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人物春秋
怀念阿丹姐
[作者:黄小马]

我们原闽粤赣边纵文工团的政治指导员阿丹姐去世了,令我悲痛不已!我怎么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在她去世前一个月,我还接到阿丹姐的电话,说她的病有好转,住了一段医院在家吃些从医院带回的药,精神比前好多了,嘱咐我不必为她的病担心……电话上她还特别提道患中风多年的罗子青同志和在烟台的余超华以及徐州的詹小英同志的情况,对比我都一一作了回答;还提到北京的杨村团长和方松同志有关的信息,并且忘不了向我在福州的老母亲问安和问及我的老伴,问这问那,似有许多的话还要说。她话音清亮、话语温馨,哪像重病在身的阿丹姐。这让我想起48年前初识阿丹姐的感觉是完全一样的。此时我手握话机思绪万千。一个病人还处处关爱他人,人生苦短一阵心酸,不知不觉的眼泪流了下来。猛一抬头看了一下挂钟与阿丹姐的通话已超20多分钟,我怕影响阿丹姐午休,便含泪对阿丹姐说:阿丹姐,您多保重!杜老走了,杨村团长亦有病,您的健康便是大家的健康和快乐!话毕,忍痛地放下话筒连说声再见也忘了。

我与阿丹姐每年都有过数次电话,每次通话都让我特别兴奋,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去年10月间的一次通话竟是最后的一次!

阿丹姐在电话中为何向我提及罗子青、余超华、詹小英三同志呢?这缘于1997年2月下旬阿丹姐和她的老伴黄光正前辈在京办理出国签证期间,抽空特来淄博落脚我处,因为时间有限,她无法分身去东营、烟台和徐州三地,首选淄博这个鲁中地域约请三战友前来会面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把阿丹姐到达淄博的时间转告了三位战友。阿丹姐是24日下午到,罗子青同志提前在上午到达并和我一同到车站迎接。

因不知车厢号,我和子青兵分二路。子青在站内的出站口等候,我到卧铺车厢迎接。此时迎候的心情特激动。我想起在边纵文工团驻地一一龙岩初识阿丹姐的情景来。一身军装腰别手枪的阿丹姐正值青春年华,俏丽动人。当时我虽年小(15岁)但对美的向往与其他年龄段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吧!我是把阿丹姐视为美的标准。在此之前我的脑海里把阿丹姐那一身军装很自然的联想到一代伟人的诗词: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这正是我心中的阿丹姐。这么想着,呜的一声列车到站了,我在人流中很快的见到了阿丹姐夫妇,便快步迎上:“阿丹姐您好!”“小马,小马”阿丹姐连声叫并紧握我的双手亲切地拥抱我,并把身旁的老伴黄老前辈介绍与我。我提起阿丹姐夫妇简单的行包走向罗子青等候的出站口。本想让子青先陪阿丹姐去我家休息(我家离车站慢步也就10分钟),但阿丹姐得知超华半小时后也到站,便决意等候。这样我便穿过地道去第2站台迎接。余超华同志是我父亲马宁在海外的学生。我父母亲去烟台旅游时是他招待的。我虽与超华电话联系过,但从未谋面,为怕错接,超华告诉我他将头戴红帽子,我在电话里就哈哈大笑。心想:你老兄若戴上一顶绿帽子……哈哈哈。当我与超华握手对视时脑海里猛然一亮,眼前这位战友不就是话剧《升官图》那个反动省长的扮演者吗!?只是相隔已48年了。

阿丹姐是24日下午4时到达的,近半个世纪的重逢,战友们有说不完的话,阿丹姐是大家敬重的大姐,是边纵文工团出色的指导员,有关当年文工团的事情一经提及阿丹姐有问必答。往往是,刚说完这件事,另件事又紧接着提出来了,导致阿丹姐嗓音发哑,虽经我老伴不间断的递上胖大海、菊花茶也未能使阿丹姐摆脱嗓哑的折磨。当谈论到杜边团长时(此时杜边团K刚逝世不足半月).在充分肯定杜老对文工团的重大贡献和杜团长的艺术才华和人品的同时,阿丹姐痛心的指出,受当年政治军事形势的影响,军分区某些领导对杜团长的误解和偏见,使杜老受到不少的伤害。这是这次谈话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

当晚阿丹姐夫妇就寝寒舍,罗子青和余超华到罗子青工作单位——胜利油田淄博招待所过夜。

次日晨,罗子青、余超华过来与我们共进早餐。早餐后我们一行5人走向大街,游览淄博市张店中心区的主要大道、商店和沿路景观并拍下珍贵的照片。中午时分阿丹姐看到一家牛肉拉面馆,便饶有兴趣的提议大家品尝,一人一碗不觉也就饱了,我要付账,不料阿丹姐急了执意不让,弄得我这个“主人”满脸通红。趁此急步走出店面给老伴打电话,告诉她不必忙活做午饭了。午休后约25日下午3时许,詹小英匆匆从徐州赶到,见到久别的阿丹姐和战友亲热的不得了,又掀起了一次会面的小高潮.直到晚饭桌上还七嘴八舌谈论不休。26日凌晨罗子青、余超华、詹小英和我在车站恋恋不舍地送别阿丹姐,挥手告别阿丹姐(此前半小时余超华已先登上返回烟台的列车)。

每每想起这次近半个世纪的战友重逢,虽过去多年了,但阿丹姐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依然鲜亮。成为我一生中最为珍藏的记忆。

仅以此文纪念阿丹姐。

阿丹姐永垂千古!

(作者系闽粤赣边纵文工团员、高级工程师)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