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人物春秋
虎将身边的神枪手
-----记老红军陈景清
[作者:郑学秋]

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八团团长邱金声,是闽西著名的“虎将”,他驰骋闽西,声东击西,战绩辉煌,更兼有“百步穿杨”的好枪法,使敌闻风丧胆。邱团长身边有一位警卫员,说起他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肯定是鲜为人知:他机智勇敢,也有《水浒》中“小李广花荣”的好箭法,百发百中,使“虎将”如虎添翼,本文介绍的就是“虎将”身边的神枪手一一陈景清的革命历程。

红十二军的一名英勇战士

陈景清,1913年4月14日生于龙岩县(今龙岩市新罗区)西陂排头一贫农家里。他8岁丧父,孤苦伶仃,养成了倔强性格。龙岩是著名的老革命根据地,1926年秋就有共产党组织活动,提倡“二五减租”,组织农民协会,给少年陈景清予革命影响。1929年5月,“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23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主力在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率领下,攻克龙岩城,中共龙岩县委布置各乡农民举行武装暴动,为配合红四军的军事行动,在中共西山区委领导下,西山、排头、大洋、陈陂等9个村都举行了武装暴动。年仅13岁的陈景清,与暴动队员一起捕杀豪绅地主及反动分子,没收他们的浮财分给贫苦群众,抓土豪罚款,宣布“五抗”,组织暴动队,成立村、乡苏维埃政府,组建赤卫军、列宁队等革命武装。陈景清长得眉清目秀,光亮的圆脸蛋,像个小女孩,但他结实强壮,举止轻捷,是一个勇敢少年,他加入了列宁队。红军攻克龙岩城后,条围乡的魏金水带领暴动队回到乡里,被推为乡苏维埃主席。陈景清很尊重比他大10岁的乡苏主席,一起投入“打土豪,分田地”的闽西土地革命斗争中去。作为列宁队队员,他勤于站岗放哨,盘问陌生人,传递信件,是红色政权的小卫士。    

1930年3月底,闽西苏维埃政府为统一对闽西红军的领导,在龙岩组建了一支归其直接指挥、能独立作战的正规红军——中国工农红军第九军,军长邓伟,政治委员高静山,龙岩赤卫团编为第一团,团长邓毅刚,政治委员郭滴人。陈景清加入了这支红军部队在第一团第三连任战士。在团长邓毅刚率领下,连续出击龙岩的雁石、漳平的永福以及龙岩交界的华封(今华安)、平和、南靖等地,与当地反动民团和土匪进行了英勇战斗。陈景清经受了战斗考验。4月,红九军改称红十二军,邓毅刚为军长,邓子恢为政治委员。陈景清随红十二军参加了出击东江的战斗。5月下旬,红十二军在大埔高陂与敌香潘屏师作战,在地形十分不利的情况下,连续作战几个小时,结果受挫,红十二军损失约400多人。陈景清在激战中负伤,住进闽西四都红军医院。    

从班长到邱团长警卫员

陈景清伤愈后,在福建军区司令部防空排任战士。    

1934年5月,在福建军正教导营任青年队长的王胜,奉福建军区命令,带领干部队100多人到上杭、永定边游击,王胜看中了陈景清这年轻小伙子,叫他也参加干部队。在茶地同武平军阀钟绍奎匪军打了一仗,陈景清作战勇敢,王胜十分赏识。以后,泰拔军分区指示王胜率部到永定金丰大山和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八团(简称红八团)会合,编人红八团第四连,王胜任红八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又兼任第四连连长。王胜提拔陈景清任班长。   

还在中央红军进行第五次反“围剿”作战时,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接受毛泽东的建议,根据日益严重的军事形势,决定派有独立工作能力的优秀干部,带领精干的小部队,深入敌占区,开展游击战争,配合中央红军作战。根据这一决定,福建军区所属地方部队的两个独立团奉命于1934年春开赴敌后,执行远殖游击作战的艰巨任务。其中,福建军区所属地方部队独立八团于1934年4月正式组建为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八团,团长邱金声,政委邱织云,政治部主任魏金水,副团长兼参谋长王胜。    

1934年5月4日,红八团越过敌控制的封锁线——永定到湖雷的公路,向金丰大山迸发。在金丰地区活动月余,积极打击地主武装,为建立以金丰大山为中心的永东根据地打下了基础。    

有一天,王胜参谋长带陈景清到红八团团部,对邱金声团长说:    

“团长,您需要一位警卫员,我给您带来了,他叫陈景清,吃苦耐劳,勇敢机智,包您满意。”    

邱团长见陈景清中等身材,小姑娘的脸蛋儿,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荷花,人倒是很机灵,便笑着说:    

“不叫你陈景清,叫你‘荷包仔’好了,你知道当警卫员要具备哪些条件么?”    

陈景清一下子愣住了,不知如何同答。    

“警卫员要能打、能跑、能吃、能饿,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优良作风。”邱团长接着说:“所谓能打,就是打枪要准。如果有吃的,可以一次吃一斤半猪肉而保证不闹肚子,没吃时,几餐不吃饭也能顶得住,把裤腰带扎紧一点,照样像‘飞毛腿’行进。”    

陈景清当了邱团长的警卫员,他在金丰大山苦练枪法,细细的电线,他手举枪落,一枪就击中,而且他出枪快很出奇,成为腰插双枪的神枪手,是邱团长的好助手。    

1934年6月,陈景清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神枪手”机智歼顽敌

1934年6月15日,陈景清随邱金声夜袭龙岩白土,全歼该镇反动民团。并袭击敌第三十师营部,使坐镇龙岩的驻闽绥靖主任蒋鼎文十分震惊,立刻调第八十师二个团前来增援。而红八团早已撤出战斗,按预定计划进至漳龙公路沿线。随后,运用避强袭弱、声东击西等游击战术,在永定、漳平、南靖、平和等县,神出鬼没地开展游击战争。陈景清在邱团长身边学了不少军事知识与对敌斗争经验,成长为一名坚强的战士。    

1935年4月至7月,敌人所谓在三个月内消灭红军游击队的第1期“清剿”计划破产了,1935年7月底,在闽西南地区发动了更为残酷的第2期“清剿”。采取“驻剿”、“堵剿”、“搜剿”、“追剿”并用的战术。同时,强化政治高压措施,实行残酷的“移民并村”、“计口售粮”,企图切断群众与红军游击队的联系,以困死饿死红军游击队。所谓“三分军事,七分政治”。    

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龙岩县军政委员会决定狠狠打击龙岩西山反动势力。   

枫林尽染的初秋时季,9月5日正值逢西山圩,经过西山区委和西山村党支部的周密计划,决定由龙岩县游击队长李炳河率领一部分游击队员,埋伏于西湖岩山上,严阵以待;神枪手陈景清、谢英等8人,组成精悍的狙击队,化装成赶圩的群众,翻过新军岭,经过条围三角排,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步人西山圩场,刚到离西山圩不远的郭氏祠堂方砧厝,趁敌不备,包围狙击,陈景清手起枪落,一颗子弹从匪首“汗斑二”太阳穴穿过,不到5分钟,狙击队员消灭了无恶不作的西山反动壮丁队,缴获步枪10支,短枪1支,子弹数箱。埋伏于西湖岩的县游击队闻声,也向西湖岩山脚敌碉堡发起突然袭击,烧毁了敌炮楼。陈景清参加了闪电式的“西山战斗”战果显著,群众拍手称快,敌人惶恐不安。邱金声团长表扬了陈景清的好枪法。    

1935年9月17日,龙岩县军政委员会将“保护冬收,反对地主收同土地”的标语口号印发全县,号召广大农民开展反对国民党“农村复兴委员会”策动地主收租迫债收同土地的斗争。    

群众反映,和尚仔(土名)经常带着保镖等一班人到谢洋一带征收土地税,民愤很大。牛公坪是和尚仔的必经之地。陈景清便带领郭汉英等5人带着饭包埋伏在此地,直到第3天,只见和尚仔带着一班长跚跚来迟。当敌人进入伏击圈,陈景清一声令下,点射一下和尚仔,这个坏头目应声倒地,再“砰”一声,又一个敌人被击毙,其余的敌人逃之天天,不敢再来收租迫债了。    

“荷包仔”大闹永福圩

1935年冬,在漳平县的花乡永福笼罩着乌云,这里的民团人多势大,反动透顶,每到赴圩,民团即倾巢而出,向赶圩群众敲榨勒索,以供其吃、喝、嫖、赌的花费。红八团侦察班奉令前去惩罚他们。邱团长特别交代,派”荷包仔”参加这次战斗。    

初五逢圩,通往永福圩的大路上,赶圩的人群熙熙攘攘,侦察班战士化装成农民混杂在行人中间,前后保持十五、六步的距离。    

距集市中心近500米的村口,便是民团的检查哨口,驻着一个班的团丁,有个大胡子的班长领班,仅一个团丁站岗,其余的躲进路边寮亭子里打麻将。这时,侦察班的“煤黑子”雷头挑一担煤顺利地通过了检查哨。可扮“花姑娘”的“荷包仔”陈景清却被大胡子盯上了,他一身茶女打扮,粉红色的上衣,套个黑色绣花兜襟,脚上露出崭新的缎面鞋,眼睛忽闪忽闪的,使大胡子垂涎三尺。那家伙要“姑娘”将提篮放在地上搜查,却嘻皮笑脸地在“她”身上打主意,侦察班的陈桂昌推着“鸡公车”(独轮车)凑上来,说时迟,那时快,乘其不备,从背后连胳膊带身子使劲抱住他,“姑娘”唰地掏出手枪顶住大胡子的脑袋,缴了他的枪。后边提鸟笼的,戴斗笠的、戴礼帽的战友们一拥而上,与“煤黑子”一起逮住了寮亭里那伙团丁。被陈桂昌紧紧卡住的大胡子,右手偷偷往裤袋里掏,陈景清朝着冲上前的林辉才大喊了一声“手枪”!林辉才马上会意,将大胡子的手臂往后一拧,从他的裤袋里搜出一支手枪。    

这次深入虎穴,侦察班不想干掉这些“小团丁”,教训一下他们就算了,于是朝天打了几枪,圩场乱轰轰的,转跟上火,陈景清等人不见踪影。这次战斗共缴来8支步枪,1支手枪。    1935年中秋节,团长邱金声带部分红八团战士夜袭永定孔夫反动民团,邱团长不幸负伤,他双带着忠诚的警卫员陈景清在龙岩东肖后田村养伤。敌人悬赏黄金5千两,要取邱金声首级。有陈景清及后田人民的保护,邱团长安然无恙。    

闽西3年游击战争期间,陈景清跟随邱团长参加了白土、南阳坝、山塘、金鸡岭、永福、石粉岭、孔犬、梅营、火德坑、崎獭、岩山头、科岭等几十次战斗,为闽西3年游击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老革命坎坷人生路

1938年1月,闽西南红军游击队红八团、红九团、红三团、汀瑞的游击队等正式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第二支队,下辖第三团、第四团。邱金声任第三团副团长。3月1日,新四军第二支队从龙岩白土红场出发,奔赴抗日前线。出发之前,邱金声团长让陈景清留在龙岩,作为骨干力量,坚持地下斗争。    

抗日“虎将”邱金声团长,由于戎马生涯,长期征战,身负7次重伤,积劳成疾,肺病、肝病并发,不幸于1939年2月26日病逝于安徽太平县新四军军部医院,年仅27岁,噩耗传到家乡,陈景清泣不成声,悲痛不已。5月2日,龙岩县各界抗日人民团体在月山举行邱金声烈士追悼会,陈景清作为“虎将”身边的警卫员,前往悼念。    

1941年3月,龙岩县委从各区委抽调武装组成县基干队,全队30多人,陈景清和李金清、郭汉英、李居民等都是基干队队员。4月1日,基干队在队长郑金旺指挥下,突袭驻守白土后田村狮子楼的保九团一个排和白土民团,由于缺乏经验,损失较大,基干队撤离后田,向内家山、十八乡一带迸发。经过半年的艰苦作战,终因经济困难,队伍解散,队员各自同乡,隐蔽分散活动。    

同乡后,陈景清被派(轮流)当国民党自卫队服兵役半年,后又被派壮丁当兵不足一年。在此期间,陈景清“白皮红心”,保护地方党的领导人,及时反映敌方有关情况,为我党作了不少有益的工作,并多次参加中共闽西特委领导人魏金水召集与指挥的武装活动。

1949年8月下旬,人民解放军南下大军势如破竹长驱直下,赣州、福州、瑞金相继解放,南下大军已进入闽粤赣边区大门。9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区纵队独立第五团在李金清、张震东率领下率先进入龙岩城。9月4日,中共闽粤赣边区党委、闽西地委、闽西南联合司令部率领部队和工作人员3000余人.举行声势浩大的入城仪式,陈景清站在路口欢迎解放军铁流。    

这时,从队伍中走出一位首长,他就是原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八团参谋长、现任苏南军区警备第八旅旅长兼苏州军分区司令员的王胜,他即将奉调龙岩军分区任司令员。王胜司令员一眼认出陈景清,喊道:    

“‘荷包仔’你怎么在这里?”    

“一言难尽,我跟庄稼打交道。”陈景清迎上前,认出了老首长。“你明天到龙岩军分区报到,找我分配任务。”王胜匆忙交代两句,又消失在队伍中。    

第2天,陈景清到了军分区。王胜司令员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    

“现在,恢复你的军籍,确定8月10日重新入伍。要发挥你‘神枪手’的作用,特任命你龙岩军分区独一营湖邦区队区队长,你要好好干,消灭地方团匪。    

“是”。陈景清敬丫一个标准的军礼。“我会尽力而为!”    

陈景清在军分区领了l挺机关枪,2箱手榴弹,匆匆上任。    

1951年7月17日,陈景清的夫人苏永添收到司令员叶飞、政治委员张鼎丞、副政治委员韦国清,政治部主任刘培善签署的“中国人民解放车福建军区革命军人家属证明书”,享受军属荣誉,她热泪盈眶,丈夫又“英雄有用武之地”了!    

以后,陈景清又担任适中区、西陂区区队长,没日没夜地上山剿匪。   

妻子苏永添住在适中坑下,住的是革寮,床铺底下都长出竹笋,大儿子勇潮才2岁,没人照管,有一次从楼梯滚下,幸好没受伤。陈景清一心扑在工作上,把家务事统统交给妻子料理。    

陈景清十分注意党的政策。有一次,他与警卫员欧进满俘虏了2名匪徒,欧进满说把他俩干掉算了。陈景清说:“降者不杀,要请示上级领导再作处理”。    

后来,陈景清又去东方片白沙、万安一带剿匪。1951年夏,他带领龙岩沙和、雁厦两区民兵围剿龙岩东方土匪,终于活捉了中国人民自由军闽粤赣边区第七纵队司令罗凤岐,8月10日罗凤歧在雁石镇执行枪决,为民除了一大害,龙岩人民拍手称快。    

以后,陈景清任红坊人武部干事、粮食局粮站职工,行政21级。    

1979年为纪念红四军人闽50周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时任中央军委装甲兵学院副院长的王胜也同龙岩参加庆祝活动,后到福州,住西湖宾馆。笔者奉龙岩地区文化局局长张惟之命前往西湖宾馆为王胜少将整理革命回忆录,成文《邱金声与红八团》,收入1983年2月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风展红旗》第2辑上,于是笔者与王胜少将成了“忘年交”,王胜少将有同龙岩,必来找郑学秋。笔者记得王胜将军经常提起“荷包仔”,总想见见他。可见陈景清在王胜少将心中,有着一定的位置。事隔半个世纪,当年红八团政委、中共福建省委书记伍洪祥对陈景清亦有印象,并亲笔函致邱锦才,请解决其房产纠纷问题。    

陈景清家教很严,大儿子陈勇潮、次子陈勇跃、三子陈勇江,女儿陈小雪、陈雪如、陈雪芳(在香港)、陈雪琴都成为社会有用人才。陈景清作为革命后代,十分崇敬一代伟人毛泽东,为缅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亲手创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丰功伟绩,陈景清的美好计划是在西湖岩山麓购地建毛公庙,让世人千秋万代敬仰毛公。陈景清教导孩子们要与人为善,扶弱抑强,知足长乐。他说:“路上看到乞丐要钱,要施舍给他。乞丐要奋斗到我们这个地步,非常之难;而一旦天灾人祸,我们很容易就沦为乞丐了。”这真知灼见,对孩子们教育很大。    

陈景清对党的“左”倾错误路线造成的危害,耿耿于怀。临终前还说道:“关于政治历史问题,平反后的结论,尚留有尾巴。文化大革命期间整理的材料没有很好清理,被强占用的私产还没有退还,被查抄的财产物品至今也未处理归还原主……”    

1991年4月3日,这位为革命事业奋斗终身的“神枪手”,走完了人生旅途,与世长辞,享年78岁。    

(作者系龙岩文化研究会理事、党史学者)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