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特稿专论
悠悠龙门崆 绿绿龙门溪
[作者:郭升宜]

古之新罗,于天宝元年(742年),因“邑有胜景龙岩洞”,经唐明皇御赐更名“龙岩”。至清雍正十二年(1734年),升格直隶州。此后两、三百年,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这座冠“龙”之城,凭藉优越区位和红土地、龙文化之翼而腾飞,翘首于华夏大地,跃为属“龙”26个县(市、区)之唯一地级市。

龙岩地处九龙江上游的闽、粤、赣结合部。“龙”为中华民族的图腾。龙岩更处处以“龙”冠名:龙津河、龙门溪、龙崆洞、龙门崆、登龙书院、龙池书院……早在唐代,唐高宗为平息“蛮獠啸乱”,曾于669年任命名将陈政为岭南行军总管。677年陈政病卒,陈元光代父领众,上下八代开发龙岩,曾孙陈咏扼守龙门里。由此可见,龙门之“龙”,源远流长。

从岩城矮桥仔头(即西兴桥)溯流而上十里,便到龙门崆。崆内为湖洋乡(现湖一和湖二村),崆外是谢洋和石埠。崆左为溪背山,崆右为西岐山。亿万年来,溪水直奔而下,撞击崆岩,形成几近垂直的陡峭山门和深不可测的绿潭。西岐山形似雄狮,溪背山犹如大象,“狮”、“象”夹峙,蔚为壮观。崆口有渠二,分别流向谢洋和石埠。石壁上面,有小庙、凉亭,凿有小路通达。靠谢洋一边,还有崎岖山路通岩城北门。古龙岩无公路,商旅交通,一靠山路,二靠行船。那时龙门崆乃闽南、闽西重要门户之一,龙门墟商贾云集,是享誉八闽的“老虎圩”。在此建造一座体现龙故乡、龙文化的桥梁,尤有必要。于是先民便在深潭中央垒起巨型石墩,驾设横跨狮、象二山的龙门崆桥,再在石墩上兴建高达10米,八角三层宫殿式的魁星宝塔——“龙门塔”,形成两山夹岸、塔桥一体的独特景观。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在此考察后赞叹:“桥中有塔,全国罕见。”龙门塔成了龙岩的标志和香港龙岩同乡会的会徽,所有旅外龙岩人永恒的念想。

在龙门崆内侧,有一庙、一桥、一石、一树、一校值得一书。深潭边沙坝上,有座古庙——姑婆庵,梁木结构,飞檐翘角,肃穆庄严。姑婆(妈祖)造像慈祥,四时香火极旺。庙外两面临水,庙内可闻风声、水声。龙门塔高,姑婆庵低,隔潭相望,错落有致。姑婆庵西溯两百米,有一座百米栈桥——湖洋桥,桥头有株年头久远的大榕树,巍然耸立于江壁之上。湖洋桥乃当年进出崆内外第一道桥。站在桥上,湖洋村落、龙门溪中段(龙门崆至鲤鱼坝)及周边青山(后龙山、尖公寨、郭氏山、埔上山、文笔山、溪背山,西岐山),可一览无遗。桥西河中,有块巨石似鼓,俗称“大石鼓”。大石鼓下端为斜坡石堤(水陂),以舒缓水流,提升水面。桥上望去,碧波如镜。大石鼓水面宽阔,大石背水一面有狭长沙滩,适合儿童游泳和休息。夏秋时节,江面非常热闹。昔日龙津河、龙门溪边,古榕不少。而湖洋桥头大榕树,冠如巨伞,盘根错节,单树头可坐上几十人(我姐惜琴就有一张当年岩中姐妹榕下合影)。“榕”与“龙”谐音,又象征长寿富贵,故朝拜者众。我六岁时,母亲曾带我到大榕树下叩拜,祈求大榕树收我做儿子。彼时虔诚之状,虽过七十年,仍记忆犹新。以至每次经过古榕,都深怀敬畏之心。离大榕树百步远,是龙岩最老的书院之一——登龙书院。它依山傍水,与龙门崆诸名胜左近相连,又兀自独立一方,十分幽雅。到清宣统二年(1910年),郑丰稔,张绰卿、黄宝枢、郭庆光、郭舜臣等先贤,合力筹资扩建登龙书院,确立“开发民智,明达道理”办学理念,改登龙书院为“开明学校”。教师多为龙岩教育界知名人士,教学有方,广育英才。郭滴人、曹菊如、郭成柱、郭秉宽、马宁、罗永和、张廷竹、林映雪、黄复康、罗天照、郑日晖、郭柏灵……都是开明的莘莘学子。故龙岩解放前,小学有“一公民,二开明”之说。据郭启熹、郭义山教授主编的《龙岩郭氏联谱》记载,仅湖洋郭氏子孙,现有博士三十余人,副高以上百余人,且多出自开明学校。我也是开明学校学生,1954年毕业考入一中,至今还记得教过我的每位老师的形象,特别是校长郭达坤,是当时龙岩名师之一,治校严格,说话风趣。毕业那年,他要求我们在校寄宿,早晚都有老师督导。常识课老师郭荣茂,是个归侨(闽苏时期还是龙岩列宁小学教员),讲课喜欢引经据典,结合龙岩旧事、南洋风光,让我们增长不少见识。郭淑娴、郑烈宾、黄中林等老师也都循循善导。那时学校还留存前辈名师们亲手制作的许多动物标本。学校管理较严,但午餐后两个小时,可以自由活动。我们几个好动且好游的同窗,会经常到校外走走。有时到大榕树下玩耍,有时到龙门崆看风景。那时龙门崆已有公路,但坡度较大,烧炭的汽车动力不足,有时要助手在后轮垫三角木。而盛产乌亮块煤的坑柄尚未修公路,煤炭外运,需靠乡民一步步、一担担挑到龙门崆公路旁堆放。从湖洋桥到坑柄,往返四、五十里,途经十八盘密林山道,一般早出晚归一个来回。百斤只得六角“脚钱”(挑工钱)。让我们深感民众辛劳和生活不易。在龙门塔、龙门潭,我们又可以体察生活轻松的一面:不时可以看到竹排上,戴斗笠、披棕蓑的渔人,抖动双腿,挥动竹篙,把鸬鹚赶入水里,顿时气泡冒出,不一会儿,即有鸬鹚叼鱼跃出。晴好天气,蓝天、峭壁、丛木、崆桥、古塔、凉亭倒映潭中,交相辉映,水天一色,犹如仙景。还能经常看见鱼群在水中游弋(特别是光鱼,眼闪金光,煞是好看)鸳鸯在陡壁边缘水面,追逐嬉戏……这些都是大自然的造化神功,是老祖宗对后人的厚赐!

自大石鼓到鸡禽石游泳场和绿洲鲤鱼坝,水道平直,为龙门溪之中段,长约二华里,碧水映蓝天,好似一条绿带。左为溪背山(象山),山高坡陡,有灌木林,多山花、野果。山脚种绿竹,公路从竹林穿过。右为湖洋村落 ,洋面平旷,屋舍俨然,沟渠纵横,田肥水足,特别适宜养鸭和种藕。山麻鸭和莲藕,是湖洋著名品牌。乡人种菜、种果也很讲究,菜园的篱笆墙,年年须重扎;果园有柴门和土墙,盖瓦片。家家屋前、沟边,有瓜棚或豆架。仅沙墩头几十户,就有枇杷园、桔子园、红腹李园,鹰嘴桃园等等。清末民初,沙墩头还是人气最旺的村落,有店面二、三十间,逢年过节还有集市。沙墩头的打铁巷,是湖洋北出铜钵(江山)等乡的山口,巷顶有大榕树和为数不少的古松。湖洋西出考塘、小池等乡也有一条古道——埔上枫树岭,有一株特大榕树和许多枫树。湖洋南侧对面溪边、溪背山脚下是龙门墟场。赶墟,须先走龙门溪鸡禽石急流上的长木桥,登上绿洲鲤鱼坝,再经坝南的后潭、高桥。过了高桥,便到了龙门小学和龙门墟场。龙门崆、打铁巷、枫树岭、鲤鱼坝四个出口,景观皆佳,各有特色。而鲤鱼坝,又是县城及周边乡镇学生远足、露营的首选地,曾经名噪一时。

鲤鱼坝为斜坡地,坡顶比较平坦,野草青青。坡两边有十几株古松,还建有凉亭。北侧为龙门溪急流和石滩,坡顶北侧边上为陡峭石壁,下有深潭——“鲤鱼坝潭”,水流急,多漩涡,只有水性好的人才敢涉足。南侧为人造小水库(引入紫金山渠流)——“后潭”,水流平缓,潭多淤泥,鱼草极盛,全潭皆绿。潭壁灌木,旁逸斜出,飞鸟起起落落。每到夏秋,来此远足或露营的学生络绎不绝。在此野炊,四面环水,无火灾之虞。在此露营,把守两个桥头就行,还可举办篝火晚会。晨可观日出,夜可赏明月。晴天,可观三、五渔翁垂钓,也可逛逛龙门圩,或下鸡禽石试试水。溪水潺潺,清风习习,鸟唱蛙鸣,动静相宜。自鲤鱼坝至龙门崆,应属昔日龙门溪最美景观地段。

然毋须讳言,由于人们一度环保意识缺失,一味追求“多”、“快”,忽略“好”、“省”,也破坏了生态平衡。1958年“大炼钢铁”,湖洋村落周边所有密林被砍去“烧炭”,连鲤鱼坝,打铁巷、尖公寨等处古树名木(景观树)也未幸免。六十年代,龙岩最大的造纸厂——龙门造纸厂,天天无所顾忌地向河里排污,以至河水呈黄褐色,还漂着白沫,鱼虾几乎灭迹。继之城区扩至周边乡镇,工厂日多,占良田建私宅,各种养殖场建在山脚、河边……房子多了,车也多了,可良田消失了,美渠变臭了!人们自食其害,也危及子孙未来!

所幸,本世纪以来,人们逐步认识到节能减排和维护生态平衡的重要。党和国家已强调要有“科学发展观”,继而提出“绿色环保可持续”、“绿色GTP”、“绿色化”等新理念,并逐步加大立法、执法力度。就我们龙岩而言,生态文明建设成绩斐然,母亲河——龙门溪、龙津河,陆续建造防洪堤和排污沟,水质有所改善。但恢复原生态并非易事,良田、美渠和古树名木曾经被毁,一时孰难补救!现在紧要的是吸取教训,以“绿色化”管控发展,有始有终,力戒浮躁,棒棒交接,代代传承。龙之传人,任重道远。

悠悠龙门崆,绿绿龙门溪——悠久文明的历史,生态美好的家园,我们少儿时代的“伊甸园”,虽时移境迁,却从未淡忘。如今湖洋木桥已改建钢筋水泥公路桥,桥头新植须榕已枝繁叶茂,欣欣向荣,开明母校增辟郭滴人纪念馆。我衷心祝愿,故乡能重振雄风,蒸蒸日上!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