开阔。此水夹在西岐山溪背山之间,西岐山昂首雄峙形如狮,称狮山;溪背山稳重如钟形如象,称象山,两山在龙门溪之间隔江相望,人称“狮象把门”,异常险峻,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人称龙门崆。河水集六方之水,江面宽阔,至此,突然一跌,河床陡然深陷,形成天然瀑布,汇成一潭名龙门潭。潭中有一巨石,高六尺、长二丈,形如谷仓,人称谷仓石。明万历十四年(公元1586年)龙岩知县吴守忠见行人涉水过河,危险异常,便决心在此造桥。造桥时巧妙利用了谷仓石作建桥基而建成了一座石拱桥,并在桥上建了一塔,曰“龙门塔”,也称“魁星塔”。桥中建塔,当时十分少见,也许是受到了吴知县的前辈、龙岩西陂排头人王源的启发。

王源是明永乐年间的进士,官至潮州府时,重修了广济桥,使之与赵州桥、洛阳桥、卢沟桥等同居中国四大名桥之列。广济桥原是宋乾道七年太守曾汪所筑的浮桥,名曰康济桥。明宣德十年,桥毁,王源下令修桥,并取名为广济桥。桥成后,立亭屋百二十六间,又在桥墩上修筑二十四楼,也是我国桥梁史上的特例。至此,广济桥的华丽称甲一方,成为潮州名城的表征。桥楼之设,乃造其极,开创了世界风雨桥之最,成为“一里长桥一里市”。因此很快便成为交通、贸易的中心,热闹非凡的桥市,犹如一幅活动的《清明上河图》。我想,吴守忠太守一定是从王源造桥中得到了启发,有了在桥上建塔的奇思妙想,使龙门桥与塔相得益彰,比翼生辉。吴守忠还亲自撰写了《建龙门崆桥记》,刻之于碑,碑文曰:

龙岩距汀、漳之交,凡自汀而南,自漳而北者,公私咸取道焉。今虽移平西驿于他邑,而非制得传食者,犹往来不绝也。邑西多山,山多夹溪,溪稍近邑,所受汇益众,其流益衍,是为龙川上游,而行者始病涉矣。余初入境时,未至川半里许,从舆中望见迎者若干人,与前导卒东西乱流而渡,无复行列,至则舆人舁予竟渡焉。稍渡稍沫,翼舆者足稍众,水溅起白金沫来射人,裾为湿矣。余心弗善也。而桥之议自此始。越三年乙酉,卒诸僚佐与邑绅士及诸耆老谋举之,佥曰:“徒杠舆梁,王政所关也。矧为民便乎?”皆如议。乃择基今所称龙门崆,以其绾诸水口,阔缩前渡处十之六,又两厓皆石,石复突起,中流可墩。予与诸僚佐各捐俸以倡,仍授籍听邑之好义者,各书其名姓,量助工力。又恐督工者或掣肘之也,并籍以付匠者,俾得自入出焉。盖未几而余以上计行矣。越明年六月,还部。又越月,匠自以其意来告桥成,诸父老无难也。余信之,是以有功德桥之役,因一言以记之。

从碑记来看,造桥的资金均来自民间捐赠。县令吴守忠亲自率先垂范带头捐建,众官吏附和,民间善义之人纷纷加入其中,桥的建成,除了作为桥利民的实用“功德”外,其建筑艺术价值更是超越了时空。四百多年后,当代著名桥梁大师茅以升见到龙岩的龙门塔后大吃一惊,称赞它是“我国为数不多的桥塔结合的范例。”

龙门崆景色迷人,周边有巨石、惊涛、飞瀑、苍松等景观,故此处设有“龙门崆八景”。龙门塔当然是主角,它高十余米,系三层砖木楼式塔,内有联云:龙盘绿水,景呈六方增稔色;塔耸深潭,影耀八闽颂润宏。塔初建时之联已随江水远去,无法考证,这对联是当代人所撰,但写景抒怀,开合大气。塔上又供了文曲星,此塔就成了文昌塔。对于龙门这个区域,文昌塔的挺立,是祈求本地文化的传承与积淀。事实果真如此,龙门镇真是人才辈出。据龙门籍人士、当代龙岩文化研究学者郭义山统计,龙门镇自民国以来,便涌现了编志大家郑丰稔、教育名人郑菊人父子,闽西土地革命奠基人郭滴人、开国将军罗元发、郭成柱,国民党中将、反台独人士郑达沾,中国眼科之父、著名眼科专家郭秉宽,中科院士郭柏灵,法医名家郭景元,水文专家、副部级领导郭声练,中国古典文学专家郭丹等名人翘楚。

江山代有人才出,鱼跃龙门水成文。江山滋养着各方英豪,诗人骚客对于山川名胜的释怀自然是心的吟唱。对于龙门塔的礼赞,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多有存记。明代诗人、廉吏王源诗云:湛湛长江水,发源何逶迤,遥遥出龙门,逝者长如斯。清代龙岩知县、曾写过《龙岩洞记》的王有容诗云:一勾何处玉?匹练远将来。鲤向龙门跃,珠从合浦回。清诗人章志纲诗云:沙绕长堤水绕城,澄川浩渺月华明。午寻素练龙门衍,一片寒光稚堞横。当代作家、中国红土地文学旗手张惟则说:“龙门塔是进入中国南方龙的故乡的标志。”他在一篇文章《龙岩,海内外游子永远的梦》中又言:“明朝中叶,在龙灵山、溪背岭两峰夹峙的龙门潭,架起了一座龙门崆桥,这是自晋唐以来,河洛文化由泉州经漳州漫向潮州的广大区域过程中,有一分支在九龙江上游创造了龙津文化的成熟的象征。”

天下之水,莫不出龙门,这不仅仅是奇特自然景观,更是一道文化风景线,这是一个中华文明独特的龙文化追寻现象。中华文化中关于对龙的崇拜,对龙文化的信仰,已深深根殖在对自然山川的景仰之中,深深镌刻在母亲河的感恩之中。择水而居,从一路漂泊到立足安家的安宁,再到鱼跃龙门、兼济天下的上下求索,饮水思源,怀揣着故乡上路,故乡永远在路上,但人人心中的那缕乡愁,就在河中央的那个高高的龙门中升起。

闲抚风起云涌,笑拈花开花落。龙门塔是龙津两岸滚滚历史风云的见证。时光如水一去不回,岁月沧桑生命轮回,龙门塔阅尽了人间几多沧桑,读懂了人间几多苦难与荣光。与黄河龙门之壮观、长江龙门之秀润、汀江龙门之奇丽不同,九龙江上游龙津河上的龙门塔则显得温文尔雅,从容舒缓。四百年的风霜与千里九龙江共同滋养了它的灵性,它是闽南文化从大海深入内陆腹地的见证者,它是龙津河儿女风雨同舟前赴后继成长奋斗的见证者,它是海内外龙岩儿女的挥之不去思念绵绵的梦里乡愁。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