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研究会简介
研究会章程
研究会发起人
组织名单
联系方式
杂志目录
在线留言
文章搜索
标题:
作者:
 
  首页 > 龙津春潮
适中永春土楼的装饰艺术
[作者:张燕歆]

福建文化具有自身的特殊性,那里的居民有很多是由北方地区迁移而来,“客家人”便是其中突出的例子。以闽西南地区为例,客家人经历了历史上的五次大迁移,从中原来到了闽西南地区,客家人“根在中原”,客家文化尽管随着历史的变迁,不断变化、发展,它仍然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息息相关,处处体现传统文化的特征,而同时它也与闽西南当地人的文化相互影响、交融,形成了独特的闽西南文化。比如在闽西南地区处处可见的土楼,并非客家人所独有,永定的土楼建造者以客家人为主,而适中地区的土楼建造者则多为闽西南当地人(是较客家人更早来到越地的,通称河洛人——编者)。    

五凤楼是闽西南土楼中一种很突出的形式。它在外观上层层叠叠,高低错落,看起来犹如一片壮观的府第、宫殿,又好象欲展翅飞翔的凤凰。五凤楼的“五凤”分别指五种不同颜色的“鸟”:赤、黄、绿、紫和白色。它同时也象征着东、南、西、北以及中五个方位,表示这种住宅具有中轴与左右前后四个方向一体有序的特点,因此被称为“五凤楼”。    

闽西南五凤楼有以下几个显著的特点:在中轴线上有敞厅、敞廊和天井构成的厅井空间;至少有上下两个厅堂,主次分明;左右有平衡对称的厢房;前低后高,中轴高两横低;内部装饰颇为讲究。    

一般来讲,五凤楼大都屋后靠山,屋前有大片的农田、池塘或晒场。它的建造遵循儒家思想的遗规,同时体现了地方特色。

装饰是对构件的一种艺术处理,是对构件的修饰。如屋盖上的脊饰、大门装饰、外檐装饰、山墙墙面装饰、室内梁架装饰等,它们不影响建筑物的使用和结构,也有一定使用价值,目的是为了美化建筑物,在封建社会中它还是显示户主地位和财富的标志,有时也体现着主人的文化修养。

我国古代装饰装修历史悠久,早在奴隶社会就已经开始使用,土楼的装饰艺术正是与之一脉相承。然而古代装饰多用在殿阁、陵寝和寺庙之中,对于民居中装饰装修的使用,有着极其严格的规定。例如,宋制规定:“非官室寺观,毋得彩画栋宇及朱黔漆梁柱窗牖,雕镂柱础。”明制规定:“庶民所居房舍不过三间五架,不许用斗拱及彩色装饰。”到了清代,民居才渐渐不受这种限制,装饰装修有了较大发展。    

土楼雄伟壮丽,其庞大的规模远远超出其他地区的普通民居,建筑本身及其装饰均明显违背了历代政权对住宅的楼层数、房间数、屋顶形式、雕饰等等的具体的规定。为什么闽西南乡村会有这样越轨出格的建筑形式?首先,闽西南乡村地处偏僻,所谓“天高皇帝远”,王法有所不及,官方的住宅等级制度难以得到落实;其次,现存的土楼多建成于清代,清代非汉族人执掌政权,我们推测,也许是这一因素使一向以纯正汉人自居的客家人不愿臣服,所以客家人敢于超越有关的规定;再次,或许封建割据意识的影响也是原因之一。    

土楼的装饰装修艺术,原源于中原,所以在风格上有许多可以沟通和延续的地方。在土楼中,五凤楼的装饰装修比一般的圆、方土楼要丰富多样和精美,因此在这里就以永春楼为例,来讲讲五风楼的装饰装修艺术。   

永春楼是一座二堂二横式的五凤楼,始建于清道光十四年。它位于福建省龙岩地区适中县保丰村,背靠麻公山,是谢氏家族的住宅。之所以选择永春楼,是因为它有着特殊之处:一般的五凤楼多为三堂,而它是二堂式的;营建它的谢氏家族并非客家人,但他们也是由中原迁来,据称是东晋谢安的后代;在以方土楼为主的适中地区,它是我们发现的唯一一例五凤楼。    

走近永春楼,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它那层层叠叠的屋顶。有人说:“中国建筑就是一种屋顶设计的艺术。”这话充分的体现了中国建筑的屋顶给人带来的强烈的观感和深刻的印象。永春楼的屋顶采用九脊顶的形式,坡度平缓柔和,风格朴实而气势非凡,有如汉代的宫阙。屋顶的高度结合平面后堂高前堂低的特点,后面高前面低,中间高两边低。又由于屋脊长度过长,上下堂都运用了独具匠心的分段处理的艺术手法,将屋面分成三段来处理,使歇山顶更趋丰富,避免了屋面过于单一的情况,同时更加突出了中心。因而永春楼的屋面显得错落有致,丰富生动。它的屋脊装饰更是恰到好处,带有彩画,局部镂空,适当运用了灰塑,有的地方还雕刻着花草图案,两端翘成风尾、燕尾的形状。    

在屋顶山花面有木悬鱼,它的实用功能是为防悬挑的檩条端头受潮;它同时也体现了中国民居装饰装修的意匠特征,采用形声、形意的手法,“鱼”、“余”谐音,一方面表示“年年有余”,另一方面人们相信鱼是水中的动物,可以压火防灾。在屋檐转角衔接处还有角头悬封叶片——角叶,它封住檐口滴水板的衔接接头,起到稳固滴水板的作用,它镂刻精美,与木悬鱼遥相呼应,使屋盖更趋完美。    

抬头看看永春楼的屋顶,那优雅地伸向天空的双曲面,那高高翘起的飞檐,正如《诗经·斯干》中所说:“如跂斯翼,如矢斯棘,如鸟斯革,如晕斯飞。”    

五凤楼屋身的装饰装修有很明显的伦常等级,同样按照向心性和突出中轴的原则进行。因而永春楼的装饰主要集中在中轴线上的院门、上下堂和天井部分,横屋的房门与窗户几乎都没有什么艺术装饰,显得简单而质朴。    

永春楼院门和正门梁架的雀替等部位在雕刻技术上采用透雕的手法,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葡萄、松鼠等吉祥的图案。垂花雕刻成倒吊莲花的形式,应该是以它来代表高洁、出淤泥而不染。两个方形的柱础上也雕刻着神态各异的象征吉祥与瑞利的麒麟。而门环则做成八卦的图案,可以驱邪避祸。正门上方的门额为普通的做法,写有“永春楼”三字,周围饰以一圈色彩明艳的彩画,有连续规律的几何图案,也有代表着富贵与吉祥的牡丹花。    

王镇华先生在《华夏意象》一书中说:“堂与庭是中国住宅中最宝贵的一对空间,一个是文化的核心,一个是空间的核心。有堂的地方,就有中国文化的蕴育;有庭的地方,就有中国空间的风流。”永春楼的厅井空间就是全楼装饰的重点所在。天井的地面以卵石铺成美丽的图案,中间是一只鹿(与“乐”谐音,取“乐在其中”之意),两边写着“寿”字,成为引入注目的焦点所在。甚至连上下堂的地面上也都雕刻有几何图样。天井中的下水道口的形状也很有意思,做成宝瓶和铜钱的形状,表达出聚财的祈望。    

永春楼的上下堂都没有天花,采用彻上露明造,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梁架上繁复华丽的雕刻。粱架及其附属构件如柁墩、童柱、梁头等,在不影响其结构性能下施以雕琢,雕出龙纹、云纹以及飞鸟、花卉、卷草等纹样,或雕成瓜果式样。并用金色油漆涂饰。丰富了空问艺术效果,也增加了美化作用。    

下堂内的柱础是圆鼓形的,上面的雕饰是花瓣丰硕,盛放的牡丹。天井和上堂中则都是素面的方形柱础。    

由天井通向两横的门上的门环不再是单纯八卦的形式,而是镂刻出“万”字纹,它是从太极阴阳八卦图演变而来的吉纹,表示生生不息、福寿绵长,家族万古流传不绝,同时也有永保平安的意思。    

朝向厅井部分的门上方都有彩画,高度约三十至六十厘米,做成书卷、扇面等形式。彩画的题材丰富多样,有山水风景、有建筑、有历史人物、有物件、也有题字。物件主要是“暗八仙”,画的是宝剑、葫芦等法器;题字的内容有教育后人的司马公的家训——“修身为齐家之本”,也有表达心境的话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些彩画和题字一方面是当地的风俗,另一方面也强调儒家思想,以书法艺术来填补装饰上的空白。    

门窗隔扇的棂格用木条拼成方格纹、井字纹、回纹,它通过大面积的图案、纹样和通透光影的对比来取得装饰装修艺术效果。    

匾额是厅堂空间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南迁而来的中原士人多为衣冠士族、官宦大户人家.尤其是东晋年间那次大迁徙,史称“衣冠南渡”,这在正史、谱牒中经常提到。他们的后人对于其先人作为中原衣冠士族的那段历史是引以为荣、念念不忘的,他们仍然保持着家族的历史流传,把一些能代表祖先当年光辉历史的匾额悬挂在厅堂正中。永春楼中就有“世沐天麻”、“荣封二代”、“名魁多士”等数块匾额。这些匾额增加了厅井空间的文化气息,大大深化了建筑的意境韵味,也丰富了装饰效果。    

永春楼虽然不是最典型的五凤楼,但是它充分展示了五凤楼装饰装修上的特点。它是民族传统的持续与发展,是地方风格与时代风格的反映,这不仅仅表现在总体的形象上,也表现在装饰的内容、表现的手法、外在的形象特征以及为适应当地气候而采用的建筑材料等诸方面。    

五凤楼的装饰装修构思独特、题材广泛、手法多样,远远超出了人们对普通民宅的想象。它是闽西南地区独特的文化的杰出作品,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有着极其珍贵的历史文物价值、科学研究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值得我们更深入的去发掘和研究。    

(本文作者系同济大学教授、建筑学家)参考书目:

1、《闽粤民宅》黄为隽等编,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

2、《中国建筑美学》侯幼彬著,黑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

3、《福建民居》高珍明等著,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7

4、《客家研究》张卫东、王洪友主编,同济大学出版社,1989

【首页】  【返回】
 
网站首页 | 特稿专论 | 寻根溯源 | 姓氏百家 | 人物春秋 | 龙津春潮 | 艺林漫步 | 海天飞鸿 | 活动专辑 | 乡音文讯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5 《龙》网 ---弘扬中华国粹 传承河洛文化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福建省龙岩市和平路62号三号楼
电话:(0597)2300825
Email:zhangwei1932@126.com
技术支持:厦门品维传媒 闽ICP备15012650号