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寻根溯源
河老(河洛)人开拓龙岩文明简述
[作者:郭启熹]

河老(河洛)人是指唐初陈政、陈元光父子从河南中州率领七千官兵及移民进入闽南的特称。他们来到漳州之后,平定了“蛮獠”的对抗,采取了民族融合政策,开拓了包括苦草镇(今龙岩市新罗区与漳平市)的闽西南蛮荒僻地,带来了中原先进的生产方式和文化教育传统。后来中原移民便落籍为龙岩居民,一代又一代地开创着龙岩的文明史。

唐代初年是中国封建史册上最为辉煌的一页,国威远扬,社会安定,农业生产恢复,增长速度加快。但是当时的闽西南仍是广袤一片的蛮荒僻地,这里河泽阻隔,草茂林密,交通阻塞,人迹罕至,到处荆莽丛生,象虎四处奔突袭击。清乾隆三年《龙岩州志·古迹志》在记述“筋山庙”时转引《一统志》称:“唐武德中(618-624年),有群盗啸聚于九侯山,谋为乱,俄而雷震,诸盗偃仆,筋脉拘挛,遂就擒,故名‘筋山’,祀允义侯陈大忠。按:大忠,汀州人,兄弟四人”。这段文字表明,在绵亘数十里的九侯山上有“群盗啸聚”则不是少数匪徒流窜,从汀州退守到九侯山的队伍,因为擒获群匪而引起唐天子的重视,并赐封为允义侯,可见战斗规模是比较大的。《福建通志》明确记载:“六朝以来,戍闺者屯兵于龙溪,阻江为界,插柳为营,两岸尽属蛮獠,”漳州《白石丁氏古谱》记述,“先是,泉潮之间故绥安地,负山阻海,林泽荒僻,为獠蛮之薮,互相引援,出没无常,岁为闽广患。”说明当时闽粤之间,山海之际都是“蛮獠”啸聚活动的广阔空间,九侯山正是戍闽者与“蛮獠”拉锯争夺的地域。

当初就闽粤广大地区看,戍卫官兵对“蛮獠”寇患已是束手无策,州郡官府更是鞭长莫及。加以这时李靖率领唐军南征,削平了地方豪强割据势力,设置官镇,畲民从湘赣南下受阻,于是只好聚居粤东凤凰山一带。这里地少人多,至今还流传在全国畲民口唱的《高皇歌》(浙江省民委整理)第96、97两首唱道:

广东掌了几多年,

走落福建去作田,

尽作山场无分田。

亦何田地亦何山。

山高土瘦难做食,

作田作土是辛苦,

走落别处去作田。

作田亦爱靠天年。

畲民大批迁徙入闺,与当地土著融合一起,使九龙江流域的“蛮獠”声势更为浩大,大规模地与唐皇朝对抗。

这批人闺的畲民与闽西南“山越”都是过着游耕生活,《云霄厅志》记述他们“居无常所,视山之腴瘠,瘠则去焉!”刀耕火种,生产方式落后,耕作靠天吃饭,农业收成低,常以狩猎补给。今天百越后裔海南岛五指山的黎族同胞前几年依然是过着这样的游耕生活,在水草丰茂处垦荒种植,搭寮盖屋,数年地方贫瘠之后,再迁丰腴处开垦搭寮,这种游移不定的居所,更使当时唐皇朝难以对付。

由于畲军的武力对抗,唐皇朝为了靖边统一,开发闽西南,遂于唐总章元年(668年)平定高丽之后,次年(669年)唐高宗命令当时尚在广州的扬威府授归德将军陈政,任岭南行军总管,率领将校123员,府兵3600名,抵潮州平息“啸乱”。唐皇朝对这次军事行动决心相当大,高宗给陈政下诏说:“莫辞病,病则朕医;莫辞死,死则朕埋。”所以陈政接诏后是“草创备极劳瘁”。《漳浦县志》称:“陈政,光州固始人,父克耕,从唐太宗攻克临汾等郡。”这位出身于惯征善战世家的将军,募来这么一支兵员进入闽南,这对当时闽西南颇为浩大的,因为直到唐天宝元年统计整个漳州府包括陈政父子南迁的中原汉人总共才5846户,17940口。《漳州府志》记陈政刚入闽“蛮獠出没无常,戍卒阻九龙江之险……与贼相持。”后来陈政采用丁儒建议“遣人沿溪而北,就上流缓处结筏连渡,从间道袭击之,遂建寨柳营江(即九龙江)之西,以为进取。”唐官军刚开始沿九龙江垦屯经营,畲军便集结攻打,陈政军力支持不住,又退守到九龙岭。第二年即成亨元年(670年),高宗又命陈政兄中郎将陈敏,右郎将陈敷率领军校从中州固始南援,陈敏、陈敷至浙江病逝,葬于江山县,孙陈元敬入闽北浦城后也病死。母亲魏氏以75岁高龄代子领兵抵达。关于这段历史,陈元光部将许天正后来所撰的《开国元勋陈克耕夫人魏氏墓志铭》这样记述的:

“总章己巳,闽广之交蛮獠啸聚,高宗命陈政出抚之,至界,以兵少请援,命二兄敏、敷领兵南下,太母魏氏见三子之闽,乃与俱往。至浙江江山县,敏、敷病疽。至浦城,孙子亦疽。魏母提兵至镇,政得以进屯云霄营。政卒,孙元光将军代领其众。”

总之,援军到达后,陈政才能进屯到梁山的云霄镇。这时陈政上高宗奏书称:“前往七闽,百粤(越)交界绥安地方,相视山原,开屯建堡”。陈政大军便驻守闽南边戍守边垦屯。

仪凤二年(6T年)陈政病卒,年仅21岁的陈元光代父领众。同年,陈元光就碰上广东陈谦为首的潮寇“结连诸蛮”,从南向北沿潮阳、潮州一线直逼漳州,陈元光提兵南下,平定了这次寇乱。永隆二年(681年)又逢“盗起南海,边鄙循州司马高琔受命专征,令元光提兵入潮,伐山开道,潜袭寇垒,俘获万计,岭表平,还军于漳。”经过这八九年多次征战,击败潮寇和畲军联合进攻,才打通潮泉通道,并平定了包括龙岩在内的闽西南“蛮獠”啸乱,还军屯垦于云霄一带,为漳州设郡置州开辟了和平安定的社会环境。

嗣圣年间陈元光奏请建州,并在漳州边境建立四个行台。光绪《漳州府志·卷廿·兵纪》称:“一在泉之游仙松州堡,上游直抵苦草镇;一在漳之安仁乡南诏堡,下游直抵潮之揭阳县;一在长乐里佛潭镇,直抵沙澳里太母山丽止;一在新安里太峰山回人卢溪堡,上游直抵太平镇而止。”民国34年《龙岩县志·卷二十九·杂录》考定:“则游仙乡系龙溪,所云上游至苦草镇,的的可考。”与此同时陈元光还在闽西南建有三十六堡所,并有驻兵把守。陈元光所建四个行台之一在龙岩,自己也就经常进入闽西开边巡守。龙岩是漳、汀之间交通孔道,是陈元光戍守的重点,也是开发的重要村镇。汤漳平先生在考订陈元光《龙湖集》的真伪问题一文中说:“漳州地处副热带,温度难以降至零下,怎么会有‘圭璧充庭辉,山林变瑶阙’的景观出现呢?”……“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属旁人作品误收入《龙湖集》中;二是陈氏后裔的作品。”其实这是仅从漳州点上气象情况的臆测。事实上从漳州而上,过了坂寮岭,就不时有冰天雪地可见了,龙岩市区气候每11年降大雪一次,冰霜雪粒则年年可见,所以陈元光《龙湖集》中“风生云抚帐,雪压碧油幛”(《平獠宴喜》)“不敢希酿泉,忻然睹香雪。圭璧充庭辉,山林变瑶阙”(《观雪篇》),正是陈元光经常到龙岩一带征战巡狩的历史证据。

在治理闽西南发展闽西南方面,陈元光坚持劝农重本,主张“善政在于养民,养民在于宽赋”,提倡“明王慎德,以徕四夷”的德治思想;兴办教育,礼士用贤。他亲自“率众辟地置屯,招徕流亡,营农积粟,通商惠工。”尤其是他推行民族融合政策,建立唐化里,把愿意归附的“蛮獠”集中择居,教给先进农耕技术,允许“输庸代役”、“平均徭赋”,努力“化蛮獠之俗为冠带之伦。”鼓励部下与畲族妇女通婚,畲族女子与陈元光部下通婚时提出要求,要穿白衣白裤纪念他们阵亡的父兄,陈元光同意了他们的要求。所以至今惠安县山腰乡钟厝、鸢峰两村钟姓畲族女子还保持这样的婚俗:“结婚时必须穿一套贴身的‘白衣白裤’来拜天地、谒祖宗,三天后方能脱下,此后长期保存,终老时要把这套衣服裹入殓。”正是这些措施才能实现他“嘉禾两度新”(一年二收水稻)和“夜祝天皇弘德泽,日将山獠化缟民”(《龙湖集》侯夜行师其二)的宏愿,从而使得“北至泉州、兴化,南逾潮州、惠州,西抵汀州、赣州,东接沿海各岛屿,方数千里无烽火之惊,号称乐土(l0)。”

垂拱二年(686年)十二月初九日获准设漳州建置,迸怀化大将军世守刺史,别驾(副将)以下的官员皆由陈元光任命。但这时蛮獠势力依然强大,周边地域均属“民獠杂处”,宋代王象之《舆地纪胜》卷一百记载,至景元三年(711年)“潮寇”和“蛮寇”“雷万兴与苗自成之子”为首“纠党复起子潮”,从潮州北上进攻云霄梁山一带,打破陈元光营造二十五年垦屯务耕的和平生活。唐朝官兵仓促应战,步兵跟不上陈元光座骑,致使陈元光被畲军首领蓝奉高“刃伤而卒”。陈元光牺牲消息传开,百姓哀号痛哭,服制送葬,朝廷闻讯,赐谥忠毅文惠,诰称“环甲缮兵,积三十四年之苦;建邦启±,垂二十五载之平。”百姓悼念其开辟闽南文明史的功德,尊为“开漳圣王”,闽南包括龙岩、漳平、潮州、台湾各地均建有威惠庙(祠)纪念他。龙岩城西一条著名深巷叫西官巷,巷底的西官,就叫威惠祠,乾隆<龙岩州志·卷八·古迹志》记:“威惠祠'在城西门外,祀唐开建漳州、漳浦将军陈元光。宋历封灵著顺应昭烈广济王。明初正祀典,改封昭烈侯……威惠庙,同上,在州治西。“民国34年《龙岩县志》沿用此说,但文中有叙及兼祀“陈氏入岩始祖,武翼大夫陈宣是也”《卷二十九·杂录》便推论。则武翼(按指陈宣)与元光同时”分守苦草镇。此说是靠不住的。一是入岩始祖据该县志记按辈份至今仅30代,仅近千年而已,大约只是北宋年间;二是“武翼大夫不属唐代职官,而是宋代官名,宋徽宗政和年间定武臣官阶五十三阶,武翼大夫为二十二阶,唐氏尚无此职官名。因此,威惠祠(庙)中的武翼大夫不可能与元光同时“分守苦草镇”,而且每年人们十一月初五到西官巷内膜拜的日子也正是陈元光牺牲的忌辰,此俗一直延续到解放前后。陈氏后世子孙仅是就威惠庙兼祀其入岩始祖陈宣。

据说当时唐朝官军曾攻至汀州城,由于“畲族人民多是猎户出身,手执弓箭,箭无虚发,杀得唐官军狼狈溃逃,后因官军开来大批援兵,义军寡不敌众,渡过汀江,退守江边,凭借江水天险,隔江抗击强敌,据传蓝奉高手执断弓,左拨右挡,把官军射来的箭矢一一拨回敌阵,杀伤大量敌人,使敌人不敢过江,蓝奉高终于守住了汀州城⑾。”这段文字固然是传说,但符合历史的必然,表明了畲军强大的战斗力。陈元光牺牲后,他唯一的儿子陈王向代漳州刺史,开元三年(7is年)他“率武勇,衔枚缘阻,夜袭巢峒,斩蓝奉高首级,并俘其余党,迁州治于李澳川(即今漳浦县治)⑿。”陈珦本是个儒士,陈元光生前曾“抚之日:儿非戈戟士,乃学院秀儒也,”万岁通天元年(696年)举明经科,授翰林承旨直学士。所以他科举进身回到漳州,创办了松江书院,在漳州一带推行教育,父殁之后才任重职。

陈珦自景云二年(711年)至开元二十五年(737年),任漳州刺史27年,在任期间,继续保境安民,发展生产、推行教育,深受漳州人民好评,他退隐后,朝廷任命殳伯梁为漳州刺史。陈王向卒于天宝元年(742年)。在陈王向任职期间,开元二十一年汀州下设杂罗县建置,但县址不再是上杭,而是设于龙岩,可见龙岩人口递增、开发进步,天宝元年改称龙岩县。

殳伯梁当政后,康熙《漳浦县志》记,“数百耆老”请求朝廷调走他,恢复陈氏家族的统治,他们向福州观察使上书说,殳伯梁当权后,“盗贼迭起于涧壑,老赢逃窜于山林。酷害斯深,涂炭已极。今有新举秀才,授辰州宁远令陈鄷,乃元光之孙,王向之子,通达历练。如蒙使居祖职(漳州刺史),必能恢拓先业,克铭前修,慰边士来苏之望。”天宝十年(751年)陈耋P从宁远调来漳州任刺史一直至大历十四年(779年)。《光州传》记载“珦生鄷,德性温恭,幼身经史,天宝六年举秀才……鄷至漳建学延师,锄强救灾,一如其祖守漳时⒀。”正如《闽书,卷四十一·君长志》说的,做到“训诲士民,泽治化行”,“历任二十九年,一州安晏”,在他任内,龙岩县在大历十二年(771年)改隶漳州。

大历十四年陈鄷病卒,次子陈谟“以平广寇功授中郎将兼漳州刺史⒁。”陈谟从建中二年(781年)代父任漳州刺史,其间除短暂离任时间外,一直到元和十四年(819年)去世为止。

这样从总章二年(669年)至元和十四年(819年)陈氏家族统治漳州达一百五十年,使闽南从蛮荒啸乱之地一变而为“富庶之区”,堪称功勋卓著。

陈氏家族与龙岩的关系则延续更长。

陈谟儿子叫陈泳,“泳字正雅,年二十四,受知观察使,荐镇龙岩,辑安士卒⒂。陈泳24岁到龙岩镇戍后,清光绪《光州志-宦绩列传·卷上》记他成了漳州龙岩人。“陈泳,字正雅,旧为光州人,因祖先元光戍闽……遂为闽人。”所以尽管陈泳后来回到光州做官,曾任光州司马寻加本州团练使,但到他死时,仍然归葬漳州。传后附陈泳儿子陈章甫传记说:“子章甫,字尚慰,建中初举明经……(贞元)十九年(783年)转光州司马代父本州团练。元和三年(809年)转京兆司田兼领度支郎……十二年(817年)泳卒,(章甫)扶柩归葬于漳。敬宗初(825年)复补光州司马加团练使,辅国左将军,士民爱之如慈母。”

陈泳守龙岩龙门里时有五个儿子,除长子陈章甫受父命,回居光州固始,恢复家业,并在那里做官外,其余四个儿子都落居在龙岩,“他的次子陈吉甫,袭父职,镇守龙岩,并移居龙岩。其三子陈山甫,四子陈嘉甫,也都住龙岩,一个当医生,一个在本县儒学当教授,其五子陈秀甫,也住龙岩,任漳州司仓⒃。”据此陈泳归葬地点可能就在龙岩。陈嘉甫则承先祖陈珦之诲在龙岩开办的县儒学中从事教育事业。因此,龙岩的开发与陈氏七代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史籍记述,唐初开发龙岩的除了陈氏家族外的大族还有谢氏,民国34年《龙岩县志·卷四·氏族志》记:谢姓是唐初从河南固始迁来的,传至今46代,包括后来从江西宁都迁来的总人口达11770人。

陈政、陈元光率领两批入闽将士七千人中至今有姓氏可考者64姓,对照解放前《龙岩县志·氏族志》所记姓氏,可能在龙岩落籍的还有44姓,即许、卢、戴、李、欧、马、张、黄、林、郑、魏、刘、徐、廖、汤、涂、吴、苏、杨、詹、曾、蔡、叶、颜、柯、潘、王、方、何、邹、邱、江、石、郭、曹、高、钟、洪、章、宋、罗、施、蒋、尹等。从现有各姓族谱的辈序看,到龙岩开基的在民国间三十代以上还有邓(30)、黄(30)、徐(30)、苏(32)、蒋(32)、范(37)、姜(30)等八姓,以每代30年计,均属唐末及宋代迁来,但开基之前并非就没有这个姓氏人来居住,比如郭姓,《龙岩县志》记述来岩开基始祖是元代至正年间,到达龙岩的才二十几代,显然这个记载不全面,因为龙岩妇孺皆知的,此前就有南宋抗元的民族英雄郭铉、郭炼当时在铜钵城能动员群众垒城,已有一定人力规模,郭姓人口必当不少,只是那时还没有谱叙辈份排列记载或是支脉不同而已。

总之,唐初来龙岩开发的决不止是陈、谢两个姓氏。特别是《龙岩县志·氏族志》注明从河南迁来的6姓中除陈、谢外还有吴、宋、鲍、兰,从漳泉迁来的还有这24姓:吴、蔡、何、倪、郑、曾、蒋、洪、戴、江、黄、杨、刘、苏、马、叶、毛、严、汤、方、张、施、揭、路;至于在漳平与龙岩早就有过迁徙关系的有这8姓:陈、邓、吕、许、尤、易、游、李,这些则更不待而喻了。各个姓氏所以落籍龙岩,有守戍者,还有仕宦者,避乱者。以上各姓族谱,可以为我们探寻随陈元光入岩族群的基本线索。

“开漳圣王”开辟龙岩之后,至陈政以下的七世孙陈章甫的四个兄落籍龙岩,已经是和整个唐朝相始终了。在陈氏家族治岩期间,从苦草镇到龙岩县,并改辖于漳州,龙岩是从荒蛮之地进入文明发展的时期。    到了唐末,同是“河老”(河洛)人,光州固始的王潮兄弟,唐僖宗年间(873年-880年)投身子寿州人王绪的农民起义军中。《光州志·卷六·-武功列传》王潮条记:“未几,众万余,(王绪)自称将军,陷固始,劫豪雄置军中,潮自县吏(固始)署军正,主廪庾(主管仓库),士推其信,绪附秦宗权贼,不如期(进剿黄巢起义军),宗权切责。(885年)绪与行全(寿州刘行全)拔众南走,略浔(九江)赣(赣州)走汀州……”⒄光启元年(885年)八月军队进入闽南南安,由于王绪忌才,欲杀王潮母及其三兄弟,王潮便联合前锋将发动兵变,王绪被幽禁后自杀,王潮便被推为主帅,这时又有一大批随王潮兄弟入闺的河洛移民,便在福建落籍开基。

光启二年(886年)王潮率军攻占泉州,部属秋毫无犯,很得民心,福建观察使陈宕上表荐王潮为泉州刺史。唐昭宗景福元年(892年),陈宕死,王潮入福州,自称留后,盗贼离散,王潮便被唐昭宗任命为福建观察使,并以弟王审知观察副史。

王潮主闽后“遣僚佐巡州县,观农桑,定租税,交好邻道,保境息民,闽人安之。”⒅乾宁四年(897年),王潮卒,王审知代立,同年唐皇朝以福州为武威军,拜王审知为武威军节度使。《光州志》称王审知“俭约自持,常着麻履,府舍卑陋未尝营葺,宽利薄赋,公私富实,境内以安。梁封闽王,凡十八年,好礼下士,建学四门,以教闽士……。”⒆从这些记述看,王审知来到福建后还是严己自律,为闽人办了不少好事,所以福建不少州县如福州市还立有闽王庙来祀祭他。龙岩过去在城中大崶山西也有一座祀祭王审知部将邹罄的祀庙叫通灵庙。神姓邹名罄。《闽书>记:“邹,名馨,固始人,从王审知入闽,平汀寇,镇雁石有功”⒇可见邹姓在唐末已迁居进龙岩。

王潮、王审知率军数万从中原光州、寿州南征人闽,又一次为福建开发迁入大批户口,龙岩也由此得到发展,民国《龙岩县志》记述陈、徐、翁、范、姜诸姓此时随军到达龙岩落籍还是较为可靠的(21)。事实上有些姓氏虽未直接到达龙岩,也是随王潮兄弟人闽后辗转迁徙进入龙岩,有些族谱也有这样的记载。如郭姓跟随王审知之从弟王相入闽的叫郭嵩,他是郭子仪长子郭曜之孙,是郭姓入闽始祖,他的十四代子孙郭铉郭炼居于铜钵。民国《龙岩县志》所述入岩始祖,乃属郭嵩的十六代子孙。

综上所述,从陈政、陈元光父子到王潮、王审知兄弟,中州人来龙岩开发这是不争之事实,他们都是“河老(河洛)人”,至于开发的始末与范围则有待我们继续探讨。

(作者为本会副会长、闽西大学教授)

参考文献:

(1)沈定均,漳州府志,卷42,艺文志(M),光绪版。

(2)(5)(10)沈定均,漳州府志,卷24,宦绩一(M),光绪版。

(3)白石丁氏古谱、懿迹记(M)。

(4)(6)陈衍,福建通惠,名宦传(M),民国36。汤漳平,刘重一,初唐诗风与岭南诗人(J),陈元光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榘。厦门大学出版社,1993。

(7)云霄厅志,卷11,宦绩,陈元先(M)嘉庆版。

(8)陈元光,谢准请表,漳州府志,卷24,宦绩(M),光绪版。

(9)林瑞峰,陈元光对促进汉畲关系的贡献(J)陈元光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06,厦门大学出版社,1993。

(11)施联朱,宁晓,畲族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的协调发展 (J),畲族历史与文化,32、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5。

(12)[15]沈定均,漳州府志,卷28,人物一,唐列传,(M)光绪版。

(13)杨修田,光州志,卷8,仕贤列传(M).光绪版。(14)(16)漳浦县志,卷14,名宦志,康熙版,民国7年翻印。

(16)陈永安、陈元光入漳的人口播迁活动初析(J),陈元光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387.厦门大学出版社,1993。

(17)(18)(19)杨修田,光州志,卷5,武功列传(M),光绪版。

(20)明何乔远,闽书,卷28,方城志,福建人民出版社,1994年校印。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