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特稿专论
龙门崆的记忆
[作者:郭大成]

龙门崆,是龙门这片神奇土地上的一种符号:象形的和象征的符号。从地形地势上说,正如史书《地理志》中所描述的那样:“龙门县有龙门山,石壁对峙,高数百尺,望之若门。”而从象征意义上说,又确如古书《三秦记》中所云:“河津一名龙门,大鱼积数千不得上,上者为龙,不上者鱼……”

龙门崆左侧,是一座东南走向陡峭的溪背山(龙川溪沿其山脚而流,故名)其山头正落在龙门崆口;龙门崆右侧,是一座东北走向的谢洋山(其山坡之东为谢洋村,故名)两座山崖对峙成T形,其下,龙川溪水破峡而出,这便成了“龙门”。“崆”仅是标志性符号而已。

有崆则必有路。明清时,这里仅是一条陡峭弯曲的小路,半山腰有一亭,人称“观音亭”,原为供行人小憩之处,以后被当地人叫惯了,这条路就称之“观音亭”。这个称谓一直沿袭至建国初。民国时期开筑龙汀路,“观音亭”道被放低加宽,建国后又经多次修整,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公路。但当地人习惯上称之“大路”。“观音亭”被取代,称之为“龙门崆”。人们徒步下城,叫“落大路”。“落大路”必经九十度弯的龙门崆。龙门崆大路还是不大好走,坡度二十好几,建国初,过往鸡公车(手推独轮车)、牛车,上坡时吱吱呀呀,吆吆喝喝,气喘吁吁。下坡时也不轻松,要憋足气力,以防滑坡,也是大汗淋漓。而偶尔来了几辆“烧火大车”(汽车,当地人叫“大车”,因那时汽车是以木炭作燃料的,故称“烧火大车”)或摩托saigai上坡时也要呼噜呼噜几下子的。

源于黄连盂山脉和朗车崙山系的龙川溪水汩汩而流。经由龙门崆口的“猴公石”,来一个九十度的大转弯,便顺势而下。人们为了引水灌田,就在崆下修筑了一条五十几米的拦水大陂。(据《龙岩县志》载,该陂为明朝王源筑,称谢洋陂)溪水在这里驻足徘徊,形成了碧波荡漾的龙门潭,潭水正中露出一块巨石。人们在石上筑了一座三层砖塔,两边凿壁架桥,这就是风姿绰约的龙门塔。

溪水在龙门塔下缱绻了一阵子,终于又急匆匆地越过大陂,越出龙门崆,直奔龙岩城,又招集了一些伙伴,聚结着意志,聚结着智慧,奔向远方,奔向大海。

龙门潭是迷人的,明季德化诗人闵允嘉经过龙门崆曾赋诗云:

“龙门千尺影瞳瞳,万派千流入海东。

  两岸茅村鸡送晓,行人犹在月明中。”

少时和伙伴们在端午过后,总要在龙门潭里钻几回“猛扎子”。就是呛几口水,也是滋润的。龙门潭水,好像有点甜呢。有时,大家光着屁股,在软软的沙滩追逐着,打闹着,偶被塔下垂钓的老者斥喝几声,也满不在乎的。

也许,龙门潭太有魅力罢,据说,上世纪三十年,代满怀孤愤的龙岩诗人林仙亭还没有走出龙门崆,就选择了龙门潭作为他最后的栖身之处。他投了潭,让洁净的碧波浸润着他孤傲的诗魂,也让潭水从此荡漾着诗的涟漪。

龙门塔前边的潭岸上,有一座颇具规模的妈祖庙——本地人称“姑婆宫”。占地千余平方米,有上殿下厅。正殿供奉姑婆,两侧供奉文昌帝君及千里眼,顺风耳。

姑婆是主宰当地平安祸福的神祗。当地人凡出远门,总不忘到这里上几柱香,拿出虔诚之心,向这位慈眉善目而不乏威严的女神默默祈祷,保佑一帆风顺,平安大吉。如果想求取功名富贵,想事业有成,就须到也是慈眉善目而恬静文雅的文昌帝君龛前再上几柱香,祈祷祈祷。做父母的,倘若老念着出远门的儿女们,想让他们经常捎信回来或打电话回来,还必须再到“千里眼”、“顺风耳”龛前上香祷告一番。

在我的印象中,这“千里眼”、“顺风耳”两尊神像是原木雕镂,足有一个中等真人的个头。面目狰狞,形容古怪,让小孩子感到害怕的。“千里眼”眼似铜铃,一手遮额,一手后伸,身子微俯作眺望状;“顺风耳”耳廓似扇,一手抚耳,身子微侧,作聆听状。另一只手好像还拿着什么——记不清了,该不会是玩具吧。

姑婆,文昌二位神尊固然威严,固然可敬。而这眼、耳二神尊,虽然狰狞古怪,甚至有点滑稽,却显得有点可爱——我以为。

向各位神尊上香祷告后,就要看看神尊们的启示了。启示就在香案的签筒上。于是,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装满竹签的签筒,跪在蒲团上,摇呀摇,一只签跳了出来。根据签号,翻寻那叠花花绿绿的签帖。帖上写着的是四句七言偈。读读偈语,仔细咀嚼自己的前程凶吉(不识字者或领悟性不高者,当然可以请人代为解释)。

这是很灵验的。记得少时,四叔四婶要上东北催他儿子找对象结婚。临行,我随他到姑婆宫上香求签。四叔看完签贴,满脸阴云,四婶叫他重抽,依然阴云满脸。当时就想不走了,无奈车票催行,只好上路。但一年后,有消息传来,四叔虽在东北看到了儿子结婚,但不久就仙逝了。四婶带回来的,居然是四叔的骨灰盒。

在一般情况下,求签者往往得到的是上签,诸如“乌云过后见日升”;“柳暗花明又一村”;“长风破浪会有时”之类。

走远路的在签偈上得到了神祗的启示,往往信心倍生,笑眯眯地收拾行头,整整衣裳,在庵堂内向送行者道别,上路(那时一般是徒步落城上车)。

走出崆口,还不忘摘下草帽或斗笠,回过头来,向高耸的龙门塔挥手致意。

我不知道从龙门崆走出去的人到底有多少,但大致了解到的,从龙门崆出去,虽说定居在外,却功成名就的游子仅湖洋汾阳积山族就不在少数,比如说誉满全球的眼科专家郭秉宽博士、火箭导弹专家郭柏灵院士、法医专家郭景元博导、水利专家郭生练博士副省长……

他们走出龙门崆,不就是“跃龙门”么?他们所经历的,是不是如神祗所示的那样历尽“乌云翻滚”,“山重水复”的艰辛,终于体验到“长风破浪”的快感,享受到“见日升”的喜悦?

走出龙门崆的游子,在内心深处,无不凝结着对龙门崆的一份深情。

从家乡带出去的几盒“龙门三芝圆神粬”,早就用完了,空盒子却一直被珍藏着,因为盒子的牌识就是龙门崆那高耸秀丽的“龙门塔”。

一缕淡淡的乡愁,一缕悠悠的乡思,龙门崆成了游子心头挥之不去的记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旅居台湾四十余年的五哥回乡,特意带着照相机,让我带他到龙门塔桥上拍照,还让我和他一起在塔下留个兄弟照。他仰目望望龙门塔,又低头望望龙门潭和姑婆宫,不无感慨地说:“真是沧海桑田啊。”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解释说,这塔是几年前重建的新塔,古塔早在1980年因重修崆口公路炸崖削坡时受损。1981年7月的一天拂晓突然倒塌的。姑婆宫早在六十年代就因山洪爆发,这里一片汪洋,下厅坍塌,上殿破损,都好几十年了。由于缺乏资金支持,至今无法复原。至于潭水变黑,是因为污染,短时间内恐怕……

五哥沉默了一阵子。

在回家的路上,五哥脸上忽然掠过一丝笑容,指指崆口的水泥大道说:“只有这里变化最大,这才是现代化大路嘛。”

是的,龙门崆变化最大的是公路。由记忆中陡峭曲折的“观音亭”到有坡度的黄泥大路,到当下宽敞平坦的水泥国道。从人畜跋涉到自行车往来,到而今摩托、公交、小车飞驰。龙门大发展,龙门崆难道不是历史的见证吗?

龙门崆之所以必须记忆,因为记忆告诉我们在愚昧中的智慧,告诉我们在贫乏中的丰富,告诉我们在犹豫中的希望,告诉我们在开拓中的壮丽!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